第七十六章 伊始 传说

  漆黑的夜过去了,东方的红出现来,升得很慢,却是很美,在这四季如春的新炎黄,早间的红日是最美的,绿意中透着点滴光芒,野地林间也在此刻更显活力。
  大战过去了……那些仅存的,隐藏在凡尘中的修士终于走出了黑暗,在那繁华的街道上,终是出现了他们的身影。只是,在这汽车满地跑,飞机挂满天的时代里,到底的还有多少人愿意修仙呢?
  凡人是忙碌的,为了生活,他们只能忙碌,为自己忙,也为别人忙,能有闲暇多是陪着亲朋好友,想要“超凡脱俗”确实不易呢。
  而且,自新炎黄诞生,这些生长在此的人们就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仙人的,这个世界是一位名叫栖霞的仙帝创造的,但他走了,生长在此的人们只需要记住他,敬拜他……
  当然,世间万灵,非人可学道。
  相比于人的盲从,那些灵智稍弱的种族却格外“独立”,对于“道”,它们有着先天的敏锐,如此,在这“仙人不显”的年代,各种隐世的“大仙”终是耐不住寂寞遁入了深山,于深山野林中寻找自己的道徒……
  凡人的世界似乎没变,那场由仙帝发起的灭世大战似乎未能影响,太阳依旧东起西落,人们照样早起晚归,繁华的依旧繁华……
  不夜帝宫,这自新炎黄诞生便存在的宫殿依旧辉煌,那是仙人的程老依旧时常演讲,只是,最近的的风格却变了,以前是多讲旧事少讲道法,如今却多讲道法少讲旧事了。
  对于那些喜欢听仙神演绎的年轻人来说,如今的程老是真的老了,哪怕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
  “这样也好,没有仙神的世界或许才是真的乐园吧,感受着手中的力量我都觉得匪夷所思了,抬手间翻天覆地,这种力量虽然代表了强大,却始终是灾祸的根源,既然人们不信,那就这样下去吧,让仙神成为,或许会很有意思呢,我都有些期待这个世界的将来了。”
  蔚蓝的天幕上,那无限接近艳阳的白云之上,一袭白衣白袍的李逸轻笑着,在其身旁则是程封、帝天、血王三人有些发愣的站着,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师尊,这恐怕不妥吧,若世间从此无仙,那外族来犯这些凡人又如何能活?”程封颤声,原本他是想说魔族的,毕竟,自古以来,也只有浩瀚魔星的魔族知晓炎黄的所在,但,看到身旁的帝天二人,却不好说了,毕竟,他们二人都是魔族出生。
  然而,对于程封的意思,帝天二人又怎不明白,当下帝天只能无奈的摇头道:“若只是一颗凡人的世界,浩瀚魔星的那些家伙是不会来此,魔族是高傲的,修为越高,态度也就越发高傲,对于凡人的血肉,一般的魔头都是看不上的,而达到了皇级的巨魔就更看不上了,哪怕血祭一个凡人世界也不会对他的修为有多大的提升,因此,无需多虑的。”
  “当然,除此之外,主上怕是还有后手吧,那混账的栖霞老匹夫,虽然被主上封灵根,这一生都难有寸进,但怎么说也是仙四的存在,有他一人在,可保这炎黄万世无碍。”
  “世界啊,哪有那么多的纷争,哪有那么多的**?就算修为再高,到头来又能剩下什么呢?”李逸摇头,看着眼前的炎黄他又不由得想起了帝墓中神凰大帝的遭遇,一代无上大帝,强绝诸天的人物,到头来还是陨落了,原本强势之极的一族,也不知还有没有留下根苗。
  “修仙便是逆天,而天外还有天,挣脱了小世界,还有中世界,挣脱了中世界还有大世界,挣脱了大世界,还有天外世界,一招不慎便是满盘皆输,身死魂灭,不修仙,平凡过一辈子,或许也是不错的。”话语喃喃,思绪飘远,李逸又不由想到了自己,自己不就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修仙者吗?可到头来有了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
  许久,当夕阳西斜时,陷入沉思的李逸才醒了过来,无奈道:“因果已了,此番逗留多日,本座也该离去了,你等三人,是去是留?”
  “师尊(主上)……您这是要……”程封三人都是愕然。
  程封愕然,满脸苦容,他是炎黄人,根在炎黄的,家也在炎黄的,这里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但,对于师尊的离去,他同样舍不得,这到不是师徒情深,而是他为炎黄担心,虽然师尊留下了后手,但,谁知道这后手会不会变成灭杀的*呢?
  帝天、血王,这二魔本就不是炎黄之人,做为李逸的仆从,此番听到李逸要离开,当下也不由得楞了,不过,转眼却喜笑颜开。闯荡诸天,这才是一代魔皇该有的历史啊。
  “好了,本座已经知晓了,那么就此分别吧,或许,我们还要再见的机会。”话音落,李逸和帝天、血王三人的身影消失了,蔚蓝天幕上只剩程封一人。
  “这可如何是好啊……”程封苦笑,没想到,自己的便宜师尊就这样走了,如今这偌大的炎黄世界难道真的就让它这样存在下去?
  “无恼……为师已将旧炎黄的本源之气融入了新炎黄之中,并补全了新炎黄的天道规则,此番这个世界已然成为中千世界,修仙修神亦是无碍,你若有心亦可传道,为师来此尚短,亦未传你功法,虽为师徒,却无师徒之实,为师此番匆忙离去确实有些不是,但……不夜帝宫底层的密室中有为师留下的几套法诀,若你用心修炼必能成就仙尊,将来轰开世界障壁便可前来寻找为师,记住,为师乃玄黄大世界之人!”
  话语不长,却全都进了程封的心里,百十年都未落下的老泪,此时却模糊了双眼,待那声音消失之后,他才向着远方拜了三拜,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自己的师尊行礼了,或许,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再见自己的师尊了吧。
  与此同时,在那破碎的炎黄旧地,原本死寂的落凤坡此时却黑雾翻滚,谷中不时有鬼哭魔号之声响起,此外更有诡异的红芒在闪灭,这原本就让仙魔都望而生畏的生命禁区此时更显得愈发恐怖了。
  “李逸小儿,你以为凭着一尊仙四的人族强者就能镇压我等么?我会出来的,我终究会出来的,你等着,你等着!待本帝出来,定让你生不如死!”
  震天的魔啸响起,无边罡风将落凤坡的雾气都吹灭了,声势浩大,似要崩毁这方苍穹,但,下一刻,更加浓厚的红芒冲出来,原本冲霄的魔音当场便被掩盖了,弱弱的,隐约还能听到谷中有一尊人族强者在猖狂大笑,以及无数老魔的阵阵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