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颤粟

  无边的死亡气息席卷,血王的气息越发的弱了,面对仙四层次的栖霞仙帝他无力抵抗,拼尽全力施展的不灭魔躯也难保周全,陨落在即。
  “老贼,死来!苍天灭!”
  一声怒吼,帝天袭杀而来,原本英俊的脸庞也变得狰狞,身形变换间,空间为之坍塌,崩灭苍穹。
  “雕虫小技!”
  栖霞仙君冷笑,一手结印定住血王,一手轻点向前,喝道:“乾坤定!”
  话音落,天宇震动,肉眼可见的天道规则如丝雾扩散,霎时,原本崩塌的空间停止,就连在空间中穿梭的帝天都为定住,世间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停止了动作,世界一片死寂。
  “哼,穿梭空间?本帝早就看破了你等的杀招,不得不说,你的空间绝杀确实厉害,若你一心要逃本帝还真是奈何不得,没想到你竟然急着送死,正好,本帝这招准备多时的乾坤定总算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你可以死了!
  “乾坤灭魔指!”
  栖霞仙帝曲指再点,刹那间,那构成天地的本源二气为之逆转,原本生死对立的两种气息演变为了一条黑白相间的阴阳鱼,毫无气息波动的向着帝天袭杀而去,速度慢极。
  “你居然不惜调动天地本源,难道你就不怕你所创建的世界因此毁灭么!”
  失去了本源之气的世界是会崩碎,原本生活在这方天地的万灵都会因此毁灭!
  帝天眦目欲裂,心中既是惊骇又是愤懑,可对于这眼前的疯子,他却无法阻挡了,对方不惜牺牲整个世界也要将他灭杀,这种决心,这种手段着实让人心颤。
  “哼,本帝怎么可能毁灭这方天地?只要将尔等灭杀,你以为本帝还怕这消散的本源之气么?”
  栖霞仙帝冷笑,看着阴阳鱼不断逼近帝天,那压在他心上许久的巨石总算松动了,只要将这二魔彻底杀掉,这方天地才算真的属于自己,此外,有了这二魔的体内世界,自己的这方世界也能更加完善,到时就能拥有更多的信徒,自己的境界也能再进一步,待到迈入仙五,自己便可踏入古炎黄,去那落凤坡,看看那人是否已死,若还苟活未死,那正好将他炼化,想来,再过不久自己便能迈入那传说中的境界了。
  实力!本帝需要实力,本帝要踏破这方天地,要打服浩瀚魔域,要以无上的大帝之姿降临诸天,本帝要让诸天万界都知道炎黄世界,本帝要诸天神魔都知道栖霞之名!
  可惜那旭日仙君,本以为他会是与本帝一样的人,没想到竟然鼠目寸光,真以为靠着一个外人就能抵御浩瀚魔域的进犯?不过,现在也好,若当时不杀,恐怕本帝的修为也到不了如此地步。
  栖霞仙帝冷冷的笑着,看着虚空中的帝天二人,笑容越发浓重了,再过片刻这二人就彻底死了,两颗成型的世界即将到手,自己的梦想之旅总算要开始了。
  然而,就在此时,虚空之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有些轻挑的声音。
  “哟……这不是栖霞道友么?许久未见,没想到你也达到了仙尊之境,而且还是颇为难得的仙四,真是令人诧异啊。”
  “谁?难道你……你……”
  栖霞仙帝变色,脸色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满眼之中尽是不可置信。
  然而,与栖霞仙帝骇然相比,那虚空中的声音就轻松多了,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仙四啊,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境界呢,没想到本帅如此努力,竟被你这老头超过了,看来,这天地间也不止本帅这一个天才嘛。不过,你为啥要对我的两个仆人突下杀手呢?我可记得,当我本帅离开的时候可是嘱咐过旭日老头,让他好好招待他们才是,怎会上演出入血腥的一幕呢?”
  “他还没到仙四?他还没到仙四!虽然他是妖孽,就算能以仙一对抗仙三,但,那仙三的魔头不过是强行提升上去的,其真实战力最多堪比仙二巅峰,如此算来他也就只能跨两级征战,战力之强多是同级修士的数十倍!但,仙三与仙四的差距却有数十倍,哪怕他已经踏入了仙三,他依旧不是本帝的对手!是的,他不会是本帝的对手,本帝无需怕他的!”
  心神虽在狂跳,但栖霞仙帝的神色却冷了下来,想到对方说的话,心中也陡升出了一股战意,冷笑道:“原来是李道友出关了,本以为道友还在禁地潜修,本帝正准备解决了道友的两个奴才再去寻道友叙旧,没想到,竟然在此遇上。道友来此,莫非算到本帝会去找你?”
  既然知道对方的境界不如自己,栖霞仙帝也就放开了,蝼蚁而已,不如仙四终是蝼蚁,就算对方再逆天,也不过是个大点的蝼蚁,没必要害怕的。
  既然不害怕,那也没必要和对方讲交情了,此时的局面已然是撕破了脸皮,自己都在杀他的仆从了,难道还要放了,等他们主仆三人联手?
  “死,必须得死!”
  不但不放人,栖霞仙帝反而再下重手,手指微弹中,两束黑光便向着帝天二人直袭而去在,这是想在对方出手之前,彻底要了二人的性命!
  “哼!”
  一道冷哼,静止的虚空中,一道形态模糊两道身形蓦然出现,分别挡在了帝天与血王二人的身前,其速之快,胜过栖霞仙帝的黑光,黑光未至,那两道身影已然出现,随后,只见两道身影都伸出一手轻轻一握,霎时,那激射而来的黑光竟在其手中化为了点点黑光,转眼便消失不见。
  “看来,栖霞道友确实所学颇多呢,连仙剑一脉的浑天剑指都练会了,随便出手都抵得过仙三剑尊的全力一击,这实力……啧啧啧,真是让人惊讶啊。不过,你这举动是不是太不给本帅面子了?”
  又是一道声音自虚空深处响起,话音依旧轻挑,不过,相比先前的话音,此时这番话却有些 冷了,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让栖霞仙帝的眉头为之一跳。
  “哼!面子不是然给的,面子是用拳头打出来的,若你强过本帝,本帝便卖你面子,若你不敌本帝,今日就与你的仆从一起自这世界消失吧!”
  栖霞仙帝冷哼,话音未落,他便出现在了帝天身前,而后一拳甩出,直袭击那尊身影的头颅,瞬间将其轰碎成渣,并打散了它的形体,而后反手挥拳,再取帝天头颅,那老拳之上符文闪烁,竟将周围的天地道则都吸进去了,若是一拳轰中,帝天的下场绝不比先前那尊模糊的身影强。
  “咔嚓……”
  栖霞仙帝的老拳终于轰中了,拳头之上的符文也散开了,那须肉交击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那骨头断裂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或许连神魂都被轰裂了吧。
  然而,听到这声音的栖霞仙帝不但不喜,反而一脸的惊怒,脸色狂变中断然后退,瞬间远退千里。
  “你……你……怎么可能……”
  看着帝天身前的那道清晰的人影,栖霞仙帝只觉得自己的全身冰凉,仿佛体内的血液都在此刻凝固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出现的,本帝已经封锁了虚空,就算你能以大神通轰碎本帝的封锁,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本帝的身前!未达仙四的你怎么可能毫无声息的出现在本帝的身前!”栖霞仙帝骇然了,满脸的不信。没错的,那挡住自己一击的绝非分身,那拳掌交错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不会错的,他真的回来了,他依旧白衣如雪,依旧丰神如玉,依旧那么高傲。自己的全力一击被他挡下了,自己仙四层次的一击竟然被他挡下了,早已淬炼到了尊器层次的肉身竟然在角力的瞬间被震碎了,那空荡荡的右臂就是最好的说明。
  “有些惊讶?有些不信?本帅能理解的,你的痛本帅都理解。不过,本帅是不会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儿的。”
  李逸摇头,英俊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话音淡然,没有丝毫的烟火,他就那么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栖霞仙帝,丝毫不动。
  “不,本帝才是这方世界的主宰,你一个外来者有何资格号称共主,有何资格让万族奉你为主,本帝不服,本帝不服啊!本帝才是这方世界的主宰!”
  栖霞仙帝突然大喝,眸光闪烁中,蓦然转身,再一次向着血红杀去,左臂曲张,身形暴射,化作龙形电芒,搅动天地之势,融合本源二气,以自身十二分的战力轰出,务求一击必杀。
  “咔嚓……”
  然而,熟悉的声音有响起了,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肉身传来的剧痛再次将残酷的现实明白的告诉了他,他再一次败了……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栖霞仙帝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他再次爆退千里,而后,双眼赤红的看着远方。
  “怎么会有两尊,怎么会有两尊,他是谁,他是谁!”
  望着站立帝天身前的李逸,栖霞仙帝彻底怒了,原本空空荡荡的右臂再次生长出来,颤巍巍的指向血王,眼中尽是藏不住的震撼。
  两尊啊,一个人怎么能分成两个人呢,若是分身,怎么可能拥有相同的实力,自己以仙四修为施展法则之力,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力量轰杀血王,怎么还会被挡住呢,这挡住自己的,绝不是先前那人,他的速度绝没有自己快!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难道你不认识我么?”
  血王身前的李逸笑了,无奈的挥了挥手,将手中的半截仙剑随手丢掉了,这是先前栖霞仙帝那拳罡中影藏的杀招,就算同为仙四的强者受此一下也要重伤,不但是肉身,连神魂也会受创,这是已经祭炼到仙四的尊器,威力不凡,可惜就这样断了。
  “你……你说你不是仙四的,既然不是仙四,怎么可能如此厉害……这……这怎么可能……”这一刻栖霞仙帝已经麻木了,心中的那丝战意早已不知所踪,无尽的恐惧已经占据了他的灵魂,李逸那至高的、无可战胜的形象已然在他心中成型,那来自灵魂的颤栗让他肉身都忍不住颤抖,此时站在虚空,那佝偻中带着颤抖的身影就像凡人中那孤立于寒风中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