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垂死之战

  “都死给本帝死吧!帝星陨落之术!”
  话音落下,漫天星辰齐动,天幕为之扭曲,在这一刻,新炎黄的万灵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满天星斗竟诡异的“冲”了出来,天幕更黑。
  “灭空禁斩!”
  帝天出手,左手掐诀点出玄奥禁咒,右手凌空抽出一柄赤红天刀,全力劈斩而出,顿时,禁咒加持天刀化为无尽灰白刀气,直接展开天道规则,欲断星辰之根。
  “阵法乾坤,乾坤血阵!”
  与此同时,血魔也是毫不迟疑的出手了,一出手便是最强杀手锏,魔区崩解,化为漫天血海,瞬间禁锢四方天地,将栖霞仙帝与其祭出的大术全都包裹了起来,似要围困。
  “哼,不自量力,都给本帝死吧!”
  然而,对于这一切栖霞仙帝却丝毫不惧,在绝对力量下,任何绝杀都是脆弱的,踏入第四步的大能又岂是两名还未踏入第二步的魔皇能够相比的?就算再来几十个血王、帝天他也能轻松灭杀!
  咔嚓……
  帝天的灭空禁斩崩碎了,原本斩碎的天道瞬间补全,毁灭了他的导则,而那借助无尽星辰之力演化出的金芒更是崩岁了他的灰色天刀,毫不停息的向他杀来。
  “踏天步!”
  死亡来临,帝天毫无保留的用处了保命绝学,这踏天步,是他在融合人、魔两族的空间奥义后传出的最强身法,一旦施展,就算天道规则也不能捕捉!
  踏天之意,意为一步踏出天地,不在五行,不入轮回!
  嗡!
  金芒破空,瞬间粉碎了帝天先前所在的位置,轰出大片混沌,一击之下,世界障壁都被轰碎了,就算天道规则想要修补都难一躇而就。
  “死!”
  与此同时,眼见帝天逃掉,原本淡定栖霞仙帝愤怒了,对于没能一招灭掉在他眼中只是蝼蚁的存在他很不爽,剩下的的星辰之力全都轰向了围困他的血王。
  相比帝天,血王不但修为较弱,身法更是无法相比,栖霞仙帝自信,此处出手,眼前的血王绝对难逃一死,这“弱小”的乾坤血阵,绝对无法抵挡。
  确实,这乾坤血阵确实有强大,是血王结合血家的血城大阵而创出的功法,不过,血城大阵是以血祭一城、一域、一国、一界之生灵,威力视血祭对象的强弱而定,越往后,威力越难提升,而他的乾坤血阵却是以己身精血为引,不但献祭己身,更是献祭己身所在的一方天地,连不属于他的天道规则都能强行献祭,威力之强,足以越级而战。
  只是,如此强大的杀手锏,在实力的绝对差距下,依旧是那么的无力。
  咔嚓……
  无匹的金芒胜利剑,虽然血王的乾坤血阵韧性非常,能抵得住数百道的金芒攻击,但,再失去了帝天的牵制后,那无边的金芒却瞬间撕裂了血王的大阵,顿时,苍天洒血。
  “血影分神,退!”
  血王大吼,漫天血水再次聚集,化为一遮天血都盾,其下有血水凝成巨人抗盾,至于血王的神魂则是快速的抽身出来,在融入一团血肉后便瞬移出了战团,最后在帝天身侧现身。
  “呵呵,看来还小看了尔等,竟让尔等逃过一劫,不过,尔等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栖霞仙帝冷笑,眸光波动中,大袖再次一挥,喝道:“天道锁杀!”
  话音落,天地变色,原本无形的天道规则竟彻底显现了出来,那如丝如缕的灰白线条,就连凡人都能看到,如同天罗地网办向着血王和帝天袭去,封锁八方。
  “你带程封快逃,我来顶住!”
  血王怒吼,再次施展了乾坤血阵,第二次献祭精血,欲将袭来的天道规则强行献祭了,只想以此为帝天争取一线生机。
  “好!”帝天点头,一把抓起程封便施展踏天步远遁,丝毫没有援手。事到如今,也只有逃跑了,对方的境界太高,战力太强,已然彻底掌控了这个世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天道的影响,想要救走血王已经不可能了,若是迟疑恐怕连程封的性命都保不住吧。
  “嗯,这帝天的身法确实有些诡异,看来得本帝亲自出手了,既然做了,断不能让他们逃了,毕竟还不知道那人是生是死,如今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其统统杀掉,吞掉他们的修为,让我再进一步!”栖霞仙帝微惊,没想到帝天竟然又闪掉了,权衡利弊之后终是决定自己出手,斩草除根!
  乾坤倒转,星辰位移,原本只是站着发号施令的栖霞仙帝动了,身形在虚与实中闪动,短短几息就靠近了帝天,其身法之玄妙比之帝天更甚!
  “老道找死,与你血爷大战竟敢分神,你彻底惹怒血爷了,血爷要人悔不当初!”
  天道巨网中,血旺仰天怒吼,那无尽的天道细丝已经割碎了他的血阵,将他的血肉全都包裹了起来,彻底捆成一坨,显然是败了。
  已然落得如此下场,难道还能翻身?
  栖霞仙帝是不信的,他知道那一击的厉害,那该死的血王已然踏上了末路,陨落是迟早的,对于他的叫嚣,直接无视就好了。
  “栖霞老道,血爷就算身死也要让你讨不得好,你就一辈子困在仙四吧!祭体内世界!”
  只见一抹妖艳的红芒闪过,那缠绕在血王身上的天道规则溃散了,无尽红芒赤红如火,不停的自血王的血肉中涌出。
  “混账,竟敢坏本帝的大事,我让你下地无门!死亦无门!”
  这一瞬间,栖霞仙帝怒了。他知道尊级强者的实力有多强,就算是一级尊者也足以毁天灭地,对此他一直小心,先前交手都有操纵世界之力,没让战斗的余**及这个世界。没想到那该死的臭虫竟敢自爆体内世界,这魔族一脉果然都是不好惹的疯子,若不阻止,恐怕这颗新炎黄也要一同毁灭!
  “给本帝死!”
  只手遮天!暴怒的栖霞仙帝出手了,举手之间血王所在的那方天地被禁锢了,原本逸散而出的红芒也开始明灭不定,竟慢慢的退回了血王的血肉,显然,自爆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栖霞仙帝可不满足这种状况,既然血王要死,那就第一个灭了他,至于逃走的帝天?抓他不过迟早的事儿。
  没有迟疑,遮天的巨手握握拢了,血王的拼死支撑的空间寸寸崩毁,最多几息就会彻底毁灭,就算是不灭魔躯都不行!
  “血王!”
  再回首,故友将陨,帝天眦目欲裂,但依旧没有迟疑,逃走,拼命的逃走!现在自己不是对方的敌手,血王已经为了能让自己逃走陨落了,自己绝对不能死去,必须保住程封,必须等到主上回来!
  “小子,你给我本座醒来!”帝天怒吼,双目通红的朝着程封怒吼,“你不是说主上今日就会回来么?主上为何还不出现,你到底给本座说个话啊,主上何在!”
  帝天怒了,今日难道就真要陨落在此么?自己和血王都还未谱写自己的辉煌就要陨落了么?百年来的筹备,百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失败了么?难道主上真陨落了?要是主上陨落了,那自己等人如此多年来所收集的信仰之力岂不是无用功?
  “我……不知道……”程封醒了,不是被帝天吼醒的,而是在帝天二人破开栖霞仙帝的死之法则那瞬间就醒了,他亲眼目睹了今日的惨战,心中的信仰也随之崩塌了。原本,他以为帝天和血王二人是无敌的,就算师尊不出,那伪帝也不敢造次,毕竟已经百年无事了,犹记得百年前的位帝还不是二魔的对手,如今怎会强大如斯。
  “不知道……哈哈……不知道……”帝天癫狂的大笑,声音中的有着无尽落寞、无奈、愤恨、悲哀……
  原来自己错了,这小子就是个神棍,什么占卜,什么异像都是假的,消失的主上终究是不会回来了,而自己等人也将为那飘渺的感觉陨落,真是可笑啊,两名魔皇竟为了一个仙人的飘渺感觉而赔上性命,这难道真是自己的宿命?
  “逃吧,既然你不知道,那就跟着你的感觉走吧,或许真能找到主上也说不定,本座不走了,待那伪帝炼化了血王的体内世界,即便是我也逃不掉的,所以,我留下,为你争取一线生机。”
  帝天停下了,甩手之间就将程封送出数万里,有些落寞的道:“记住一定要找到主上,将信仰之力给他,并告诉他,我帝天与血王从不后悔追随他,我们二人终身也只奉他一人为主!”
  言罢,帝天抽身返回了,没有任何留念,至于程封的去留他已经不在意了,至于程封的性命他也无能为力了,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保重!”
  程封躬身长稽,在对着帝天和血王行了一个大礼后,再次向着远方疾驰而去。此时,若让栖霞仙帝看到程封所去的方向,定会忍不住惊叹,这真是找死的节奏呢。
  落凤坡,那处生命禁区,岂是你一个仙人能够进入的,就算帝天为你打开了这个世界的障壁,让你能再次进入哪个残破的炎黄,难道你以为你真能找到他么?
  或许,所有人在看到了程封的举动后都会如此认为,但,他确确实实这样做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自己的师尊才能扭转乾坤了,他相信,今日,他的师尊一定会出现,因为他真的看到了天地异象,只是,师尊此刻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