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战,还是降

  “哈哈哈哈!不错,本帝突破了,尔等再也无法威胁本座,这个给世界在也没有本敌的敌手!尔等还不归降?!”
  来人猖狂大笑,身影未显,整个苍穹却在他的笑声中颤抖,好似已经容纳不下他的声音!
  这是何等的存在啊!还好此地的凡人已经“呆滞”,不然恐怕要全部跪地膜拜吧,这种手段,难道不是真神才能拥有的?这是这方世界的主宰啊!
  “哼!”
  魔影中的一人冷哼,没有言语,只是他的身形却越发高大了,在缓缓生空中,那原本只是常人大笑小的身形却已然增大了十数倍,仿若一尊巨人。
  “哟,有些长进嘛?百年不见竟也踏入了魔皇之境,这种天赋想必在你们的国度也难以找出几个吧,真是厉害呐。”
  来人的轻笑再一次出现了,但,他的身影却没有出现,仿若,眼前这尊巨人并不值得他出手。
  “废话少说,动手吧。”巨人冷漠的开口,话不多,也不大,但却很冷,冰凉的,没有一丝感情。
  “你?一尊小小的魔皇,你也值得本帝出手?蝼蚁罢了,杀你只需一指!”
  蓦然,一道金芒自天外激射而来,转眼及至,胜过奔雷,快到巨人都来不急反应便被击中胸膛。霎时,魔气崩开,血水飞溅,巨魔真身终是显露了出来,胸前一颗碗口大的血洞前后通亮。
  “这就是你的一指之力么?有点意思,竟然快到连本尊都反应不过来了,看来你这伪君子确实长进不小嘛。”血王冷笑,一头雪发肆意飞扬,在这夜空,仿若一簇血之圣火在燃烧。至于那胸前的碗口大血洞,更是诡异的愈合,转眼就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先前受伤。
  “哼,血魔一族也只有不灭血躯这点本事了,不过,你以为你一个成功成皇的蝼蚁真能在本帝手中不灭?”
  冷哼声再起,苍穹也在此时颤抖,话音激荡间,漆黑夜色中也杀出无尽金芒,仿若激光电网般穿梭。
  嗤……嗤…嗤……
  血花飞溅,血王的庞大魔躯剧烈颤抖,虽然还傲立于虚空之上,但却丝毫没有动作,因为,此时正有无数的金芒在他身上游走……
  当然,这是肉眼看到的,若是以天道神眼观看,那就恐怖了,因为,那些金芒不是在游走,而是来回不停的轰杀,毫不间断的轰杀,这种攻击,已经融入了天道规则,只要肉身还在这方天地就逃之不得,就算血族的的不灭血躯也难以做到不灭,因为,在长时间的轰杀下,就连精血都难以融合,如此手段对于将神魂融入血肉,将融入精血的血族来说,无疑是毁灭的,时间若长,就算是达帝级境界的魔帝都要死,遑论皇级血魔?当然,想要以此手段灭杀帝级的血族魔帝,那绝对要同样达到帝级人物出手才行。
  “住手吧!他不是你的对手!”
  会场之上,一直未动的帝天终是出手了,魔气翻滚中一柄灰白的天刀杀出,斩破黑夜,崩破苍穹,亦将那些袭杀血王的金芒全部斩碎。
  同时,灰色天刀在斩灭所有金芒之后,自身也崩碎了,破碎的灰白刀身化为灰色符篆,瞬间占据八方,彻底禁锢了这方天地。
  “噗……”
  血王咳血,数十长的大的魔躯快速缩小,再次变为了常人大小,身上血洞满布,鲜血长流,一身气息更是气息暴跌,在天空驻足良久才步履蹒跚中退到了帝天的身边,面沉如水。
  毫无疑问,他载了。原本以为自己晋升魔皇哪怕实力不如对方也能纠缠一二,没想到,瞬间就败了,败得如此彻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自己引以为傲的不灭魔躯更是成了笑话,若不是帝天出手,恐怕自己已经死了。
  不灭魔躯,这是血家的无上功法, 是可以修炼到魔帝境界的绝学,更是血家立足浩瀚魔星的凭仗,没想到,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看着血王一脸灰败的惨相,帝天摇头道:“别乱想了,非你的不灭魔躯不够厉害,而是对手太过强大,若我猜的不错,他已经迈过了仙三,登临了仙四!”
  “仙四?那个伪君子居然成了仙四强者?难怪如此厉害,难怪他敢称帝!”血王闻言愕然。
  尊级九重天,一步一等天!虽然跨出一步很难,但每迈过一级便会变强。不过,相比十倍差距,第三级与第四级,第六级与第七级的差距就更大了。
  三重更有一个门槛,非大机缘大毅力大智慧难迈,有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跨过这一门槛。当然,一旦跨过,那战力便会数十倍暴增!
  “在这大帝不出的年代,他这个仙四的仙尊却也能在这方小世界称帝了,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确非我等能够对付的。”帝天摇头,脸上的魔气终是散开了,露出了一张足以秒杀任何女人的俊美脸庞,相比魔族的粗犷长相,他更喜欢人族的样子。只是,如此俊美的脸庞此时却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眼角之处更有点点血迹,分外吓人。
  咔嚓……
  被禁锢的虚空崩碎了,如玻璃般破裂,随之而来的还有来人的冷哼。
  “哼!相比血王那个废物,你确实不错,短短百年竟能达到一星魔皇的巅峰,真不知道他当时给了你多少好处!”
  “呵呵,你不用挑拨离间,我们魔族可不像你们人族这样卑劣,主上是否给予我们资源,更不是你能揣测的。我承认你很强,比百年前的那只血魔老怪全盛时期都要厉害,但是,你确定你是主上的对手么?百年前,主上也只是刚刚突破仙尊便将彻底爆发的血魔老怪灭杀,你自信此时的你就一定是主上的敌手?”帝天轻笑,虽然绝招被破,但却没有沮丧,凭他一星巅峰魔皇的境界能阻挡对方片刻也是不错了,至于,对方的挑破,就算血王再没脑子也是不会相信的,而且,血王真的可能如此没脑子么?
  “栖霞老道,今天你血爷算载了,但来日,血爷必将毙你于掌下!”血王冷冷道。
  “哼,就你?再给你万年时间还差不多!不过,你觉得本帝会给你机会么?”栖霞仙帝冷笑,依旧没有现身。
  “嗯?看来你真是决定好了。今日是真要分个你死我活么?”帝天皱眉,若真要动手,就算自己和血王联手也不一定能保命,只是,这老家伙怎么突然就敢出手了呢?难道他不怕主上出来彻底灭杀他么?
  “哈哈哈,分个你死我活?就你们两个蝼蚁也配与本帝分死活?之所以丢下尔等性命不过是给那人一个面子,你以为本座是因忌惮尔等才迟迟没有动手么?”栖霞仙君大笑,话音飘忽中,他终是显出了身来。此时立身虚空,你脑后浮现四轮金色光环,其上万仙盘坐诵经,日月星辰星辰沉浮,真有些仙族大帝的姿态。
  “是啊,我也想不明吧,你好好的伪帝不当,怎么突然就想要出手了呢?你知道,那小子与主上关系不浅,虽然没有给他道统,但名义上却是师徒,你杀你的亲友,灭你的大将,这些虽然卑劣,但这些却是你们内部的争斗,就算主上知晓怕也不会对你动手,如今你冒然出手,欲灭杀他的徒弟,真的想与主上一句雌雄了?”帝天轻笑,一脸的淡然,仿若胸有成竹,丝毫不怕对方动手。
  “嗯?”栖霞仙帝问言愕然,脸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虽然他有万般把握能将眼前之人灭杀个干净,更是做好了和那人全面开战的准备,此时听人谈起那人却也忍不住心里发慌?
  “我怕什么?他已经消失百年,难道还能活着自那里走出?古来多少大能都陨落在那儿,其中也不乏仙三以上的强者,难道他还能平安无事?更何况,现在我已经登临仙四,就算他活着出来我也不惧,难道他也能突破仙三?在那资源匮乏的死地,他又岂能突破!在这世上,只有我才是无敌,万族尊崇的人也只有我,只有我才能踏上那至高至崇的大帝境,只有我才能带领人族,只有我才能纵横三千世界!”栖霞仙帝心中默念,不停的树立自神无敌的念头,直到数十遍之后才将那人的身影封印在了心底。
  随后,转而对着帝天冷笑道:“今日说什么都无用,别说那人已经消失无踪,就算他真的出现于此,本帝也绝不改变想法,为了本帝的无上帝业,尔等异端必须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