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百年,帝宫,程封

  新东市……
  当漆黑夜幕笼罩大地,宣布黑夜来临的时候,那五彩斑斓的迷离灯光彻底将夜间黑夜变成了热闹喧嚣的夜市,激情澎湃的午夜血斗也开始渐渐彰显出她的魅力。
  或许,是结束了一日的劳作后适当放松,或许是为了慰藉那颗寂寞的心,此时那耸立于新东神山上的不夜帝宫更是灯火辉煌,犹胜白昼。
  “上次讲到炎黄四卫,想必大家还记得那次仙魔大战中的人族老祖吧,他们虽名声不显,但其功绩无双!其名皆可流芳千古!我们不可忘怀过去,更不可能忘记他们!逝去并不等于遗忘……”
  华丽的银白高台上,发须皆白的老祖正话音高昂的演讲着,虽然满脸皱纹,但眼中却闪着精芒,话音洪亮犹如大吕洪钟,一言一行都有摄人心魄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为之热血。
  程封!
  眼前这白须白发的老者便是不夜帝宫的首席讲师,是数百年来唯一个不愿成仙,只愿教化凡人的异类,也是如今还留着人界并亲身经历了仙魔大战的存在!
  凡人都是愚昧的,凡人都是贪婪的,凡人都是健忘的,为此他放弃了飞升仙界,他要留在人界,将自己的见闻传达给每一个人,希望在滚滚凡尘中中下一颗不灭之魂,让炎黄精神不灭。
  每天,程封都会在不夜帝宫演讲,演讲的内容却非千篇一律,或是古炎黄的历史文化,或是古炎黄的民俗民风,或是古炎黄社会体系……他的演讲涉及的方面很广,内容多而杂,或许有学者认为他不够专业,但却不能说他不够敬业,因为,哪怕这些在常人看来是乱七糟八、不值一提的事情,他却能讲出其中的妙点,能以古炎黄的历史讲到仙魔史,能以古炎黄的社会讲到域外世界,这些论述确实非常人能想到的。
  今日,他再次登上了演讲高台,看着台下那人头攒动的情形,程封欣慰的笑了,这都是他百年来努力的结果,当初谁又能想到一个资历全无,还是修仙的白丁,今日却能站在这万众瞩目的演讲台上呢?
  “今日的炎黄世界已非昔日之地,此中因果知道的已经不多了,哪怕知道却也愿多说……你们可知为何?”程封问道。
  “为何?难道我们居住是世界不是栖霞仙帝合五大仙君之力才开辟出来的么?为此,五大仙君皆陨,托万族于栖霞仙帝?”台下有人惊呼,疑问重重。
  “是吗?这是万族皆知的事情,难道会是假的嘛?”程封反问,嘴角含笑,然,不待众人回答,他却一脸严肃的呵斥道:“没错,这是假的!六大仙君的功绩我们不能否认,但,他们却不是真正的圣贤!人性本恶,人性亦贪,无论是凡人还是仙人,当某种利益足够强大的时候,无上的仙人也会为之铤而走险,不惜遗臭万年!”
  在场的众人惊呆了,遗臭万年啊,那是要做了何等伤天害理之事才能达到境界啊,仙人不都是无欲无求么,若让他们为之不惜遗臭万年,其中到底有何等的利益纠葛?
  “信仰!”
  沉默半响,程封只吐出了信仰二字,顿时,原本有些嘈杂的大厅安静了,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迷茫。
  信仰?难道仙人也会为了这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做出什么不惜遗臭万年的大举动么?他们为了它到底又做了什么呢?
  如今的新炎黄已不是旧炎黄的修仙风气了,纵观整个世界也找不出多少修仙之人,原本百家齐鸣的道法千万的盛况已然不在,科技、经济、文化都有了莫大的衰退,这里完全是一个新兴的凡人世界,俗世中,还能对仙魔史有所之的人已是太少太少,而敢爆料的仙魔史的就更少了,因为,那些曾经爆料的修仙者都离奇的失踪了,生死不知……
  望着台下那些目光灼灼又若有所思的听众,程封笑了,毫无风度的大笑道:“是啊,为了那虚无缥缈的信仰,一代仙贤竟毫无顾忌的冒领前人功绩,为了得道称尊一代仙贤竟不惜抹杀救世功臣,如此丧心病狂的人物竟被万族称颂为一代帝主,这是何等的好笑啊!”
  闻言,众人愕然。
  仙贤,仙贤,仙在前而贤在后,这说的便仙易证而先贤难得,如此人物竟也看不透名利,放不下权利,难道那那开辟了整个新世界,立下了无上功德的一代帝主竟是个欺天骗子?
  “不可能,帝主怎么可能是欺世盗名的骗子,这绝不可能!”
  场下沸腾了,人们群情激奋,眼中有茫然,有不信,亦有愤怒,他们被眼前所听到的“故事”吓着了,对于这“空穴来风”的“事实”感到后怕。
  难怪啊,难怪这新炎黄的修仙一脉断绝了,难怪那些曾经入世的仙人失踪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仙帝大人造成的么,他已得到了万族的信仰,怎么还不收手?
  当愤怒消退,当理智恢复,人们再次将目光聚集在了程封的身上,对于这个百年来唯一不曾消失的传奇,他们期待他的解释,或许,整个人界也只有他能道出其中的因果了吧。
  “为什么?一代人族仙君,为什么会背信弃义杀兄轼弟,为什么要屠灭与之一同救世的人杰?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曾迷茫过,想不通其中的关键,看不透其中的因果,最后,直到两位大人的出现我才明白了其中的种种牵连!”
  “两位大人?他们是谁?”众人迷茫了,如今的人间界,还有谁能让程封这位仙人称为大人的呢,他可是站在这个世界最巅峰的存在啊,是百年来唯一一个安然无恙的仙人啊。
  “呵呵,众位可知这是哪里?”程封摇头,答非所问。
  “这是不夜帝宫,新炎黄最为奢华的休闲之都!难道它还有什么背景?”众人丝毫不想就回答了程封的问题,一脸愕然。
  “是的,这里是不夜帝宫,是这个世界最为奢华的休闲之都!但,若它真是一个凡人的宫殿,又岂能屹立百年不倒,而我,一个刚达仙人之境的普通修士又岂能再次演讲百年而不出意外?”程封笑道:“这一切只因为它是属于两位大人的势力,是属于那位真正挽救炎黄,开辟了这个世界之人的势力,哪怕那位居住在九重天上的伪仙帝也不敢招惹!”
  嘶!
  众人一片倒吸凉气,这消息真是太震撼,太吓人了,这是真的吗?仙帝是千古来最大的伪君子,拯救炎黄的另有其人?而眼前这个耸立在此地已经百年的无上宫殿便属于那位真正拯救了炎黄世界的大人?
  “不用惊讶,也不必惊慌,世上没有永远的谎言,当真神复出的时候,世间的一切伪神都将遭到毁灭!”程封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他等了百年才将出这个真相可不是为了让人族动乱,而是要拯救炎黄,彻底打破这个被“圈养”的世界规则!
  没错,此时的新炎黄就是一个被圈养的世界,虽然凡人还在,凡世依旧繁华,但修仙的历史泯灭了,修仙的宗派消失了,无助的凡人再也难得踏上修仙之徒,他们已然成为了栖霞仙帝收集信仰的奴隶!
  “仙帝是虚伪的,他为了一己之私彻底断绝了新炎黄的修仙路,抹灭历史,圈养万族,举万族之信仰为己身!”
  “虚伪的仙帝更是残忍的,为那逆天成帝的飘渺传说,他不惜灭杀亲友剿灭功臣,吞噬万人精元,以求逆天改命!”
  “如此不忠不义的伪神不止得我们信仰,今日我程封在此起誓,若我程封一日在世,我便一日与那伪帝周旋,纵万死而不辞!”程封的话语在激荡,如洪钟,如闷雷,响彻整个会场。
  “哼!”
  程封的话语还未落下,一声沉重的冷哼却凭空激荡,瞬间便让整个会场彻底的冷了下来,仿若寒风过处,让人浑身发凉,
  随后,只听那令人发凉的声音再次激射而出,道:“好,好得很!一个小小的蝼蚁竟敢出言不逊,欲坏本帝的大事,看来当初留你一命真是本帝最大的失误啊。不过,还好,此时收取你的信命还为时不晚。现在,本帝赐予你死亡!”
  一言出,天外风云变色,厅中华灯齐齐闪烁,原本加持帝宫的符咒更是爆发出了耀眼的红光,眼看是撑不住了。
  场中的凡人哪里看过这等阵仗,就连电视里的特效都没眼前这亲眼所见来得震撼,短短片刻,在场众人便陷入了一直定格的诡异局面,就连思维都被定格。
  至于当事人程封,那就更不用说了,就在那“死亡”二字落下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一身仙元毫无迹象的溃散,连带着仙人精血都在消失,真的陷入了死之境地。
  然而, 就在此时,场中再起变数。
  “言出法随!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踏出了那一步!”
  两道被煞气包裹的庞大身影出现了,那冲霄的魔气撕裂苍穹,瞬间就蹦飞了场中的禁止,崩碎了来人的死之规则,但,无尽的魔气却掀翻了会场的顶盖,将场中所有人都暴露在了繁星点点的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