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帝陨,源现

  壮士一怒血溅五步,君王一怒伏尸百万,此为俗世之古言,万民皆知,可神王一怒将会是何等景象\\?
  嗡!
  天宇震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音波在扩散,四周万物皆被瞬间摧毁摧,刹那之间,方圆数万里皆为真空,干净的一尘不染,而李逸,这独立于幻像外的强大尊者,也在这一刻骇然倒退,胸口不住的起伏,仿若刚被人强行轰退一般。
  帝级!真正的大帝级灵魂波动!
  这一刻李逸信了,眼前这只还没土鸡大的小鸟真是古董级的存在,虽然眼前所经历的都是幻象,但,那抹大帝级的灵魂波动却让他相当熟悉,论其强悍程度丝毫不亚于通天魔山上的那位血祖存在!
  “前辈恕罪,晚辈不知前辈身份,还望海涵!”李逸抱拳,神色恭敬,再无半点无礼,这是对大帝应有的恭敬。
  当然,面对一个大帝级人物,即便只是大帝的一缕残魂或者印记,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仙一尊者,哪怕是登临仙九的绝顶高手都不敢放肆,帝与尊的差距乃是一道天堑,根本不在一个层面的,王者或许可能逆行伐尊,而古往今来也确实有人做到,但是,若论谁在尊境便可逆行伐帝,却是真的没有,二者所掌握的道则是不能以道理记的。
  对于李逸的认错态度,神凰大帝丝毫没有表示,依旧一脸高傲的仰着脖子冷声喝问:“你当本帝是何许人,简单的道个歉就行了?遥想当年,本帝纵横三千世界的时候谁敢对本帝如此无礼?即便是至高帝尊都要对本帝客气三分!难道你以为你的身份能让本帝给你面子?”
  对于神凰大帝的冷言嘲讽,李逸沉默无语,按理说任何能成就大帝道果的强者都是至崇至高,心胸开阔的可纳宇宙,不至于对一个小辈如何计较吧,比如,那些几位在自己身上留下帝痕,帮自己灭掉血祖的大帝就很不错,让人万分敬佩。
  可眼前这‘陨落’不知道多少万年,只剩一缕残魂的鸟帝怎能如此桀骜,如此气量狭小?
  “怎么,你小子怎么不说话了?”
  不知是寂寞还是愤怒,当沉默成为主旋律之后,那高傲的神凰大帝终于忍不住开口,原本娇小的鸟身已然更小,身上的神环正在崩塌,连不灭神火都开始虚弱了。
  它的大限已经到了,即便是不灭帝魂也耐不住时间的摧残,更何况他还干出先前那番惊天举动。
  “前辈……你这是……”
  神凰大帝的气息越来越弱,沉默中的李逸不由开口,声音有些急促,他知道,这位高傲的一代大帝不久便会彻底泯灭世间。
  “回归而已,无需大惊小怪,倒是你小子准备怎么向本帝赔罪呢,你知道的,本帝时间不多!”神凰大帝轻笑,依旧高傲的仰着脖子,仿佛诸天万界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低下他高贵的头颅。
  赔罪,冒犯大帝的罪行恐怕是诸天难容的大罪吧,除了一死了之,还能怎么赔?
  李逸苦笑,面对一位刻意要找你麻烦的大帝,说多便错多,还不如光棍些来得实在,当下躬身道:“晚辈自知罪孽深重,一时间竟找不出任何赔罪的办法,如今只能人凭前辈发落了。”
  “哈哈哈,好,很好!”神凰大帝大笑,高傲的头颅终于第一次放平,第一次正眼打量了李逸。
  “本帝要强一生,从不示弱于人,自出生到称帝所遇之人,但凡与本帝交手者要么远遁无踪,要么死于本帝掌下,纵横诸天数亿载也未尝一败,本以为无敌天下,岂料想寰宇之内竟有蔑视大帝的孽障,想我九重大帝竟敌不过一只下等爬虫,至死都未能得偿所愿,真是可笑,可笑啊!”
  “小子,你既然冒犯了本帝,那么你就用你的一生来赔罪啊,本帝虽有杀贼之心,却无杀贼之力了,我的大仇,我族的大仇就由你去报吧。记住,这是你对本帝的赔罪,也是本帝对你的嘱托。”
  “别怨我,我是大帝,我有帝者的威严,帝者的威严不容许我请求一个弱者的帮助,哪怕这个弱者并非弱小……但是,我也是一位族长,是神凰一族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族长,这里,我以一位族长的身份请求你,将来,若你能看破这盘亘古大棋,若能登临绝顶,一定记得为我神凰一族报仇!”
  神凰大帝的气息愈发的弱了,可他的声音却越发的高昂了,声音中的不屈让李逸为之心颤,这是一代帝者的执念,不论是作为帝者还是族长,他都是让人敬佩的强者!
  强者,必然拥有强者的荣耀,无上的战力让他们拥有高傲的资本,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夺走,他们高傲得理所当然。
  然而,就是这种高傲,李逸却看到了作为一代帝者的不甘和落寞。
  战力无双的帝者败了,被困万载,最终也逃不过泯灭的下场,纵有与贼同归于尽的决心也无法改变他是弱者的事实,纵然万般不甘,却也逃不过败亡的结局。而他的种族,在失去他的庇护下,不用想也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帝者是高傲的,每一尊帝者都是天地的宠儿,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高傲,而那份高傲却让他们成为敌人的机会远大于成为朋友。
  当无敌成为过去,当高傲被无情打碎,剩下的还能有什么呢?没有朋友的帝者,一旦战死,他的族群也将为其陪葬。
  李逸的思绪有些飘远,他有些明白了神凰大帝,或许这就是一代强者的凄凉落幕吧。
  “虽然不知道前辈之敌是何强者,亦不知前辈生前经历为何,但晚辈依旧毫不保留的许下承诺,若我李逸能登临绝顶,定会为前辈找出当年的灭族大敌,为前辈讨回公道!”李逸恭声应道,声音中透着坚定。
  “哈哈哈哈,好,好,好,如此我也就放心了。”神凰大笑,笑声中透着浓浓的欣慰,亦有着淡淡的不甘,但,不论如何,他放心了,因为眼前的这人做出了承诺,对于这个从不做出承诺,一向独行的故人,他可从未想过会能得到他承诺的一天。
  “想我神凰纵横一世,没想到最终会身陨于此……我的路终究是错了,剩下的只能靠你们了……”望着虚空,神凰喃喃自语。
  霎时,一股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苍凉气息铺卷,其中流露出的信息玄之又玄,让人仿若轮回千百世,尝遍生死轮回。
  立身于此,李逸的感悟更加深刻,位临仙尊却未得过师尊指点的他顿时悟了,心中对道的理解清晰了,更是捕捉到了宇宙初开,玄黄处定的种种玄妙,让他对于自己所要走了路更加明确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胜过言传的亲身感悟,即便没有攻伐,没有师尊,他亦能在修道的路上继续挺进!
  “多谢前辈指点。”许久,李逸躬身,对着神凰抱拳一拜。
  这是神凰的馈赠,或许是他一身的亲身经历,是他的道与法的体现,于此时,在这即将陨落之际无私的抛洒出来,不是传道,却剩过传道,值得让他一拜。
  “哈哈哈,指点吗?或许是吧……”神凰微微摇头,喃喃道:“你之路不在此,你所要寻之人亦不在此。因果轮回,命运的交集总是逃不过聚散离别……看来,我俩的缘分也只能到这里了,无法再见你的辉煌,老夫真是不甘啊,不甘啊……”
  灿烂如花,神凰虚影溃散了,如烟花绽放,绚丽得让人无法直视,空中唯有那不甘的低语在飘荡。
  无言,沉默,沉重!
  看着逝去的神凰虚影,李逸的心情突然变得异常沉重,仿若一个与自己有很深渊源的老友离开了,那种沉重只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但人却不能一味沉侵于伤感。
  神凰大帝的陨落让李逸神伤,但,这种莫名的思绪却无法让他消沉。当沉默消散,他才第一次正视了眼前的情况。
  眼前,这是一个独特的空间,四周死寂无光,黑暗,寂静是这里的主旋律,它博大无边,就算以他仙尊级的神识也无法探究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广阔。
  然而,在这死寂的空间中却有着一种神圣的气息,呼吸吐纳间直让人精神百倍。
  源!
  在这广漠无边的死寂空间中竟然有着远高于仙气、魔气等存在的源,这种特别的存在乃是任何仙尊都想得到的东西。
  在巨魔血祖的记忆中,魔族世界的魔源,人族仙界的仙元,神族世界的神源,乃是各族大帝的进修神物,亦是仙尊、神皇、魔皇之流的可望不可及之物!
  “若说这里是大帝坟墓,那还有哪里能称得上修士天堂呢?虽然没有趁手的修炼功法,但,脑海中的那部九龙飞天心法却是不错,虽不知其来历,但,若是真的练成恐怕亦能重塑那份粉碎的识海,找回缺失的记忆!”
  记忆!崩碎的识海!
  李逸从不知道自己是谁,李嫣称其为李帅,虽然他也认为自己很帅,但他知道这绝不是他的名字,只是,无论他怎么想亦想不起,脑海中唯一剩下的就是些许功法些许人,其中,玄黄世界的九龙飞天功法便是他所记忆里的最强功法!
  自创的三元功,虽然威力巨大,但消耗却也不小,在没有足够的神圣灵气和魔族煞气的支持下,想要一直施展是绝无可能的,若让体内的三元不再平衡,恐怕就是爆体而亡的下场吧。
  如今,眼前有如此多的源能够吸收,若不修炼九龙飞天心法或许真该被雷劈吧,如此多的源力,足够将九龙飞天修得大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