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交手 不灭的怨魂

  “嗡!”
  神光轻吟,仿若诞生了灵性转身欲逃,丝毫没有再想血鼎下手的意思,但,言出法随的规则之力却是不容反抗的,随着李逸的一声轻叹通道中的一切都静止了,汹涌的神光,轻颤的血鼎,崩碎的通道壁……于此时变成了一幅绚丽的花卷,唯李逸独赏。
  “哼!言出法随,时间法则!生者,你可知道你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这个世界,而你的举动更是冒犯了本座的威严,你可知罪!”虚空中,先前出手的掌控在恼怒了,话音中透着冰冷的寒意。
  “罪?一个残破的世界,一个死去的守门人,你有何能定罪本尊?”李逸冷笑,“莫以为本尊不知晓尔等心思?这奇特的空间通道内破败之景,莫不是尔等的杰作?”
  “唔?你知晓我等的身份?”守门人微语,话音中的寒意更加冰冷了。
  “呵呵,魔族的余孽罢了,死去万载还要出来作祟,尔等的怨念到底有多大啊。”李逸冷笑,双手掐诀,大喝道:“散!”
  顿时,一道淡金的光芒暮然自他身上扩散而出,刹那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光芒覆灭,通道崩碎,转眼便又成了一片昏暗,不知方圆,不着陆地,不过,唯一与先前不同的是,在他身前有一尊血鼎沉浮,血鼎四周又四尊银骨魔躯站立,在那巨大的头颅之中有着生之火焰跳动,在起身后更是有一尊暗金魔躯昂然。
  “好,好,好!没想到此时的炎黄竟有你这样的角色,你是如何看穿本座所布的幻想?莫不是,你来过此地?”
  话音响起,正是那死界强者的声音,不过,仔细聆听却却发现那所谓的死界强者不过是那暗金魔躯发出的声响。
  “呵,这有何难,莫不以本尊真是个天真的傻子?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哪有通道可言,你可见过有人讲通道修筑在半空,还是放着在死尸横陈,怨气冲天之地?”
  怨气!
  自从踏入这片空间李逸就感到了极大的怨气,有人族,更有魔族,其中以魔族之怨最为恐怖,让他不难怀疑,此地是否有魔物借怨重生,如今看来,这一假想是真的实现了。
  “哼,既然你看出来,那还不退下,难道你以为凭着你这仙一尊镜就能对抗我等?莫不是想死?!”
  金色骷髅一步迈出,虚空顿时为之震荡,四周怨气席卷,发出呜呜鬼声,凄厉无比。
  同一时间,那围困血鼎的四具银色骷髅也齐齐踏步,四种死之道交融,形成一股滔天死气,生生逼退了李逸的护身金炎,将他震得老远。
  “果然,此地的凶险真是不足外人道啊,连几尊魔躯都有仙三尊者的战力,此地埋葬的到底是何等恐怖的魔头?”
  李逸心惊,抽身飞退,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毫无意思,这眼前五具骷髅都是绝强的存在,虽然对方的规则之力不强,但硬起来,对方却可凭着霸绝的死之真元生生震破他的规则,是为一力降十惠。
  “逃?想着想逃,晚了吧?既然知道了我等的存在,那就留下你的灵肉与真元,为我等的复活添砖加瓦吧!”
  金色骷髅出手,抬手就是一记骨刀,一柄以死气凝成的死亡之刃便匆匆杀李逸,空间为之剧颤,气息之强实为李逸罕见,比之那境界跌落的血族老魔不知强悍了多少。
  “三元归一,混沌障壁!”李逸抽身,体内人、仙、魔三元融合瞬间便在其体外形成了一面灰色的巨盾。
  “轰!”
  虚空爆炸,李逸倒飞而出,在其身外的混沌障壁也当场崩溃,不过,虽是如此,但也未能伤到李逸.
  “有些手段,再吃我一记破天斩!”
  金色骷髅愕然,没想他眼中的蝼蚁竟能挡下他的致命一击,顿时跨步而出,举起骨刀力劈而下,誓要将李逸一分为二。
  “哪有那么简单,本尊可不是生来就是挨打的,你也吃完一记三元灭魔斩!”
  骨刀未落,李逸的身影已经杀了回来,瞬间出现在金色骷髅的身侧,甩手就是一记必杀——三元灭魔斩,此为他最强杀招,人、仙神魔均可杀。
  “滚!”
  金色骷髅大怒,心知自己骨体的缺陷,比不得对方敏捷,无奈只能变劈为挡,以手中骨刀硬抗。不过,再次一刻,他也暗下恨劲,欲震退李逸。
  “铛!”
  金鸣交集,李逸的三元灭魔斩被挡下了,与金色骷髅的骨刀爆发出惊天巨响,随后,二者的身形都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回,这一击,两人都没占到便宜。
  “好!没想到你这卑贱的人族居然有此能耐,今日怎么也不会放你回去!”金色骷髅大喝一身,止住了爆退的身形,再次杀将而来,心中虽然震怒,但杀心却是更盛了。
  “哼,死后的亡魂也干口出狂言,今日本尊便让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李逸愕然,没想到那看上去呆笨不已的骷髅架居然能有如此手段,自己的全力一击竟被挡下了,而且,还靠着震荡之力将自己的法则震碎,强行将自己震飞。而这种手段无一不是魔族的打法,这是要一力降十会啊。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顿时,李逸转身袭杀再次出手,三元合一直取对方头颅,欲将对方的神魂之火打散。
  当然,凭着对方仙三的修为,哪怕是法则不强,哪怕只是骷髅架,但他所举报的元力却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想要测得轰杀对方,怕是异想天开了。
  “哈哈哈,杀我,弱小的蝼蚁也想杀我?若本尊复生,杀你不费吹灰之力!你就安心的变成本尊的血食吧!”
  金色骷髅大笑,猖狂大笑中,身形一个幻步,蓦然出现在李逸身旁,随后,抬手一击,五道金色手指如五柄天剑刺出,瞬间袭杀李逸全身。
  “退!”
  李逸爆退,虚空门户顿显,法则之力全开,刹那就隐入了虚空,堪堪躲过了对方攻击。
  “想跑,没那么容易!禁锢虚空!”
  金色骷髅大笑,抬手一点,震荡的虚空顿时静止了,原本钻进虚空的李逸也被逼退出来,再次显现在了对方的眼前。
  “这片空间果然特殊,就算是尊级战力也难以开辟太大的虚空,莫不真是帝级陵墓?”
  李逸震惊,没有感叹金色骷髅的战力,反而被眼前的神秘空间给吓得不轻,他知道若非这片空间太过特殊,对方想要逼他出来是万不可能如此轻松的。
  “死吧!”
  金芒滔天,无数的金色巨剑沉浮,整片空间四方八面都是金色巨剑在洞出,每一柄都有着仙二尊器的波动,虽然不是实体,但其瞬间爆发出的恐怖威能却足以比得上仙二尊器,非仙一尊者可荡。
  “轰!”
  漫天的金色巨剑爆发了,好似无数金色的激光在激射,整片虚空都沸腾了,死亡灰雾都被轰出了虚无,而身在漫天剑雨中的李逸更是不见了身形,身死不知。
  “哼,笑笑的蝼蚁也敢挑衅魔皇的威严,真是死不足惜!”
  望着那被金色巨剑洞穿得支离破碎的虚空,金色骷髅的神魂之火突然颤抖起来,话音中带着激动与不屑,毫无疑问,这次猎杀的猎物足以让他获得巨大的突破。
  “死!”
  然而,就在金色骷髅激动不已,准备全盘接收李逸的血肉时,在其身后却突然发出一声冷笑,蓦然回首,却见那早该身死剑下的蝼蚁竟然还活着,并且还避过了他的神识,正在袭杀他的部下,解救那该死的血鼎!
  “你休想!”
  金色骷髅震怒,全身死之火焰沸腾,暴力杀回,那无尽的死亡之火,烤得虚空都快融化了,死气冲天。
  “晚了!”
  李逸冷笑,一掌逼退杀将而来的银色骷髅,转身又是一记三元灭魔斩,瞬间将围困血鼎的另一尊银色骷髅劈飞老远,顿时,失去了两尊银色骷髅牵制的血鼎终于突破出来,血之气息狂涌,掀起了无尽血浪,将金色骷髅的死之火焰都浇灭了。
  “不好,快退!”
  这一刻,原本还叫嚣金色骷髅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声大吼之后便不管部下的死活自己转身淘宝了。
  “吼!”
  龙吟惊天,血浪冲霄!
  就在金色骷髅逃跑的瞬间,那脱困而出的血鼎也爆发出了它最为恐怖的威能,无尽的血浪如同地狱血浪,顷刻间就彻底吞没了四尊银色骷髅,随后,那战力可敌仙一尊者的强大魔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磨灭了,转眼就消失在了茫茫血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