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临别传法

  “死了……一代魔皇就这样死了……”
  众生动容,那古来无敌,可横扫诸域的魔族大能就这样死了,被人捏死于手中,这种情况就算是上古之时也难以遇见吧,这是何等的伟力啊!
  那祸乱炎黄,拼死炎黄四祖,堪称无敌的血族老魔就这样陨落了,这绝对是震荡诸天的大事件,同时,也展现了炎黄的至强战力,这里拥有着一个只手屠魔的无敌强者,绝非好欺!
  众生激动,李逸的异军突起给整个炎黄带来了生的希望,虽然在这场魔祸的侵染下,整个炎黄已经元气大伤,难有人族大能活下,但,有着一尊仙尊坐镇,将来的炎黄定能远超以往!
  “魔王死了,我炎黄真的获救了,感恩仙尊啊……”
  万灵朝拜,于废墟与血泊中跪伏,诚心的对着李逸拜服,万灵同心。
  这一刻,那早已疲惫得连抬手都不想动的李逸却突然来了精神,冥冥之中仿佛有无尽精气加持自身,迅速的补充着他先前的消耗。
  “先前我以大神通加持自身,成就无量仙尊神体,万法不侵,神则南灭可敌皇兵道器,这才一举屠灭那滔天老魔,可一身真元却十去**,本以为此后要经数年苦修才可恢复,没想到,在这片刻之间就有如此涨进,难道这就是众生信仰的伟力?”
  李逸骇人,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神识内视,他看到了一股纯白如乳的能量在汇聚,滋润着他的每道神穴,泥丸宫中,他那恐怖的,有些怪异与狰狞的元神也在这纯白的能量中越发晶莹,吐纳之间可见起身形慢慢变淡,狰狞稍减。
  虽然这种变化很慢,他李逸知道,或许再过几年,他那狰狞的元神必然恢复到正常状态,只是其威更戚!
  “魔元、仙元、神元,我以三元融合,衍生混沌,为混沌之初,可吞并万法,如今得这信仰愿力,若再融合,便可推演玄黄,得鸿蒙之气!”
  鸿蒙之气,为天地本源之灵气,一丝造仙,一缕可为神,得一片万灵可生,是一等一的神物,如此李逆天之物,唯有天运加身者才可拥有!
  “想得鸿蒙,这难度恐怕不小,若登临帝境,或许能窥得一缕玄黄之机,此时,还是太早了。”
  李逸摇头,整理好心神,没在多想,如今以他仙尊一重天的修为,能够融合三元已是逆天,再多就真的诸天难容了。
  李逸放眼望去,云飘雾绕,其下一片血染的大地,在那断壁残垣之上,于魔劫中活下的生灵都在匍匐,在对其顶礼膜拜,万物有灵,皆知感恩,非人类一族。
  “万灵生长,路何方?为道活?求长生?凡人一世,逃不过生、老、病、死,逃不过权、财、名、势,尔虞我诈,到头来莫不为一堆黄土,勉强算得蝼蚁之姿,若苟活于世,只求他人援手,却是不如蝼蚁。”
  “尔等可在想本帅为何狠下杀手,岂不怕魔族来犯?”
  李逸俯视众生,一脸平静,那只屠魔的大手也缓缓张开,绽放出万道霞光,照亮天宇,灿烂胜过骄阳。
  “这便是那滔天老魔的体内世界,一颗已经成型的生之界,可供万灵生养,魔已死,此星可代替炎黄!”
  “什么,可代替炎黄!这是仙尊为我等留下的后路么?”
  “难道要我等尽数移居其中?可这炎*……”
  众生感叹,但凡灵智开化的都知道了李逸的用意,这是要给他们重开一个世界啊,相比这仙界崩碎,世俗毁灭的炎黄,它毫无疑问是天堂,只是,日久生情,等到离别死,那心中的感思确实难受。
  “存在的终将毁灭,毁灭的却有新生,放下那无谓的执着,再回首,世界同样灿烂……”李逸低吟,声如仙钟轻鸣,传遍炎黄,刹那,那些彷徨的生灵清醒了,心中空明,眼中多了异样的坚定。
  俯视众生,看着那些重燃起生之希望的生灵,李逸欣慰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转身离去,无人知其行踪……
  东域,紫海市。
  原本的繁华消失了,大地如血,残垣遍布,随处可见的都是忙碌的凡人,依稀中还有修为低下下的修士在人群中穿梭。
  紫海双星,那原本是紫海标志建筑的大厦消失了,而今却多了一座字山,巍峨雄壮,高耸云霄,隐约间有着修士来往,瑞霞仙光隐闪。
  紫山之巅,亭台楼阁遍布,仙河悬挂,神禽腾飞,仙云袅绕,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景象,唯有隐约露出的一抹亮光让人心惊。
  这里,这是炎黄最后的净土,是魔患中唯一没有染血的地方,人们称其紫仙圣山!
  “还好,有着上古的神山,终是保住了炎黄的血脉,不然我等万死也无颜以对列祖列宗啊……”
  紫山之巅,浮空的仙岛楼阁中,旭日仙君六人盘坐,满脸苦笑,李逸正坐上方,桌上茗茶芬芳,闪烁着仙光。
  “不必感叹,炎黄有此一劫是命数,亦是魔族筹划已久的后手,如今夺得一颗生之界,足以让炎黄生灵无恙了。”李逸轻叹,心中颇是无奈,可事到如今也只有全民迁徙一途了,只是那心中人儿却不知下落,不由得心中微痛,当下轻声问道,“我让你等找的那两名女子可有下落了?”
  “这个……”
  旭日仙君六人对视,眼中都是无奈,最后还是由威望较高的栖霞仙君开口道:“尊主交代之事我等那敢怠慢,只是,哪怕我等搜遍了炎黄大地也依旧没有发现李小姐和吴小姐的身影……”
  “好了,不必说,时月匆匆,转眼就是一个月了,按我推算,浩瀚魔星的魔头若来恐怕再有一月便回到达,若有高阶皇者来此,我亦不敢言胜,如此,还是我亲自去寻她们吧。”李逸摆手,打断了栖霞仙君的话。
  “可是……帝道友和血道友还未归来,尊主何必冒险为之啊,那颗是生命禁地,就连上古之时都是无人敢进,还望尊主三思啊。”六仙君起身,躬身劝道。
  “都坐下吧,何须如此多礼?”李逸皱眉,有些不爽六人的反应,开口道:“帝天二人乃是去了魔族的密地,有大机缘,并非你等想的那般,至于消息,也是同你等所得一样,根本没有她们的消息,如此看来,也唯有那个地方了。”
  落凤坡!
  众人心中通明,恐怕,那两女真是进入哪里了,只是,就算尊主能冒险进入,可到头来看到的亦不过是两具白骨罢了,或许,连白骨的都看不到……
  古往今来,还未听闻大帝之下谁能安全进出那里的,哪怕高阶仙尊都不成!
  “尊主三思啊……”六人再劝。
  “好了,我意已决,尔等在此等我便是,这颗生之界就此交予尔等,若本帅一月未归,尔等可以一千仙王之力祭之,可将万灵接引其中,重开天地!”
  “一千仙王……这……这不好办啊,此时的炎黄,哪有那等实力啊……”
  六人摇头,这魔患刚过,仙君仙王都快死绝了,哪有一千仙王可用啊,一千仙人还差不多。
  “唔……看来是本帅失虑了。”李逸沉思,良久之后才开口道:“虽无千名仙王,但若以仙君灵宝为祭亦然能够完成,如此,尔等也不必多虑了,这里本帅就传尔等一门大献祭之术,以备不时之虚吧。”
  说着,李逸便打出了一道法诀,将那得至血帝残魂的血族献祭之术传给了栖霞仙君六人。
  当然,这是一名魔族的攻法,并不适合人族修行,不但体质不和,更是有伤天和,是以献祭生灵来提高修为的,对此,李逸只能将其稍微改良,化为了一门以献祭仙兵而暂时获得强大修为的禁术,虽然威力没有原版厉害,但也算得一门不错的禁术了。
  “这……这果然厉害啊,这就是仙尊的手段么?”
  众人感叹,稍稍感悟竟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心中一片通明,连那不曾摸到的仙尊道则都突然清晰了,如获至宝。
  “此乃小道而,尔等若想凭此突破境界,那是千难万难,想要迈进尊境,那所需要的仙力可不是献祭几件仙君法宝就能搞定的,尔等还是踏实修炼吧……”李逸轻笑,几人的反应自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尊主教训得是,是我等着相了。”
  几人汗颜,他们可是亲眼看到李逸成就仙尊的,那种伟力,那种消耗,别说仙君级的法宝,就是仙尊级的灵宝都堆不起,虽然自己等人没有那种天资,不可能有那种消耗,但,想要用祭炼仙君法宝来突破,那也是痴人说梦,当下,原本澎湃的心也平复了,静静的等着李逸发话。
  “尔等亦不必灰心,以炎*的资源确实无法让你等成就仙尊,但若是能彻底炼化一颗生之界,并将其炼制大成,那想要突破也不是问题。”
  李逸点头,点明了关键,让众人不至于绝望,而后又道:“眼下就是如何炼化这颗生之界的问题了,若尔等真无法宝,可向多宝道人借取,本帅推算,他再有两日便会回到炎黄了,到时尔等将有大惊喜!”
  “什么,消失的多宝仙君要回来了,他到到底去了哪里?居然还能给我等带来惊喜,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儿啊,还请尊主解惑。”
  众人惊喜交加,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是,放眼望去,哪里还有李逸的人呢?楼阁空当,剩下的不过只有他们六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