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不敢?这不是天朝!

  “你敢杀我么!”
  老魔的怒吼在激荡,无尽的血雨在洒落,苍生的祈祷在蔓延,而世间却是出奇的安静。
  此时,域外的诸魔尽灭了,被炎黄四祖以重伤的代价全部留在了尘世,而诸魔的头领,那召唤亿万邪魔的血族老魔也被擒拿了,被人掐着脖子,如死狗一般拧着,生死皆不得。
  “杀你?不敢,我真的不敢……”
  嘴角轻挑,李逸笑了,眼中没有仇恨,没有愤怒,平静的如同深渊的潭水,清澈而又深沉,没说丝毫的情感波动。
  但是,就是这种看似平淡且没有波澜的眼神却让血滔天魔魂激荡,波澜滔天,有种被史前神兽盯住的感觉,或许,在下一刻,等待他的将是比死更为难受的惩罚。
  “你想知道什么,只要你能放我,我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
  突然,血滔天怕了,开口求饶,眼中的不服与怨恨都消失了,只剩祈求,原本鼓动的魔元也消失了,没再反抗,彻底沦为的别人手中的囚徒。
  然而,对于这突来的变化,那仿若天神的年轻男子却依旧没有露出半分的激动,神色依旧,面带微笑,那捏着老魔喉咙的手臂姿势依旧,站在那里就如审批邪恶的天帝,无人敢阻。
  “我承认,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强人族,哪怕是在数万年前的时代,你的战力依旧无敌,但,即便如此,你也只是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若想对抗我族,你还不够格,远远的不够,杀了我,浩瀚魔星的大能必然知晓,到时整个炎黄都将毁灭!魔帝之威不是你一个仙尊就能承受的!”
  血魔老祖艰难的嘶吼,李逸的无声淡漠让他通体发凉,他知道若无意外,他会陨落在此,而灭他之人就是眼前那一脸含笑,眼神冷漠的年轻人!
  “说完了么?若仅仅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
  李逸依旧含笑,微眯着眼眸,直直的看着被他提起的血滔天,话音平淡而又有磁性,少了平日的不羁,却多了一分无上的威严。
  此时,他就是天地的主宰,俯视亿万生灵,可断神魔生死,苍天不可逆!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魔族的大能,我是血族的长老,我是血皇,我不能这样死去,你不能杀我,我死了炎黄就会毁灭,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的,我不能死,绝不能死!”
  感受到李逸眼眸中露出的杀机,血滔天惊恐了,作为一个苟延残喘数万年的老古董,作为一个拥有无尽寿元的皇者,他不想死,真的不想……
  这一刻,死亡的阴影在他心中无限扩大了,回想自己一路走来的风光历程,回想那些原本比他天赋更好的强者被他斩灭的惨相,他眼中的求生**更强烈了。
  什么是强者,唯有活得长久的才能称为强者!名声、尊严,这与无限的生命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
  所以,血滔天妥协了,眼中的疯狂一闪而没,突然开口大叫道:“伟大的人族,你赢了,你真的赢了,我是低贱的蝼蚁,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杀我有伤您的尊严,你就放了我吧,饶了一条贱命,把我当做是屁给放了吧,我答应了,有生之年绝不踏进炎黄一步,此生此世绝不与炎黄为敌!我可以对天发誓,立下血誓!”
  血誓,这是修道之人所认知的最高的誓言了,以精血为引,对苍天发誓,若有违背必受苍天抹杀,永不超生。
  这一刻,血滔天求饶的声音再次传遍了炎黄,而整个世界也在这一刻安静了,唯有那呼啸的腥风还在激荡。
  “他死了,浩瀚魔星真会杀来么?若是杀来,我们将会怎么办?”
  “他是魔族的大能,是血族的长老,或许,血族还留有他的灵魂烙印,若他死了,血族定会知晓吧?”
  “不能杀?真的不能杀么?”
  “他发誓了,发的是血誓,或许放了他才是最好的结果……”
  这一刻,那些走出废墟,远眺着虚空的人们犯难了,心中虽恨,恨不得食其肉咽其血,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但听到血魔老祖的威胁却犯难了,他们怕了,真的怕了,一个境界跌落的过时魔皇就将炎黄折腾得半废,若真引来了浩瀚魔族,整个炎黄就真的毁灭了。
  “不能杀,此魔万万不能杀啊,杀了我炎黄必然毁灭,天主,您就封印他吧!”
  “天主,您就封印他吧!”
  …….
  无数的炎黄之人在大吼,万众一心,其声惊天动地,响切整个苍穹,让那站在苍穹之巅的李逸都感受到了。
  “封印你么,你说我真应该封印你么?”
  李逸淡然,剑眉微皱,此时这种情况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只凭一言就震慑了亿万生灵,让其为自己求情,这是何等的能量啊。
  看来,魔威之盛已经彻底影响了这个世界。
  “不,你不能封印我,浩瀚魔星的血族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若是我现在被封印,浩瀚魔心的血族定会派人来的,到时,整个炎黄必将血海滔天,尸骨遍地啊!”
  “你放了我吧,我发誓,只要你放了我,我马上就滚回浩瀚魔星,永生永世都不会再来了,也不会透露此地的半点消息,若违此言,让我终生不得进入皇道!”
  不得进入皇道!这对一个曾经为皇的老魔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毒誓,没人愿意以自的前途发誓,天骄之人,谁不是为道而狂,为道而活?
  “放了你么?”
  “因为你是浩瀚魔星的大魔头?因为你是血族的高层?还是因为你是魔族的代表?”
  李逸摇头,眼中有着沉思之色,就那样淡淡的看着血滔天,平静如水。
  沉默,死一般的沉寂,血滔天沉默了,万灵茫然了,这一刻整个天地都安静了,天地万灵丢将目光注视在那那道并不高大却各位雄伟的身躯上,等待着他的判决。
  “许多年前,曾有一个庞大的无比国度,初始它很贫穷弱小,被很多强大的敌国威胁迫害,最后更是有着将他灭亡的打算,但,这个贫穷的国度却无比的团结,他们不放弃,不妥协,他们抗争,用生命去抗争,最后,他们获得了胜利…….”
  “别问我讲的是啥,其实我也不清楚,貌似是去年看过的一个电视吧,额,这东西也只有炎黄才有了,浩瀚魔星恐怕没有,而你这被封印了数万年,并身居高位,一心问道的高人自是不知道了.....”
  “这不是废话,不是闲谈,本帅想说的是,弱小不可怜,可怜的是没有敢于抗争的血气,一个只会祈求,只会忍受的种族他就只有灭亡,灭亡才是他的归属!”
  李逸轻笑,说着有些怪异的段子,并没去讲如何处置血滔天,好似无聊时的闲谈。
  “你这是要拒绝放我?你可知道我的身后可是……”
  “是魔族,本帅知道,你的身后有着恐怖的魔族,这事儿本帅岂不知道,你别急,且听本帅说完。”
  李逸摇头,打断了血滔天的开口,再次讲道:“接下来,我们再继续先前的那个故事吧。”
  “因为团结,因为抗争,那个弱小的国度强大了,他们战胜了外来着,并慢慢走上了富强,虽然开始的时候他们很苦难,走得很艰苦,但他们有着坚强的心,有着伟大的领袖,他们万众一心,最终,他们获得了成功,获得举世属目的成功,不但让那些曾经欺凌他们的敌国退出了他们的领地,并威慑了整个世界,让他国不敢来犯。”
  “这是他们的强大,是他们用数辈人的坚持努力和血汗换来的,他们成功了,但是,当他们即将走向巅峰的时候,他们开始自傲,他们的后辈出现了自傲者,自诩高贵,自诩太子,他们称自己是天朝,是神朝!而此时,掌握这个国度的机构也开始**了,媚上欺下,横行霸道,就算强抢民女,杀人越货,欺行霸市也无人敢管,因为,每当仇家寻仇上门的时候,他们会说,‘我爸是X刚!”,亦或者说‘你就告吧,我是神朝的官员,谁敢动我?’,更有甚至还会出现‘你确定要告我么?小心毁了你的前途!’,好吧,就是如此,这个天朝**了,原本能变天为神的国度在堕落,世间的苦难已经失去的支点,生灵漠视,官府乘乱打劫,整个世间看似繁荣和谐,其实暗病丛生,败亡即在眼前,但就算如此,那些官员、财阀伐、大人却依旧横行,无人敢管!”
  “真的无人敢管!真的无人敢管?”
  “你知道本帅说的是什么吗?你们知道本帅想说的是什么吗?”
  突然,李逸的声音高昂了起来,响切天宇,震荡八荒,振聋发聩!
  “不,不知……”血滔天打了个激灵,随后便脸色狰狞的怒吼道:“我是来自魔族的强者,我浩瀚魔星是一个伟大的国度,我魔族是无上的上族,我们团结,我们勇猛,我们无所畏惧,我们岂会沦为你说的那种渣滓般的国度!你劝你立刻就放了,不然,我魔族大军真会攻伐此地的,彻底毁灭此地!”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不懂啊。”
  李逸轻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再弱小的存在也有强大的一天,再强大存在也有腐朽的时候,或许,那些腐朽的强大还能靠着绝强的实力控制局面,可以肆意乱为,无人敢管,但,当某个不定因素出现的时候,那腐朽的终将毁灭,那些霍乱的终将终结。”
  说罢,李逸的眼眸换上的光彩,双眼有神的盯着血滔天,喝道:“你是魔族的大能,因为有魔族的支持,所以我就不能动你么?你以为你是那故事里的天朝官员,身后有着绝的强势,可以让你肆意妄为,只手遮天?好吧,这里不是你所在势力的统治地,你威胁不了本帅,同时,你也不是神朝的官员!好吧,就算你是,那也不行,因为,这里不是神朝!而本帅却是那终结霍乱的不定因素!既然你霍乱过世界,就要有死亡的觉悟,罪恶不是靠你的势力能够豁免的!”
  “此时,本帅赐予你死亡!”
  话音落下,那还处于极度震惊的血滔天便彻底毁灭了,一团黑色的火焰在李逸的手上燃烧,瞬间包裹了血滔天的全身,而后,眨眼之间就将其烧为了灰烬,就连挣扎哀嚎的机会都没给对方留下。
  一代魔皇就此陨落,连他死前的刹那都没有想清楚自己是为何会死的如此之快,难道对方就不怕他身后的势力么?难道他就不为此地的亿万生灵着想么……他不知,真心不知……
  “呼呼……”
  几息之后,李逸手上的黑炎熄灭了,而他自身也开始喘起大气,脸色发白,头上汗珠直冒,就连身子都有些摇晃,好似站立不稳了。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话语喃喃道:“能留下这东西,我的所做的一切也算值得了,先前的承诺总算是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