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你敢杀我么?

  金芒乍现,虚门洞开,滔天老魔的绝命袭杀被挡住了,风轻云淡。
  “不可能!”
  “在这炎黄一界,有谁能挡住本祖的脚步,就算仙尊都不能!”
  滔天骇然,心中的那份不安更盛了,此时的他已经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极尽升华了,他的实力早已达到了绝巅,达到了皇道二重天的巅峰,别说如今的炎黄,就是数万年前,在那个仙尊纵横的年代他也是强绝的,难有敌手!
  “呵呵,所以啊,本帅才说你的修行都修行到了狗的身上,如今已不是你的年代,你的辉煌只属于过往,你该落幕了。”
  一声轻笑,一声感叹,一名黑发披肩,剑眉星目,身穿金袍的年轻人横渡而来,挡在了逍遥子等人的身前,一脸含笑。
  那突破仙尊之镜的李逸回来了!在突破仙尊后,他的束状变了,一头黑发披肩,衣袂飘飘,比之先前更潇洒了,气息更盛,神圣而又空灵。
  “回来了,终是回来了……”
  一时间,逍遥子和天机子二人的眼角湿润了,口中喃呢着,不知是为李逸的到来而高兴,还是为了炎黄的未来而流泪。
  这一刻,他们挺拔的身姿佝偻了,浑身的真元也不再浑厚,真元在逸散,神魂在磨灭,已然走向了末路。
  他们,他们是炎黄四祖,已经守护炎黄俗世数万载了,他们曾逆行伐仙,只为换来一个大同世界,他们曾血撒外域,只为生灵无忧……
  他们,曾是整个炎黄修仙界的叛逆,被炎黄之人称作神魔,掌握人间杀虐赏罚,而为得亦是天地万灵....
  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强者,哪怕天地崩乱他们也不曾屈服,他们的身姿向来挺拔,心中的希望从未破灭,心中的火焰从未熄灭,任何危难都无法撼动他们保卫炎黄俗世,守卫万灵的决心。
  可现在,那背负恶名,人仙借不容的四人却走向了末路,为战强敌,他们燃烧了生命,燃烧了灵魂,奉献了一身,以魂消魄丧的代价而战,如今,终是结束了,只是,他们所做的一切,又有谁能记得呢?或许,荣耀的,只是属于那些事后的英雄吧。
  “你们……走好……”
  李逸长叹,哪怕是他已达尊境,但也无法重塑仙君的神魂,如今也只能看着二人就此消散了,心中虽不忍,可却无可奈何,除了惆怅剩下的还是惆怅。
  “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哪怕世人不知,生灵不晓,我李帅,以共主尊者之名,赐予尔等炎黄大德仙君尊位!待本帅破尊成帝,必将让尔等重返人间,这是本尊对你们的承诺!”李逸肃然,一脸真诚的给了他一生中最重的承诺,他们值得他如此……
  “多谢大人,炎黄俗世就拜托您了,我等……去了……”
  逍遥子和天机子二人抱拳,费尽全力的对着李逸行礼,苍老的脸上没有死亡的痛,而是带着安然的笑,话罢,他们的肉身兵解了,化为了点点仙光,尽数磨灭了。
  至此,炎黄的四祖落幕了,那掌管炎黄秘卫,守护炎黄数万年的幕后英雄逝去了,世人皆不晓……
  这一刻,在炎黄的俗世中,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出现了霹雳,血红的雨洒落,染红了大街小巷,染红了五福四海,天地皆红。
  “苍天泣血,这是何等不甘啊,你说你是不是最该万死呢?”
  李逸轻叹,他知道那无尽的血雨是逍遥子等人为炎黄做出的最后贡献了,以仙尊之血浇灌大地,给无尽生灵最后的滋养……
  “哼!蝼蚁的死亡岂能让巨龙怜悯?如此死去倒是便宜了他们!”
  血滔天冷哼,李逸的出现让他心中的不安更强烈了,他本能的感到了威胁,想要逃离,暂避锋芒,可魔皇的尊严却不容他如此,未战先逃,这必然让他的魔心有缺,终身难有精进了。
  “其实,你可以逃走的,如此你或许能多留片刻,可你却放弃了这个机会,如今,你是再没有机会了,你的命将再次终结,神魔皆不可救!”李逸肃然道。
  “哈哈,好大的口气,就凭你这刚刚突破的仙尊?就凭你这弱小的仙尊一重天?”血滔天大笑,心中的不安被他压下,一脸戏谑道:“哟,原来是达到了一重天巅峰啊,难怪敢如此说话,居然敢扬言灭杀我这二重天巅峰的存在,你真是有胆啊!”
  皇道九重天,一重一登天,尊境亦如此。
  虽然魔族皇道与人族尊境的境界是相同的,但论战力却是魔族皇道越优。如此,皇道二层的老魔是足可暴打尊境二层的人族修士的,遑论以二对一。
  “呵呵,
  “是否能杀,是否有胆,谁又能说清呢,或许,只有结果才能诠释吧,你说呢?”
  话音落下,原本虚空站立的李毅消失了,下一刻却突然出现在了滔天老魔的身前,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同时,那只修长的,约显白皙的右手更是捏住了血滔天的脖子,诡异之极。
  “你!”
  血滔天骇然,瞳孔放大,那半张皮包骨的老脸罕有的露出惊容,心中巨浪滔天。
  “怎么可能!你难道隐藏了修为,你怎么可能是仙君一重天的人族修士,你一定隐藏了修为,可恨啊!”
  血滔天怒吼,自己竟然被骗了,活了数万载居然栽了,居然被一个卑贱的人族修士给欺骗了,如今更是被人提在手中,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不是一层天?你已经老眼昏花了么?”李逸冷笑,冷冷看着血滔天,杀意升腾,无限幻灭,直到许久之后才消停下来,道:“本帅想知道,你将那两名女子怎么样了?”
  李嫣、吴秀!
  这是李逸没下杀手的关键,以他如今的修为,竟感觉不到二人的气息,这让他产生了迟疑,或许,如今唯有这手中的老魔知晓了。
  血滔天愕然,半响之后却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原来那是你的侍妾啊,不过,你也太太大意了吧,居然没有夺取她们的元阴,这倒是白白便宜了老祖,那滋味真是太**了,哈哈哈,爽啊!”
  对于眼前的李逸,他绝望了,被人捏在手中,不但魔元不能运转,就连皇道道则都被压制了,根本挣脱不得,这种手段他已经几万年没有遇到了,就算在他纵横诸天的那个年代,他也只是在同一尊皇道三重天的神祖交手中遇道过,后来拼着燃烧魔魂才逃过一劫,可如今呢?极尽升华的他本就是燃烧了魔魂与精血才到达这个境界的,哪能再燃烧魔魂,若真做了,恐怕还没逃脱就已经死绝了。
  所以,他愤怒了,他恨这眼前的年轻人,恨到狂!对于那两名溜掉的女子更是恨欲绝,若不是她们逃掉,他的修为恐怕早已恢复了,何必极尽升华,何会落得如此憋屈!
  即将获得的自由再次被剥夺了,那永恒的生命即将结束,他要报复,哪怕是死他也要在对方的道心上刻下烙印,让其终身难有精进!
  所以,他说谎了,狰狞的嘶吼着,脸上更是露出了骇人的淫笑,以求让李逸的道心不稳,争取那万分之一的生机。
  “咔嚓!”
  然而,回应他的不是愤怒的骂言,而是,那只大手传来的惊人力量,只是一瞬间,他的颈椎骨粉碎了,仙兵难伤的宝体崩碎了,传出卡卡的声响。
  “啊……”
  修为被禁锢,一代魔皇也沦为了芸芸众生,那**上的创伤,在没有修为加持的情况下各位刺激,让他忍不住大叫。
  “炎黄曾有一句俗语,虽然很粗俗,但本帅觉得很实用,那句话叫做‘莫装逼,装逼被雷劈’,你可知道,你现在的反应在本帅的眼里就是在装逼么!你可知,你这是在找死!”
  一时间,李逸体内的煞气又暴动了,铺天盖地的散发出来,让这方天地都为之颤抖,似在臣服。
  “妈的,他到底是人还是魔,这种煞气比之我魔族的魔性还要强啊,这是杀神啊!”
  血滔天叫苦不迭,虽然颈椎骨被捏碎了,但他却不会死,那无敌的肉身会自行修复,但正是因为这个,他才尝试了一次又一次的剧痛,痛入魔魂!
  反反复复,来来去去,当全身骨头都被李逸捏爆数十次后,在体验了无尽痛苦与屈辱后,血滔天终于癫狂了,那种皇者尊严被践踏的屈辱让他恨欲狂,让他忍不住对李逸发出怒吼。
  “哈哈哈,愤怒吧,狂暴吧,本祖喜欢看到你愤怒的表情!哈哈哈哈,你真想知道那两个女人的下落?本祖就不告诉你,你有种杀了本祖啊,若是本祖死了,你便终身难以再见她们!来啊,杀我啊,你有种杀了本祖啊,哈哈哈哈,”
  这五个字在激荡,传播了整个炎黄,惊动了生灵无数,让众生愕然,因为,对于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这是让他们每日都难以入眠,纠缠了他们许久的皇道魔音啊。
  “是谁?域外的天神下界了么,万恶的魔头就要伏诛了吗?”
  “伟大的天神啊,请你诛灭那个恶魔吧,让他就此灭亡吧!”
  无数的生灵祈祷,无数的信仰在激荡,一时间,炎黄俗世的破碎天道复苏了,下起了蒙蒙细雨,好似在低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