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炎黄局势

  南域,这是一片被血染红的赤地,凄凉而又荒芜,入眼的唯剩一片红,这是战后的遗迹。
  魔!这是一个让人神魂皆颤的存在,这是让朗朗乾坤变得血红的存在,赤地万里皆源于此!
  “滔天老儿,今日本座就让你为你炎黄死去的生灵付出血的代价!”
  南阳之巅,在那巍峨的炎阳金峰上,人魔东方怒吼,手握着早已残破的狼牙棒,双目冒火。
  “屠我南域十城,灭我生灵无数,你真当我炎黄好欺,你真以为我炎黄好惹!今日你必死!”
  不远处,身穿染血白袍,发须皆白的逍遥子怒目,手中精晶仙刀锃亮,吞吐着仙光。
  “血屠十亿,只为一己之私,你可知此你这是在找死?命由天生,岂是你左右的?”
  天机子轻叹,道袍鼓动,阴阳鱼在其眼中幻灭不定,身影若隐若现呈道图,看似平静,却给人一种大海般的深沉,有种风暴前夕的宁静。
  “阿弥陀佛,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上天有好生之德,若你能放下屠刀,吾可为你超度亡灵,让你荣登极乐。”
  血修罗轻叹,双手合实,一脸慈悲,再配上他那浑圆的身子,还真像个出家和尚,不过,他那染血的黄金袈裟却分外刺眼,煞气弥漫,与他格格不入。
  “哈哈哈,老秃驴,你是没睡醒在说梦话,还是被老祖吓傻了?你以为就凭你们这阿猫阿狗三四只就是老祖的对手?还真是狂妄无知的可以啊,你想找死么?!”
  血魔老祖血滔天大笑,相比一月前,他的气血更加弱了,半身白骨森森缠着血丝,半身皮肉干枯仿若丧尸,精气神虚弱至极,仿若即将死去一般,这便是人魔等人干如此围攻他的原因,要知道,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可是被这四人追杀的够呛。
  “哈哈哈,枉你还是数万年前的老古董,没想到竟如此不识时务,既然你想尝尝神死肉消的痛苦,本座成全你便是!”
  “人皇神拳,破!”
  人魔东方白大笑,身形如闪电迸溅,手中白骨棒与铁拳合一,爆发出了耀眼的黑光,势不可挡,无物不破,转眼杀至,直取老魔项上头颅。
  “哈哈,给本座死!”
  东方白长啸,话音刚出口,他的拳头便已轰在了老魔的头颅上,顿时,血芒滔天,黑焰激荡数十里,将虚空都打穿了,混沌气弥漫。
  “看你死不死!”
  一击击中,东发白侧身爆退,心中虽喜却不敢久留,虽然他对自己的全力一击有信心,但,对方可曾是魔皇级的高手,成名数万年前,谁知道他还有没有最后杀招?
  “嗯?真的死了,居然没了气息波动?”
  转眼,东方白停住了身形,眉头紧锁,心中非但不喜反而寒意陡生,有种生死危机的感觉。
  “小心!”
  突然,血修罗大吼,手中金刚伏魔珠猛然甩出,狠狠的砸向东发白的身后,顿时,血光冲霄。
  “该死!”
  “你这既然你这老秃驴想死,那本祖就下一个杀你!”
  “轰!”
  虽然有金刚伏魔珠相阻,但滔天老魔却是出现的太过诡异,下手更是忌恨,哪怕是专克魔性的伏魔珠也无法全部挡下,顿时,一只惨白的骨爪扯裂断了伏魔链狠狠的插进了人魔的后心。
  “死!”
  一字落,血光迸,那只白骨大手猛然拔出,带起漫天血,在其上更是有一颗鲜红的心脏在跳动,散发着浓浓的银光。
  “这是你的神脏所在吧,炎黄的神体一族,不知你现在是否还有活命的机会?”
  蓦然闪身,滔天老魔出现在了数里之外,手握着人魔的神脏,一脸的冷笑。
  “你!”
  东方白如遭雷击,一头黑发瞬间变白,身子也随之干枯,变化极快,转眼衰老,似要死去。
  “该死!”
  逍遥子怒喝,血目睁圆,手持仙刀杀出,瞬间出现在了滔天老魔的身前,出刀便斩,快速至极。
  “凭你也想在本祖手里抢东西,真是自不量力,不知死活!给本祖滚!滚!滚!”
  然而,这一切却是徒劳,一连三声滚,滔天老魔连出三拳,拳拳击在仙刀的刀刃上,竟生生将逍遥子轰得倒飞而回,七窍溢血。
  “杀!”
  这一刻,血修罗和天机子也杀将出来,联手杀向滔天老魔,顿时,那散落的金刚伏魔珠合一,与天机子祭出的太极阴阳镜合一,爆发出了滔天神光,终是发出了超越仙君极限的至强一击。
  “不够!既然逼得老夫极尽升华,那么尔等今天都得死!”
  没有半分忌惮,滔天老魔大笑,对着那杀来的混沌神光他只是堪堪出了一拳。
  “都死吧!”
  一拳出,风云变,天地为之失色,在其身后一只万丈魔影长啸,蓦然出现,与之一同抬臂出拳,打出了一道血红神光。
  “轰!”
  空间崩碎,大地开裂,虽有血城大阵守护,可依旧挡不住滔天老魔的一拳,一拳之下竟毁灭半个南域!
  “噗…….”
  血修罗和天机子齐齐吐血,二人联手的最强一击依旧难以挫其锋,当场倒飞,其中天机子有阴阳仙袍在身,受伤稍轻,只是被毁一臂,但血修罗就彻底重伤了,半截身子被毁,唯剩上半身,鲜血狂喷。
  “哈哈哈,皇道之下皆蝼蚁,既然本敢围杀老祖,那就又被虐杀的准备!”
  滔天老魔大笑,脸色阴霾狰狞,煞气升腾,嚣张无比,但,对于受创的血修罗和天机子却没有再下杀手,反而驻足不前,一脸阴沉。
  远处,人魔东方白的雪发在脱落,一身宝体竟在短短的十数息就变得干枯了,瘦骨嶙峋,比之平凡的老人还不如,仿若即将死去。
  他双眼浑浊,肉身干枯,一双有力的铁拳也失去了往昔的神采,此时颤巍巍的抬起,费劲力气的指着滔天老魔,嘴唇微动,虽然众人都想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却再也听不到了,没有神念的波动,没有声音的传达,仙君亦不知……
  “啊,老魔,拿命来!”
  逍遥子怒吼,血红了双眼,原本重伤的身体竟爆发出了滔天的威势,对着滔天老魔发出了他的巅峰一击。
  “给本座,死死,死!”
  这一刻,天机子和血修罗也动了,全都燃烧了神魂,施展了他们一生中最为惊艳的一击,是要同滔天老魔同归于尽!
  一瞬间,这片空间便被夺目的仙光包围了,灿烂的,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唯剩一片白。
  “哼!蝼终是蝼蚁,居然还看不开人情世故,竟为一个死人向本祖出手,尔等都该死!”
  滔天老魔怒啸,在逼退逍遥子后他的状态就更差了,不干妄动,没想到这三人竟还要动手,无奈他只能大手一握,将人魔的神脏捏爆,彻底吞噬,补充身体。
  本来,这可神脏是他准备战后再服用的……
  “啊!你该死啊!”
  见此一幕,逍遥子等人悲愤欲绝,那是人魔的神脏啊,是人魔一身修为的精华,更是他生存的根本,如今神脏被吞,那人魔东方白的结局岂不已经注定…….
  亲眼见着相交万载的老友就这样陨落,三人恨欲狂!
  “呵呵,炎黄神体的神脏果然大补,虽然不能恢复老子的万一,但对付尔等却是足够了,都去死吧!”
  滔天老魔轻笑,在吞噬了人魔的神脏后,他的半身骷髅体已是发生了变化,开始变得血肉嫣红了,身上气息更是狂暴起来,比之先前更甚。
  只见滔天老魔双臂轰出,在其身后蓦然出现了两尊庞大的,身影模糊的持剑魔尊,与之一同出手,举剑突刺。
  嗡!
  天宇震动,地覆天翻,两道血红的拳罡带着剑芒狠狠的迎上了逍遥子三人的攻击,瞬间便打穿了天宇,震破了血城大阵,毁灭了整个南域,更让整个炎*剧颤不止,地震连连,海啸火山咆哮不息。
  嗤!
  一击落下,修为尽失的人魔最先陨落了,被一道神光余波扫过,瞬间成了劫灰,连血肉都没留下。
  随后是血修罗的身子崩开了,爆裂成渣,原本就受伤最重的他第二个踏上了归程,没能存活。
  “啊,你该死啊,该死啊!”
  逍遥子和天机子倒飞中悲啸,眼看着故友陨落,他们彻底发狂了,双眼血红,恨不得拖着滔天老魔一起死,但,双方的差距太大了,三人联手也挡不住,更何况只有身受重伤的他们二人。
  “哈哈哈,祝尔等死不明目,都死去吧。”
  滔天老魔狂笑,感受着体内那奔腾的力量,他忍不住长啸,再次轰出一拳,要将逍遥子和天机子二人彻底磨灭。
  “老夫不甘啊!”
  逍遥子悲啸,恨欲狂,只能燃烧着灵魂再次出手,可面对这再次袭来的绝命已经,他绝望了,无法抵挡,不可抵挡,唯有等死而已,心中只剩下浓浓的不甘。
  “滔天老儿,本座在地狱等你,哈哈哈,本座会等你的!”
  逍遥子大笑,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他没有逍遥子的怒吼,脸上却出现了诡异的笑,直看得滔天老魔心中发毛。
  “哼,将死之人,竟开始胡言乱语了,既然你想在地狱等本祖,那本祖就让你神魂俱灭,不入轮回,永不超生!”
  压下心中的那份不安,滔天老魔再次打出一道神诀,想要彻底磨灭了天机子等人的神魂,做事做绝!
  然而,就在滔天老魔的两记绝杀即将得手的刹那,一道金色的神光却突然崩碎的血城大阵,瞬间出现在了逍遥子和天机子的身前,挡住了滔天老魔的两记绝杀,与之一同毁灭了。
  “哼,好大的威风,修行万载居然只剩下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如今更是有脸欺负后辈,你这修为,你这辈分,难道是活到了狗的身上?哦,不对,即便是狗也要强过你,你让本帅怎么说你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