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当天道无亲时 怎么办?

  第六十一章“南域的大魔要出世了,我们或许会被全灭!”
  “炎黄即将毁灭,我等作为蝼蚁般的凡人,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我不想死啊……我有妻子、女儿、家庭、父母,我不想死啊……”
  炎黄的俗世**了,平凡而又脆弱的凡人已经经不起恐惧的折磨,开始绝望的嘶吼,而内心的恐惧更是让他们意志消沉,浑浑噩噩,仿若失去了灵魂。
  而这一切只因为那南域出魔传闻,以及那浓郁得遮天蔽日,相隔万里都能看到血红煞气……
  “这南域出魔的事情……此时难道就没有办法解决了?我人族世界难道真会因此毁灭?我人族的大能就如此无动于衷,眼看着炎黄毁灭么!”
  人族的修士同样忐忑,但,忐忑的同时他们又有些迷茫与愤怒,为此时仙界高层的举动迷茫,为人族即将走向毁灭而愤怒,也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懊悔。
  “或许,我错了,或许我应该更努力的…….”
  “要是我没有放弃,要是我继续前进,此时,何至于此……”
  修道乃修心,当踏上这条不平常的修道之路前,所有人都有着空前的憧憬以及绝强的韧性,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成仙,拥有无尽寿元逍遥天地。
  只是,当自身真的踏上这条道路,并在取得了点滴成就之时,多数人却动摇了心中的不屈,放弃了过去的执着,因为,当他们回首之时,看到的只是那些同属自己一辈或者自己的前辈已经泯灭,自己独自荣耀,而这种荣耀,让他们乐于其中……
  如今,当大难降临,在面对那不可匹敌的敌人时,弱者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强者,只能将命运寄托于他人,脆弱得只比蝼蚁。
  “天道无情,世事难料,这炎黄真的要毁灭了么,我所做的到底是对是错,我又该何去何从?”
  虚空深处,血王血目闪速,看着南方那不断扩大的血城大阵,他第一次感到了迷茫。
  他血王,浩瀚魔星的血家之子,是当代血家最为杰出的传人,亦是下任血家家主继承人,拥有无可比拟的高贵血统与身份,是最为高贵的天之骄子,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而此地,只是一颗脱离了浩瀚魔心掌控的狩猎场,卑微的人族只是伟大魔族的猎物,如此低贱之地是不该让尊贵的魔族骄子下踏的。
  然而,他来了,且是以一名人族仆人的之态降临这里,同时,还要保护那些低贱的人族蝼蚁,并同本族的前辈厮杀。
  如此种种,让血王内心的困惑了,第一次感到了迷茫,他不知自己当初选择臣服是对是错。
  “你心中的节奏乱了,真的不对!”
  空间微动,一道银色的光门出现在了血王的身旁,随后,那一袭白衣,手持羽扇,化身为偏偏公子的帝天出现了,嘴角含笑。
  “有何不对?”血王反问道。
  “天道无情,此为世间万物的生存发展,是生与死的诠释,亦是万物轮回的根本,潮起潮落,万物更替皆有时,弱肉强食,万物进化皆为此,无情又何不是有情?”
  帝天轻笑,轻摇着手中的羽扇,又道:“若说天道无情,世事难料,倒不如说天道无亲,世事皆乃定数?既然踏上修道之路,那便意味着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一条与天争命之路!既然上路了,你心中的那些无所谓的念想还重要么?天道无亲,修道亦是无亲,至少,以我此时的修为,是没有的,以后…….当会有!”
  “这……”
  血王沉思,慢慢的回味着帝天的话,神色微沉,直到片刻后才蓦然惊醒,诧异道:“你这鸟人何时变得如此学问了?这话是怎会从你的口中说出?”
  “哈哈,最近闲来无事,这不是去逛了几间人族书店,心中有感啊。”帝天大笑。
  “看来这人族也不是一无是处啊,本座的先前的想法有些孟Lang了。”
  血王摇头,心中的困惑消失了,一脸轻松,既然选着臣服,那就断不能后悔了,谁知道那个便宜主子能带着自己走到何等地步呢。
  不过,当他看到那越来越大的血城大阵时,却眼皮猛跳,当下便对着帝天道:“那老鬼的修为怕是越发的厉害了,前面以布置血城大阵的手段彻底震慑了主上,让主上不得不闭关,后来虽有我查看,得知他的修为并非皇者但也可敌寻常皇者,但如今这血城大阵暴涨,想必是南域又有大量生灵被血祭了吧,那老鬼岂不是修为更甚了?若他出关,就凭我俩能拖住?”
  准皇!这可不是巅峰王者能够抗衡的存在,这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是掌握了皇者神通的无敌王者!虽然血王自信,但他却没自负到能以巅峰王境去抗衡准皇,哪怕是两个自己也不成!
  “托不住!”
  帝天摇头,回答得很是干脆,不过脸上的笑意取更浓了,直到在看到血王快发飙的时候才朗声道:“凭着我俩自是抗不住,但,这事儿根本就不用我俩出手,人家炎黄的事情,自会自己解决,我俩这种魔头还是看戏的好。”
  “看戏?”血王皱眉,一脸不忿道:“这戏可不好看,一个不好就是团灭,到时主上出来,我俩可要吃不好兜着走,这戏我不想看,也不敢看啊。”
  想到李逸的逆天手段,血王直觉得背脊发凉,他可是亲身体会过那自恋狂的暴力的,若真让这炎黄俗世毁灭了,那等他出关岂能有好果子吃?
  “不急不急,难道你以为这偌大的炎黄真的那么脆弱?真以为这俗世之中只是凡人?”帝天轻笑,摇着羽扇道:“最近,在我无聊走动时,却发现了这炎黄俗世中的不少趣事,其中,那所谓的龙组便是让我最感兴趣的存在。”
  “龙组?那所谓的炎黄四卫?”血王皱眉。
  “没错,就是那所谓的炎黄四卫!不过,那真正的龙组成员却是了不得的人物啊,个个仙君,比之栖霞老道也丝毫不差!”帝天大笑。
  “这……”
  一时间,血王的脑袋有些短路了,若真能出现十来个栖霞老道那种存在,哪怕主上不出手也能平定魔患吧,还真不用自己操心,想到此,他也不由得一阵轻松。
  然而,就在这当口,那一脸轻笑的帝天却再次开口,打击道:“不过,你也别太放心,那真正的龙组成员可没几个,据我所知不过四人而已,而其中一人便是已在南域的人魔东方白……”
  此话一出,血王心中的轻松顿时消失了,愕然道:“那我俩倒地要怎么做?”
  “等!”
  一字落下,帝天的身影也消失,不知所踪,唯剩血王一人发呆,陷入了沉思。
  于此同时,那位于炎黄星外的一处未知星域也突然爆发出了强烈的光,有毁灭性的光芒在弥漫,漆黑的宇宙竟爆发出了耀眼的雷光,照耀亿万里,碎石乱舞。当然,若仔细观看便会发现,在那雷云深处,在那无尽陨石流的核心,还有这一道人影盘坐,漫身是雷…….
  “这是何等的逆天啊,这就是尊境强者的天劫么?过了大罗还有天劫一说么?”
  雷云之外,那相隔不知多少万里的宇宙中,六名发须皆白,衣衫褴褛的人正彼此搀扶,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还在**的雷云,话音喃喃。
  大罗,这可是超脱了天道,不受天道掌控的存在啊,就算作恶也轮不到天道施罚啊,而眼前这偌大的雷劫却超脱了众人的认知。
  此六人正是一月以前便离开炎黄,助李逸突破的栖霞仙君等人,只是他们此时的形象有些尴尬,真的不像往日的仙君。
  “丫的,那李逸小子就是变态,不但吸光了我等七人,更是吸干了那颗生命星的灵气,眼见灵气不足居然移居星空,要夺这片宇宙的灵气啊,这简直不是人!”
  旭日仙君大骂,原本的仙风道骨消失了,剩下的是瘦骨嶙峋,整人的气息更是大不如前,身上只有仙王初期的气息波动,狼狈之极。
  当然,其他五人亦是如此,身形狼狈,气息虚弱至极。
  于是,当听到旭日仙君抱怨时,那往日高高在上的五位仙君也忍不住齐声复合,大骂李逸不是人。
  “希望这主儿能扛过,如今的炎黄可不太平啊,那滔天的血气都冲出宇宙了,那大魔恐怕真出世了……”
  “如今,我等算是废了,以炎黄俗世的灵气,没有百年之功是不能复原了,面对如此敌,也只能将之寄托在那些老鬼和共主仙君的身上了……”
  虽然未在炎黄,但几位仙君却对炎黄之事了如指掌,想到炎黄之势,众人皆是忧心忡忡。
  “等吧,这雷劫已经持续了一周了,或许再过几日便会结束,到时,李逸小子便可破王成皇,证大尊之位,炎黄定可保!”
  然而,这一等却不是一周,而是一月!
  当炎黄俗世彻底暴乱,龙组四组长齐出南域,与血魔老祖杀得昏天地暗之时,那浩瀚宇宙上的雷云光团也终于消弱了下去。
  “娘亲啊,这渡劫都要一个多月,这是人干的么?真是等死老夫了……”
  “还好,还好,炎黄有救了,炎黄有救了,还来得及!”
  眼见雷云减弱,栖霞仙君等人差点感动得流下泪来,在这天道无情的年代,他们只能最后的希望全寄托在那道被雷霆包裹的身影上了。
  “啊,尼玛啊!这是什么!!!”
  然而,就众**喜若狂的时候,那雷云之中却传来李逸的阵阵嘶吼,让人发毛。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最后关头居然有变故?尼玛啊!”众仙君齐齐抓狂,当然看清雷云中的影像时,终是忍不住暴了粗口,老眼瞪得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