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南域惊变

  第五十八章等!
  在场数十血家高层尽数怒目,可事到如今,除了等之外他们还能做什么?难不成亲自到断崖下去将那两女捉拿上来?
  落凤坡,这是一处诡异的凶地,成名之时已是不可考证,有说这是神凤陨落之地,亦有人说这是神凰诞生之所,还有人说这是古之大帝的埋骨地!
  但,不管是何说法,这里确实有发生过许多着无可揣度的诡异事件,神魔无不畏惧,入之不出,古往今来,连那大成的仙界君王都不敢进入,只能望崖兴叹。
  “七天,如今已经过去了十日,还有七天便是老祖的出关日,我等无比要将这逃跑的两女捉拿回去!必须!”
  鬼妪咬牙,事到如今也只有守株待兔,坐等两女自己上来了,哪怕强悍如她也不敢下去。
  七天,虽说时间不长,但这也足够落凤崖下的阴风吹灭数尊仙王了,若不想死得凄惨,没人愿意驻足其中!
  等!
  断崖下……
  层层灰雾弥漫,崖壁光秃却散发着幽光,仿若千锤百炼之后的神铁,寒光冻人,那是被灰雾侵染后的变化……
  断崖挺直,其下被灰雾笼罩,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其上直通外界,有几抹阳光照来,却被那光亮的崖壁反射数数次,最终消失在了灰雾之中,失去了光明。
  “秀秀,你说我们会死么……”
  忽然,一道清脆的,约显疲惫的女音在崖间响起,打破了断崖的宁静。
  “我想……我想我们不会死的,那混蛋可是欠了我们还不清债,老天不可能就这样让我们死去吧……”
  不久,一道同样好听,但却更为虚弱的女音响起了,让这好似没有点滴生命的灰色断崖有了点点生气。
  “这都几天了?看不见日出,更听不到兽吼,除了那不时吹来的鬼风再无其他声音,我已不知我们来此几天了…….”
  “我也记不清了……好像是三天,但又好像过去了三年…….真的好漫长啊,那混蛋何时才会出现!”
  断崖壁上,一柄龙形玉剑横插其上,剑身雪白,露出半尺,在其剑柄末处,一条白色丝带缠绕,笔直垂落,再向下便是两名双十女子携手附身于丝带上,随风摇荡。
  此二人,正是逃出魔窟,却未能逃得升天的李嫣和吴秀两人。
  此时,她们已经记不起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也不再去想如何继续逃生,唯有的想法就是活下去,活着等到他来的那天…….
  “灰雾…….它仿佛能够吞噬生命,我能感觉到自身真元的流逝,恐怕……我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吴秀轻叹,时隔三年,她的修为已经在大量的灵丹填充下进入了金丹巅峰,距离元婴只有一步,算得上稍有的“白富美”了,可一路冲杀出来,她的真元已经损失大半,如今更要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凄惨无比。
  “唉,死就死吧,可我这身上好的皮囊就这样丢掉了,真是Lang费啊,本小姐可还冰清玉洁呢,连那点点的男女之爱都没有享受过,真是白活了,早知如此,我该便宜那混蛋的…....”
  吴秀摇头,亦不知为何,心中竟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悲哀,让她后悔不已。
  “哧……”
  李嫣轻笑,被困许久的她已经同样虚弱了,能吊紧丝带已经很是不易,连说话的力气都要节省,可此番听闻吴秀的自语却忍不住笑了。
  “是啊……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李嫣打趣,惨白的俏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亦不知是在打趣对方,还是自嘲自己。
  纯灵仙体,这到底是何种体质呢?为何连一代大魔都想得到自己的身子,难道真有什么逆天的神效?
  李嫣不知,吴秀亦不知,她们都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遭罪,难道这就是红颜薄命的缘由?
  好吧,既然逃出魔窟,那断不能再回去了,即便身死此地也要留得一身清白,对于整个世界也算得上一种贡献吧……
  当然,或许这也是对他唯一能做的坚持吧…….
  许久,两女的目光终于对视在了一起,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坚持。
  “秀秀,我们走吧……”
  最终,李嫣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灿烂如花,美的惊退仙人,放入让幽暗的断崖都瞬间明亮了。
  “嗯……”
  言罢,两女的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颜,随后,玉手松开,如同跌落凡尘的仙子一般落下,慢慢的消失在了灰雾里……
  “不好!那两个贱人跳崖自尽了!”
  断崖上,千目神君大叫,眼中有不信,有惊异,有愕然,更有无尽的愤怒,当那胸中的怒气急速膨胀时,使得他的秃头都隐隐发红,雾气升腾。
  “跳崖自尽?”
  众人愕然,随后无不愤怒的大吼,“该死的,该死的,那该死的贱人啊,这是要害死我等们,这是要断我顾家的血脉啊!”
  “我去抓她上来!”
  一名渡劫期的老头怪大叫,面目狰狞的跳下了断崖,带着满腔怒火离开了。
  “我也去!就算追上地狱,我也要将那两个贱人擒拿回来!”
  随后,又一名长老离开了,飞身而下,进入了落凤崖。
  “我也去……”
  “我也去……”
  一时间,十数名渡劫期的老怪离开了,拼着老命,奋不顾身的冲入了断崖,阵势惊人。
  然而,未过许久,那死寂的断崖下便传来了凄吼,但凡下去的高手尽数陨落,神魂天灯一一破之,无一生还。
  “这……这是上天要灭我顾家么?”
  鬼妪悲鸣,老躯颤都,先前的凌厉都于此刻尽数消失了,剩下的唯有凄凉。
  “吾族之命……休矣…….”千目神君亦是悲叹,老泪纵横。
  纯灵仙体,这是血族立身之本,是血魔老祖的重生之根,可如今,这根唯一能够支撑起血家的柱石却失去了,想象一下血魔老祖出关时的愤怒吧,恐怕就算让整个顾家之人全灭都难以让他消气吧。
  完了…….
  这一刻,所有在场的顾家人都已彻底绝望。入,立刻身死,尸骨无存,退,欲死不得,凄惨终身……
  “我等…….去吧!”
  试想着血魔老祖发狂时的场景,千目神君的老脸顿时一片惨白,毫无疑问,若活着回去必然会被血魔老祖碎尸万断,神魂永镇炼狱,想死不得,如此倒不如纵身下崖,搏一搏那未知的一线生机。
  “走!”
  一身怒喝,鬼妪第一个跃下了深谷,随后,千目神君等人也纵身而入,面露绝然。
  “嗡……”
  七彩的光芒在绽放,每名飞身入崖的巨头都打开了自身的最强法宝,华光万丈,那璀璨的,灿烂的,让这片地区都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华彩……..
  只是…….
  “啊,我的真元消失了…….”
  “幽冥的罡风,这是磨灭神魂的死神叹息啊,此地怎么有这种存在…….”
  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惊恐的的哀嚎响起,那璀璨的无量光也慢慢变淡了,最后,光华不在,天地再回宁静,而落凤崖中,那灰雾依旧轻柔,四周死寂,仿若自始都没有过一丝波澜。
  这一日,南域震动了,所有血家之人都知道天要变了,无人莫不担心。
  这一日,南域十城震动了,所有隐藏起来的修士尽数出现,仿若一股龙卷,瞬间席卷了南域十城,灭杀血家族人数万,斩杀魔界魔头无数,血水漫天。
  “真是天要亡我吗…….”
  群山之巅,白云之顶,顾独行凌空踏立,红衣胜血,右手持剑斜指,剑身染血,点滴血水滑落。
  他目光凌厉,面容却微微带苦,虽霸气依旧,可却给人穷途末路之感。
  “顾独行,你这人族的叛徒,还不束手待毙!”
  一声大吼,震得天地震动,云雾翻腾,随后,一抹剑光横空杀来,洞穿虚无,直指顾独行的眉心,快若闪电。
  “哼!”
  顾独行冷哼,手中血剑上挑,一抹血光激荡,瞬间便破去了杀来的剑气,剑眉轻挑,道:“秦月,看在你我曾为同窗的份上,你立刻给我滚,若敢迟疑,本座定斩不饶!”
  “哼,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三年来就你有了长进,莫以为有了魔族做靠山便可目中无人,如今你顾家元老尽失,战力十不存一,你以为本少主还会怕你,今日本少主便是来取你首级以证煞月之名,让世人知道煞月当空群星亦是点缀,遑论孤星!”
  秦月冷笑,脚踏仙剑而来,浑身鼓荡着浓浓仙气,剑气纵横,紫衣摇曳,仿若九天剑仙。
  “万剑归元,乾坤剑冢!”
  一声大喝,秦月身上的剑气顿时浓烈达到了极致,随后,一股逆天的剑势自其身上发出,天地为之失色,无数剑影激荡,让得整片空间都变成了剑之世界,仿若剑冢!
  乾坤剑冢!
  这是秦月三年闭关所得之极致杀招,是秦家那位剑王老祖所传的惊世绝杀,威势惊天,力能战仙!
  “他不行,惨死于老祖的手中,你,亦是不行,秦家注定消亡,你,死吧!”
  顾独行摇头,脸色的苦色更浓了,带着忧伤,随后,只见其一剑劈成,这片剑之天地顿时崩开了,天塌地陷,被一道无匹的红色剑芒斩破,支离破碎。
  “不!”
  “我不信,我不服,我不服啊!”
  远处,秦月嘶吼,脚下的仙剑已经被他举上了头顶,双手抬剑,在那仙剑之上乃是一柄红色的巨剑斩落,压弯了仙剑。
  “死吧……”
  顾独行轻叹,手指一点,那红色的巨剑顿时血芒大盛,随后,“轰”的一声斩断了秦月的仙剑,将其一分为二,斩碎成渣。
  至此,一代炎黄新星陨落了,秦家最后的希望也就此破灭,秦家史上那最为妖孽的天才,年仅二十五岁的化神强者彻底陨落了,秦家彻底消亡。
  望向远方,顾独行一脸苦笑,口中喃喃,道:“秦家就此破灭了,不知道你…….你们是否还会如此…….”
  [连载中,敬请关注...]
  ..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