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纯灵仙体

  第五十七章南域……
  原本繁华的都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凄凉,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入眼的唯剩悲凉……
  天上,不时有庞大的,漆黑的,生有双头的怪鸟盘旋,它蛇头身鹰,悲鸣不断,仿若来自地狱的招魂使者,让人神颤。
  “吼…..吼……”
  一只魔龙飞过,口中有魔音咆哮,震动天宇,仿若人间帝王一般巡视诸野,万物逼退。
  臧台市,一座原属于南域十城的豪都,可如今却成了一片废墟,血水染红大地,枯骨成片,入眼的只剩红……
  “呼……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这就是永生的力量啊,得道成仙也莫过于此!”
  废城深处,一口漆黑的天坑中,一高一矮的个人影出现了,自黑色中出现,踏上了染血的大地,此话正是那矮子说发,言语中尽是喜悦。
  “传说浴血方可重生,可老祖屠戮亿万,血洗十城,可依旧不见得以重生…...”
  高子漠然,表情微冷,望着那被血水染红的大地,眼中没有半点悲凉,也无活得永生的喜悦,口中唯有喃喃,不知思绪何处。
  “呵呵,管他呢,个人自有个人的福,既然老祖能让我等血脉返祖,获得永生,自己岂会会不能重生?我等还在干好自己的本分,老老实实巡视,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吧,到了现在,我可是越来越喜欢人学的味道了,那滋味……”
  两人慢踏踏的走着,矮子激动的说个不停,手舞足蹈,性子显得活泼而又狠辣,说起杀人吸血之事,更是双眼放光,兴致大发。
  “哦?是嘛?或许是吧…...”
  高子又一答没一答的回应着,脸色依旧,仿若万年寒冰,从未化过。
  巡视疆域,这是二人每日的工作,南域十城,每天都有上百人的队伍巡视各地,寻找那些幸存的百姓或修士,而他们正是这数百人中的一员……
  “一天……又过了一天,这血红的大地何时才会干涸,那枉死的灵魂何时才能安息……我,这染血的大地,我又何处可去啊…….”
  废城荒野,茂密的原始山脉中,一名衣着破烂,满脸血污的男子在悲嚎。
  他的头发散乱了,胡须参差带着干涸的血,分不清年龄,看不清容貌,浑身上下除了红便是黑,亦让人看不出强弱,不过,唯一让人知道的是,他的眼神很绝望,有着死寂的空洞。
  “呱……”
  一只巨大的黑鸦飞过,带起大片的流炎,映红的天宇,声音更如丧钟远扬,击打着大地,敲动着人心。
  “噗!”
  一口鲜血吐出,满身血污的男子躺下来,瞳孔在放大,眼角溢血,生命正在流逝。
  “真……真仙级的魔兽……没想到,他们已经招来了如此强大的助手……我人族就此覆灭了吗?”
  男子不甘,口中发出了绝望的嘶吼,可生命已到尽头,话音落,魂便散…...
  哗…….哗……
  树叶轻响,树枝摇曳,片刻,那一高一矮的两道人影出现了,驻足在已经男子的身旁。
  “唉,好好的一个血源,就这样被震死了,那该死的震天鸦也太可恶了,自己不吃可以留给我啊,这可是元婴期的血源啊,对我可是大补!”
  矮子低声怒骂,满眼悲痛,仿若拾取了一件珍品,不过,骂归骂,他却没有Lang费,哪怕是死尸……
  “走,去下一处,务必将那些人族彻底抹清!”
  站起身来,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矮子不由得双眼冒光,整个人的气势都比之先前强上了不少,隐隐到了元婴巅峰之境。
  “走吧…...”
  没有多言,看了一眼那已经变成枯骨的死尸,高子一脸寒冰的离开了,在其身后,矮子紧紧相随……
  落凤坡,这是一处留下传说的断崖,据说是昔日神凤陨落之地,断崖无底,终年黑雾,外人可知其深浅,就连仙人都不可进入,是为一处死地,终年无人敢进,就连在这附近驻足的人都极少!
  如今,落凤坡更是奇特,因它处在臧台市与紫金城的交接出,是南域与东域的交界处,亦是血城大阵的最边缘,此时已经成了是踏出一步为生,塔进一步是死的门口,备受关注。
  此时,落凤坡的情况有些诡异,断崖边上很是少见的出现了数十人,一个个血煞满身,魔气翻腾,都有这魔兵的修为,对着崖底张望不断,有些虎视眈眈。
  “还没出来么,那两个该死女人到底要干些什么,到底还香火不想活!”
  断崖前,一名身高八尺,满脸横肉,浑身鼓着爆炸肌肉的中年汉子横木怒骂,煞气腾腾的望着崖下,焦躁不安。
  “稍安勿躁,那两个贱人就快撑不住了,若是再不出来,等那死亡灰雾上涌之时,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们!我等稍等便是!”
  不远处,一个面黄肌瘦,半秃头的老头阴笑,一口黄牙明晃晃的露再外面,配其发型格外耀眼与滑稽。不过,此时此地,却没有一人出言打趣,反而神情稍定。
  其实,这其貌不扬越显丑的家伙乃是顾家的一大老祖,有着渡劫巅峰的修为,如今更是炎黄血家的重臣,地位非常!
  此外,他还有一个响亮的外号,人称千目神君,有着看破虚妄的天生神眼,对于最终寻人很是厉害,整个血家除去血魔老祖之外,无人能出其右,此时此地,也唯有他最有发言权。
  “两个贱人,居然乘着老祖闭关偷偷逃跑出来,还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若是让老祖知晓,我等岂有活命的机会?!”
  一名老妪怒骂,她身材矮小,穿着一袭黑袍,将全身都裹在了其中,只有一双干枯的鬼手,和那张布满了褶皱老脸露在外面,此时口气,声音更是嘶哑中带着阴森,仿若地狱恶鬼在言语。
  鬼妪!
  她亦是顾家的一大老祖,身居高位,修为绝顶,只差半步便可夸过渡劫,成就天仙,如今血魔老祖破印而出,她亦成了血家的护法,掌管众生生死,全力极大,地位极高!
  本来,一般轻松是不用他出手的,作为整个南域的“生死判官”,她还没有无聊到事事亲为,可今日之事却让她不得不来,不可不管!
  因为,血魔老祖的两大炉鼎逃跑了!
  ,这是关系到血魔老祖能否彻底重生,恢复绝巅的至要关键,是整个血家最为重要之事儿!
  原本,这是万无一失的,只等血魔老祖出关便可享用,便可恢复绝巅。
  但,三日前却突然发生了意外,一名生有三目,浑身冒着血煞的浩瀚客人来了,并得到了血魔老祖的款待,称其子侄,并言称要将一名送与他,让他突破王境,登临皇道,但后来那浩瀚来客却拒绝了,只是看了一眼两女便离开了,言称要前往星际战场,开辟通道。
  待到第二日,那两名本被禁锢的人族女子竟然突然自由,并手持两柄仙剑,血腥的杀出了血家,逃亡到此。
  时至今日,血家众人是不解,那本被禁锢的两女怎会突然解封?那两女手中的仙剑又是从何而来,难不成都是凭空变化出来的?
  众人不解,可不代表没有想法,时至今日,虽然大家都不确定,但已有不少人怀疑,此事出在那名浩瀚来客的身上,因为即便血族存在内奸,亦不可破开血魔老祖的禁制,并赐下仙剑。
  “无论如何,今日必须要将这人族两女生擒回去,不然,吾等命不久矣!”鬼妪咬牙,一双鬼眼死死的盯着断崖深处,面带寒霜。
  [连载中,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