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紫宵剑宗

  第五十三章仙魔大战的结束了,以仙界崩、魔族退结局,虽然这一战让炎黄损失惨重,但新仙界的仙人却存活了大半,此为不幸中的大幸……
  此后,众仙临凡,炎黄俗世的格局也彻底改变了,而相比三年之前的局面,如今的世界格局更是大变。
  先前的炎黄高层已经被仙界高层取缔,就连百所名校都被取缔了不少,如今剩下的也只有最为前列的三所名校而已,而如此状况还是因为那三所名校的开派祖师在世,且为仙界巨头所致…...
  炎黄星,清平县……
  先前的富越师大已然变样,先前的高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八座浮空仙岛,烟云飘渺,隐约不显,让得这方土地都变得若仿若仙山圣地。
  如此,也唯有修行之金丹以上之人才可看见,在那仙云中,最中央的那座浮空岛上,有一柄高足百丈的紫色神剑竖立,紫霞吞吐如蛟龙吐纳,给人一种近乎仙境的感觉,而神剑之上,还有四字闪烁,释放着浩荡仙威。
  “两位道友,可知这里的富越师大搬迁至了何处?”
  的山门之前,一名身穿青皮保安服,留着一头寸板头的俊美青年矗立一旁,一脸微笑的向着山门前的两剑童询问。
  “富越师大?”两剑童变色,相互对视之后才齐声应道:“应该是搬走了吧,我等也不清楚”
  “哦,不清楚?如此也就只能去贵派走上一走了。”
  李逸摇头,心中明了,显然这的出现和富越师大的消失关系极大,而这剑童言称不知,因是的高层下达了某种封口令吧。
  “你!”两剑童大惊,当即拔剑,紧张到的极致。
  他们知道,虽然眼前这名男子的身上没有任何真元波动,但却能不知不觉的出现在他们身前,能有如此手段又岂是轻与之辈,因而不敢乱言,而如今听闻对方想要“拜山”二人岂能不惊。
  “呵呵,莫急,本帅只是随便说说罢了。”
  虚空之中,一道轻笑响起,先前的青皮青年已经不在,唯有轻笑声还在飘荡。
  “快,放信号,有不世大敌人来犯!”
  两剑童惊呼,赶紧抛出了传讯玉简,闪身疾驰,向着剑宗圣殿赶去。
  “什么人!竟敢擅闯紫宵神殿,想死不成!”
  紫宵十八峰中央,那座最高,最大,插着紫宵仙剑的浮空岛上,十八名青衫老道正持剑而立,神色沉重的将李逸围在中间。
  “道友留步,此地乃是我的宗派圣殿,若无掌教手谕还请道友止步!”
  众人之中,一名年龄最大,满脸皱纹的老者迈步而出,长剑入鞘,对着李逸抱拳。
  “哦?还有这个规矩,如此就让你宗掌教亲来见我吧!”
  李逸轻笑,剑眉轻挑的看了那名老道一眼,一脸无奈的看向紫宵圣殿,嘴角微翘。
  “你!大胆!”
  十七名老道怒喝,道袍猎猎,长剑轻吟,对着李逸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退下!”
  然而,就在此时,那先前开口的老道却怒喝出声,喝退众人,对着李逸抱拳道:“前辈稍等,晚辈就就前去禀报掌教……”
  说罢,老者转身离开,仿若奔雷般的向着圣殿敢去。
  “呵呵,这个果然有些门道,那一宗之主更是不错,真是有趣有趣啊。”
  李逸大笑,晃眼一眼竟让在场的十七位天仙强者神魂皆颤,遍体生寒,如坠九幽。
  “这次…...麻烦大了…...”
  一时间,十七名劳道沉默了,长剑入鞘,恭敬的去包围,不敢造次,就连额上都冒出了白毛冷汗,后怕无比,若不是被剑一叫住,自己等人恐怕已经躺下了吧……
  “哈哈哈……大仙远来,真是让我蓬荜生辉啊,大仙快快有请…...”
  半响,的圣殿之中才传出了大笑之声,响切天宇,让虚空都在震动,风云突变,仙威无双,仿若九天仙王在大笑,听似恭维,实则却是扬威,欲以气势让来人畏惧。
  “这是太上长老…...是太上长老的声音啊!”紫宵弟子骇然,满目崇拜。
  太上长老,那是超越宗主的存在,是传说级的仙王,法力无边!是的绝对霸主,尊号无敌,无敌仙王!
  “哦?得知本帅亲来,竟不亲自迎接?你这无敌仙王的架子也着实不小啊。”
  李逸冷笑,丝毫不动,一语出,全场皆惊,风云俱散,连那震动的虚空都安静了,不敢造次。
  “滚出来!”
  只听一声冷喝传出,虚空顿时凝出巨爪,猩红而又血煞,随后,血爪一出,风云席卷,苍穹染血,整个世界都好似彻底陷入了血色炼狱。
  轰!
  血爪飞,苍穹裂,十八浮空岛皆颤,血雨飘摇,仿若末世天灾,苍穹泣血,紫宵众人无人不惊,无人不惧,数万弟子齐齐腾空,仿若群峰出巢。
  “混账!”
  剑气冲霄,原本静坐圣殿的无敌仙王震怒,一声怒吼,破空杀出,聚全身剑气凝于一指,凝出一柄紫色仙剑,瞬斩血爪。
  嘭!
  苍穹崩,紫剑碎,血雨漫天!
  那号称无敌,俗世称尊的无敌吐血倒飞,护身仙气尽碎,仙姿不存,变为一具枯骨跌落,生机尽失,只此一击,那同阶无敌,神剑无双的一代剑王便彻底陨落了,连其无双剑法都未来得及施展……
  “小小蝼蚁也敢在我主面前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无敌剑王陨落,那苍穹之上的血爪也散去了,未造杀戮,但一声冷哼却蓦然传出,杀意森然,随后,一名身穿血衣,一头血发,生有三目的道人便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全身染血,仿若来自血海的杀神。
  血王!
  这来自浩瀚魔星的大魔自然不是轻与之人,虽然归降了李逸,但他的杀性却未减少,如今出手杀人真如砍瓜切菜,捏死蝼蚁一般,不为所动。
  “好了,现在还有没有不懂得说话的,若有就快点出来,若没就赶紧回话!”
  血王冷笑,血目横扫,仿若死神巡视,让人望之生寒,一语落下,全员皆胆寒,无人敢动。
  “血王,你先退下,且让那的宗主出来说话!”
  李逸轻笑,一脸无害,可在场之人却看之如虎狼,头皮直跳,毫无疑问,那随意一击便让无敌剑王陨落的杀神定是这位年轻人的属下无疑,若是将他得罪了,那无敌剑王的下场便是自己等人的榜样!
  “大仙……大仙莫急,大仙莫急,老朽来了,来了……”几息,的圣殿之上,一道驾着彩云的老道出现了,他白袍长须,发须皆白,站于彩云之上连连拱手。
  “那是紫剑宗主!”
  紫宵剑派的弟子惊呼,那紫宗主可是极为神秘的存在啊,创派至今也只有露面数次,据说,他已云游四海去了,怎会还在派中?
  “你就是的宗主?”
  李逸愕然,这口呼大仙的干瘦老头真是的宗主么?这老头才渡劫后期的修为,比之的精英弟子都不如,这会是宗主?
  “老朽正是的宗主…….”老头摇头苦笑,道:“老朽本是仙王强者,但意外入魔,境界跌落至此…..”
  闻言,李逸皱眉,入魔实乃修道之人最为忌惮之事,一个不好便是身死道消,紫剑道人能入魔不死已是天大的气运,此番还能继续修道,真不知让他说些什么了。
  眼见对方恭敬,且状态尚佳,再加上血王已经出手屠了对方一尊老祖,李逸也不愿意再造杀戮,哪怕心知对方的崛起和富越的消失姻缘极大……当下,李逸也直接表明了来意,让紫剑道人说明。
  “关于富越师大的事情,老朽实在不知,老朽到时此地已然成了废墟,后来听无敌师叔言,此地的学府好似被天姻门所灭,全院学生也被天姻门所擒……”
  紫剑道人坦言,没敢丝毫隐瞒,心中更是为无敌剑王默哀,心道这死得也太冤了,对方不过是上前询问罢了,若一开始就好言向对哪有这般结果啊…..
  李逸无言,这种结果确实是他没有想到的,来时,他便施展了还原之法,但看到的却只是无敌剑王剑劈富越旧址,凝聚浮山的一幕,再前便无从观看了,如今想来,那无法还原的一幕应该是那所谓的天姻门所为了,不过,能让他无法还原的也只有尊者以上的存在出手才行。
  “天姻门有尊者?”李逸愕然,不过,想想也就了然了,那尊者自是不可能存在,不然仙魔大战也不会如此惨烈,剩下的也就只有仙尊法器才有如此威力了。据说,在那仙魔大战之时,不少尊级法器都被带走了,怕被魔族全掠,如今想来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今日之事,真是本帅失察了……”
  李逸尴尬,这强闯山门,强杀一宗老祖的事情实在做得失格,如今事情明了,他也不好就此离开,顿时苦笑道:“这无敌剑王虽死,但神魂还有一丝未灭,本帅施法将其救活,百年之后便可恢复如初。”
  李逸摆手,右手掐诀,对着虚空一抓,顿时,一个人形神魂便被凝聚了出来,观其容貌,岂不就是那先前的陨落的无敌剑王吗?不过,此时的无敌剑王却是双目无神,神魂极虚,显然是受创不轻。
  “此乃九天仙露,是本帅在新仙界采集到的仙药,可助神魂壮大,神妙无比,算是给他的补偿,你且收好。”
  李逸招手,一只晶莹的小玉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散发着浓浓的清香,让人神魂舒畅,飘飘欲仙,只是问起清香便可让神魂壮大,神妙之极。不过,如此东西却被李逸随手甩给了紫剑老道,毫不为意。
  随后,在紫剑道人惊骇无比的目光中,李逸却带着血王便转身离开了,洒脱之极。
  [连载中,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