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不死仙门

  第四十章仙路,是为修仙者必经之路,若是上古之时,自是没有这条通天大道,不过,炎黄星的上古仙界已经崩碎,天道都因那场帝战而变得残缺不全,如今已经不复上古时的飞仙盛况了.
  古时,修仙者欲成仙,必有神凰仙鹤相迎,神音仙乐相送,亦或者,天将神雷,轰灭神魂,可如今,天道不全,仙界不存,偌大炎黄也只有自修仙界,自铸仙路,以上古仙界残片为基,铸万古新仙界。
  不过,如此一来,修者成仙的水平就低了,仙气大减,哪怕境界相同也不复上古之时的战力。且,仙路一条,雷罚置于其中,若能过则为仙,若不过身即死,再无散仙之说。
  原本,这条仙路之上是不平静的,但凡踏入,都会受到雷劫的轰杀,可此时却出奇安静,举目望去,除了那满眼的血红,以及那无人收回的成片尸骨外,整条仙路已经看不到其他东西了,就连仙路之上的雷霆之灵都被人轰杀了,不复存在。
  “成仙路,成仙路……一步成仙一步险,步步流血白骨现,人欲仙,魔突现,人死仙灭谁人怜?”
  看着那染血的漫漫路途,李逸颇有感叹,这在世人眼中的通天大道,如今却成了无数修士的埋骨地,这是天意还是讽刺?
  “这只是**……人也好,魔也罢,有**的地方就有征战,有征战的地方就有流血……欲让万界太平着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能让人们放下**的契机,而那个契机便是,绝望!来吧,让我们一同上路,以绝望之力君临万界,从而创造一个没有**、没有流血的太平世界!”
  突然,一个阴冷的,越显沉重的声音出现在了李逸的脑海,好似恶魔的低吟,但又好似他内心的自答,让他模糊,让他迷茫,好似神魂都要沉沦其中。
  不过,转眼他便清醒了,随即冷笑,道:“绝望?我看你是**大于绝望吧,堂堂魔王境的大魔,居然用魔音惑神的小把戏,你是小看本帅还是高看你自己啊?”
  “哈哈哈,本王所言自然是真,哪有魅惑之说?你看这炎黄世界,随处看见的都是利益之争,**让他们沉沦其中,**让他们堕落,**终于让他们灭亡,若无万古前的**之战,这炎黄世界岂有今日之祸?我族乃是万界上族,是统领万族的存在,我们没有**,因为我们想做的都是应该做的,阻挡我族,叛逆我族,唯有降下绝望,粉碎他们的**,让整个世界都沉沦其中,从而让其太平无争!”
  大笑声中,一道人首蛇身,长着一头血红长发的三眼魔头突然显露了出来,自那仙路上的群尸中站起,浑身以鲜血铸成,对着李逸大笑,那笑声中所传出的阵阵魔煞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战力,王级巅峰!
  大魔王!
  在此无关紧要的仙路之上竟有王级巅峰之境的大魔存在,这不是预示着域外魔族已经全面入侵了?
  这一刻,李逸的心沉下去了,这倒不是因为他怕这名血魔,而是,对那新仙界的安危担心,据他所知,如今的新仙界可是连一名尊级强者都没有啊,若魔族派来皇级老魔,那不是瞬间就能摧毁整个炎黄?
  “不能在此耽搁了……”
  李逸摇头,在看了一眼那一脸傲气的血魔之后,顿时换了脸色,一脸轻笑,道:“你说的很对,绝望确实能让**消失,但,本帅并不认为魔族便上族,更不认为你们没有**,更加不认为你们能制造绝望创造太平,若你不信,可现在动手,本帅保证,绝对不会还手,同时还能让你体验那传说中的绝望,你看如何?”
  “哼,有些意思,如此本王就……”
  血魔冷笑,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机正慢慢将自己笼罩,让他心神狂跳,随后,只见他身形爆退,口中大喝,道:“该死的人族后辈,休要猖狂,本王就在新仙界等你,本王会让你彻底绝望!”
  如此一幕,若是让其他人看到自会觉得蹊跷,不可思议,那不可一世,自许上族的大魔王,难道就被李逸的一句话给吓跑了?
  “这吞魔之法看来也是有限制的,面对这种大魔,想要直接吞噬确实困难,下次遇到只能先将其打得半死再行吞噬了。”李逸摇头。
  先前,他之所以废话并非蛋疼,而是想乘着血魔放松的片刻将其一口吞下,可谁知他才刚刚施展吞魔之法,那血魔竟突然逃跑了,滑溜之极。
  “以那血魔的实力,恐怕那所名校的大佬们多半是陨落了……”
  再看了一眼四周的白骨,李逸心中的不好之感更加浓烈了,随后,再也不敢耽搁,闪身便消失了。
  新仙界,。
  两名长得尖嘴猴腮,瘦骨嶙峋的黄毛魔兵正手握长枪,歪歪斜斜的站在仙门两侧,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神色悠闲。
  “这炎黄星的人族也太弱了吧,传说,这可是生命古星啊,是由伟大的血祖创造的,而血祖也是被这颗生命古星上的大能设计而亡,如今,皇天殿下亲临此星,欲将其一统,收为猎场,原本我还以为会有一场血战,没想到,这里的仙人竟这般的弱小,真是无聊啊。”
  “呵呵,无聊啥,我可是就喜欢这种软骨头,若是遇上那民风彪悍的天河修士,恐怕我们早就变成炮灰了……”
  “嗯,这个……也对,不过,这些炎黄星虽然若,但那几个老不死的仙君倒是有些本事,时至今日,竟然还能抵挡皇天殿下的攻伐,也不知那仙君殿有何宝贝。”
  “抵挡再久也是徒劳,如今血王殿下已经下界,恐怕这炎黄俗世都被血洗了吧,也不知血王殿下此时的修为暴涨到了何等境界。”
  “俗世毁灭,那帮老家伙的修为多半要大降了,道统被灭,信仰不存,恐怕已经抵挡不住了吧。等到仙君殿被迫,我哥俩可一定得赶快过去,据说人族的仙子可是上好的炉鼎啊,若是能抢上一两个真仙级的仙女,那我哥俩可就发达了。”
  “那是,必须啊……”
  两魔yin笑,好似已经看到了美女在怀,修为暴涨,万魔齐拜的景象。
  “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旋风却突然自出,将两魔当场震飞数丈,口鼻流血,同时,那与之同来的还有一道冷喝,如天雷炸响,吓得两魔当场跪伏,难以起身。
  随后,只见一道血红的身影一闪而没,瞬间消失眼前,隐约可见,那是向着仙君殿的方向而去。
  一时间,两魔竟目瞪口呆,傻在了当场,忘记了阻拦。
  “那……那好像是血王殿下的声音……”
  “血王殿下不是去俗世了么,怎么会如此匆忙的赶回来?难道是仙君殿出了问题,需要血王殿下出手?”
  “不对……这仙界可没爆发过什么恐怖的气息,不应该啊,可血王殿下却真的如此匆忙就赶回来了,难道是……”
  “俗世出了大问题!”
  半响之后,这两名魔头终于回过了神来,不过,刚刚理清思绪却不由得脸色大变,齐声大叫出来,随后,两魔顿时爆退开来,远远的看着那扇仙界大门,一脸骇然。
  “嗡!”
  半响之后,那闪烁着白光的突然大亮起来,金光、黑芒、血光轮换闪烁,并传出阵阵龙吟,整个仙界都为之巨颤,似要崩塌。
  “不好,真是人界出了大问题,我俩怎么办?此时不走,必然成为炮灰啊!”
  那名先前就说喜欢软骨头的魔头大叫,一脸惊恐,双腿不断打颤,后退不止。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没有成年,我不想当炮灰啊……”
  另外那名魔头也同样大叫,手中长枪都软了,如同他的身体一般,颤抖不停,至于先前的叫嚣,早已不知所踪。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那无所畏惧,魔威滔天的血王殿下为何会突然跑了回来,这分明是在俗世遇上了杀神啊,如今那杀神都杀上天了,自己等人要怎么办才好啊。
  “跑吧!”
  最终,两魔对视一眼后,终是下定了决心,奔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注意,准备“战略性”转移了。
  不过,就在两魔正准备掉头跑开的时候,仙君殿的方向却突然射出一红一黑的两道流光,瞬间,一红一黑的两尊大魔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前,而其中一魔,竟是先前逃回的血王!
  “怎么,可是想临阵脱逃?!”
  那一身黑气,身高十丈,人首蛇身,背生一对雪白双翼的魔头开口,话音冰冷。
  “心生畏惧,怎可是我上族之人,心智不坚,修行不足,自当以死谢罪!”
  一旁,血王冷喝,竟毫不留情的拘起两魔,如拎小鸡仔一般将其丢向,狠狠的撞向那不断喷薄而出的黑金光芒,一脸阴沉。
  “帝天殿下,帝天殿下救命啊……”
  两魔哀嚎,拼命挣扎,向着帝天哀求,想要活命,可帝天没出手,只是冷眼旁观,而他们的一身修为也被血王禁锢,丝毫挣脱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下那散发着毁灭气息的黑金光芒,满心绝望。
  [连载中,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