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收徒传道破心魔

  第三十七章“你……你……”
  看着身旁那不知何时出现的俊美男子,程封顿时愕然,而后又见三魔如雕像般站立不动,他更是骇然了,心绪复杂,就连说话都结巴了。
  “我?我当然是……我当然是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
  李逸楞神,停顿半响才朗声回道,不过心中却暗自摸汗,心道差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问题是在太高深,不好回答啊。
  “神……哈哈哈,此乃我程封生平所听的第一笑话,哈哈哈。”程封大笑,一脸视死如归的对着李逸大吼,道:“老魔,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和老子废话!”
  程封虽然不知眼前这帅气的过分的青年是何身份,但他却知道此人来头定是极大,若不如此,那三名魔头怎么会全身发抖的站在那里,丝毫不敢动弹?
  “额……这个……”李逸无语了,难道要让本帅告诉你本帅叫李帅,是大罗金仙?那不是很没面子么?
  一时间,李逸纠结了,顿时将目光扫向旁边的三魔,寒光闪闪,虽然没有杀机,但看在三魔眼里却如万剑穿心般痛苦。
  “那……”
  最终,在被李逸盯了几息之后,三魔中的牛魔忍不住了,满头大汗的开口,准备给李逸“解围”,因为,眼前这尊大神等的就是他们“解释”。
  “这你妹,谁让你开口的!”
  然而,牛魔的话音才刚刚出口,一直巨大的手掌虚影就该在了他的头上,将他顿时灌入了地中,唯有那颗牛头还在外面转悠,神志不清。
  “嘭!”
  见状,狼魔和影魔顿时就跪下了,体如筛糠,抖个不停,脑海之中更是被恐惧占满,就连逃跑都忘记了。当然,面对李逸这尊大神,他们也实在不敢逃跑。
  “哼!”李逸冷哼,心道这三个废物真没用,不就让你等帮本帅介绍介绍身份么?居然连句话都不会说,难道这域外魔头连拍马屁的本事都没了?这没人拍马屁,本帅要怎么介绍自己呢?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却传来了一道越显苍老的声音,“前辈,前辈莫气,晚辈来迟了……”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愕然,来人是谁,怎么如何不知死活的往这里冲?这里可没什么前辈,若说老魔还有三尊,其他两人可都不老,这般大喊大叫,乱认亲戚,可是很容易惹出乱子的!
  “莫非……”
  突然,三魔心中明了了,一个个脸色惨白。此时,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眼前站着的恐怖存在就是那个人族老头口中的前辈!
  “死定了……”三魔心中悲呼,心道,今日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啊,好死不死的遇上一个堪比魔王的人族修士!不对,是比魔王还要魔王的人族修士,这不是茅房里打灯笼,找死嘛!
  “晚辈来迟了……”
  虚空之中,水老一脸惭愧的来到了李逸的身边,长揖不断,很是抱歉,不过,那张老脸却激动得通红,任他如何假设也没能想到此时会出现这么震撼的一幕。
  那跪在地上的可是域外魔头啊,传言中打死都不投降的魔头居然对着李前辈下跪,这真是千古一奇啊。
  “哼!既然来了,那就给这个小子说说,本帅是什么人吧!”
  李逸冷哼,见着水老那一脸通红的样子,他恨不得当场将他暴打一顿,心道这老家伙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没看到那个黑小子还一脸愤愤的看着自己么?
  “额……晚辈知错,晚辈知错……”水老汗颜,一阵擦汗,不过却不敢耽搁,当场就对着程封道:“程组长啊,老朽乃是富乐师大的傲天水,这位乃是我富越师大的太上供奉,李帅李仙君……”
  “仙君?”程封愕然,对于水老的后续之话都无视了,彻底愣在的当场,任他如何看都不相信眼前这名年轻人会是富越师大的太上供奉!因为他就没有听说过富越师大有仙君级的太上供奉,那最强之人也只是酒鬼章。
  水老皱眉,知道程封不信,当下又接着介绍道:“这个……太上供奉是最近才下界的,就连院长都不知道,所以你也不必奇怪,此时,供奉大人正是前来解决京都的魔患,所以你可不能无礼啊。”
  “完了……真的完了,连领主大人都完了……”
  这一刻,跪着的三个魔头是彻底心灰意冷了,心道自己等人好不容易才突破了新仙界的重重封锁来到俗世,本想大展拳脚血洗人族,谁知竟遇上了一个下界的仙君……这等运气恐怕也只有运气逆天的自己等人才能遇上了……
  “唉……可以本尊修道千年,还未来得及**就得命丧黄泉了……”
  影魔悲呼,话音落下,整个身子就消散了,不是逃走,而是自行解体,化为煞气,他实在不愿再当那待宰的羔羊。
  “哼!谁让你死的!”
  李逸冷哼,自是不会让他如此轻易的死去,当场就对着虚空连点两指,顿时,一个黑色的牢笼出现了,将影魔团团围住,连解体都办不到。
  “魔尊,我们错了,你就让我们去死吧……”狼魔和牛魔大嚎。
  此时,他们终于知道了,眼前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仙君,因为,自李逸出手的瞬间他们就感觉到了一股好似天威的魔煞之气,是无上帝尊才能有用的,是魔中魔,此人若非魔族就必然是杀了无数魔头的恶魔!
  “要死也得等会再说,没看到本帅正忙着么!”李逸冷哼,再次看向程封,道:“本帅先前问你,你可认清了自己的道,你说明白了,如今本帅再问你,若是上天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当如何?”
  程封楞神,还未重先前的震撼中惊醒过来,不过,听闻李逸的话,他却毫不犹豫的答道:“那还用说,自是在第一时间屠掉这些魔头!”
  “呵呵,既然如此,那本帅就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让你轻手屠魔!”
  李逸轻笑,大手一挥,程封那原本残破的肉身顿时就恢复如初,全身真元澎湃,不弱先前。同时,他又一指点向程封的元神,顿时让他神魂爆满,疲惫之色尽去。
  “这…...多谢仙君!”
  程封抱拳,激动的黑脸通红的回到了肉身内。此时,他终于确定,眼前之人定是来自新仙界的无上仙君,若不如此断,不可能如此轻松就让自己恢复。
  “杀!”
  程封怒喝,全身真元澎湃而出,双手化刀,毫不留情的向着三魔劈去,双眼通红。
  同一时间,原本带着笑意的李逸也突然冷了下来,指着程封,一脸冷色的对着三魔道:“给你们一个机会,若能战胜他,本帅就放你等离去!”
  闻言,原本跪着等死的三魔顿时露出了喜色,本想趁此解脱的他们突然来了精神,魔性大发,当场暴起发难,毫不犹豫的冲向程封,直接拼命。
  轰!
  这是一场惨烈的大战,那怕程封有用上古化神中期的修为,但独自对上三名元婴后期的魔头也依旧压力不小,交战数百招也没能拿下一魔。
  “死!群仙临凡!”
  程封怒吼,全身气势攀上了巅峰,黑发倒竖,杀气冲霄,一道又一道七彩神光自其身上扩散而出,直上天际,随后,他的身形淡化了,换之而来的是天幕之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头戴皇冠或持剑或握拳或捧书的白衣仙人,占满苍穹。
  “杀!三位一体!”
  一声怒吼,三魔也狂暴了,再次施展出三位一体的合体技,悍不畏死的冲向了天幕,欲屠群仙。
  “嘭!”
  一道又一道的黑色残月自三魔身上发出,如天刀一般杀出,割破苍穹。
  同一时间,那一道又一道的仙人也齐齐杀出,带着七彩神光,硬撼而下,爆发出耀眼的七彩神光。
  一瞬间,这片虚空沸腾了,一股庞大的能量暴风成型,如灭世之风一般吹拂,将大地都刮得沉陷了,露出百丈大坑,不过,有着李逸的控制,这股能量风暴却未能对周边的居民楼造成影响。
  “噗……”
  许久,当能量风暴渐渐熄灭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了,他全身染血,身子都崩碎大半,露着森森白骨,那狼狈的样子就如刚从地下爬出的丧尸,而此人正是施展了群仙临凡的的程封。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虚空也飞出两具血尸,全身血肉分离,只剩两具巨大的白骨还在滴血,此为三魔中的狼魔和牛魔二人,至于那影魔则是死在了能量风暴之中,化为了漫天煞气。
  “兄弟们,大哥终于给你们报仇了,你们看到了么,大哥给你们报仇了!”看着两具白骨,程封仰天咆哮,眼中流着血泪也浑然不知。
  见此一幕,李逸笑了,微微的拍了拍手,道:“呵呵,有些本事呢,出手够狠,行事也够果断,真是让本帅欣赏不已啊。不知,你是否愿意拜在本帅门下?”
  “这…..”程封收拾起心情,有些犹豫,道:“晚辈资质愚钝……”
  “本帅既然看得上你自然不怕你资质愚钝,本帅只问你愿不愿意!当然,若是成为本帅的弟子,你将来或许就得随本帅一起离开此地,你可愿意?”李逸沉,打断了程封的客套。
  “这……”程封犹豫了,不知如何回答。
  炎黄星,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是他的母亲!如今母亲有难,他又岂能轻易离去?但眼前之人乃是仙界中人,是仙君,地位崇高,修为莫测,若是跟他离去,自己将来的成就必然远胜现在。
  “呵呵,看来你依旧没有认清你的道呢。”李逸摇头,没有强求。
  他确实看重程封,因为对方的性格很和他的脾气,是个重情重义的好苗子,人品没得说,而且,以他看来,程封此时的年龄绝没过百,如此年龄就拥有化神中期的修为,其天赋也是极好,若能成为自己的弟子,自己也有面子不是。
  当然,李逸收徒的最主要原因乃是他看到了炎黄秘卫的强大,这个宗派的组织,竟拥有着任何宗派都难以企及的人力优势,成员无数!其中,天赋绝佳的更是不少。
  如今他是孤身一人,即便拥有大罗境的修为也依旧只算一介散修,根本不被其他仙君看重,以他看来,如今的自己就只是个爆发户,根本比不得那些家大业大的仙君,若是碰上,那肯定是很没面子的,所以才有了收徒之事儿。
  半响,程封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没有犹豫,斩钉切铁的道:“不,晚辈愿意拜前辈为师!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程封当场跪了下去,对李逸行了大礼。
  “起来吧,如此就算你是本座的记名弟子了,正式拜师还等为师忙完再说。”李逸笑着摆手,让程封起来,随后又道:“先前为师看你许久,心知你对你的部下感情深厚,所以约施小手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如此也就免了你的心中魔念,还望你不要辜负为师的期望,一心向道啊。”
  说着,李逸又再次挥了挥大手,顿时,十道银色的光芒便从他手中腾飞而出,遇风成人,化作了十道元婴。而其中之人,正是先前陨落的十名玄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