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你可认清了自己的道?

  第三十六章
  (4000字大章,重装上阵!)“塑像供奉?这确实让本帅心动,不过,这报酬是不是太大了?”李逸轻笑,不知可否。
  “不大不大……以前辈的修为、胸襟,受万民供奉朝拜亦是应当,还望前辈不要推辞,稍微出手,救我炎黄于水火啊……”水老连连作揖道。
  塑像供奉,这可真算不得小事,放眼整个炎黄,能够受万民朝拜的真是寥寥无几,古往今来也就只有几尊先贤大圣才有这种待遇,就算如今高居新仙界的仙尊都没有这个待遇!
  塑像供奉,这无疑是将李逸神化,受整个炎黄居民的焚香朝拜,可获无量信仰,修为大增。
  不过,李逸却不以为然,若真能被塑像供奉,恐怕会让新仙界的巨头恼怒吧,毕竟,他们才是炎黄星的正统,连他们都没有获得足够的信仰力来修炼,岂会让自己这个外来户一家独大。
  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去贪图这个“大饼”了,信仰之力虽好,但要有命去享受才行……虽然他已经达到了大罗之境,肉身无双,神魂逆天,但他也只能称为大罗境的巨头,若是碰上尊级强者,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谁知道这炎黄新仙界是否存在那种人物呢?
  “李……李前辈,您就救救炎黄子民吧……”
  水老祈求,他已经看出来了,李逸虽然对他的提议很心动,但却没有答应的意思,而知道道统之争的他也自是不敢再提,只能厚着脸皮祈求了,毕竟,在他看来,对方能毫不吝啬的送他一枚神果,若是求他解决这种“小事儿”或许也能成吧。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只虾米混入了人群,如今联邦政府如此重视自是能轻易解决,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看,那穿着便衣的秘卫不是已经抓住几个了么?”李逸微微摇头,这种小事儿还真轮不到他出手,当下就这指着下方让水老看,让其不用担心。
  果然,当水老顺着李逸的手指望去,顿时就愣住了。
  原本安静的马路突然热闹起来了,一群穿着黑衣的秘卫正剑拔弩张的围着三个“市民”,全身真元澎湃,杀气弥漫,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杀的架势。
  反观那三名被困的“市民”却十分惬意,丝毫没有惊慌,在其脸上还有这和煦的微笑,让人瞠目。
  “魔头,束手就擒吧,若尔等自动受俘,本座以玄卫10组组长的身份给你一个痛快,若是不然,定让你等生不如死,受万年烤魂之苦!”
  秘卫之中,一名身材魁梧,身高两米的黑塔巨人开口,声音洪亮似惊雷,振聋发聩,开口之时,更有着一道道音波自其口中扩散,震动虚空,让人神魂发颤。
  然而,一名化成市民模样的魔头却一脸轻笑,毫不为意:“呵,难道这就是老祖经常给我们讲起的魔音贯脑?据说这是人族修士中很是强悍的秘技啊,一声出,天下无音,可直接剿灭神魂,没想到竟会这般弱小。”
  “哼,既然你等冥顽不灵,那就只好让你等尝尝炎黄秘卫的待客之道了!”
  被人如此奚落,那身为选为10组组长的黑塔男子却无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声音更冷了。
  同一时间,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那困住三名魔头的十名玄卫队员也毫无意向的动手了,如十柄尖刀一般,瞬间杀入,彻底封死了三魔的退路。
  “速战速决!”
  黑塔队长一身冷喝,身形爆退,没加入战局,而是等到退出战圈数十米后才放开真元,将众人交战之地隔绝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保护圈,免让市民受伤。
  见此一幕,李逸微微点头,道:“此人的心思倒是不错,先前大吼一声,看似让魔头投降,实则是让周围的市民离开,待到目的达成便陡下杀手,毫不留情,有些了不得呢。”
  “这黑塔大汉是玄卫10组组长程封,是玄卫之中出了名的儒将,修为虽然不算高,但综合实力却很强,老朽自叹不如……”岁老点头。
  “修为不是很高么?”李逸摇头,这程封表面上的修为确实不高,勉强达到了炎黄修真界的合体期初期,也就是上古仙界的元婴后期巅峰的假神之境,但自其体内真元的浑厚程度而言,他的境界恐怕已经是合体后期,拥有上古化神中期的修为了!
  “嘎嘎嘎,想凭十个元婴后中期的废物就挡住本尊,也亏你们想得出来,都给本尊去死吧!”
  突然,一名魔头大笑了起来,全身黑气狂涌,当场褪去了伪装,化成了一尊身高十丈,头生双角,牛头人身,全身长着粗长黑毛的怪物,修为暴涨。
  随后,只见其一拳轰出,那名还与之纠缠的玄卫当场就被打爆,成了血雾,不是其一合之敌。
  “吼,这才痛快啊,遮遮掩掩的,真让我等太难受了,哈哈哈。”
  又一名魔头显出了真身,同样是身高十丈,全身长着浓密兽毛的怪物,不过,他却不是牛头人身,而是真正的一尊巨Lang,獠牙狰狰,泛着白光,一身毛皮更是一片银白,没有丝毫杂色。此时他也一口吞掉了一名玄卫,正张着血盆大口狂笑,煞气冲霄。
  “退!速结星辰大阵,引星力灌体!”
  一连被杀两名队友,黑塔程封也不能淡定了,脸色铁青,全身气息更是暴涨,双眼发红,似要发狂,不过,当其看到不远处那些正惊慌撤退的市民时,那双红了的眼眸却突然变得清明了。
  “呵,确实算个人物,本以为他会发狂出手,没想到他却能强行压住体内的怒火,让神智得以清明,不过,这三个魔物却不是善与之辈呢,虽然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但也不是十名元婴中期修士能够比拟的,他若不亲自出手,恐怕这剩下的八人也得交代在这里了。”
  李逸轻笑,道出了此时的状况,让得水老一阵失神,脸色发白。
  “还请前辈出手!”水老沉声,躬身长揖道。
  事到如今,恐怕也只有李逸这尊大神出手才能解决了,毕竟下面还有数千没有来得及撤退的市民,如此耽搁下去,恐怕整个玄卫都会被三尊魔物给屠掉了。
  然而,李逸闻言却依旧摇头,没有动手的意思,让水老勿急,很有好戏才开场的意思。
  “星力入体?星力真能入体么?瞬影杀!”
  突然,一声冷笑自虚空出来,飘荡无影,随后,原本撤退的八名玄卫顿时又有两名玄卫倒下了,身子被斩,成了两截,就连元婴都没能逃掉,当场化为流光,飞向了天际。
  “星力入体,结星辰大阵!”程封咬牙,震红了脖颈,真元澎湃,杀气冲霄,连其撑着的真元罩都开始不稳了。
  “呵呵,他现在应该认清自己的道了吧?”李逸摇头,看似无聊的转着那绕着黑光手指。
  “这……”
  对此,一旁的水老已经快要站不住了,不时的看向李逸,心中大急。
  “不急,一个影魔罢了,若他们真能结成星辰大阵,让星力得以贯穿下来,那影魔自会实力大减,显露出来。”李逸摇头,让水老勿急。
  可水老怎会不急呢,那名看之不见的魔物可是影魔啊,暗杀王者,同一境界,有几人能搞定他?就算星力灌体,这些玄卫也只有上古元婴后期的修为,对上影魔也依旧是死啊。
  不过,李逸既然这样说了,他再急也没有办法,只好耐着性子看了。
  果然,就在影魔杀了第三个玄卫时,剩下的五名玄卫终于成功的结成了星辰大阵,接引到了星力,一身修为已经暴涨到了元婴后期,气息大变。
  “哼,星力灌体如何,逼出本尊又如何,五名元婴修士还想围杀我们三尊大魔?真是可笑之极!”
  虚空之中,一名身高十丈,全身肉缭绕着黑雾,让人难以看清真容的魔头冷哼。
  此魔正是刺杀了三名玄卫的影魔,身体虚无,如梦似幻,根本无法琢磨,是天生的暗杀之神,论起本体,乃是一团诞生了灵智的煞气形成,若不是受到星力克制,众人根本看不到他!
  “杀!”
  剩下的五名玄卫咆哮,身处星辰大阵中,他们受到的增幅极大,可在短时间能对决半步化神,此时爆发出的战力乃是先前的十数倍。
  反观那三尊魔头,虽然也受到星力的消弱,但因为他们自身魔体的强大,此时对上五名玄卫依旧占据上风,一脸轻松。
  “嗷!速战速决,再不突围,那该死的化神修士就能腾出手了,到时我们想走也走不了!”
  十几息之后,久攻不下的狼魔怒了,全身狼毛倒竖,双眼血红,气息顿时狂暴起来,战力大增,只是一掌就将一名玄卫震退,让其吐血。
  “那就速战速决吧!”
  牛魔和影魔二人点头,原本还以为能轻松拿下对方,没想到被这星辰大阵所限,竟不能得手了,当下也实力全开,招招死手。
  “撑住,撑住!还有十息,还有十息我就能出手了!”程封亦是大吼。
  此时,外围的市民依旧撤离得差不多了,但还有极少数市民在撤退,他还不能撤去真元罩。
  “撑住?无人能够撑住!”
  然而,影魔的话音却让程封的幻想破灭了,只见,三魔同时出手,三位一体的施展出了绝杀,无数银色残月袭空,瞬就将五名玄卫灭杀一空,无一生还。
  “现在轮到你了,哈哈哈哈。”
  一击得手,三名魔头却没有急着离开,毫无疑问,此时要是能将程封这尊化神吞掉,他们的修为必然大涨。
  “不自量力,本尊就屠尔等!”程封也怒了,当下就撤了真元罩,准备死战。
  “晚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的瞬间,他的耳边去响起了影魔的声音,随后,他听到了自己心脏喷血的声音……
  “我不甘啊!”程封大喝,元神离体,欲要逃脱,可刚刚出窍就被狼魔一抓抓出,捏在了手中。
  “呵呵,大块头,你的实力其实很不错的,若一开始就对我等动手,或许还真能将我们杀死,但,你万不该撑起真元罩啊,难道你以为你消耗了一部分真元后还是我等的对手?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你,是你那些猪一般的队友太不给力。”狼魔冷笑。
  “和他废话什么,他可是化神中期的强者呢,若是被我等吞掉我等三人的修为必然大涨,就算突破化神也不无可能,到时整个俗世还有谁是我们三人的对手?”牛魔催促,有些不耐烦了。
  “没错,他可是仙丹,不要和他废话了!先前那些元婴中期的笨蛋,修为实在太低,本尊都没有吞噬的**。”影魔点头,同牛魔一样,全都看向了狼魔,意思不言而喻。
  “哈哈哈,好,现在我就将他分成三段,我们仨一人一段,等吞完了再将此地血洗一边,算作劳动补偿了。”狼魔大笑,看也不看程封的黑脸,直接一爪划去,要将他分尸了。
  “难道我程封就这样死了?死在三个小魔的手中?哈哈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啊,哈哈哈。”
  程封大笑,任他如何算计都没算到自己会死在这里,死在比他还弱的敌人手中,而且,到了最后也没能保住什么。
  队友,死了……拼死保护的市民也即将要死…….
  “此时,”
  突然,就在程封彻底绝望的时候,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了他的耳边。
  “是啊,若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可能保护别人呢……我认清了,却也晚了……”程封喃喃,没有了神采。
  不过,当其话音落下,他却愣住了,这耳边传来的声音明显不是三只魔头的声音,那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
  举目望去,程封顿时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