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吞魂 巨婴 大魔

  第三十二章(一章,勿等......)人族八帝的烙印消失了,血祖老魔的不死残魂也泯灭了,李逸的识海终于得到了安宁,只是,那被血色侵染的部分依旧血红,与那无尽的金色交织在一起,将整个识海划成了阴阳图。其中,血红代表至邪,金黄彰显至圣,神圣与邪恶相辉映,既矛盾又统一,看似没有丝毫不对。
  “以前倒是没有想到这识海之中竟有古之大帝的烙印,如今烙印消失,今后也就没有保命符了,看来是得修炼了…….”
  李逸无奈摇头,本为那魔道秘典而来,却没想到惹出了,差点身死,到了最后,竟又引出八帝烙印,这稀奇之事儿当属今天最多了。
  不过,既然八帝的烙印消失了,那叹气也无用,原本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那等的保命符,如今失去也倒没有太多感叹。
  沉思片刻,李逸终是拿定了主意,此时魔帝被灭,整座通天魔山也就只剩那些不死的魔尸了,但即便如此,想要下山,恐怕其难度比上山更大,毕竟自己的‘暴力’上山已经惊醒了太多强者,此番躲在这血祖的果园还可暂时无恙,但长久之后,待血祖的帝威彻底消失之时,恐怕就有渡劫期的魔尸冲杀而来,此时唯有快速闭关,将魔帝的残魂吞灭,以壮己身!
  没有多余的想法,李逸就地而坐,快速入定,开始融合识海中那属于魔帝的神魂碎片。
  神魂,此为识海诞生的产物,识海是神魂的基石。
  血祖老魔的那缕残魂已经被磨灭了,意识消散,但那些残魂的碎片却化作了识海之水,融入了李逸的识海之中,此时,他识海中的血红之水便是血祖老魔的残魂之屑。
  “坑啊,这帝级的神魂就是恐怖,也不知刚才被抹掉了多少残魂,如今剩余残魂碎片化作的识海就与我的识海持平了,这真是…….”
  看着那好似阴阳图案的识海,李逸不由得又恼又喜,这喜的自然是自己的识海增大了一倍,而恼的这是这诡异的平衡。
  “这血色的识海已经没有意识了,有的只剩能量,可它却有邪性,若是让放任不管,恐怕早晚会生出强大至极的心魔……”
  心魔,既来自虚无之界,又诞生于识海之中,万物皆有两面,神圣之中亦有黑暗,而黑暗便是心魔的温床,是它们的诞生之地,看着这占据自己识海二分之一的邪性识海,李逸终是不能淡定了,哪怕自己的神性识海能暂时还能与之对抗。
  只是,要如何打破这种平衡呢?
  “太极……太极…..太极分两仪,两仪分四象,四象生八卦……”李逸皱眉,“难道要将其衍生出去?可这是识海,岂能衍生世界?”
  “不对,太极之前还有无极!混沌生无极,无极演太极!既然不能衍生,就让它归一,化作最先的混沌!”
  “天地分阴阳,阴阳相对、相生、相克;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即是阳,阳即是阴;阴极生阳,阳极生阴。天地本为混沌,容阴纳阳,光暗相容,实为浑沌,无物无相!可要如何让阴阳相生相容?”
  李逸茫然了,那传说中的混沌他看过,更曾崩碎虚空,亲手触摸过混沌之前,但要如何衍生混沌呢?
  “极阴生阳,极阳生阴,如此,至邪自然生有神圣,至圣也生至邪,如今我这识海说其是太极图,却不够完善,虽然彼此平衡却不是相生相克之理,只是相克罢了,欲让其融为一体,共演混沌,自然少不得阴中之阳,阳中之阴!”
  许久,在仔细观看了自己的识海之后,李逸终于醒悟了,那状似太极图的识海并非真的平衡了,而是不断抗争形成,与真正的太极图相比,它还少了两条阴阳鱼!
  没有迟疑,李逸开始了推演,欲在至邪之中衍生至圣,于至圣中衍生至邪,而后邪圣相容,共衍太极。
  时间匆匆,转眼就是一周过去了。
  果园之中,那盘腿不动的李逸依旧枯坐着,没有丝毫动静。在其身上,时而有血红的至邪之气弥漫,时而又有至圣的金黄气息沸腾,身形之后还有阴阳太极不时隐现。
  最终,当时间再次过去一周后,李逸身后的太极图光影终于凝实了,在其身上再也没了神圣的气息,也无至邪的气息,晃眼看去就如一名凡人在枯坐。
  同时,当那血红与金黄所组成的太极图彻底凝实的刹那,那闭目枯坐的李逸也终于睁开了眼睛。霎时,一束血芒和一束金芒顿时自他眼中冲出,直上云霄,将通天魔山之上那无尽的魔云都震散了,风卷云舒。
  不过,这还没完。
  当其眼中的两道金芒散去,在其身后的太极图形也随之消失,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磅礴得让通天魔山都在轻颤的威压突然自其身上传出,惹得魔啸滔天。
  “还行,这一缕帝味算是大成了,如此,也就怕不魔尸前来了。”
  李逸点头轻笑,这半个月来,他终于将识海搞定了,达到了真正的平衡,至此再无任何顾虑,更不怕心魔滋生,同时,更将血祖残魂中的一缕帝威给提取了出来,融入了自己的神魂之中,此番放出神魂,竟有着一缕古之大帝的威压,实是震撼。
  不过,若论修为,此番闭关却未增长多少……
  识海是神识之基础,是天赋的表现,可它也只是天赋的表现形式而已,并不代表修为……
  “既然识海扩大了一倍,我的神魂理应有所增长吧,即便消失的记忆不能修复,但神魂的强度必然有所提升,如今趁着这块宝地还有宝,正是凝练神魂,重聚元婴的的大好时机!”
  看了一眼身旁那些枯树上的果实,李逸的眼睛顿时亮了,想到自己崩碎的元婴,心中顿时大喜,当下便再次开始了修炼。
  毫无疑问,这些果树定是上古神木,人元神树!据说,其果清香,状若人婴,虽比不得奇珍人参果,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神果,是以修士血脉、修为为养料而诞生的。
  如今,这通天神山已经彻底变成了通天魔山,人元神树枯死,但其上结出的人元果却未腐,只是原本的清香之气已经不在,有的只是阵阵血腥,显然是被魔气影响,人元异变成了魔元,无上神果亦成了魔果。
  当然,这种充满至邪气息的魔果,自是不能让人族修士吞服的,一旦服用,必然心魔入体,狂性大发,化身成魔,最终身死道消。
  不过,它却是魔族修士的最爱,一旦无用便可增加数百上千年的道行,堪称逆天,若不如此,血祖老魔也不会盘踞在此了,而李逸急着闭关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片魔元果!
  一周后……
  通天魔山再次沸腾了,无数魔尸长啸,阴魂阵阵冲霄,整座魔山都笼罩这一层不详,那激荡的魔气在空中凝出了各种鬼脸,骷髅的、狰狞的应有尽有,此外,更有鬼脸咆哮,冲撞,好似癫狂,让山中杀阵都发出了轻响,寒意滔天。
  魔山脚下,一名穿着保安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佝偻着身子,全身打颤,哪怕只是站在离山较远的隧洞口,也依旧忍不住倒退,而此人,正是富越师大的传奇保安,水老。
  “那尊杀神已经进去三周了,难道死在里面了?但这滔天的魔气又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他死前招惹了里面的魔尸,如今魔尸要出来了?”
  水老声音发寒,全身都在打颤,根本挡不住魔气的吹拂,而那阵阵魔啸更是让他全身发凉,忍不住倒退。
  若不是李逸太久没有消息,而李嫣等人又天天找他麻烦,他是怎么也不会来此的。
  不过,此时见到这骇人的一幕,他却不由得松了口气,至少,那来历不明的杀神是绝无可能出来了,整个富乐也算得到安宁了。同时,那李家、吴家的两位大小姐也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
  “呼……老朽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如今你死在山上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归不得老朽啊……”
  水老感叹一声,当再次看了一眼那魔气滔天的通天神山后,终于迈开步子,转身离开。
  只是,还未等他踏出几步,那通天神山上便传出一声巨响,震得隧道都为之剧晃。
  “怎么回事儿,难道真有出世!”
  水老惊骇欲绝,老脸惨白的爆退数丈,待到响声消失、魔魂失声之后,他才慢慢的走了出去,举目眺望,而后,失声惊呼,道:“这……这是……出世啊!”
  只见,通天神山之巅,一个足有数十丈高的耸立,双目紧闭,唯有一张大嘴还在不停吞吐。在其吸纳之间,竟让整座魔山都为之轻颤,无尽魔气席卷,几番吞吐便让魔山上的魔气稀疏了几分,同时,就连原本咆哮的魔魂,都在他的吸纳中尽数毁灭,成了他的口中餐。
  此外,那些原本狰狞着,想要杀上山去的魔尸更是纷纷跳出,疯狂的轰击这护山杀阵,欲要外逃。只是,仙王级的杀阵犀利,想要外逃的魔尸也只是不断崩碎,成了魔魂,最终被那吞噬。
  “大……出世了,这真是出世了,我……我必须马上告诉院长,让他赶紧固阵法。水老惊骇欲绝,当下再也呆不下去了,当场化作一缕清风,消失无踪。
  而与此同时,那枯坐在通天神山之上的李逸却再度睁开了眼睛,满脸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