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帝魂殇 八帝齐杀

  第三十一章(满满的送上那些你不懂的内幕......)帝魂!
  李逸惊怒,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太过被动了,任他如何防备竟未察觉这血发男子竟是一缕神魂所化,不然也不至于让他如此轻易就得手,至少自己可以施展幽冥黑焰护身,想那一缕残魂也奈何不得自己。
  然而,此时却晚了……
  “老鬼,尼玛到底想干嘛,有话好说,有事儿好商量啊,别介啊……”
  感受着识海的不断缩小,李逸无语了,怒吼、大骂依然阻挡不了对方的疯狂了,不如好言相劝,等他放松警惕的刹那再陡下杀手,一举驱除对方。
  “哈哈哈,人族小鬼,你的心思本帝还不知知晓么?你是想调动那所谓的幽冥黑焰来对付本帝吧?那东西确实是神魂的克星,但它此时却安静着,只要你不调动,它是不可能攻击本帝的,想要哄骗本帝,你还嫩了点!哈哈哈哈,你就等着魂飞魄散吧。”血祖大笑,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吞噬。
  此时李逸明白了,这自称血祖的老鬼原来就是那让炎黄古仙界崩毁之人。
  相传,这炎黄古星的便是魔帝血祖孕育的,是存在于他体内世界中的一界,后因为人族至尊反叛,他在云游途中就身殒了,想来这座通天神山便是他的陨落之地,而神山之崩极也有可能是他一手造成。
  面对一缕帝魂,李逸沉默了,且不说他此时的神魂受创严重,哪怕是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挡得了分毫,此番遇上,怕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他失去了部分记忆,但他却记得魔域之时,那修罗王尊的尊级投影便是被一名魔帝给一指按死的,魔帝之威,足以傲视诸天,无敌环宇,一缕帝魂都要怎么也要强过金仙,他小小的元婴修,怎可是其敌手。
  “怎么,小鬼不嚎了?你不嚎,本帝可真太无聊啊,在此无尽岁月,这可是唯一一次遇到活人啊,你就多嚎两句,让本帝欢乐欢乐吧。”
  突然,血祖的声音又在李逸的识海中响起了,极其嚣张,同时,原本不断缩小的识海也稳住了,想来是血祖停手,不愿如此结束他的生命。
  “哼,让你乐乐,那谁来让本帅乐乐?你不是要抢占我的身体么?还不动手,等死啊!”
  李逸愤然,这混蛋居然还拿自己寻开心,这不是蹬鼻子上脸么。
  “哈哈哈,有意思,你小子有意思,本帝看你顺眼!”血祖大笑,也没再去为难李逸,沉声道:“作为强者,本帝也不屑惨虐你,如今就吞了你的识海,占了你的神魂,让你成为本帝的一部分吧。”
  “噗……”
  闻言,李逸被气得血气**,当场就是一口精血喷出,脸色一片惨然,心中那个后悔啊,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了,心道:你丫的就怎么那么不知好歹呢,人家要你嚎你就嚎呗,好死不如赖活着,万一能夺得一线生机那不就发达了,现在可好了,人家都下杀手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然而,就在李逸悔不当初,闭目等死的时候,识海之中却突然传来血祖的惨叫,凄厉之极。
  “啊……该死的人族小鬼,你居然敢暗算你家血爷,本帝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啊……”
  闻言,李逸顿时睁开了眼睛,心中大喜,当下忍不住尝试着放出神识,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原本被血祖困住的神识依然退困,可自由运转了。
  忍住心中的喜悦,李逸终是放出了神识,开始内视,想要看看自己的识海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能让血祖都顾不上自己了,这事儿可是非常的严重啊,或许,自己的识海有道逆天的护身符,也可能是一柄要命的刀,若不弄清,恐怕自己真会寝食难安。
  识海,乃是修士的神魂命源,识海越大,修士的神魂就越强,天赋越盛,若识海被吞,或者识海崩溃,那神魂自会无根自毁,神灭身死。
  金色,这是李逸识海的颜色,原本金涛碧波无穷尽的识海此时却发生着巨变,入眼皆红血,原本的金色识海已然大半被染成了血色,放眼望去,几乎无边。
  此时,识海的尽头,一身血衣的血祖正仰天怒吼,他四肢张开,血发披散,成大字而立,身子更在扭动,好似被人以无形的枷锁困住,挣脱不得。
  在其对面,在那金色的识海之上,正有一名身穿九龙黄袍,手持金色长剑的威严男子站立,对他的挣扎视若无睹。
  “轩辕氏,你以为仅凭你一人之力就能困住本帝么?本帝可是正牌的一缕帝魂,你不过是一道印记罢了,就算能困住本帝一时,也困不住本帝一世,待你消耗殆尽,本帝依然会将他的血海吞噬,到时,本帝就会重生,尔等卑劣一族将被本帝灭杀殆尽!”
  隐约间,李逸听到了血祖的咆哮,心中惊骇无比,原来自己的识海之中竟有着上古大帝轩辕黄帝的印记,此乃天赐的保命符啊。
  不过,想起那血祖所言,李逸又极度郁闷,即便轩辕黄帝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仅凭一缕印记就将血祖的残魂灭到,相反,血祖倒可拼死耗掉轩辕黄帝的印记,最终会将自己吞噬。
  “怎么办……坐以待毙么?”李逸大急,他想要冲上前去掐死血祖,可却不敢上前,因为这是帝战,不到帝境去了也是白搭,随便漏出一股风就能将他吹灭,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血祖脱困,将自己吞噬,他却看之不过,一时间,心中无限矛盾。
  “是么?若是一个轩辕干不过你,那加上我神农又如何?”
  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金色识海之上涌起阵阵Lang淘,一名穿着兽皮,披着长发,体格格外健壮的魁梧男子踏Lang而来,在其头顶之上还有一尊大鼎沉浮,黑焰滔天。
  “神农鼎!这是神农大帝的烙印么?!”李逸惊呼,一脸的不信,任他做梦都没想过自己竟会同时遇上两位传奇大帝,哪怕这只是烙印,但也足够让他自豪的了。
  然而,这还未完!
  “不知我伏羲有没有资格来此一战呢!”
  “我盘古也愿与你一决高下!”
  “本尊女娲也想动动筋骨!”
  “我太昊愿来一战!”
  “我少昊也想一战!”
  “我颛顼只为一战!”
  一时间,金色的识海沸腾了,一尊尊远古大神齐至,十件上古神器竟然出现八件,转眼就将血祖给团团围住,杀意滔天!
  “这……三皇五帝都来了?我的识海竟有如此恐怖的保命符?这真的不是梦?”
  李逸彻底石化了,若说当他看到黄帝之时是惊骇,那看到神农就是惊恐,而看到伏羲则是惊惧,再到后来,当看到一尊尊远古大神不断走出的场景后,他却彻底麻木了,根本不信这是真的。
  要知道,这都是远古大神的烙印啊,非亲非故,他们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烙印?
  “哈哈哈,好,好,好啊,人族大帝,一连就是八位,真是看得起我血祖啊,不过,仅凭八道烙印就像磨灭本帝,那也是妄想,今日本帝就与你等一决高下!”
  血帝怒吼,血发冲天,一张老脸已是铁青,虽然他口中不承认,但真要面对八位顶级大帝留下的烙印攻杀,以他此时的状态是绝无生还之望,因为,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这八位大帝中任何一人的敌手,以他一缕残魂的威能,能勉强挡住五道烙印的攻杀就不错了。
  “多说无益,死吧!”
  盘古冷漠,万丈神躯如撑天神柱,手持一柄开天斧率先劈下,欲要将血祖分尸。
  “我来助你!”
  神农亦同时出手,头顶神农鼎激荡而出,无尽黑炎席卷,借着盘古斧的威势,化作一头天龙,直取血祖。
  “一齐出手,直接灭之!”
  女娲颔首,完全没有女子的柔弱,玉手轻扬间,一块女娲石当场破空,闪烁着七彩神芒,狠狠的撞向了血祖的头颅。
  同时,伏羲、太昊、少昊、颛顼四人也齐齐出手,伏羲琴、东皇钟、昊天塔、量天尺齐齐打出,同杀血祖。
  “混蛋,混蛋!你们这群不讲道义的卑劣人族,你们这群天杀的混蛋,本帝死也不会放过尔等!”
  血祖绝望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爆,浑身血光大盛,竟挡住了八位大帝的联手一击。
  此刻,他是不准备逃生了,虽然他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难逃,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八位人族大帝竟如此不讲道义,什么都不说就动手群殴了,而且还是下死手!这还是大帝能够做出来的事儿?如今,哪怕是死,他也要拉着这几个人族混蛋一同去死!
  “天主道友快退!”
  突然,黄帝的声音在李逸的耳畔响起,让他的心脏不由得再次猛抽起来,虽然他完全不明白这‘天主道友’是怎么回事,但,能有幸得到古之大帝的庇佑,他却倍感自豪了,至少,这事而恐怕就算是那些仙界大能也从未有过吧。
  不过,还未来得及仔细体会话中的意思,那血帝的身躯就爆发出了一股无与伦比,威压整片识海的强大波动,艳红的,冷清的,好似一颗即将爆炸的恒星。
  “尼玛,你要死就死别拉着本帅一起死啊。”
  李逸咬牙咒骂,转身就逃,他是看出来了,那血祖是要自爆啊,不过,让他无奈的是,自己能往哪里跑呢?整个识海都是自己的,要真让血祖自爆,这片识海必然荡然无存,而失去识海的自己必然神死道消,这是无解的死局啊。
  “哈哈哈哈,一起死吧,人族小鬼,本帝即便不能将你吞噬,但也能拉着你一起去死,你就在本帝的魔威下颤抖吧,本帝倒要看看,若你死去,那八个混蛋将会露出何等不甘的表情,哈哈哈。”
  血祖疯狂大笑,面对人族八大位大帝的轰杀,他是彻底没了机会,但,若是自爆却可以将李逸这个宿主给炸死,也算报了今日的一箭之仇。
  只是,还未等他来得及高兴,那头顶大鼎的神农却突兀的杀了过来,神鼎倒扣,直接盖在了他的头上,仿佛给他带了一个安全帽。
  而后,东皇钟、伏羲琴、昊天塔也齐齐镇压而下,将他封了个严实。
  当然,这还没完!
  女娲女帝也出手了,女娲石沉浮,垂下玄黄母气,加固封印;黄帝持剑而立,斩杀溢出残魂;盘古顶天立地,以斧立劈。
  “你们这群天杀的混蛋,本帝死也不会放过尔等啊!”
  封印之中,传出了血祖的无尽怒吼,而后,那轮璀璨的艳红恒星炸开了,封印崩,怒音失,没有预想中的毁灭之景,有的只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同时,先前出手的人族八帝也彻底消失了,好似从未出现,唯一能证明先前确实有过帝战的,唯有那被血色染红的金色识海,以及金色识海内漂浮着的八道微光。
  “这是…….死了?那血祖老鬼真的死了?那突然出现的八道人族大帝的烙印也消散了?我活下来了?”
  识海尽头,李逸一脸愕然的站着,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片平静的识海,心中尽是死后余生的喜悦,不过,想到那八道人族大帝的烙印也因此消失,他却高兴不起来了。
  “八道人族大帝的烙印啊,那是八道保命符啊,现在一次就用完了,以后的日子难过啊。”
  李逸无限感叹,当神识回归后,他整个人都脱力了,极度郁闷,不过,让他约微欣慰的是,在自己的神魂中,那一直残留至今,改变他命运的金色碎片也消失,整个神魂终于恢复了正常,虽不完整,但总归能算作人了。
  只是,相比于那消失的八道大帝烙印,他更希望不要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