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进魔山 遇魔

  第三十章(今天的一更送上了........)通天神山,此为远古先民对这座黑山的认知,认为这座高不知几许的神山便是通往仙界的天梯,而古往今来亦不知多少人踏过此山,荣登仙界。
  只是,如今的通天神山已经崩塌,不复以前的神妙,山体都被魔气侵染成了黑色,冷冷得,格外阴森。
  李逸盘坐在洞口,闭目入定,没有破阵,亦没有动作,心中通明无瑕,没有半分念想,好似纯粹的感悟一般。
  如此这般,李逸便在魔山下静坐了一天。
  第二日,当外界的红日升到头顶的时候,那一片漆黑的魔山终于有了变化,原本哀嚎不断的魔魂消失了,漆黑一片的空间传出一缕幽光,一片七彩祥云出现在了黑山之巅,虽然不浓重,但在它的映照下,那漆黑的魔山终于露出了些许,露出了一片早已枯瘦的果园,枯藤之上,还有晶莹的异果闪烁,精气未失。
  “时机已到,可以上山了!”
  此时,静坐的李逸也终于睁开了双眼,等待多时,为的就是要看清这山上到底有着何物,此时虽未尽知,但那夺七彩祥云却已充当了路标,若无意外,此山去得!
  当下,李逸站起了身来,面色凝重的迈步而出,几个闪烁便进入了黑山之中,消失不见。
  入眼,这是个黑色的世界,山体是黑色的,山上的枯木亦是黑色的,眼之所及皆是一片黑色。
  当踏上那冰冷的,往外冒着黑气的山梯时,李逸的神色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刚一落地的瞬间,整个山体都仿佛活了,黑土之中竟传出了有人吸气的沉重闷响,同时,自己的身子好似被无数大山镇压一般,想要迈步都难。
  “这是……”
  李逸骇然,眉心生出一颗金色的竖眼,急忙向着四周望去,可黑山寂静,除去杀阵符篆还在闪烁外,在无任何蹊跷,不过,当他看向地面的刹那,他却人忍不住汗毛倒竖起来。
  “嘎嘎…..”
  一个身子都腐朽得露出半边白骨,落魄得只剩半颗头颅的腐尸正匍匐在他脚下,此时,一双血肉模糊,带着骨渣与蛆虫的大手正紧紧的抱着他的双腿,并‘吧嗒’着只剩骨头的嘴巴怪笑,一双没有眼珠的鬼眼正看这李逸闪着妖异的红光。
  “超!死开!”李逸大叫,一脚将那魔尸踹开,心跳如擂鼓。
  “也不知有多少人来过这里,居然刚进来就遇上这种邪物,还好是个喽Up,要是遇上大个的,那就悲剧了……”
  李逸汗颜,想他如今的修为仅凭肉身是完全可以无视这里的杀阵与魔尸的,但要是真碰上那种还保留着身前部分神通的魔尸,那将注定悲剧。
  所谓魔尸,正是通天神山崩碎之后,那些登山求仙的修士死后被魔气侵染而形成的一种至邪之物。
  原本魔气、灵气、神元都有滋生灵体的功效,若是自行诞生神智,那便是传说中的魔灵、元灵、神灵,但这三种灵体即便诞生也没有多少战力,因为没有肉身,它们只能沦为所有修士提升修为的大补之物。
  不过,若是修士死后被魔气侵染,那诞生出来的便是拥有肉身邪灵,或许战力不及修士死前厉害,但它们所拥有的真元却不是生前的真元,而是可污神魂的魔元,修士一旦被这魔元沾上,先是腐朽肉身,再是神魂逐灭,百死无生!
  睁着竖眼,李逸小心的前行着,有了先前的前车之鉴,他再也不敢无视这座黑山了,哪怕他不惧魔气入体,但他却不想同山中的邪物过分亲近。
  最终,在历经一个多时辰的攀爬之后,李逸终于来到了那先前所见的果园,心情一阵大好。
  途中,他虽然小心,更是有着神秘的金色竖眼相助,但也依旧遇到了不少麻烦,就在先前,一头拥有合体期修为的魔尸便突然杀出,率着一群元婴期的魔尸疯狂攻杀他,逼得他不得不四处逃窜,直到进入了这片果园后,才使得那合体期的魔尸才咆哮退去。
  “呼……好险啊,那魔尸不但肉身厉害,堪比渡劫,就连神魂都是合体初期,这要在真的硬拼哥怕是抗不住吧……”
  回想起先前被魔尸追杀的一幕,李逸不由得一阵后怕,那大家伙身前竟是至强的剑修一脉,即便死后都有着操作神剑的能力,战力超强,若不是自己肉身无双,再加之跑得够快,恐怕真会被群殴至残。
  不过,让李逸想不通的是,为啥那些魔尸没有追进果园呢?难道……
  一时间李逸愣住了,背脊不由自主的发凉,额上冷汗直冒,整个身子都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不会吧……”李逸脖子僵硬的扭过头去,十分缓慢的向着身后望去,眼睛顿时睁大了,当场爆退数步。
  “嘎嘎,小友可是第一个闯到这里来的贵客呢,本帝在此孤独无数载,终于遇上了一个活人,真是可喜可贺啊。”
  只见,果园深处,竟有一个穿着血红长袍,留有一头血法的魁梧男子走出,此时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双眼通红。
  当然,若只是凭空多出一个人来,李逸自是不会如此惊骇,毕竟,这一路上来他已经遇过了数百魔尸,哪会如此惧怕。
  只是,这突然出现的血发男子却与先前的魔尸不同,身上所散发出的魔气竟比之先前那个合体期的魔尸强悍不知多少倍,而对方的一举一动更是自然无比,丝毫不像那些被魔气侵染的邪物那般动作僵硬。
  自身拥有强烈得超过魔王强者的魔气,身处魔山却不被魔气侵染,更是让万邪避退,如此存在,除了魔界魔皇外,恐怕就只有这座魔山的主人才有这个本事吧。
  而在李逸看来,前者的可能性明显大于后者,毕竟这座魔山的前身可是人族通往仙界的神山啊,怎么可能是魔族之物。
  念及此,李逸无语了,千算万算,竟没算到这最**oss竟会藏身在这片果园之中,若是早知如此,自己远远的观看魔诀不就好了……
  李逸后悔,悔不当初,后悔得都快死了,但,若是他不想办法,恐怕下一刻就真的活不成了,那红发男子虽然在笑,但那双眸子中却透着强烈的嗜血,直看得他浑身冰凉。
  “前辈是何人,我是魔域梵家撼天魔王的亲信,此番下界考察,没想到竟能遇上前辈,这真是晚辈的福气啊。”
  定了定神,李逸顿时一脸献媚的讨起好来,心中更是庆幸,这笨脑子终于开窍了,原本是些无关紧要的记忆,没想到却成了救命的稻草,这次应该没问题吧。
  确实,魔界梵家也算得上名门,若是谈起,众魔自是无魔不知,若对方是真是魔域之人,理应不会为难于他。
  然而,这事情却没李逸想的那般简单。
  “魔域?哪个魔域?梵家又是哪家?我浩瀚魔星只有苍、幽、冥、血四家,若论魔皇倒是有个姓梵的家伙,可他早已判出我界,不知去向,至于什么撼天魔王,本帝倒是从未听过,你告诉本帝这些,是想作甚?”
  血发男子轻笑,手中捏着一颗刚刚摘下的异果,一步步的向着李逸走来,满眼的玩味。
  “这……”
  李逸头大了,这混蛋竟然不是出自魔域的魔头,听其的意思,好像倒是和梵家有些仇隙,自己说出这番话不正是主动伸着脖子去挨刀么。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继续说谎了,当下解释道:“前辈有所不知,这撼天魔王可是浩瀚魔星中的一个传奇啊,不但无父无母,更是无师自通,如今修行不过万年便到了魔王境巅峰,成了一方雄主,而小子正是仰慕撼天魔王才投入他的门下,如今自毁丹田,为的就是要习得无上魔功!而此番下界考察,也正是撼天魔王的意思,小子实是无意闯入前辈领地啊。”
  “哦?如此看来你倒是对我魔族忠诚,不过,自毁丹田可不能习得无上魔功的,若你真的想要修成魔功,本帝这里倒是有个法子,不知你愿不愿意。”
  血发男子微微点头,那双血眼隐隐的闪着微光,凭其修为自是一眼就看穿了李逸的身体,知道他所言不假,丹田确实被废了,不但如此,就连一些经脉都受损严重,所以没有露出异色。不过,他却不知那梵家为何,更不知撼天魔王为何。
  “能得前辈指点,实乃小子三生之幸,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李逸抱拳躬身,一脸的虔诚,只是心中却忐忑不已,也不知自己骗过这老混蛋没,若是被他看出端倪,自己恐怕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毫无疑问,眼前这混蛋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就连他的神眼都看不透,要知道他眉心的神眼可是识海中的一缕金色烙印凝成的,是可破世界一切虚妄的神眼!
  “哈哈,小辈果真懂礼,那本帝就不宁赐教了,你可一定要受住了,事成之后,本帝保你有个大好前程,就算是纵横诸天也是不难啊。”
  闻言,血发男子顿时大笑了起来,而后,还不等李逸反应,他便化作一股血色洪流,瞬间涌进了李逸的识海,开了疯狂吞噬,好似一群来自地狱的恶鬼,欲将李逸的识海尽数吞之。
  “草泥马,居然阴老子,你个挨天刀的混蛋!”
  李逸仰天怒骂,头痛欲裂,想要阻挡,却无法抵挡,脑海之中唯有那血发男子的仰天大笑激荡,欢乐的让他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