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通天魔山

  第二十九章(大章,补上昨天滴,遍地打滚求推荐、鲜花!)富越师大的校门之上,一张‘喜迎百联,奋勇夺冠’的横幅飞扬,校园之中,尽是火热集训的个班队伍,忙碌,充斥着整个校园。
  百联大赛,此为整个炎黄星的一大盛事,是炎黄百所名校联名开办的竞技比赛,是为炎黄秘卫选拔顶尖人才的大赛,虽不限制其他学院报名,但,主要参赛队伍却是炎黄的百所名校。
  同时,身为百联大赛的创办者,炎黄百所名校更是拥有直接向上推荐特优生的权利,但凡受到学院推荐的学子都可直接进入炎黄秘卫,无需考核。
  富越师大,这蜗居在清平县的老牌名校自是不能错过这即将拉开的百联大赛,望着还有半个月就要到来的百联大赛,全校师生都陷入火热的赛前预热中,整个校园热火朝天,操场上、广场上、走道上、教室里,那些不断练习的莘莘学子随处可见。
  而此时,李逸来此也已经有两周了。
  懒懒的躺在靠椅上,微眯着眼睛,仰望着蔚蓝的天幕,李逸一阵失神。
  “转眼间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快一个月了,虽然忘记了自我,但如今的生活真让人不舍呢。”
  喃喃自语间李逸想到吴秀和李嫣二人,随着半个月的相处,他似乎也对这两个女人产生了情愫,不过,这只是淡淡的,若真论其关系,他倒觉得朋友居多。
  如今,吴大小姐已然正式入住了,三人同吃同住同上班,虽然有些吵闹,有些受气,但这种感觉却让他感到温暖,那是一种家人的温暖,没有修行界的厮杀、抢夺、欺诈,让人心安。
  只是,虽然过着如此幸福的生活,他的脑海中却时常出现到别的女子,睡眠中,那朦胧的,痛哭的女子总是让他心痛,每每醒来,都会发现枕巾微湿。
  “那人是谁,为何当她哭泣的时候我会有心碎的感觉,我又是谁?来自哪里,将要去到哪里?”
  每每想到这些,李逸的识海就会传来剧痛,痛切灵魂,最后只能忍痛忘却,连同自己也一并忘却。
  只是,近段时间,这种伴随着剧痛的午夜梦回却突然少了,随之而来的是不知所谓的咆哮,‘帝死,神乱,灭万界,魔出,恶行,无人敌,湛湛青天已死,幽幽虚无无尽……诸天至尊何在!’梦中世界,苍天泣血,大地疮痍,入眼的只是一片血红,苍茫大地竟无一人,无尽虚空唯有陨落的神骇,破碎的仙。
  “苍天泣血,群仙陨落,那站立在顶端的身影是谁,那发出无尽的咆哮又是谁?为何我的识海有这些莫测的东西?”
  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李逸感到一阵无力,他想了解那不时出现在脑海的事件真相,但却无可奈何,想要躲避那些梦念,却都无可躲。
  “痛苦啊,看来真得修复神魂了,也不知这富越后山的仙典有何妙用,若能恢复我的神魂那该多好啊……”
  李逸痛苦的睁开了眼睛,翻身而起,看了看富越师大的禁地,沉吟片刻,还是忍不住闪身前去了。
  此时,距离水老答应的时间已经近了,虽然与相约时间还有一日只差,但李逸却忍不住前往了。
  富越禁地,那片被阵法笼罩的别墅群,重伤痊愈的水老正悠闲的躺靠在小区门口的靠椅上,满脸红光的逗着小鸟。
  在其手上,一只全身金黄,长约寸许的异鸟轻鸣,叽叽喳喳的跳跃着,欢快不已。
  突兀的,一阵清风吹过,卷起漫天草叶,原本青朗的天空,顿时被草色掩盖,下起了青色的雨,让这四季不变的别墅群看上去一片生机,只是,那满脸红光的水老却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得暴跳而起,而在其手中的那只金雀更是展翅急飞,瞬间就冲进了禁地深出,快似奔雷。
  “你倒是悠闲呢,看来我今天来真来得没错。”
  几息之后,漫天的叶雨停息了,空中一片青朗,只是小区门前却多了一名青年,懒懒的,倚靠在了水老先前坐着的靠椅上。
  “先……先生突然来访,不知所谓何事……”
  水老骇然,老脸微白的看着靠椅上的李逸,心中波澜滔天。
  外人不知这富越的底蕴,可他却十分了解,莫说这禁地住着的数十元婴期强者,就论这守护的禁地的大阵就非同寻常,这是历代院长不断完善的结晶,别说元婴修士,就得算是不坠期、合体期的老怪都无法撼动分毫,哪怕是百年难得一见,早已飞升新仙界的渡劫大能都不能简单破开,可谁知竟被这眼前的年轻人给轻易破解了。
  “先前的叶雨恐怕是警告吧……只是不知这位祖宗来此何意啊……”看着懒躺着的李逸,水老顿感头大。
  “见你过得悠闲,本帅就过顺便过来问问你上次应允本帅之事儿如何了?明日便是约定之日,不知能否让本帅提前一日呢?”李逸一脸轻笑的看着水老,满眼期待。
  水老闻言,汗如雨下,老脸微白的结巴道:“这个……这个……实不相瞒,院长大人外出,至今未归,这……”
  “哦,那就是明日也无法观看了?亦或者,你以为本帅好说话,好糊弄,好欺负?一开始便是哄骗本帅?”
  李逸依旧轻笑,脸上的笑容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了,好似一点不气。
  只是,看到这一幕的水老却脸色更白了,全身顿生白毛汗,心知这是恶魔的微笑,是恶魔暴走前的平静,若不拿出诚意,恐怕等待自己将是无尽折磨,不死也重伤啊。
  当下他哪敢狡辩,急忙躬身作揖道:“先生误会啊,这事儿真是意外,不过院长说了,若是先生执意要去,可自行去后山观看,只是那里有仙王布下的杀阵,凡人不可进啊。”
  杀阵,主杀,一入大阵,无人不杀,而仙王布下的杀阵,或许杀不了仙王级强者,但仙王以下的存在恐怕无人能挡吧。
  “如此说来,你倒不是故意骗我了,不过,既然约定了时间,自然不能失约,如此你就带我去后山看看,若是我能破开杀阵,那就随我观看,若是无法破开杀阵,那就只能等到院长回来再看了,不过,若真是后者,你等可是违约一方,赔偿之事儿自是少不了的,你意下如何?”
  李逸站起了身来,神色少有的严肃,双目有神的看着水老,寒芒闪烁。
  水老见状,哪敢反对,当下急忙点头,道:“先生说的甚是,甚是…….”
  “那就走吧,带我去会会那仙王杀阵!”李逸点头,让水老带路。
  闻言,水老哪敢推辞,当下打开禁止,一脸敬畏的领着李逸向那禁地后山走去。
  半响后,在穿越了四十八道禁止,三十六条隧洞,走出百里距离之后,李逸终于见到了那传说中的富越后山崖壁。
  此地已然不知属于何地,李逸二人是所在之处正是走出第三十六条隧洞后的洞口,在其对面乃是一座闪烁着神秘符篆,山高连天,山壁平坦似斧劈的光秃黑山,其上有神秘文字跳动,流光溢彩。
  山壁外是一片漆黑,让人无法看清这四周的光景,不过,在那漆黑中却是有点点白光跳动,伴随那不时传来的鬼哭魔笑声,让此地显得给外阴森。
  “先生,这便是那座刻有无名仙典的后山了,此山高达一万三千丈,接通上天,据说是远古先民通往仙界的神山,后来远古仙界崩碎,这座通天山的顶端便断了,神能不复,唯有这崖壁上的仙典还保存完整,可让后人揣摩,只是,此山太大,又有仙王杀阵,哪怕是院长大人出手亦不能窥其全部经文,先生若要破阵,可要千万小心啊。”
  水老抹了抹额上的汗水,小心的提醒李逸,怕他乱来,惹出大祸。
  “呵,此山倒是有些奇特,上不通天,下不接地,其外鬼魂飘动,魔音环绕,更是看不得山上光景,亦不知此地为何,此山为何,即便刻着仙经,但也透露着不详,若无意外,这些哀嚎的鬼魂便是那些前来观看仙经的人杰所留吧。”
  突然李逸的声音冷了下来,说道最后更是杀机大盛,双目发寒的看着水老,煞气冲霄。
  毫无疑问,这是一座魔山!或许它曾经真是通天的神山,但如却今仙气不存,独剩魔气,其上经文都被魔煞侵染了,改变了些许纹理,若真窥的全貌或许真可练得一部顶级魔诀,断绝不是无上仙典!并且,对于那能够改变仙王印记的魔煞,一般修士恐怕沾之必死,绝无生还!
  “看样子,这老家火是想要自己去送死啊!”
  念及此,李逸杀心大动。
  “不……不,先生不要误会,我……我也不知道啊,就算是院长大人也只是看出了此山的诡异,不敢轻易接近,就连护山杀阵都不敢轻易打开,原本院长大人是想同先生一起来此的,可先生等不及,晚辈无奈只能冒死前来啊,先生明鉴啊。”
  水老大骇,连忙作揖,不住的解释,在感受到李逸放出杀意的瞬间,强悍如他也忍不住双股颤。
  没错,只是那股杀意就让他惊骇欲绝,生不起半分反抗,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李逸的强大,那是绝世的强大,整个富越,即便是院长出手都是必败无疑,那种煞气,那种杀气,根本不是平常修士能够感受到的,活到现在,他也只在百年前,在追悼那陨落天外,证得大罗尊位的仙尊身上感受过!
  大罗尊位!那是超脱三界,不在五行,可得长生的无上尊位,是所有修士的绝对梦想,如此存在,一指落下便可屠灭一国!
  眼前,这年轻人身上所发出的威压虽然没那位战死的大罗金仙恐怖,但也相差不远,若是全力出手,怕是足以横扫整个炎黄俗世了。
  “哼,量你也不敢!”
  李逸冷哼,他自是知道水老不敢,不过,水老身后的那人敢不敢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被人暗下杀手也属正常,此番挤兑水老为的不过是让对方猜出自己的身份,让那身后之人自觉。
  当然,若是这样还唬不住对方,那恐怕就真的麻烦了,凭他此时的修为,别说证的大罗尊位的强者出手,就算是几名渡劫强者恐怕都能轻易拿下他,因为,他此时的神魂实在太弱,虽然肉身远超金仙,但,论其神魂却是不堪一击…….
  沉默半响,待将气氛推向最浓之际,李逸终于说话了,沉声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你应允之事看来是无法完成了,这座魔山本帅可不愿招惹,如此,你倒说说怎么补偿本帅的仙典?”
  闻言,水老没有半分犹豫,急忙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个自然是要补偿先生的,即便院长不肯,晚辈也定会给先生寻来!”
  在水老看来此人根本就不是域外老魔,而是域外老魔的祖宗,别说他要一部仙典,就算是他要十部,你都要给他办妥了,不然,什么上古十大家族,什么炎黄百所名校,都将荡然无存,大罗金仙的怒火,足以烧灭整个炎黄俗世。
  当然,若是炎黄秘卫中的天、地二卫出手,亦或者新仙界的仙君下凡,或许能镇压此人,但,天、地二卫早已不见踪影,仙君下凡更是妄想,如此还不如直接妥协算了。
  “甚好,本帅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此事不急,本帅可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如今,本帅既然来到此地,自当为你等解决这座魔山,算作回报吧,你看如何?”李逸点头,并许下好处,出言要帮忙解决这座魔山。
  “能有先生出手,实乃我富越之幸啊,那就有劳先生了。”
  水老是个人精,虽然不知道李逸为何突然许下这个好处,但他却想到一些,恐怕是这座魔山真有什么地方吸引了这个祖宗,不然这‘没有便宜绝不沾’的家伙怎么可能出手,不过,他也不点明,心中更是期待,希望这魔山能够强大些,最好将这域外老魔当场镇死!
  “好,如此本帅就静心施法了,你退去吧,半月之后本帅定还你一个朗朗乾坤,无瑕玉山!”
  李逸看了一眼水老,心知对方所想,不过他却没有点明,反而当场坐下,没有急着破阵,反而选择了望山入定。
  “晚辈告辞……”
  随后,水老亦长揖告辞,心急火燎的跑出去了,此时,他再也不去思量如何对方李逸了,而是感觉将今日所见之事禀报院长,同时,更要给傲家提醒,以防招惹这到了李老魔,让他辣手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