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六爷

  第二十七章(一章.......)“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李逸冷哼,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还有人敢来这清平最高学府捣乱,这胆子真是大得包天了,当然,你胆大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在我的地盘捣乱啊,即便要捣乱你也找个合适的时间啊,没见哥正郁闷着么?而且,还明目张胆的释放杀意,好像认为我不知道你是杀手来着。
  “呵呵,小友风采不减,更胜往昔啊,就连这幻化出来的样子都俊朗得胜过仙神,难怪能迷得两位小姐神魂颠倒,只是老朽不知你来这富越师大做甚?养伤还是另有所图呢?”
  虚空之中一道全身都裹着黑袍人影显现出来,声音嘶哑,寒意滔天,在其身外黑雾弥漫,将其包裹得严严实实,若论其真容,外人根本看之不清。
  “你是?”
  李逸皱眉,仿佛见过此人,但印象却几乎没有,一时间眉头紧锁。
  “哈哈,小友果然健忘啊,如此本座不提也罢,此番来此亦不是与小友唠叨闲聊。”黑衣人摆手大笑,可他所发出的声音却太过骇人,说其是笑不如说是百鬼夜哭,阴测测的,格外吓人。
  “好像本帅和你不熟吧,你不请自来,擅闯政府重地,可知罪孽深重啊,若是被人逮到了可会蹲坑的,不过,你放心本帅是不会举报你的。”
  李逸坐了下来,懒洋洋的躺在靠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威胁之意甚浓。
  “嘿,小友说的甚是,不过,我可不是不请自来呢,我来此不正是小友相邀么。”黑衣人摇头,身形未动分毫,只是身后的黑雾却更重了,寒意更浓。
  “看来,你确实是来找本帅麻烦啊,不过,本帅一直都是四好青年,每天都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你来找我麻烦这不是害人么?当然,若是害人也就算了,万一你自己有个闪失那就亏大了,你说是吧?”
  李逸依旧懒洋洋的说着,丝毫没有如临大敌的意思,平淡无奇。
  不过,到了此时,李逸已是明白此人的来历了,能够散发出如此冰冷的杀意,那定然是与自己有大仇,可让他不明白的是,貌似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自己除了扶老奶奶过马路外,最多也就打打望,勾搭过几个美女罢了,可即便勾搭美女也是对方愿意的啊,而且,也只是普通的勾搭,最大限度也就是摸了摸小手,难道这也算?
  “真是要命呢,难道我梦游的时候将他孙女给那个啥了?”李逸皱眉,虽然眼前此人的气息让他有些熟悉,但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孽障!你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今日本座就让你身死道消!”
  突然,一道越想凄厉的冷喝传了过来,而后只见那原本虚空站立的黑衣人已经杀了过来,一个丈大的黑洞紧随其后,吞噬虚空。
  “是你?”李逸大惊,这黑洞太熟悉,不正是上次袭杀他的玄卫么?当下不由得剑眉一挑,怒道:“该死的混蛋,上次没有弄死你们,你们不知感恩,今还敢来找本帅的麻烦,你可知道本帅因为你们的原因已经被逼卖身了!”
  “哼,天外魔头,死不足惜,今日本座就超度!”冷哼,攻势不减发增,一个眨眼就出现在了李逸的面前,杀气滔天。
  “老东西,上次本帅有伤在身被你二人侥幸逃掉,今**独自前来,本帅要你好看!”
  李逸冷笑,大手一拍靠椅,身形蓦然消失,唯留声音未散,顿时让扑了个空,无功而返。
  “什么!这么快,难道他的伤好了?”大惊,对于李逸的身手他可知道不少,先前被龙九爷重伤垂死,按理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痊愈的,可眼下却诡异至强,比之先前更甚。
  “给我躺下!”
  一声冷喝突然自的身后传来,于此同来的还有一道冰冷的寒意,间不容发间就落上了他的背心,将其一击而飞。
  噗!
  吐血,在其身旁的黑洞崩溃了,身子抛飞百米,血雨漫天。
  然而,这还没完!
  “老鬼,你不问青红皂白,无缘无故便要对本帅出手,实是混蛋之极,今日本帅就为那些冤死在你手上的无辜者好好教训教训你!”
  一击得手,李逸的身形再次消失,下一瞬,一个金色的拳头就出现在了的胸前。
  嗤……
  身上的护体黑雾崩溃了,李逸的先前一击不但击溃了他的吞噬黑洞,更是透过他的护体黑雾震伤了他的内府,此时,这一击袭来已是让他无法抵挡了。
  “混蛋!”
  低吼,声音嘶哑得好似厉鬼在哀嚎,让人发寒,只是,这依然无法让他躲过……
  嘭!
  的身子倒飞而回,口中血水好似喷泉,染红了天幕,连其身上的那件达到了低阶灵器品品阶的黑袍都被震碎了,露出大片雪白。
  没错,是大片雪白!那原本平坦的胸部竟蹦出两只雪兔,小嘴嫣红。
  “超!这是神马情况!”
  一瞬间,李逸呆了,一脸骇然的停在虚空,没有追击,满脸的不信,而后呆呆嗅了嗅右手,满头黑线。
  “娘的,居然是个妞,这不会是人妖吧,这炎黄秘卫也太强大了吧,什么鬼东西都有!”李逸恶狠狠的低骂,一脸的郁闷,对于“袭胸”这事儿,他被倍感无光,作为一代帅才,他是不屑同女人战斗的,即便战斗也要赌上性命,不会轻薄对方,可现在……
  “滚吧,别再来找本帅的麻烦,不然……哼哼!”
  看了一眼那俏脸惨白,双手环胸的,李逸愤愤的扭过了头去,身形一闪便再次出现在了保安室门前,而后,端出一张靠椅,懒懒的躺下了。
  “流氓、混蛋、色魔,今日只耻,我兰雀记住了,终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兰雀悲愤的大叫,声音如莺啼凤鸣,好听之极,完全不与先前相同,这才是她的原音!
  “哼,等到那天到了再说,不过,你要是还敢再来,本帅一定……一定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将你强X了,管你是不是人妖!不信你试试!”
  李逸邪笑,剑眉轻挑,透着一张邪气,让人看之发寒。
  “你……”
  兰雀还想说些什么,可原本安静的富越师大却爆发了一场惊呼,直吓得她夺路而逃。
  “那个禽兽,我刚才看到他袭胸了,对方还是个美女!大美女啊!”
  “不,他是禽兽中的禽兽,他居然还说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强X对方,真是伤风败俗啊!”
  所有人都在愤怒的谴责,女的惊呼,男的悲嚎,极度不满。但李逸对此却不屑一顾,只当是一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混蛋在犬吠罢了,不过,还是对那自称兰雀女人却狠得要死。
  于此同时,正在教室上课的李嫣也被惊醒,举目望去,原来整班的学生都跑到窗前了,而当她看到清外面情况的时候,一张笑脸顿时就黑了,“混蛋,大混蛋!回家我一定要收拾你,一定要狠狠收拾你!”
  “哼哼,看来我是真的不能离开了,如此短的时间,你居然有勾搭上一个!”
  保安室门外,原本离开的吴秀又不知何时出现了,在其手上竟有一张两寸见方的红色证件,仔细看去才知那竟是富越师大的教室上岗证。
  “秀…...秀秀,你这是要干嘛?”
  李逸一脸惊骇的站了起来,神色极不自然,因为,他看到这大小姐的俏脸又变色了。
  “哼哼,干嘛?当然是上班啊,要不然你这混蛋还不被其他的狐狸精给拐走了!”
  吴秀恶狠狠的说着,一只玉手也轻车熟路的攀上了李逸的耳朵,美眸喷火。
  “大小姐,您就饶了我吧,那只是职责所在,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李逸一脸无奈的解释着,满脸惨然。
  半个小时后,在经历了各种摧残之后,李逸才终于迎来了解放,不过,每当想起那名叫兰雀的女人,李逸就一阵背脊发凉。
  哪人是谁?她若是玄卫的,那传说中的又是谁?她有何背景,年纪轻轻就有天极的修为,修行天赋之高决非一般人可比!而最最关键的是,她还是一个容貌倾城的美女!
  “美女不能得罪,而有天赋又有容貌的美女更不能得罪,看来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
  如今的李逸早已不是往昔那尊杀神,对于生命的态度,他报以极大的感恩,若不是必死之人,他断不会轻下杀手,对此,他也只能小心应付那神秘的兰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