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仙王秘典

  第二十四章(好吧,假设性请假告破,红尘加班加点,终是写了一章,希望大家给力的推荐啊@@)狂妄!十足的狂妄!
  张铁成又惊又怒,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心中在咆哮,眼睛在喷火,对于这学院保护神一般存在的水老,作为学院的后辈们,应当给予最高的敬畏,这混蛋竟直呼老头儿,这是要干嘛,想要造反么!
  “混账,等水老将你收拾好了本尊再来找你麻烦!”
  然而,虽然心中震怒,但张铁成还是忍住了,眼见其别人都没反应呢,自己又急个啥……
  此时,不止张铁成偷笑,整个学院亦有不少“愤青”在偷乐,毫无疑问,这个帅得不让人活的变态终于要挂了,敢对传奇人物不敬,那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哼哼,让你出风头,让你钓美眉,让你耍帅,现在竟好死不死的招惹水老,恐怕是没命享艳福了。”
  众人之中,不少人都有着这种想法,哪怕李逸完全没有做过这些事儿……这便是作为人的最大劣根——妒!
  当然,亦有不少为李逸担心的人存在,比如李嫣,又如姬莫舞。
  前者对李逸的感情很模糊,是恩人,是朋友,亦或是恋人?那种模糊的感情,让她心乱无神…….
  后者,李逸对她有救命之恩,此恩未报,她心难安…….
  “真是个无法无天的大混蛋,刚刚才招惹了顾家,现在又对水老不敬,这是想做死么?”
  咬着银牙,李嫣狠狠的跺着小脚,心中担心不已,在思索片刻后,她终是打定了主意,要出面调解。
  不过,还未等她迈出脚步,那佝偻着身子,老朽得好似要埋进黄土的水老却率先动了,竟然拖着那老迈不堪的身子,一搭一搭的向着李逸走去。
  “动手了…….动手了!水老要发飙了!”
  这一刻,众人只觉空气都凝结了,气氛压抑得让人难以呼吸,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一脸肃然的等待着,等待着老传奇施展他的致命一击。
  然而,下一幕所展现的事情却让众人喉咙发干,脑门冒汗。
  只见,那被誉为富越师大除院长外第一强的传奇保安水老,在走到那新来保安的面前后,不但没有发飙,反而拱着老手,向对方做了一个长揖,神态谦卑,恭敬非常。
  “这是……这是肿么回事儿,难道水老得了老年痴呆症,到现在都还搞不清状况,在给后辈敬礼!”
  “啊……神啊,快来救救我吧,我快死了,这一幕太亮了,彻底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一瞬间,原本安静的落针可闻的校园沸腾了,无数差异、哀怨、愤恨、嫉妒、羡慕……的声音响起,热闹得仿若火爆的菜市场。
  只是,对于这一切杂音,身为当事人的李逸和水老竟都没有任何反应,前者依旧躺着,眼睛微闭着,一脸漠然,后者挂着笑容,躬着身子,一身恭敬。
  “前……前辈好……先前小子不懂规矩,擅自窥探了前辈的秘密,特此向前辈道歉,希望前辈能既往不咎……”
  水老旁边,顾家大少脸色发白的躬身赔礼,惊骇得好似那颗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似的,说话都结巴。
  当然,这并不是说顾轻狂真的如此不堪,相反,他还是一个见多识广,傲气凌天的人杰,他的修为虽算不得最强,但见识绝对是整个富越乃至十大上古家族的年轻一辈中的有数强者,但,也正是因为见过太多强者,看过太多的典籍他才会如此害怕。
  徒手捏碎顾家独有的上品灵宝,徒手完虐顾家的两尊杀神,浑身释放浓烈得好似来自血海的无尽煞气……这恐怖的景象让他终身难忘。
  他记得,自家一位渡劫期的无上老祖在与天外魔头对战中便是被那魔头给徒手灭掉的,但,自家老祖却也靠着自爆自己的上品灵宝将对方炸成了重伤,让其惨死在了后来的围攻中。
  每每想到这里,傲轻狂就一阵胆寒,那连渡劫强者都可以秒杀的天外恶魔都被上品灵宝给炸成了重伤,这徒手捏碎上品灵宝的人又会是何等的恐怖?这才是尊深不可测的杀神啊!
  所以,他不顾后果的闯进了学院禁地,而后将所见之事全都告诉了他家的外戚长老傲天水,也就是学院的传奇保安水老,希望他来给自己求求情,免受波及。
  “额…...这次就算了,本帅也是大慈悲人,连那找我麻烦的顾家人都没为难,又怎会为难你这个小鬼头呢?不过,下不为例……”
  李逸依旧懒洋洋的回应着,就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仿佛没有看到那作揖的水老一般。
  闻言,傲轻狂自是大喜,连连道谢,连呼不敢,只是心中的畏惧不但没少,反而更甚了,在他看来,若是一个将对手残虐到体无完肤、修为尽废还能撑住没为难,那真不知他的为难到底是何等的可怕了,如果这种人还能被称作大慈悲,那这个世界恐怕就没有不慈悲的存在了,他发誓,自此之后,自己绝不会再去招惹眼前这尊杀神了。
  “水老……”
  看了看还恭敬站于的水老,傲轻狂不由得眉头狂跳,心道,现在我的事儿算是完了,您老是不是可以先走了?对方不理你,你就当没看见吧,咱走还不成么……
  当下,不住的给对方递眼色,希望他能离开。
  然而,那扬名炎黄,威震四海,是整个富越师大泰山北斗般存在的水老竟然将他无视了,同时,也无视了他的想法,此时恭敬的站着,还一脸含笑,哪有离开的迹象。
  最后,当时间过去几息之后,在看到李逸并没再教训傲轻狂时,“打”上前来的水老才躬身道:“先生修为似海,慈悲如天,此来富越,实为我富越之富,不知先生能否移驾后殿,让晚辈尽一尽地主之意呢??”
  “噗……”
  此言一出,整个富越师大顿时为之狂震,因为水老并未施展什么传音秘术,所以,话一出口就被众人听到了,顿时,那些吃着东西看戏的同志不由得当场狂喷,神色骇然。
  “这是……这是尼玛的怎么回事儿啊,水老竟然自称晚辈?完了,完了,我的狗眼彻底被亮瞎了!”
  无数人骇然,没一个人能看懂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那黑塔东方蛮脸色沉重,沉思不语。
  “去后殿?你说的就是那群老头子闭关的处所?一群老朽得都快进棺材了竟还不出来走走,成天关在里面,难道等死不成?不去不去,这里阳光明媚,春乱花开,更有美女如云,这外面才是属于我的世界呢。”
  李逸轻轻的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兴趣,同时,也未睁开眼睛,只是嘴角轻挑,那样子真是相极了纨绔公子,不羁少主。
  “先生教训得是……”
  对此,水老没有任何不满,反而连连点头,一脸受教。
  此一幕,看在别人眼里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但唯有水老自己最清楚,眼前这人就是那轻松灭掉那只连自己和副院长联手都打不过的天外魔头的高人!
  修行一界,达者为先,年龄对修为来说只是附带,辈分对修为来说亦是笑话,修为便是衡量你地位、辈分的标准!
  对于这实力高深得自己都看之不清的青年,即便自称晚辈,水老也没半点的不适。
  突然,仰躺着的李逸坐起了身来,一脸玩味的看着水老,轻笑道:“呵呵,你这老头儿到有些意思,不但态度端正,而且还不想惹事,更不想见我,奈何现在见着我了又不愿离开呢?”
  “这……”
  水老无言,老脸顿时涨红,原本他是真心不想过来的,对李逸这突然出现的神秘高手,他不愿与其有任何关联,但,奈何傲大少“以死相逼”他不敢不见啊。
  如今,既然见面了,那定要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才行,若是能请得高人指点一二那就完美了,当然,若能救出顾家三人那就更加完美了,因此才有了此时的一幕。
  “呵呵,是为那顾家三人说情来的?”
  李逸轻笑,早已将水老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了,这老货刚来就偷偷的用神识检查过顾家三人了,现在赖着不走,定是为这三人而来。
  “先生高明,晚辈汗颜……”岁老拱手,并未否认。
  “好说好说,我也只是求财,要他们的命干啥,虽然他们确实得罪了本帅,罪该万死,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蝼蚁尚且偷生……”
  李逸开口,说了一大篇废话,用尽了各种词藻来赞美自己的大慈悲,直到见到水老满头大汗才停了下来,语重心长的说道:“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虽然我等修者对金钱没啥兴趣,但法宝啊、典籍啊还是可以滴。”
  来了,正事儿来了……
  闻言,水老头大如斗,想他一个老保安,一个给人看门的,哪有什么法宝啊,就算有,恐怕也进不了对方的法眼啊…….
  至于典籍,那就更没有了,虽然他是傲家的外戚长老,习有部分傲家秘术,但这东西也是同顾家的杀戮剑诀一样,不可外传啊。
  一时间,水老愣住了,脸色变幻不定。
  “怎么?顾家人的命就那么廉价,连本典籍都换不来么?我还以为能最差还本仙王级的秘典呢!”
  李逸皱眉,心有不悦。
  “噗……”
  突然,闻听此言的水老竟然一个不慎,张口喷出了一口老血,老脸发白,一颗老心脏都快崩碎了,恨不得拿刀将李逸当场捅死。
  心中更是大骂:典籍,还仙王级的,你妹儿的仙王级!你以为仙王级的典籍是大白菜啊,你以为所有仙王就能开创出仙王级的典籍啊!
  当然,心中不满也只能心中想,明面上他是不敢露出丝毫不满的,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这个……仙王级的秘典确实难得,哪怕是整个清平县也没有几部,而有的也都是各府各族的不传瑰宝,难以得见,先生这要求恐怕是难以达到啊……”
  “嗯?也就是说顾家的人名不值钱了?”李逸皱眉,话音冰冷,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见状,水老顿时打了个寒颤,急忙开口道:“不,不,不……先生且听我说,虽然,这仙王级的秘典难得,但,我院的后崖山壁上却有仙王留下的无名妙法,虽然至今无人能够将其悟透,但那也算得上难求的无上秘法了,不知能不能入得了先生的法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