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水老

  第二十三章(善......今天心情好,两更送上,各种流言,各种留言,都来吧,17K书评区,等待你的到来,红尘愿看!)杀戮剑诀,此为顾家传承千古的无上神典,是顾家千年不朽的镇族至宝,千古以来,无人敢去索要。
  “你……你换个条件,除了它我什么都能给你!”顾飞雪摇头,全身颤抖不止,虽然对李逸忌惮不已,但当其索要杀戮剑诀时,他却异常的坚持,死命不肯。
  “嗯?不过是一本可以增幅煞气的法诀罢了,难道这种身外之物有你的性命重要?本帅虽有大慈悲,但,你也不能太放肆了!”李逸喝道。
  “我……我……”顾飞雪骇然,全身剧烈抽搐着,神色狰狞,话到口边却说不出来,最后,只能红着眼,对着李逸咆哮,“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嗯?居然战胜了心中的恐惧么?”
  李逸摇头,没有说话,心中颇为迷惑,顾飞雪眼前的状况完全不像战胜恐惧后应有的反应,他的神色如此狰狞说明他依旧怕死,但为何还是不说出杀戮剑诀呢?
  李逸不清楚,不知到顾家到底对他的族人做了什么,前面的顾独行不肯,后面的顾飞雪依旧不肯,难道这一本剑诀就真有那么重要?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顾飞雪状若疯狂的嘶吼着,身上的伤势也在他的嘶吼中变得越发严重了,原本停止流血的断臂再次喷血,让那一具老身再次染上红雪,满身的悲戚。
  “啊……那个疯子要干嘛,他真的要杀顾家的人么,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柳虹俏脸惨白的尖叫着,眼前的一切已经彻底震撼了她的心神,那应该葬身剑下的混蛋不但没死,反而将顾家的两尊杀神给惨虐了。
  看着楼下那动弹不得,老血狂涌的顾飞血,所有的观战者都不忍的扭过头去,不愿再看,若无意外,这纵横炎黄上百载的顾家杀神定会惨死于此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此话虽是没错,但他的这种做法是不是太过残忍了,既然胜了,何不给对方一个痛快呢?”
  看着李逸那一脸微笑的样子,姬莫舞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自己是没办法劝说的,当下便迈着脚步,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再次玩起了虚空图,无视这一惨况。
  “呵,这局面可真悲惨呢,不过,好像你的目的还没达到吧……”
  看着李逸的举动,黑塔东方野也不由得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李逸来此学院的目的为何,但,从他此时并没再对顾飞雪出手,也未将其放掉来看,恐怕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能得到吧。
  “虽然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为了啥才去招惹顾家,但,事不关己,我也只能高高挂起了。”
  再一次见识到李逸的强悍后,东方野已是下定了决心,只要李逸还在这里一天,他是绝不会去招惹他的。
  …………………
  “杀……杀了我,杀了我……我不要去血海,我不要去血海……”
  在经历了恐怖的一战之后,杀神般存在的顾飞雪终于精神失常了,声音嘶哑的喊着,任那鲜血狂涌。
  “唉,真是个辣手的家族呢,都这方境况了,居然还不开口,难道就没有办法习得杀戮剑诀了么?”
  看着顾飞雪那癫狂的样子,李逸只能无奈的叹气,先前对顾独行施展了搜魂的手段,但,在其脑海中存在着封印禁制,丝毫不能观看其中的内容,若是强行破开,顾独行便会神魂崩碎,当场身死,如今,本以为恐吓对方能让其主动招认,但眼下看来也丝毫不能起到效果呢。
  “算了,再让你吼下去,恐怕会流血过多而亡吧……”
  摇了摇头,李逸再次点出一指,一道黑焰再次飞出,顿时便窜进了顾飞雪的身子,瞬间,又一尊人形冰雕形成了。
  “我这算绑架么?”
  抓起地上躺着的风雪二老,又捡回了丢掉的顾独行,李逸将其一同脱进了保安室,随后便懒洋洋的躺在了靠椅上,开始假寐,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影响。
  “三名人质,应该能够换来杀戮剑诀了吧?”带着想法,李逸竟明目张胆的睡着了…….
  ………….
  “岂有此理,真是其有此,这混帐保安到底是谁给招进来的,现在好了,不但把顾独行给废了,连顾家的两尊杀神都给废了,这是要让我院覆灭么?混账,真是太混账了!”
  主任办公室中,刚刚还怕得要死的张铁成终于发飙了,眼见李逸取胜,他的一张老脸顿时变成酒红色,激动不已,而后,当他看到顾飞雪全身涌血,大吼要死的那一瞬,他的脸瞬间就由酒红变成了酱紫,脑门冒汗。
  他知道,若顾家三条人命都交代在这里了,这个学院恐怕会因此毁灭吧,到时,他这个纪律主任也不用混了。
  然而,即便他如此愤怒的咆哮,但回应的他却没一人,整个主任办公室安静得落针可闻,竟没有一人吭声。
  “怎么,难道大家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混蛋在学院乱整么?这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校规,这将我这个纪律主任置于何处啊!”
  张铁成咆哮着,震红了脖子,但,所有人依旧对他无视,根本不理。
  “哼,还纪律主任呢,现在才出来发飙,难道要玩马后炮,官压人?也不看看对手!”
  所有人都在鄙视,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对于张铁成愤怒却丝毫不理,没办法,那是比风雪二老都要恐怖的杀神啊,是真正的杀神,自己连风雪二老都不敢惹,谁还敢去惹他啊……
  “那个……张主任啊,现在事情已经摆平了,前来捣乱的风雪二老已经被擒下,如今院长不在,整个学院就你这个纪律主任最大了,你想做些什么,可得自己拿主意啊。”
  最后,只有张墨好心的提了一句,毕竟这张铁成也是他张家外族,要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去死,他还是看不过的。
  “额……”
  这一刻,张铁成楞了,貌似事情还真是这样呢,现在整个学院就自己最大呢,但是,那新来的保安不是将顾家的两尊杀神都擒住了么,现在院长不在,自己前去找他麻烦,那不是自寻死路么?尼玛,原来你们就是知道这个才不应我啊!
  一时间,顾铁成全身都冒起了白毛汗,此时站着,双股竟不由自主的打颤,老脸一阵惨白。
  “尼玛,这是坑老子啊,所有人都知道院长不在,所有人都知道这新来的保安是尊杀神,所有人……尼玛所有人都怕死,为啥我就冲动了呢?为啥我就气愤了呢,这不是找死么?”
  张铁成后悔不已,恨不得现在就跑过去下跪了,但是,当看到李逸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并没露出什么不满时,他终是放下心来,不过,他是不敢再去发飙了。
  许久之后,当众人都对李逸失去兴趣,以为此事到此完结的时候,张家大少却诡异的笑了起来,“看样子,这事儿也没有那么容易摆平嘛。”
  “什么?难道还有人敢去惹那杀神,难道是院长回来了?”
  众主任愕然,随后眺目望去,竟发现学院禁地的那个方向有了动静,先前匆匆离去的傲家大少终是出来了,在其身后,还有一名穿着泛白保安服,头发花白,身子佝偻,一脸褶皱的老者,神态漠然。
  “那是……”众人愕然,那老者的面容让他们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却无法记起,心中茫然。
  “那是……!”张墨点头答道,一脸含笑。
  诚然,他是不愿去找李逸麻烦的,因为他们二者的水平完全不在一个层面,哪怕对方是情敌他也不可能傻傻的去送死,但,现在看到出现,他的心有些动摇了,暗自寻思着要不要去借题发挥呢?若能将对方赶走,自己争取到李嫣的机会应该能更加大些吧。
  然而,一番思索后,张默还是忍了下来,此时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他决定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那是富越师大的传奇保安,是富越师大保安界的丰碑人物,他早已纵横炎黄数百载,更是庇佑了富越数百载,他是同院长一个时期的强者,修为之强,是院长以下第一人,哪怕是学院的各大副院长也不能与之匹敌。
  “不是归隐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学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这一幕震撼了整个富越,但凡知道存在的人都在惶恐,心神不宁。
  相传,平日里学院里的各大副院长是不会随便出手的,唯有当学院面临不世大敌,即将毁灭之时才会出手,而那传奇保安亦是如此!
  远处,和傲轻狂不缓不慢的走来,一前一后,前者迈步蹒跚,好似已经老朽得迈不动步子了,后者低头默然,没敢抬头,好似做错了事的孩童。
  半响,当二人终于走到学院大门处时,终是停下了脚步,驻足不前,整个学院顿时寂静无声。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这百年难得一件见的,恐怕来找这新来保安的麻烦了。
  然而,就在众**气都不敢出,欲等发飙的时候,那躺在靠椅上,正懒懒的晒着太阳的李逸却懒懒的开口了。
  “一个重伤得真元都快枯竭的老头儿,一个修为糟糕得不堪一击的小子,你等二人一老一少的,来此有何贵干?”
  话语轻佻,行为放荡,话音刚出便传遍了整个学院,顿时,闻言者无不骇然,心神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