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竹杠

  第二十二章(今天,暂且一章.......有时间红尘会将多更的......亲,你敢推荐么@@)飓风席卷,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整个富越师大都为之剧颤,观战之人无不惶恐,那浓烈的,鲜红的血煞近乎实质,遮蔽了天日。
  “不……不要……”
  李嫣已经麻木了,脑中一片空白,俏脸白得吓人,心中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李逸千万不要出事,可眼下的景象,这种可能性却微乎其微……
  “真是激烈呢,这种煞气,恐怕整个顾家也没有几个人能拥有吧,这风雪二人老果不愧是杀神……”军莫邪骇然,如此景象还是他第一次看到。
  “这种煞气似乎已经超越了元婴境吧,即便顾家有杀戮剑诀加成也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煞气啊,这哪是常人能够拥有的,这是屠戮数万人才能拥有的啊……”秦月颤声,凭他对顾家的认识,元婴修士是断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煞气。
  一旁,傲轻狂皱眉,一双星目闪烁,有湛湛蓝光跳动,突然惊道:“恐怖事情有变!”
  “傲兄是说……”秦月诧异道。
  “没事儿,我看看再说。”
  傲轻狂摇头,脸色凝重,当下闭上双眼,随后,只见其眉心处紫芒闪烁,渐现一道裂痕并越来越盛,最后竟出现一颗紫瞳无白的竖眼,紫光冲天。
  “‘紫气东来,神眼通天’,这是傲家的天赋秘技——窥天神眼?!”
  众人骇然,没想到傲轻狂居然将傲家的绝技都悟到了,这不是只有达到了元婴期才能修行的秘技么?
  窥天神眼,顾名思义,能够窥探天机的神眼,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威能,但,若是将其练到大成境,上可眺三十三天,明天理,下可望十八地狱,了生死,诸天奥密皆可看得,是可趋吉避凶的神无上神通!
  此外,窥天神眼还能看破一切幻阵秘阵,可直达万物内心,若是神魂强大便可施展弱点攻击,让人防不胜防,算无可算,真是恐怖到了极点。
  这一刻,秦月、军莫邪的神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如今的富乐师大已有六大上古世家入驻,虽然他们不是族中最厉害的天才,但也是精英级的人物,除去顾独行那个变态外,他们彼此的差距却都不大,姬家莫舞,女子罢了,即便是名门出身,也不足让他们上心;张家张墨,独尊科技,亦没有威胁;柳家柳虹,花瓶罢了,不够资格!唯有傲家轻狂,分量十足!
  “悟通了窥天神眼,他的真实战力恐怕已经不输与金丹修士了吧,堪比行星其修士!”秦月与军莫邪对视一眼,心中通明,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更加凝重了。
  上古之时,独尊修真,金丹便是上古修士踏入天道的第一境界,一进金丹便可飞天遁地,笑傲九天,得千年寿元。如今,在这武修独大的世界,除了他们传承自上古的古老家族还在修行上古仙法,沿用上古称谓外,外面的修士已经很少谈论了,此时,更多的人会用武者的等级来衡量修士的境界,行星级便是对应的金丹、机械王、精神大师!
  “这……这不可能!”
  几息后,傲轻狂突然惊骇的闭上了竖眼,脸色发白,额上滚珠,气息顿时萎靡下来。
  “傲兄……你看到了什么!”
  所有人的围了过来,齐齐看着傲轻狂,想要得到答案,但,眼见傲轻狂如此状态,他们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不好之感。当然,对于秦月和军莫邪来说,他们想要知道并不是傲轻狂看到了什么,而是,他为何会如此虚弱!
  “窥天神眼的弊端么?凭他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长时间施展?”
  见状,秦月和军莫邪脸色的凝重之色才稍减。
  “不……太逆天了……这才是真的杀神!”傲轻狂骇然,双眼紧闭,口中喃喃,一脸的白,丝毫没有听到众人的询问,满心都是对先前一幕的骇然。
  他看到了!
  在那血煞漩涡的中心,那穿着保安服的年轻保安正一脸邪笑,丝毫无损,他双手伸出成五抓,凭着须肉之躯竟将风雪二老的必杀技给挡住了,徒手硬接神剑,拿住神剑让杀神一样的风雪二老都动弹不得,老脸发白。
  同时,那些席卷天幕的血红煞气,那浓烈得让人窒息的魔煞也是自那年轻保安身上发出,好似无穷无尽!
  “他……他看到了我,我……”
  此时,傲轻狂的心神乱来,对于那一脸邪笑,满身血煞的保安心颤,哪怕对方没有对他出手,他也惊恐欲绝。
  他清楚的记得,就在先前,那带着邪笑的年轻保安对他笑了,而后,他便看到一股血红冲进了自己的紫瞳,神魂一阵剧痛。
  “傲兄,傲兄,快醒醒,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军莫邪摇头,眼下这状况让他无解了,无奈之下只能将一道清心镇神的法诀打入傲情况的眉心,以便让他醒来。
  于此同时,那教学楼下的血煞之气也突然沸腾起来,原本龙卷状的血煞之气竟然透出刺骨的寒,有黑色的火焰跳动,天幕之中,灰色劫云褪去,换之而来的是一片血云,隐隐的有一颗由血云组成的巨大骷髅在沉浮,其外血Lang滔天,带给人的是一种血狱沉浮的血腥之景。
  “不……那人是域外来的魔鬼,他才是真的杀神!”
  终于,傲轻狂清醒过来了,但,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人摸不到头来,一片茫然。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不解刹那,身为傲家大少的傲轻狂竟撒丫子跑掉了,失魂落魄的向着学院禁地跑去,神色惨然。
  “这是怎么回事儿……傲轻狂这是怎么了,居然如此害怕,难道那三人的交锋出了变故?”
  所有人都茫然了,再次将目光聚焦到楼下的血煞漩涡,神色不定,虽然他们也尝试着用神魂、精神力去感知里面的动向,但,无一例外,一切接触到血煞的东西都被吞噬了,探无可探。
  “轰!”
  刹那,一道惊天的巨响传来,众人还未看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儿,那漫天的血煞就消散了,唯有能证明先前确实发生过大战的只有那让人发悚的巨颤,好似大地都要裂开了。
  随后,当血幕散去,巨颤停息后,围观众人终于看到了真相,心神一片混乱。
  ……..
  教学楼下,原本风光无限,杀气冲霄的风雪二老载了,衣衫尽碎,遍体涌血,连那雪白的胡须都被染得血红,气息萎靡的躺在地上,不知生死,丝毫没有先前的高手模样。
  反观李逸,一头黑发油亮,衣衫整齐丝毫未乱,此时负手俯视二人,一脸邪笑,不时还点点头,好似在品头论足,但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围观的众人就不知道了,相隔太远又不敢以神识窥探自是听之不见。
  这一刻,众人也终于明白了,先前傲狂笑为何会如此失态,原来这年纪轻轻的保安才是真正的杀神啊。
  “孽障,你要干什么,我们可是顾家的人,你想干什么!”
  顾飞雪咆哮,他狰狞这老脸欲要起身,但,身子微微晃动都会导致全身涌血,苦不堪言,此时,他老脸惨白,右臂传来巨通,让他难以忍受,一身老骨头都佝偻了,丝毫没有了高人风范。
  “咦?你的生命力还真是强悍呢,难道煞气入体,你的经脉就还没有全断么?亦或者,你的元婴还没崩碎?”
  李逸轻笑,不以为意的看了看顾飞雪,又指着不远处,那昏死过的顾无风,轻笑道:“貌似你那老伙计没有你这么厉害呢,现在元婴都碎了,若不赶紧想办法,恐怕是活不了了。”
  “你……哇……”
  顾飞雪气急攻心,本想怒骂李逸,但心中的那股邪火却点燃了血气,气血为之上涌,让他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老脸惨白。
  “莫急,莫急,有我在,他现在是死不了的。”
  说着,李逸一指点出,一道黑焰顿时串进顾无风的身子,将其瞬间冻成了****。
  看着顾飞雪那欲喷火的血红独眼,李逸依旧一脸轻笑,道:“我现在将他暂时冰封了,短时间内是不会死的,不过,若是本帅将他解封,后果你很清楚吧?”
  “你……你到底要什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一刻,顾飞雪怕了,对于眼前这名一直保持着笑容,说话傲慢的家伙,他是打心底的怕了,以前他杀过很多人,被人称作杀神,他亦知道,死于敌手便是他的宿命,但他从未想过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个敌人居然还不让他痛快,想死都难。
  看着那生死不知,与自己征战数百载的老友,顾飞雪满心悲凉,难道这就是杀人者的下场么?
  “杀人者,人恒杀之!你等此番前来实为来取本帅的性命,如今,你等技不如人,败在本帅的手中,本帅即便杀了你等,你等也无话可说吧?”李逸看着顾飞雪微笑道,一脸和气。
  “哼!”
  顾飞雪冷哼,但却没有狡辩,成王败寇,这是自古不变的真理,自己败了,死亦活该。
  “嗯,看来你是认同本帅的观点了。”李逸点头,有些满意,“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帅又是心地善良,连蝼蚁都不愿抹杀的慈悲人,所有,也不准备虐杀你等了。”
  “你说的是真的?”
  闻言,顾飞雪大喜,暗骂李逸不要脸,心道你丫的是慈悲人,我这杀神就是解救世人的大善人了,但闻听能活命,他的老脸也不由得一阵发红,虽然他不怕死,但若是能活,他也不介意一时低声下气,想他纵横世间数百载,所经历过的风雨又岂是那种热血青年能够理解的。
  “等回到顾家,一定要将此事禀明家族,让此獠死无葬身之地!”顾飞雪恨恨的想着。
  “但是!”
  然而,这种想法刚一诞生,李逸脸色的笑容便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了,冷声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考虑到你等犯下的错误,就将你等放下血海,饱受千年的血腐之苦吧。”
  说着,李逸打了一个响指,空虚顿时出现一个门户,其内血Lang翻腾,煞气弥漫,有着无尽的神魔在血Lang中沉浮,慢慢的腐化血肉露出累累白骨,让人看之生寒。
  “不……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顾飞雪悲嚎,他敢肯定这眼前所见的一定就是位于九幽之下的血海,若是自己真被镇压下去,恐怕不用千年他就变成了血骷髅了,而死前的那种痛苦是他怎么也不愿意尝试的。
  这一刻,他再也不想去怎么算计眼前的敌人了,他想的只是能够痛快的死掉,唯此而已。
  然而,如此简单愿望注定是无法实现的,因为,李逸并未准备真要将其杀死。
  “嘿嘿,本帅都说了,本帅有大慈悲,岂会轻易杀生,而且,就算你等得罪了本帅,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但是,这也不是无解的嘛,熟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本帅虽不爱财,但法宝啊、秘籍啊什么的还是可以接受的,若是你能拿出什么看得过眼的宝贝,本帅是不介意将你等放了的,当然,哪怕是将你等医好也是可以滴。”
  李逸点头,循循善诱,脸上带着微笑,丝毫没有杀气。
  只是,他的这种表现却让顾飞雪老脸发白,全身颤抖得更为剧烈了。
  “他是魔鬼,他一定是想要先得到我的宝贝,然后再将我丢进血海……”
  顾飞雪满心惊惧,但还是有些期待李逸说的是真的,心中一番斗争后,他终是忍不住,颤声道:“你需要什么,只要能饶我一命,我可以将我的全部身家都给你……”
  修士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是人就有放不下的东西,哪怕是顾家出来的强者也是人,脱不了俗,即便他们的心智再强,但只要内心的恐惧超过了他的承受点,任何人都会惶恐。
  这一刻,李逸笑了,先前他以双手挡住风雪二老的绝杀就是为了震慑二人,而后,凭着强悍无匹的肉身直接轰碎对方的神剑,为的是再做震慑,让他们绝望,最后,放出漫天血煞侵袭对方心神,让无尽恐惧烙印在他们心中,使其内心的恐惧达到零点,此番,再幻化出血海的模样,让其心神彻底被恐惧吞噬,战意全失。
  “其实,本帅也不缺东西,你的那些身家也可以不用全交给我。”
  李逸微笑,下巴轻扬,在看了一眼面带喜色的顾飞雪后,悦声道:“但是,本帅对你的杀戮剑诀很感兴趣,不知道你是否有全部剑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