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风雪二老

  第二十一章(好吧,今天的第二个提前来了,下午还有第三更......至于第四更就不清楚了,要是有朋友现在留言,或许有第四更哦@@‘元芳,下午这书评区会有人留言?你怎么看?’‘大人,不用看了,不会有人留言的,您放心的休息吧......’)杀气弥漫,虚空为之灰暗,整个富越师大都陷入了沉寂,数万学子颤抖不敢出声,更是少数胆小的家伙已是惨白了脸庞,双股颤颤。
  看着天幕上那越来越厚的灰色劫云,傲轻狂的脸色为之大变,口中喃喃,“完了,顾家的来了,如今院长不在,学院危矣……”
  旁边,见此一幕的秦月等人也只能无奈摇头,顾家的两尊杀神出手,今天的事儿恐怕无法善了了。
  “混账,这是谁请来的保安,现在居然给学校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彻底将我等托进了死地,这该如何是好啊!”
  办公楼的主任大厅中,纪律部的张铁成主任气得怒吼连连,他虽然专管纪律,但此时却恨不得将李逸千刀万剐。
  顾家的,那是顾家老一辈的杀神啊,是两尊元婴中期的巨头,一身煞气惊天,手下也不知取了多少人的性命,此番,二人亲自前来,杀机之盛,直让人遍体生寒。
  “张主任,这……要不您老去求求情,那个保安惹出的麻烦,可不能落到我们学院的头上啊。”
  一旁,科技部的张墨突然开口,用手抚了抚镜架,一脸微笑,丝毫没有紧张。
  “墨主任,您可说笑了……”张铁成老脸泛红,若是自己一句话就能解决学院的危机,那自己就不是主任了,而是院长!
  半响,当众人举棋不定,拿不出主意的时候,张铁成不由得再次开口,道:“如今,我认为,我校应该派出一名有分量的教师去同商量,哪怕不能撇清关系,至少也要将危害降到最低,而这个人选,我认为身为十大上古家族之一,张家少主张墨主任最为合适!”
  张铁成老脸带笑,有些献媚的看着张墨,心中打鼓,也不知少主会不会因此怪罪他,但这也是个机会,若少主能将其解决,那绝对能引起校方高层的注意,要进炎黄秘卫就更为容易了。
  此言一出,整个主任办公室更加安静了,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默的身上,直到今日他们才知道这科技部的眼镜男,竟然是张家大少,这消息,确实震撼人心。
  张家,十大家族最为隐秘的一家,排名不过第6,可由古自今,他们都很少出世,极其低调,若不是每隔十年会举行一次的上古家族赛,恐怕世人都将他们遗忘了。
  但,即便他们如此低调,不显俗世,但他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有人怀疑,他们若是全力出手,恐怕连排名第一的南宫家都要退避吧。
  要知道,数千年来,上古家族都在彼此争斗,暗杀不断,但惟有张家独处世外,未受波及,如此情况,自是说明了他们的恐怖!
  “张主人说笑了,这事儿恐怕晚辈也无法解决呢。”
  张默依旧微笑,没有怪罪也没有许诺,他不是纨绔子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此时,这事已然彻底激怒顾家了,他若出面,恐怕会惹火烧身。
  “这……”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众人又忍不住白了脸色,本以为张家大少能解决此事儿,但……
  “呵呵,大家不用紧张,那保安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呢,或许,不用我们出手也说不一定,现在大家就安心的等着吧,若是实在不行,那大家就只能拼死一战了,为了学院,哪怕对手是顾家也不能退让呢。”
  张默摇头,他们张家确实是最为神秘的家族,有很多保存完整的上古秘法,但,他这个张家大少却未全得真传,如今达到机械王的境界也都是自学而成,与家族毫无关系,论其战力,完全比不上李逸。至于他张大少的面子,那杀神一般的是断然不会给的。
  此时,他也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李逸身上了。
  …………..
  保安室门口,李逸脸色不该的依着椅子,神色慵懒,在其脚下,正是那昏死过去的顾家大少,脸色惨白,生机渐逝。至于保安室中,原本上班的几名保安早就跑路了,先前看到顾家大手出手,他们便匆匆离开了这里,高明至极。
  “混账!”
  灰色的煞气劫云上,一道冷喝声炸响,声如奔雷,震得整个富越师大都在颤抖,同时,一道十丈长暗红杀剑也随之而来,破开虚空,快如闪电,直袭李逸。
  “呵,这柄杀剑有些意思,只是,有用么?”
  李逸站起身来,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大手一挥,瞬间就将顾独行倒提起来,如盾牌一般挡在身前,对那血红杀剑丝毫不退。
  “死!”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阴冷的声音也突然自李逸身旁传出,杀机森然。
  身前,有奔袭而来的绝杀长剑,身侧,有隐匿而来的必杀一击,此为的联手一击,让人挡无可挡!
  “大叔,你老了,看看你前面是谁?”李逸冷笑,丝毫没有避退的意思。
  “这……风老住手!”
  顾飞雪大喝,他这必杀一剑本是要取李逸的首级,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顾独行的脖子前来,此时那闪着寒芒的剑锋已经割破了顾独行的脖颈,鲜血直淌。
  “噗……”
  天幕之上,急忙收招的顾无风当场吐血,一张老脸惨白,原本就枯瘦的身子更是摇摇欲坠,气息紊乱。
  “孽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顾飞雪大喝,一头白发倒竖,老脸狰狞,一身杀气激荡,震得狂风大作,那只浑浊的独眼更是泛着红光,好似深渊老魔。
  然而,即便他如此震怒,却也没有动手,先前那一击已经明白的告诉了他,眼前这年轻人不是轻易能够对付的,一身修为已然与自己二人伯仲,但其反应速度太过恐怖,竟可在一瞬的时间连出两次,无比轻易的就将二人的联手攻击当下了,若真要拿他,恐怕大少的姓命真会不保了。
  “呵呵,本帅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今天若不是顾家大少无视学院规矩,本帅是断不会冒然出手的,如今将他拿下也只是约施惩罚,至于你们二人前来救人也是无可厚非,按道理,我是不该为难你们的。”李逸轻笑,扬了扬嘴角,一脸和气,但,当其目光扫向顾飞雪的时候,却突然寒光大盛起来,话音森然道:“但是,你丫的不能倚老卖老啊,开口就是混账,闭口就是孽障,你丫的将本帅置于何处?知道本帅的身份么?富越师大的学院保安对队长,是代表学院的,你骂我就是骂学院!当然,你可以骂学院,但不能骂本帅,对于本帅这种明星人物来说,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本帅的前途,你说现在该怎么赔吧!”
  敲诈,完全不要脸皮的敲诈!
  “你!”
  顾飞雪大怒,一张老脸涨成了紫色,曾几何时,他这威震炎黄的杀神有如此被人指着鼻子教训过,一时间,他只觉全身血气上涌,神魂暴跳,杀机浓烈得不可控制了。
  “死!”
  终于,在看到李逸那一脸的不屑时,顾飞雪忍无可忍了,右手一指点出,一柄以煞气凝成的灰色杀剑蓦然成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出,直取李逸的项上人头。
  “不知死活的东西!看来是谈不下去了。”
  李逸摇头,目光顿时大寒,一手抓出,虚空为之凝固,瞬间就将顾飞雪的杀剑挡住,并将其一只手臂锁在虚空,动弹不得,而后,狠狠一握,虚空为之崩碎,连带着顾飞雪的那只老手也成了尘埃。
  “啊……”
  顾飞雪怒吼,自己的右手竟然齐臂而断,鲜血喷薄,痛入神魂,同时,他的一身修为也诡异的锐减,转眼就掉到了元婴初期,老脸顿时灰白。
  “老雪!我来助你!”
  天幕之上,那被杀招反噬的顾无风怒喝,目眦欲裂,双手一拍,一柄闪着红忙的长剑顿时破空杀出,顿时,双手握剑,身形似电的杀向李逸。
  “孽畜,我要你死!”
  于此同时,原本还顾及顾独行的顾飞雪也疯狂起来,右手的剧痛,修为的暴减让他陷入了疯狂,左手一挥之下,一柄灰色长剑顿时破空而出,而后,老眼血红的猛然杀向李逸,竟不顾剑身会穿透顾独行,下手毫无留情。
  “拼命了么?居然不顾自己大少的生死,这人啊……”
  李逸摇头,依旧不避不闪,当看到两柄杀剑即将穿透过顾独行的身子时,他才大手一挥,将顾独行随手甩出。
  “啊……”
  李嫣惊叫出声,呆呆的站在窗前,俏脸惨白。
  “完了……最后时刻他居然没对孤星下手……真是可惜了……”秦月摇头,若换做他是李逸,此时,他是断不可能丢开顾独行,即便是死也要拉个垫背啊!
  “有点意思,可惜就这么死了……”军莫邪也皱眉,神色阴沉不定。
  此时,原本观战的特招生大都露出了可惜之色,唯有柳虹一脸激动,俏脸嫣红。
  “唉,这钓的可不是大鱼了呢……没意思……”
  东方野摇头,在说了一句众人完全听不懂的话后,独自座了回去,神色如常。
  “死!”
  两声苍老的怒吼激荡,震动苍穹,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惊天煞气席卷,如暴风一般自三人交战之地发出,带着浓浓血腥,冻固虚空,让人深感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