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钓大鱼

  第二十章(第一章送上,下午5点左右第二更会出现......敬请期待......)“不!”
  柳虹悲鸣,俏脸一片惨白,当她见到李逸悍然下手的那一瞬,她的心彻底碎了,脑海一片空白,若无意外,她的战神将再也无法再战了。
  “真……真是太过火,太狠了,难道他就不怕遭受顾家的怒火么?这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啊。”
  傲轻狂摇头,脸色微白,李逸悍然出手的这一幕让他震撼无比,即便到了现在,他都不敢相信,一个保安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完了,我们都完了,这富越师大也完了……”
  无数的普通学子悲叹,这保安确实维护了自己,只是这手段也太过强硬了,顾家大少是那么轻易就能处理的么?若是真如此,学院的其他老师早就处理他了。
  “嘿嘿,这才有点意思嘛。”
  与众人不同,见此一幕的东方蛮不但不慌,反而嘿嘿奸笑,一心坐看好些,虽然他对李逸不熟,但据他上次的观察,这人不是随便的人呢。
  “确实有些意思,如此,那困天图是应该要回来了。”
  姬莫舞轻轻点头,虽然没有与东方蛮对话,但她说的话却与东方蛮对上了,好似在交流,惹得众人侧目。
  “那个……黑塔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有点意思’,难道还会有更有意思的?”
  傲轻狂皱眉,心中不满,都这个时候了,你这家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坐等学院毁灭?
  傲轻狂出言,整个特招班的目光顿时就锁在了东方蛮的身上,教室的温度急剧下降。
  “咳咳……别急,别急,大家耐心等着,好戏才开演呢,别急啊。”
  东方蛮颇为尴尬,一张黑脸都被染红了,虎目一扫,却突然发现那冰霜美女姬莫舞竟不知何时离开了。
  “好戏开场了,大家快围观了。”
  见次一幕,不等众人反应,东方蛮已率先奔到了窗前,而后举目望去,正好看李逸的身旁多了两人,心中一片了然,心道,去了也白去,他是要趁着院长不在呢。
  “混蛋,你做了什么,他可是顾家大少啊,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动手,不想活了么!”
  保安室门口,穿着一身正装的李嫣正叉着腰,对着李逸怒吼,俏脸都涨红了。
  李逸微笑,给了李嫣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又看了看那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的顾独行,下巴轻扬,道:“我这可是维护学院的的秩序呢,这混蛋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在本帅面前搞破坏,本帅自然要拿下他,而且,刚才你也看到了,这混蛋居然要对我下杀手,那剑气,那煞气,真是太恐怖了,若不是本帅实力比他强那么一点点,现在躺下的就是本帅了,综合来看,作为执法者,本帅拿他是合理合法的,本帅的做法是会得到广大人民支持滴。”
  “滚!”
  闻言,李嫣秀眉直跳,这混蛋也太不是东西了,什么叫做“比他强那么一点点”,是人都知到他们二者不是一个级数的,这是以大欺小啊,而且,还欺得如此狠,貌似还将人家的丹田打破了……
  对于李逸,李嫣是毫无办法,不过,事情已经出了,她也不可能真让李逸去自首,无奈,只能私下传音,道:“这学院外可是有顾家的人存在的,你现在把顾独行给打废了,恐怕那些老家已经坐不住了,你还是先避避风头吧,这里我来应付……”
  顾家,那可是排名第三的上古家族啊,能量之大,就算是富越师大的院长都不愿招惹。
  “别想溜,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你把先前的那个困天图给我,一会儿我帮你解决此事,如何?”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出现在了李逸和李嫣的耳中,让人发愣。
  李嫣惊愕,匆匆扭过头去,映入眼帘的不就是那早上欲跳楼的姬家大小姐么?顿时,不解道:“莫舞……你怎么来了?这事儿你有办法解决?”
  姬家,同为师大家族之一,若论实力,比之顾家更甚,位居第二,若是平日,由姬家出手自然可以搞定,但现在顾家的天才被毁了,这是断决香火的大仇啊,恐怕就算姬家出面也不可能解决了。
  “这事儿有些难办,但可保他一命。”
  姬莫舞摇头,事已至此,即便是她出面也只能保证李逸不死,此外毫无办法,毕竟这顾家大少都被废了,能留李逸一命已是难得。
  “这……”
  李嫣俏脸发白,这结果是她不愿看到的,即便是姬莫舞能保下李逸不死,但他的一身修为必然被废,作为修者,哪怕是死也不愿意自己的修为被废吧。
  一旁,李逸一脸轻笑的看着李嫣二人,心中微暖,心道恐怕对方又误会了,但此时也不能解释了,当下笑道:“你俩讨论完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本帅可什么都没想哦,倒是你俩急得不可开交,哪有那么严重啊。”
  “滚!你个大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正经一点要死啊!”
  这一刻李嫣怒了,那双大眼睛顿时就红了,雾气弥漫,如此变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啥,只觉心中难受。
  “如何,你决定好了么?”
  旁边,姬莫舞也闻之皱眉,虽然她知道李逸很强,但,即便今天能安然逃过,但明天呢,面对顾家绞杀,别说他一个小小的保安,哪怕是强大到几点的元婴老怪都要陨落!
  “决定啥,你要这东西,给你便是,不过,日后我会找你接点东西,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李逸取出了困天图,看也不看的丢给了姬莫舞,而后摆摆手让她离开。
  “放心,一会我会尽力保下你的,不过,这顾大少得先交给我。”姬莫舞点头,将困天图收起后,她并未离开,因为,她来此就是为还李逸一个人情,先前自己被他所救,现在自己救他,一命还一命,各不相欠。
  “呵呵,小丫头,本帅的命可不是谁都能救呢。”李逸指了指身旁的李嫣,“你看,现在哥已经卖身给这位姐了,你要救我,那得等我赎身之后才行,现在你可以走了,本帅还有大事儿要做呢。”
  说着,又对李嫣摆了摆手,“你也可以走了,貌似马上就要上课了,作为老师你可不能旷课吧。”
  “你!”看着李逸如此风轻云淡,李嫣的心情更加烦躁了,不过,思索半响,她还是离开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是看不穿对方的,或许他真的不需要帮忙……
  看着李嫣离去的背影,李逸又瞟了瞟姬莫舞,道:“她都走了,你还不走么?”
  然而,姬莫舞却冷冷的回了一句,“你确定不需要帮忙?”
  “不需要!你快走吧,别打扰了本帅。”李逸摆了摆收,让她快走。
  对此,姬莫舞也只能叹气而回,心中暗道只有等他扛不住了再出手吧。
  半响,待二女全都消失后,李逸又抓了瘫软在地的顾独行,嘴角轻扬,,“嘿嘿,本帅想要的东西,可重来没有得不到的,今天,你就准备大出血吧。”
  煞怒剑诀,李逸为的就是它!
  “这东西可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呢,你这混蛋居然将如此高深的剑诀练成这番模样,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无奈,本帅不得不请你家大人来赎人了。”
  坐在靠椅上,李逸无精打采的看着昏死过去的顾独行,心中极度无语,本来他是想狠狠教训一下对方的,准备先将他打残,然后医好再打残再医好,但,还没如此折磨这家伙就来不起,让他兴趣袅然。
  当然,再看过顾独行的杀怒之剑后,李逸对这剑诀也十分上心,因为,这种剑诀貌似和自身的杀意有关,此时他修为大损,唯有杀意未变,若能得此剑诀,他的战力必然大涨,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抓了顾独行,准备掉大鱼了。
  半响过后,蔚蓝的天幕上突然出现两道血芒,同时,两股惊天杀气袭来,形成一股龙卷,破开了富越师大的守护大阵,将虚空都吞灭了,露出大片混沌。
  “无知小儿,竟敢碰我顾家龙须,今日谁来了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