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骇!

  第十九章
  (亲们,不好意思,说的是7点传上来的,但是情节出了点小问题,现在修改好了,明天两章,喜欢的继续支持,欢迎催更..................‘元芳,他们不催更,你怎么看’,‘大人,不催更您就不知道有没人看了,坐等崔耿吧’)顾家,炎黄十大上古家族之一,传承千古,强者如云,是整个炎黄最为强大的十大家族之一!
  顾独行,顾家当代最为妖孽的天才,被誉为最有可能突破仙君的人物,如今不过二十有二,一身修为便已达到了行星级高阶,距离恒星级不过一步之遥,是最有可能超越臣家臣雄的存在!
  “只靠一张面皮吃饭的蝼蚁,你敢挡我?”股独行扭头,一双虎目放着寒光。
  “面皮?你是称赞哥英俊么?亦或者,你觉得自己长得太丑?好吧,我们先且谈你到底有多丑,但,你丫的装逼也得有个程度啊,当着本帅的面,你居然敢如此不给面子,你难道真以为你能无敌?规矩是可以被无视,但,不是你这种存在能够无视的,今日是本帅第一天上班,哥不想动手,不想死的就乖乖退下,不然…..”
  李逸冷笑,这顾独行确实太过嚣张,明知校园不可动武,他动了,明知自己是维持秩序的保安,他无视了,这丫装逼到了神境啊!
  “不过是个保安罢了,只要我愿意,整个炎黄星都将没有你的藏身之所,不过,我是不会这么做的。”顾独行冷冷一笑,“你可知我来富越的目的么?学习?这种地方可不配教我,我只为玄黄秘卫的名额而来!看你修为不错,今日就拿你练练手,你没意见吧?”
  拿学校的保安练手,这事儿可了不得……
  “好戏开场了,速速站位了各位。”
  教学楼五层,先前那名对顾独行颇为不满的高大男子冷笑了起来。
  “煞月,你就消停消停吧,在这学院,还有人能搞定孤星么?真是无聊呢。”
  教室之中,一名穿着黑衣长裙,姿色中上的女子正拿着镜子梳妆,对此毫无兴趣。
  “嘿嘿,煞月君,吃瘪了吧,大伙可都不信你呢,还是我们仨看吧。”
  旁边,军莫邪神轻笑,他先前爆料顾独行‘娇生惯养’确实是实话,但,真论起战力,纵观全校,能敌得过孤星的人却没有,若说李逸能和孤星打出真火,别说这些女生不信,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在他看来这所谓的好戏,多半又是秒杀罢了,虽然这种决斗他已见过太多,但百看不厌……
  一旁,先前保持观望态度的那名男子轻笑,眼光瞟了瞟煞月,又看了看身后的姬莫舞,一脸期待,道:“‘孤星不出煞月空,邪神笑傲舞轻狂……’现在孤星正旺,煞月也得隐啊,哈哈,要不,煞月君去救救场,不然,那保安可会倒大霉呢。”
  “哼,傲轻狂,风凉话谁都会说,你要愿意你去,反正你也不比我插。”秦月冷笑,虽然他确实看不过顾独行的猖狂,但,真要与之对上,那不是自讨苦吃么。
  “唉,这么帅气的保安,我们这里居然没有人去援手,真是可惜啊。”邪神感叹,目光扫色教室,竟没发现一个对此感兴趣,最后,当其目光落在姬莫舞身上的时候,神色才为之一动。
  “邪神,你们不用看了,下去给孤星收尸吧,没悬念。”
  姬莫舞冷冷开口,虽然是对军莫邪说话,但连头都没有抬,玉手轻点,虚空顿时出现一幅星辰棋盘,条条星河交错,勾勒出诸多玄符,让人不解。
  “嗯?”
  众人楞神,一时间全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姬莫舞的身上,颇为不解。
  “莫舞,饭可乱吃,话却不可乱说哦,虽然你的虚空图很玄妙,但,独行的本事却也不小呢。”教室前排,那名穿着红色紧身皮衣皮裤的女子轻笑,俏脸有些变色。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顾独行的最求者之一,是十大上古家族柳家的二小姐,如今听到姬莫舞如此说话,心神顿时就乱了。
  “是么?那就等着瞧吧。”姬莫舞依然冷漠道。
  姬家虚空图,这说的不是法宝而是神通,这是可以穿梭虚空并能推算天地之数的无上神通,虽然凭她此时的修为远远不够,但,对于同级修士的推算还是十分精确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错过!
  当然,虽然她此时是在摆弄虚空图,但她却没有推算,只是无聊,因为,她早已见识了那个男人的强大,算亦白算……
  “看来,莫舞很有信心啊,那大伙儿就拭目以待吧……”
  邪神轻笑,有些看不懂姬莫舞的意思了,虽然他的修为排在姬莫舞之前,但,若比推算,他是不敌姬莫舞万一的,只是,对于顾家大少的修为,他更为看好。
  “轰…..”
  突然,就在邪神话音才刚刚落下的那一刻,教学楼下便传来了巨响,尘埃漫天,模糊了视野。
  “死!”
  尘幕之中,股独行的杀声在激荡,一股独属于顾家的煞气在喷薄,而后,一柄灰色天剑破空,立劈而下,将尘幕瞬斩,激射苍穹。
  “杀怒之剑!这下救无可救了……”
  煞月皱眉,这孤星杀怒之剑正是顾家的杀招之一,要想挡住这招,唯有他们秦家破天盾才能挡住,放眼整个学院,也唯有他出手才能行,否则,同阶之下,难有活命的,只是,如此远的距离,即便他此时出手也来不及了。
  “可惜了……”
  旁边,傲轻狂也微微摇头,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那尘幕之中的一股气息已经萎靡了,正在消失,而另外一股则是煞气冲霄,让人生寒。
  “呵呵,莫舞,原来你的虚空图也还没到家呢。”
  柳虹轻笑,这一刻她也感到了煞气的波动,心中石头落地,笑脸如花。
  “是么?我的虚空图确实没到家呢,或许算错了吧。”
  闻言,姬莫舞依旧漠然,声音平淡得毫无波动,不是冰冷,而是让人无从下手的漠然。
  与此同时,那独处在教室最后一排的黑人却微微摇头,嘴角轻挑。
  “无知者无畏呢,就连顶级的天级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难道行星级的顾独行就能搞定了?”东方蛮自语,他就是前几日在星光百货观战的黑塔,原本以为李逸回来报考特招班的,没想到却成了保安,心中颇为失落,不过,看到这明面上排名第一的顾独行居然好死不死的对上那个变态了,他心中的失落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极度无语。
  嘭!
  大楼一阵颤动,原本即将落定的尘埃再次飘荡了起来,浑浊之不清,就连神识都遮挡了。
  “服不服?”
  尘幕之中,李逸单手倒提着顾独行的脚踝,一脸的邪笑。
  “不……不服,有种杀了我!”
  顾独行双目血红,想要怒吼,可刚一张嘴,一口逆血就冲了出来,根本吼不出来。
  “你真想死?”
  李逸依旧面带微笑,当下大手一抖,顾独行的七窍顿时冒血,面目狰狞得可怖。
  “杀……有种杀了老子!”
  顾独行的喉咙嘶哑,双目喷火,想他天之骄子,同辈无敌,何曾受过如此大辱,不但被人一击拿下,更是被人倒提在手中,生死不能。
  “杀你?不……现在不能杀你,先让你在大家面前露露脸,然后再满足你的愿望,你觉得如何呢?”
  李逸冷笑,这顾独行的天赋虽然尚可,但心性却糟糕至极,今日若不将他彻底治服,日后此人绝对难成大器。
  “你……”
  顾独行害怕了,脸色发紫,此番被李逸捉住,他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他先前的一击杀剑不但没能奈何对方半分,反倒被对方一指震伤五府,伤了根本,此时连说话都会吐血。
  嗡!
  李逸对他的反抗一概不理,大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光芒顿时喷薄而出,原本飘扬的尘幕瞬间瓦解,消失一空,此时,他与顾独行的身形才真正的显示在了众人面前。
  “怎么可能!这……”
  邪神大叫,这眼前的一幕也太过骇人了吧,同辈无敌的孤星败了?被人倒提在手中,如死狗一般!
  “这……”
  所有人都震惊了,不管是轻狂还是煞月,不管是特招班还是普通班,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全都石化了,打遍全校无敌手,号称同辈无敌,顾家当代第一天骄的顾独行败了,败在了一个保安手中!
  “不,我不相信,独行是不会败的,一定是那个保安施展了卑鄙手段,一定是的……”
  柳虹俏脸惨白,顾独行就是她的神,是她不败的战神,可此时,那不败的战神败了,被人倒提着,七窍流血。
  “无知……”
  一旁,姬莫舞漠然摇头,对此没有丝毫兴趣,她对那个救过她的男人太了解了,就连副院长也斗不过的大魔都被他秒杀了,何况一个顾独行……由始至终,她心中想的只是对方最后说要送他她东西,她应不应该要回来呢?
  “无趣……”
  后面,东方蛮也是无聊得连连摇头,对于这种战斗丝毫没抱希望,除非现在能发生点大事……
  …………..
  “如何,现在还在是不是想死了?”
  教学楼下,李逸倒提着顾独行,一步一步的迈向保安室,一脸的笑,唯有一双眼睛闪着寒光,杀机森然。
  “噗……有种杀了我!”
  顾独行喷血,老脸都被气成了紫色,全身都绷紧了,最终蹦出一句话来,洪亮无比。
  “呵呵,那我就如你所愿了。”
  此时,闻听此话的李逸居然笑了起来,而后,抬起星目,扫射四方,冷声道:“不管是谁,胆敢在本帅面前装逼的,耍帅的,违反校纪校规的,统统处以极刑!没错,是极刑!今日,这位特招班的逼神同学将是第一个!”
  ……………..
  “什么,他要对顾家的少主的动手,他真敢动手?!”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悬上了,就连无法无天,同为十大家族的军莫邪、傲轻狂、秦月都闻之变色,这可是天大的事儿啊,一个小小的保安居然敢对顾家少主动手,这是找死么?要是真让顾独行死了,这富越师大都怕保不住了…….
  “混蛋!混蛋!别乱来啊!”
  办公楼中,刚刚处理好教学备案的李嫣此时也愣住了,原本心情大好的她瞬间无语了,身形一闪,当场消失不见。
  “有种你杀了我!”
  忽然,顾独行感觉自己能发声了,当场就对着李逸大叫,虽然不能动手,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了,此时,他虎目淌血,吼声传遍四野。
  “好,我成全你!”
  话音落下,不等众人反应过,李逸的另一只手便落下了,只见一道耀眼的黑芒喷薄,瞬间就透过了顾独行的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