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孤星 顾独行!

  第十八章
  (今天依旧一章,见谅.......红尘又忙起来了......)“哇,宝贝呢,这是上品法宝么?”
  富越后山,挣脱魔爪的李嫣突然惊呼了起来,原本还有些不满的她,在见到李逸取出困天图的瞬间,眼睛就亮了,俏脸嫣红。
  “嗯,上品法宝中的极品,极品法宝!喜不喜欢?”取出困天图,李逸诱惑道。
  “嗯?”李嫣眨着大眼睛,一脸狡黠看着李逸,道:“我说喜欢,你会将它送给我么?”
  “嗯…..这个……”李逸故作沉思,待过去片刻后,才摇头道:“当然不会!”说着,还财迷般的收起了宝图,对着李嫣坏笑。
  “哼!混蛋,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本小姐宝贝么,现在居然不给了,什么意思,难道要戏耍本小姐不成!”李嫣微怒,一张俏脸顿时就垮下了,小嘴撅着蛮高,一脸的不乐意。
  “哪有,本帅说过不给你宝贝么?只是这种不入流的宝贝自然不可能送给你,所以,本帅决定给你一个好的!”
  李逸坏笑,当下摸出神蚕内衣,送到了李嫣的眼前。
  “滚!居然……居然送内衣,你这个禽兽、流氓、混蛋!”
  然而,见状的李嫣却没高兴起来,反而彻底怒了,一双美眸顿时就红,似欲喷火,而她那张俏脸,更是布满嫣红,害羞不已。
  送人内衣?这种事情若是发生在男女身上,那事情就复杂了,最差也是拥有亲密关系的人才会出手吧。
  “这混蛋莫非是要追本小姐?”
  李嫣心中忐忑,看着那银光闪闪的内衣,纠结无比,“虽然这混蛋长得还不错,对本小姐也还够好,但这才认识多久啊,怎么也得考察一年半载再做决定吧?这内衣断不可现在就收下的,不然那混蛋还不得寸进尺?可是……这内衣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虽然暴露了点,但好像真的是宝贝呢……”
  看着李逸手上那镂空的神蚕内衣,李嫣举棋不定,虽然她的体内也封有重宝,但,那东西的品阶段实在太高,是上古仙君炼制的先天灵宝,以她目前的修为根本难以发挥其万一,而除此之外,她就再也没有法宝了,至于比之法宝还稀罕的灵宝,她是从未见过,如此,她自是认不得这神蚕内衣的厉害,只以为是李逸献媚罢了。
  “嘿嘿,这东西可不简单,是元婴修士都会抢着要的宝贝,少有的防御灵宝啊,虽然品阶不高,但也可称作小极品了,最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可是成套的!看到么,成套的!”
  李逸贱笑,说着还抖了抖,原本合一的神蚕内衣顿时就分成两分,裤裤与肚兜分离,银芒大作。
  “滚!”
  李嫣羞怒,玉手一伸顿时就将神衣手下,并毫不吝啬的给了李逸一个大大的白眼,俏脸嫣红。
  “走吧,还真以为本帅想要站你便宜呢,本帅可对胸小的没啥兴趣。”
  李逸看了一眼李嫣,见对方扭捏的,不由得调笑一句,而后,也不管对方是何反应,自己却率先离开了。
  “滚!大混蛋!”
  而后,李嫣也羞骂更了上去。
  一路无话,当二人走到学院大门附近的时候,早已恢复过来的李嫣突然停了下来,玉手一抖,一块两寸长,一寸宽,指甲盖厚的金属薄片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上,“今天你就不用去报到了,直接去保安室上班吧,这里是水老爷给你的上岗证,我就不送你去了,记得和同事和睦相处哦。”
  “啥……还有这种上岗证么?真是奢侈呢……要是能卖掉就好了……”
  将那古怪的上岗证接过手中,李逸当即就感叹了起来,这东西可以黄金打造的,虽然看是薄薄的一片,但分量却不轻,若是换钱怎么也值几十万联邦币吧。
  “哼,你就别想了,这东西可是学院的标志,你要是弄没了,就只能上街乞讨了。”李嫣轻笑,知道这家伙不靠谱,顿时提醒道。
  “嗯,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去吧,都快迟到了。”
  李逸摆手,让李嫣离开,另一只手却不停的把玩着那奇怪的上岗证,不知是否有听。
  “哼,别以为胡乱丢一件破衣服给本小姐,你欠本小姐的就能还清,事先声明,这东西是你心甘情愿送给我的,可不能还债,本小姐先走了!”
  李嫣轻哼一声,也不等李逸回话便转身跑开了,动作之快,看得李逸都楞神。
  “这是神马情况?我有说过那东西是用去抵债的么?”
  李逸摇了摇头,当下将那上岗证带上,理了理衣装,也快步的向着保安室走了过去。
  “哇,帅哥耶,这新来的保安真帅,比电视里的那些伪娘还要好看,好想泡他啊……”
  “别,就你那身板,你要压上去,还不把人家压成肉饼,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帅哥,有没有女朋友啊,求电话,求地址……”
  一路上,这过往的女学生中就有**个龙妹妹上前搭讪,又是哥哥,又是帅哥的叫哥不停,直吓得一旁过路的男学生都不得不退避三舍,也唯有李逸风能轻云淡,面不改色,一脸的微笑。
  “超!你们觉得那人真的是保安么?怎么那么年轻,而是,你见过这么帅,还这么没有品味的存在么?这不会是某个学校派来的卧底吧,为了工作都将节操抛弃了…….”
  “此事极有可能,如此大好青年,绝世美男,居然被这群龙妹妹给玷污了,真是我见犹怜啊,不过,这样也好,剩下的美女们就让我们区安慰她们那颗受伤的心吧。”
  “没错,就让这些龙妹妹来得更猛烈些吧,压死这个帅掉渣的混蛋……”
  路旁,一群群来往的男学生低头私语,眼中有着嫉妒,又有着幸灾乐祸,一脸的嫉妒羡慕恨。
  然而,片刻之后,他们就无语了,原本那些见到帅哥就像老猫见到鱼的恐龙妹妹竟没有对那保安帅哥多做纠缠,短短几句就离开了,而在其离开时,脸色居然还带着幸福,好像已经被满足了。
  “超!他是怎么做到的,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就算是十秒一次郎也没办法在这么断的时间内让如此多的龙妹妹满足吧,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最后,这群看笑话的男yin们愣住了,一个个如同见鬼似的盯着那渐渐走远的新来保安,脸色苍白。
  “难道他是特招班的学生?拥有特异功能么?”众人极度无语,只能摇头叹息,连称奇迹。
  “哼,我们特招班可没有这种只靠脸面吃饭的小白脸!”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冷哼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话语冰冷,自视甚高,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鄙夷,好似帝王看待贱民一般。
  “走……这是特招班的‘’顾独行,据说性格古怪,难以相处,我们赶快闪……”
  听着耳边传来的话,一名男生顿时额冒冷汗,当下悄悄告诉同伴,拔腿就跑。
  “哼,一群蝼蚁一样的存在,也妄自议论本人,该罚!”
  不远处,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留着寸板头,脸部方正,身高两米的男子冷笑,看了看先前那几名学生离开的方向,轻轻的跺了跺脚,顿时,一道肉眼可见的波动便自地上扩散而出,向着几人逼近。
  “不好,那顾独行向我们出手了,分开跑!”
  逃跑中,一名修为达到了四级武者境界的男生大吼,顿时身形一闪,向着旁边冲了出去,而其他人也纷纷闪身,显现的避开了顾独行的踏脚一击。
  “有趣,不过,只有这点手段可不是不能在我手上逃掉的,既然说了要罚,那就必须罚!”
  看着那几个已经分散而逃的学生,顾独行顿时冷笑起来,那帝王之姿再显,一脸不屑的再次跺脚,顿时,数到冲击波自他脚上发出,飞快的向着那几名学生攻去,看其波动,竟比之先前还猛,已然达到了五级武者全力一击的水平。
  “果然是啊,无缘无故的出手,肆无忌惮的乱来,完全不将学院的制度放在眼里呢,真是……”
  “呵呵,谁叫他是行星级武者呢,据说是顾家百年不出的天才呢,娇生惯养久了,哪能像我等这样自觉?”
  “哼,富二代罢了,没啥好炫耀的,如此明目张胆大破坏学院的规则,哪怕他是顾家的天才也没好结果!”
  “这可不一定哦,或许,他不会受到处罚哦,因为,他是天才,天才都是拥有特权的!”
  教学楼,第五层的一间教室中,三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倚在窗前,肆无忌惮的交谈着,而在其身后,正是二十多摆着各种姿势,无聊自习的学生,其中,一名束这马尾,穿着百衣长群,容貌倾城的女子最为醒目,那正是李逸早先救下的姬家小姐姬莫舞!
  “结束了,但凡对我不敬之人都应受到惩罚,这是必然的事情,谁来都不行!”
  看着不断逼近的真元冲击波,顾独行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若无意外,这些人都会被击中,身受重伤。
  “谁来的都不行么?你到底将你自己看成了什么,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你不装逼会死么!”
  然而,就在股独行笑意甚浓的时候,一道冷哼却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而后,五道黑芒突然出现,凭空的截住了他的五道真元冲击波,将其一击击溃。
  “你,做死么!”
  见此一幕,顾独行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顺着那身音看去,正好看到那刚刚踏出保安室的李逸,虎目顿起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