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宝贝

  第十七章(今天一章......游戏失败,红尘很沮丧,不可战了......)嗡!
  虚空剧颤,随着那的银角大汉的身死,那禁锢虚空的困天图也彻底失去了力量,缓缓的退出虚空,出现在了李逸眼前。
  “哦,原来是水墨画啊,真不知是自哪里盗来的,我还以为是真的法宝呢。”李逸见之摇头。
  虚空,一张三尺长一尺宽,施以水墨而成的诸天图沉浮,上显三十三诸天,有层层仙云飘动,各类神鸟起舞,传神之极,不过,在其又下角却没落款,只有一个醒目的红叉,显然是件此品。
  “起来吧小丫头,虽然本帅很帅,你也还算漂亮,但这样耐着不起可是不对的哦,而且,你看看,你现在就光得只剩下一层布了,这楚楚可怜的样子不是引人犯罪么?快起块起!”
  看了看贴在自己胸前的姬莫舞,李逸不由得一阵皱眉,心道不就礼貌性的问候了一下么,难道打个啵还要让我负责不成?
  “啊……”
  然而,刚想到此处,那在他怀中的姬莫舞却尖叫了起来,而后,一把将他推开,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那个啥,美女,你不要了么,本帅觉得这幅山水画同你挺有缘的,要不你就带走吧。”
  看着姬莫舞匆匆逃离的背影,李逸一阵愣神,本想将这画送她防身,没想到就这样跑掉了,心中不由怀疑,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要,那本帅就全收了,本想着这工作没啥油水,没想到这油水竟如此丰富,若是再来些肥羊,本帅就发达了。”
  捡起困天图,李逸又开始在那银角大汉的尸身上摸索,片刻后,他的手上便多了一条腰带和一个翡翠扳指,老脸一阵泛红。
  “这腰带还不错,低阶法宝,适合筑基修士用,虽然本帅用着有些Lang费,但丢给那个魔女倒是正好,至于这个翡翠板子就算本帅的工钱吧,虽然储物能力有限,但总比没有强。”
  储物法宝,这是所有修士都极其向往的东西!
  带上空间扳指,李逸顿时放出神识探出,当下一个一丈见方的储存空间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不过让他惋惜的是,这还算不小的空间内竟只有十来瓶金丹修士服用的人级丹药,至于元婴修士需要的地级丹药更是完全没有,除此之外,女人的内衣倒有不少…...
  “超!这就是个典型的色胚啊,不多带点,这没用的东西却呆得不少,真是混蛋!”
  李逸破口大骂,一边说着,一边向外倒腾,转眼之间,在其身旁就出现一座小山一般大的内衣堆,各式内衣都有,看得李逸一阵头疼。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这些“赃物”焚毁的时候,那内衣堆之中却有一道银光发出,分外刺眼。
  “嗯?有!”
  李逸招手,内衣堆层层剥开,最终显出了那发这银光的,待他举目望去,一张脸色顿时就布满了笑容。
  空中,一套镂空的,绣着神凰的女士内衣沉浮,道道银芒正是它所发出来的。
  “以神蚕丝炼制的女性防御法宝!有着低阶灵宝的品阶,这东西恐怕也只有那种元婴修士才能拥有吧,真不知这种小喽Up是怎么得到的。”李逸愣神,言语微喜。
  然而,他不知,这死去的银角可不是小喽Up呢,虽然被他轻易斩杀了,但换做他人可没这本事,要知道这银角乃是域外诸魔中的练体一族,肉身之强远胜寻常元婴老怪,论其神魂更是有困天图镇住,不惧神魂冲击,如此,他自能同元婴老怪周旋。而这神蚕内衣便是他施展浑身解数才从一名元婴初期女修收上夺来的……
  “好吧,看在你送了本帅两件法宝的份上,本帅就大发慈悲的超度你吧。”
  一番翻腾,在确定再没法宝内衣之后,李逸终于焚灭了银角大汉与他收藏的赃物,而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离开了。
  ………….
  富越师大最高住宅小区。
  这是一片小别墅住房区,是整个学府的禁地,除了少数的教职工能进入外,其他人都不可进入,其中,一套暗红的小别墅给外醒目,房顶有符文闪速,丝丝银光垂落,将其护在其中,若仔细观察,可发现那道符文竟是一个古字“张”!
  此时,小区保安室中,李嫣正一脸焦急的对着一名穿着保安服,头发花白,一脸皱纹的老者低语,神色骇然。
  “水爷爷,难道整个学院就没人能对付那魔头了?那姬莫舞怎么办,若是再不赶去,恐怕她就彻底完了,对方可是魔头啊!”
  李嫣俏脸发白,虽然没能见到张副院长本人,但这保安室的老人却将真实情况告诉了她,那近乎无敌的张副院竟然被打伤了,而且伤势极重,此时已经开始闭关,不可打扰,而他自己也是伤得不轻,老命都只剩半条了。
  “唉……”
  老人长叹一口气,低头颓然道:“那老魔确实不凡,即便我与张副院一同出手也依旧不是他的对手,他的肉身强大无比,神魂又有法宝镇守,我等神魂修士根本不是他的敌手,当然,这也只是我等的修为不强,若是院长大人亲自出手断可一击将其灭杀,只是院长大人已经云游,整个学院恐怕没有人能阻挡得了他了,事到如今,只能期待玄黄秘卫能赶紧赶来吧。”
  说罢,老者又一脸严肃的对着李嫣道:“照我于张副院的分析,那魔头多半是为姬家上古血脉而来,虽然不知他如何夺取,但莫舞那丫头恐怕是在劫难逃了,至于你,你也拥有罕见的水德之体,此时断不可离开此处,不然,极有可能遇害!虽然老朽战力大损,不是那魔的对手,但此地有我院的守护大阵,他是断不可攻来的。”
  李嫣俏脸发白,强入张副院长、水老爷这样的神宗强者都不是那魔头的对手,那混蛋李逸帅能敌得过人家么?他这不是去送死么?
  “不行,他不能死,他不能死!”
  突然李嫣大叫了起来,一脸雪白的飞奔了出去,丝毫不顾水老爷的阻拦,一路风驰电逝的向着教学楼赶去,准备拼命。
  “他不能死,不能死!”李嫣的心中一直念叨着,连她自己都不知怎么回事,脑海之中就只有一个想法,绝对不能让那混蛋死了,即便要死,也得陪她一起死!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人呢,他们去了哪里?”
  站在教学楼下,李嫣的双眼顿时失去了神彩,任她极限催动精神力也依然没有发现楼顶的波动,同时,更为发现那混蛋李帅的踪迹……
  “死了……他死了……”
  李嫣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俏脸雪白,而这一举动无疑不让那些过往的学生动容,一时间,全都驻足停下,远远的看着这名动富越的传奇校花,神色好奇。
  “不……他不能死,他的命是我的,是我的!”李嫣喃喃自语,只觉自己的心好似裂开了,痛不欲生。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温柔又带着点坏的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抱起,耳边传来一股独属于男子的气息。
  “傻丫头,你这是干嘛呢,大白天的竟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傻傻的跪在教学楼下,难道你做错事儿了,在忏悔?亦或者,是要向本帅求婚?”
  看着怀中那早已哭得梨花带雨的玉人,李嫣不禁苦笑,心道,貌似自己又作孽了,这还没出道呢,居然就有如此铁的粉丝,要是自己真成了影神,那还得了?
  一时间,李逸竟开始犹豫了,心中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演艺圈呢?
  “混蛋……你真是李帅大混蛋?”
  突然,李嫣惊醒了过来,那双泛红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李逸,一脸骇然。
  “怎么,不相信么?那我证明一下吧,亲爱的!”
  李逸坏笑起来,那双抱着李嫣的大手突然不安分的攀上了玉峰,而后轻轻一捏,那怀中的李嫣顿时身子剧颤,俏脸为之血红。
  “混蛋,该死的混蛋,都这个时候居然还开玩笑,快,快放我下来!”
  感受胸前那羞人的刺激,李嫣顿时就给了李逸几击粉拳,而后,嚷嚷着让他将自己放下。
  “这可不行!”
  然而李逸却不同意,摇着头道:“这里可有这么多人看着你,若是将你放下了,你的面子往哪儿搁啊,别人会误会的。”
  “误会,误会你个头!现在已经误会了!”
  李嫣勃然大怒,一双美眸不由得更红了,心道自己为他担心得要死,他却如此待自己,一时间,委屈不已。
  “那个啥……本帅错了,本帅道歉还不成?不过,现在还真不是放下你的时候,因为,本帅要送你一件。”
  看着怀中玉人那泫然若泣的样子,李逸顿时一阵头大,心道自己玩笑过火,顿时,也不顾李嫣反抗,抱着她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