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宿命中的相遇?

  第十章
  (元芳,你怎么看待这本书?错了,是你怎么看一章?这可是大章啊......)清平县,富越大厦楼下。
  一名穿着古装青衫,黑发齐肩的英俊男子正快步疾走,虽然此时还是灯火通明,但夜已深,路上行人早已失去踪影。
  这是富越师大的职工楼,这里的夜仿佛都散发着一种奇特书香韵味,宁静祥和,幽深淡远,好似独立在这种现代都市之外的一处世外桃源。
  “唉,出师不利呢,还好跑得快,不然事情就大条了,也不知那人追来没有……”
  古装青年摇头疾走,一道道残影在其身后浮现,人影憧憧,在这黑夜之下显得有些吓人,不过,此时的情况是没人能够看到的,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无他,此人正是刚刚逃离犯罪现场的李逸,来到此处亦是无意为之,毕竟,对他来说这个世界是陌生的,这座城市也是陌生的,去哪儿也就无所谓了。
  不过,来到这里,看到那高耸入云的大厦,他去没有冒然进入,那诡异的寂静,让他有些发毛,好似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正镇守着这栋大厦,不容侵犯。
  “唉,想哥也是一代人杰,没想到居然沦落到无处落脚的地步了……”李逸摇头,看了一眼那高送入云的大厦,垮了剑眉,迈步疾驰,心中更是回味先前的短暂交锋,心中感叹,“那佩戴血剑的家伙不简单,虽然修为不强,但在其体内却有着一股莫名的气息,不知是何物,若是真的同他对上,此时的我怕是不能应付呢……不过,躲在那些黑衣人身后的家伙才是最大的危险,必须将他甩掉才行!”
  想到那没有出手却带给自己强大压力的幕后黑手,没有正形的李逸也顿时变得老实了,脚下生风,欲夺路而逃。
  然而,到了此时他却突然感受到身后的有着阵阵寒意传来,如芒在背!
  “超!甩不掉!”
  这一刻,李逸懂了,那隐藏在幕后的黑手怕是要出手了,让他离去恐怕是想享受一下猫捉老鼠的快感吧。
  “哼哼,既然如此,那本帅就舍命陪君子,看你倒地是何牛鬼蛇神!”
  驻足,转身!
  李逸腰肢挺拔,黑发如瀑,双目寒光闪烁,嘴角轻扬,脸带着一抹邪笑,放荡不羁的突然停下,话语铿锵,“二位,出来吧,难道真以为本帅只能夺路而逃了?”
  此时,他一改先前的自恋之态,虽形骸放荡,但他的精气神却攀升到了一个顶点,一袭青衣轻扬,黑发乱舞,无风而动。
  “哦?不逃了?这么快就没有干劲了么?殊不知你这一停,日后也不知能否再次看到初升的朝阳了,你不害怕么?”
  夜色之中,一道带着调侃的声音出现了,而后,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红花大褂分外夺目。
  “嗯?你就是先前那躲在暗处想当渔翁的黑手?难道是你想毁我的容?”
  李逸扯了扯嘴角,一脸不屑的等着龙九,鄙夷道:“看你人高马大,长得人魔人样,虽然丑了点,但也算是个人吧,这能有如此强盛的嫉妒心,你难道不知冲动是魔鬼,嫉妒更甚魔鬼么?!”
  “小子别废话了,自恋得有一个限度,难道你想以此来激怒老夫,好乘机逃走么?”
  龙九双目淌血,一脸的疤,此时见到李逸开口,一张老脸顿时就笑开了,刀疤狰狞,如同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啊……大叔,你就别恶心人了,就你这种角色,本帅让你一脚一手都能将你拿下,再说你的外表是在太对不起观众了,你还是回家吧,不然吓坏了这里的花花草草就罪过了。”李逸摇头,指着马路边的盆栽,义正言辞道。
  “呵,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没想到域外之人居然有你这种人物,真是老夫生平仅见,真不知你的修为是何修来的,小小年纪居然有天级以上修为,莫不是某位大能的弟子?”龙九干笑,虽然说着不会被言辞激怒,但多次听到李逸揭他伤疤,他也快要暴走了。
  不过,想到李逸的诡异修为,强悍如龙九爷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这不是说他怕了李逸,而是,他在思索这眼前的年轻人是否有大背景,毕竟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教到出来,若真是域外大能的弟子,那就难办了。
  “大能的弟子?你看本帅需要师傅么?像本帅这样帅气、有才的绝世美男子,哪个大能教导我?这个世间恐怕也只有你这样不要脸皮的老家伙才有脸站在本帅的面前吧,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居然不自卑……”李逸大笑,扬了扬下巴,一脸不屑。
  “咳……”龙九爷只觉一口逆血直冲脑门,眉头直跳的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看看你有何能耐,希望能对你有所教育,免得日后惹来杀生之祸。”
  这一刻龙九爷怒了,在他看来这丫的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如此目中无人,肯定是域外大能弟子,若无意外,自己是断不能杀的,但将他打个半死却是可以!
  “血狼夺魂抓!”
  说战便战,毫不脱离带水!
  龙九爷的身形蓦然一晃,顿时消失于空,而后,五道血红的爪印破开夜空陡然出现在李逸的头顶,直取其首,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快若闪电,转瞬就杀至。
  “虎咆!”
  李逸挺身出拳,金色拳头破空,陡然变大,为一仰天长啸的猛虎形象,轰然杀向那五道血爪,身形挺进。
  “轰!”
  拳爪相交,顿时爆发出闷雷般的声响,而那轰击在一起的巨大力道更是震动虚空,炸裂大地,让那坚硬的马路都凹陷了,出现丈大巨坑,至于那马路上的路灯、草木更是在这一瞬齐齐炸裂,成了尘埃,方圆百米,无一幸免。
  “你慢了!”
  龙九的声音响起,一道鞭腿蓦然出现李逸身后,直取他的后腰,鞭腿破空,带起阵阵罡风。
  “大叔,你老了……”
  然而,李逸却嘿嘿贱笑,身子陡然一倒,手肘后击,借势而出,正好轰向龙九的前胸,后发先至。
  “轰!”
  两道人影飞出,空中再次发出巨响,天地都为之一暗,天塌地陷。
  “好,很好,看来走的以武证道的路子,不过,你有的也只是小聪明,难登大雅之堂,今日本座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武!”
  百米之外,龙九的身影出现来,轰花大褂破碎了一块,露出一片暗红的前胸,刀痕满布,而那片暗红正是李逸的手肘一击造成的,虽然没有见血,但也让他气血翻腾不已。
  “呵呵,在我看来,大叔的武也不过如此呢,若不是怕另一位怪大叔暗下黑手,大叔恐怕已经躺下了。”
  虚空之中,李逸也稳主身子,踏空而立,一脸轻笑的看着龙九,神色轻松。
  “哦?原来如此啊。”龙九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而后拍了拍脑袋,一脸严肃的道:“既然你已知晓,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再躲了,出来吧,龙六!”
  虚空之中,一道越显瘦弱的身形出现了,踏空而立,一袭黑衣将他全身包裹,让人难以看出丝毫,在其身外,竟连一点元气波动都没,诡异的好似悬空的幽灵一般。
  龙六!
  前来此处,同龙九联袂而来的竟然是玄卫老大,嗜血修罗,那让域外魔头都闻风丧胆的血修罗!
  他是黑暗中的死神!
  “有趣的小子,你是怎么看出本座藏身此处的,难道你能看破本座的伪装?”龙六漠然问道,其声之苍老,好似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
  不过,如此声音听到李逸耳朵里,居然出奇的诡异,格外的别扭,仿佛还夹杂着女声,心道,尼玛是阴阳人么?
  “哼,阴阳怪气的老妖怪,要打就打,不打靠边,没见本帅正与这位怪大叔决斗么?”
  对于龙六的问话,李逸直接无视了,在他看来,没必要回答那种老妖怪的问题,因为,那声音实在是太让他不爽了,好似多听一句自己的细胞就会全部阵亡。
  “你……作死的小子,今日本座生擒了你!”龙六大怒,身子飘然而上,一手探出成五爪,远远的向着李逸探去。
  顿时,夜空之中,五道黑光闪烁,割破虚空,让得李逸所在的那方虚空都为之崩碎,被独立了出来,瞬息就成了他掌上之物。
  不过,让他懊恼的是李逸的身影竟然诡异的消失了,没有中招。
  “奸诈的小子!”龙六冷哼,右手一握,那方虚空顿时崩碎成渣,不复存在。
  百米之外,见此一幕的李逸不由的心神狂跳,心道若不是自己跑得快,恐怕也会被对方捏爆吧……
  “好险呢,这怪大叔,果然是个混蛋,居然联手,看来也是个长得丑的老家伙。”
  李逸抹了一把冷汗,心中又开始念叨了,不过,他的精神却格外集中,神识外放,紧盯四周,生怕受到偷袭。
  然而,敌人狡诈计多端。
  “小子,看哪儿呢?”
  “轰!”
  龙九的声音突然在李逸耳边响起,而后,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就出现在他的面门之上了,下一刻便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砸落而下,似导弹一般冲向地面,让得大地为之凹陷,尘埃漫天。
  “死!”
  这一刻,出手无果的龙六爷也悍然出手,落井下石。
  只见他自头上取下一抹银光,突然射出,直取李逸所在的巨坑,顿时,银芒大作,雷声阵阵,有雷霆纠缠,威势惊天似天罚!
  “超!原来是你!浑蛋啊!”
  转眼,巨坑之中传出李逸的怒吼,而后,一道金芒冲霄而起,快若雷霆,突然出现在龙六身前,其速之快,让得龙六都没彻底反应过来。
  “轰……”
  下一刻,龙六的身子抛飞了,如同流行一般射出,飞向了夜空深处,越来越小。
  “浑蛋,我送你去当卫星!居然敢阴我!”李逸怒吼,原本英俊脸庞已经焦黑了,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风格大变,成了刺猬,一身青衫尽是尘埃,狼狈异常,而让他如此暴怒的正是发现了先前在那博大图书馆欲毁他容的罪魁祸首!
  “还你!”
  眼见龙六的身子越飞越远,发怒的李逸并不罢休,大手一挥,那巨坑之中顿时射出一道银色的光芒,一般三尺青锋剑腾空,化作一龙形闪电向着龙六奔去,快若奔雷,似要将其绝杀于夜色中。
  “死!雪狼破军拳!”
  然而,就在李逸出手对付龙六的这一瞬,准备已久的龙九爷也悍然出手了。
  只见他双拳收拢成狼口,跨步躬身变狼躯,蓦然杀上,双拳孕血,拇指化牙,直取李逸的项上首级。
  其中,双拳似狼口,轰击面目,拇指为狼牙,直取李逸耳根,欲一击杀之,毁其识海,断其生魂。
  原本,他是不准备诛杀李逸的,但他却没想到李逸居然如此强悍,那诡异的肉身,竟比他这个星系级的武君还强,且,修为诡异,性情古怪,无发管束。
  此时,唯有自己连同龙六一齐出手才能与之相斗,若不乘机将其斩杀,恐怕整个炎黄会有大震动,后果难料,至于对方身后的势力,那也只能上报仙界,让他们处理了。
  “你也死!给我斩!”
  然而,就在龙九爷以为得手的时候,那待死的李逸竟突然怒吼,一指向其点去。
  顿时,一个漆黑的“斩”字出现了,黑焰升腾,蓦然自虚空斩出,向着龙九爷镇压而下,其寒气阵阵,冻人神魂。
  “哈哈,一起死吧!”
  面对死亡,龙九爷竟俨然不惧,攻势不减反增,欲与李逸以命换命。
  “真是不怕死的混蛋!”
  这一刻,李逸狂暴了,全身真元鼓动,全部聚集在头部,以此防御龙九的杀招,同时,身形爆退,闪身快逃。在他看来,此时也唯有此法才能救他一命了,至于那仓促之下施展出的斩字诀,明显是不能斩杀对方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得到积累,只是为吓退对手而施展的。
  “轰!”
  龙九爷的拳头终于击中了李逸,将其轰飞而出,射向高空,同时,两只拇指也同时建功,狠狠的插进了李逸的腮帮,带出大片血肉,彻底破了他的脸面,让得这片夜空都飘起了血雨。
  而李逸的斩字诀也同时斩落,黑焰熊熊,彻底缠上了龙九爷,瞬间让其化为火炬,生死亦不知。
  “解决了么?”
  数里之外,原本被李逸轰飞的龙六爷出现了,一身黑衣崩碎大片,胸前更是血红一片,胸膛隆起,不知伤势到底如何。
  此时他踏空而立,眺望远方,当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动一瞬即逝时,不由低下了头,而后,沉默刹那便向着是事发地奔去了。
  与此同时,住在富越大厦298楼,已经睡去的李嫣突然心绪不宁起来,蓦然坐起,眉头直跳,好似有大事发生。
  “心神不宁,左眼跳得厉害,有大灾!”
  李嫣睡眼朦胧,春光四射,那不挂一丝玉体,耀眼无比,只是不为为外人道罢了,此时,她虽然醒来,但睡意却浓,为此只能以手扶脑,强行提神,好让自己不睡。
  她是四级的精神师,而且还是天生拥有第六感应的精神师,从小到大她所感应之事尽数成真,无疑错漏。
  此番突然感应到有大灾祸,她的心中也是骇然不已。
  “这里是富越师大的职工楼,是院长亲自布下禁制的住宅,理应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啊,哪怕是星际导弹来袭……可是,我怎么会突然感到不安呢?难道是大哥出事儿了?”
  一时间,李嫣只能将事情推到自己的大哥身上去,当下开始穿衣,准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