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能不能不打脸啊

  第八章(真是奇葩了,懒人红尘又更新了.....快围观啊@@。)“嘭…..嘭…..”
  一声声巨响惊天,整栋博大图书馆都巨震了,那恐怖的震动就好诸神擂动的战鼓,震得周遭居民楼的玻璃都被崩裂了,警醒无数居民,此时,也唯有被施加了多重禁制的博大图书馆才丝毫无损。
  不过,这个无损也快结束了,那4楼的大门已经彻底扭曲了,其上的禁制已经十不存一,崩碎在即!
  “崩碎吧,你这个坑爹的破门!”
  李逸怒吼,变拳为掌,化掌为刀,轰然劈下,只听“啵”的一声,那坚固的不可摧毁的大门终于破开了,爆炸成渣。
  确实,哪怕是炎黄星的超太合金也是无法承受天级强者的全力轰击的,这道大门能在李逸这远超天级强者的怪力轰击下坚持如此之久,其变态之处实在于大门之上的多重禁制。
  此时,禁制被彻底摧毁,这道以超钛合金打造的大门也终于迎来了毁灭,变成了尘埃,不复存在,而挡住它身后的神秘4楼也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书架三五座,书籍稀拉拉……
  “超!这后面的东西居然就这点?连三楼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吧,这也太抠门了吧?”
  一时间,李逸楞住了,他是来借阅的!错,他现在是来打劫的!可着屋里的东西也太少了吧?能算打劫么?不过,能安上这么坚固的门,这些东西肯定也是宝贝吧。
  想到此处,李逸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怪笑,“嘿嘿,你那该死的剑气先前已经毁了哥的星光大道,那哥就抢了你的秘籍,这样我俩也就扯平了吧。”
  李逸带着坏笑,一脸痞样的走了进去,那挤眉弄眼的样子再配上他的装束,真是有些不伦不类。
  “嗯?《机械掌控心法》、《地级练体心得》、《凝丹心得》、《神宗秘典》…..这些东西也不过一般般吧,勉强笑纳了。”
  李逸瘪嘴,看了看身前那座书架上摆着的几本心得,忍不住嘴角抽搐,不过,转眼又想到自己的头发,终是将它们全部收在乾坤袖中。
  “哼哼,虽然哥用不着,但拿出去也能吊吊美眉吧,哇卡卡卡。”
  李逸怪笑,脑中顿时就出现美女环绕的情形了,一些色色的片段也开始出现,将他包围,好似要将他带到温柔乡。
  不过,就在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却突然出现一丝血红的光芒,好似一柄破邪神将,顺就将那些幻象给斩灭了,让他精神一振,得以清醒。
  “尼玛啊,这里有古怪,居然能让我产生幻象!”
  李逸开口大骂,当下大袖一挥,先前拾取的几本心得顿时被他丢了出去,好似见鬼一般。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东西对他来说还真是烫手山芋,食人魔鬼!
  因为魔域的那一战,他的修为已经彻底跌落了,神魂受创,神体重伤,此时拥有的能力已经不及全胜时的万一,此时对上这些被施了禁制的典籍还真是束手无策!
  如今他也算明白了,这些典籍东西多半是那传说中的仙王留下的!自己貌似被坑了……
  “仙王啊,真是威风呢,居然敢给哥下套,差点就被你阴到了!不过,今日这仇哥是记住了,来日等哥痊愈了一定要将你打得你老妈都不认识!”
  李逸恶狠狠的咒骂着,痞气严重,不过,他心中却是清楚,创建这座书馆的那个仙王的确厉害,不但通晓四种修炼体系,更是拥有如此厉害的禁制能力,此人定不简单!
  要知道,他此时的状态虽然非常遭,但凭着超强的肉身,整个天级之境是难有与之相抗的敌手,而这层楼的禁制明显是为天级强者设定的,如此难度居然险些将他给阴了,这让他不得不小心。
  “既然带不走,那哥看看总可以吧,你丫的不会小气得不让我看吧,怎么说你也斩了我的头发,欠我一个人情不是…..”李逸喃喃自语,好似在和谁交流一般,边说边走,不停的用神识翻看房子典籍,双眼闪光不断,一脸贼笑。
  如此一幕若是让创建这座书馆的仙王知道也不知他会有何种感叹……
  几息之后,整个四层的藏书便彻底被李逸看完了,典籍中的各种神通也被他了然于胸,运用自如,虽然还未达到举一反三的地步,但也不是初学者能比的。
  如此自是让李逸又忍不住自恋了一把,“唉,人帅干啥都帅,看看这几百册藏书,哥不过几息就看完了,四大修炼体系更是全弄明白,各种神通亦是信手拈来,这种本事谁有?谁有?原来我只以为哥只能成为偶像派新星,没想到哥还是实力派新星啊,哇卡卡卡!”
  李逸开怀大笑,颇为自恋的甩了甩头发,双目放光的看了看五楼的楼梯,贼笑道:“嘿哈哈哈,既然四楼的藏书已经被哥看完了,那哥就去你的五楼看看吧,恐怕只有那里的东西才是哥所需要的吧。”
  想到自己在4楼所获得的知识,李逸的心终于剧烈跳动起来了,那最后一楼之上必然是仙王级的典籍了,那才是自己需要的!
  “宝贝们,哥来了,待哥全部学会之后,你这个该死的混蛋馆主就等着在在哥的yin威下颤粟吧!”
  于此同时,炎黄星,新仙界的旭日君仙君府中,正有一胖一瘦俩老者举棋对弈,二人白衣深雪,长发胜霜,再配合香炉的所散发出的屡屡香烟,如此画面真是胜过画中仙人,格外的超凡脱俗。
  “阿嚏……”
  然而,这种超凡脱俗、超然物外的气氛却突然消失了,一个诡异的喷嚏,让这对弈的恋人一阵愕然,那打出喷嚏的老者更是眉须倒竖,呈现八字,老脸一阵发红。
  “旭日老弟啊,你这是怎么了?难道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念叨了?难不成又去偷看仙子洗澡了?这可不对啊!”
  一旁,胖老头举棋问道,脸色一阵变幻。
  “超!你说谁呢?丫的,居然如此说你的老兄弟?啥不对?不就是看看风景么?丫的,居然还教训我,那次看风景我没叫你?丫的!”
  瘦老头旭日先君跳脚大骂,一手指天一手指着胖老头,白发乱舞,似乎要发狂。
  “呵呵,呵呵……老哥失言失言……老哥这不是怕你一时冲动,在情难自禁的情况下做出什么禽兽事情么?毕竟你知道的,仙界有仙界的规矩,我们身为仙君更要以身作则,不可有半点越轨啊。”胖老头一脸正气的说着,老眼更是不停的飘着旭日仙君的反应,见其没有暴走的迹象,继续道:“像什么攀玉峰、探幽谷、观密林、赏风景之类的风雅之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老弟你说呢?”
  “栖霞老哥所言极是,老弟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老哥教导有方,若是真有风景,怎会独享!”
  旭日先君捋了捋胡须,一脸坦诚的坐下了下来。
  “如此甚好,甚好啊……”栖霞仙君也捋着胡须,老脸通红的点头称是,而后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如此相亲相爱,博大无私的一幕若是让不知二人底细的人知道定会崇拜的五体投地吧,但若是让这新仙界的仙人知道,定会破口大骂:“真是一对狗男女啊!”而其中之事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对了,其实老弟最近一直忙着思考如何组建新仙界第一风景,并没干出什么污染环境的事情啊,怎会突然喷嚏?难道真有人在背后咒骂老弟?待我掐指算来!”
  突然,旭日仙君一拍脑门,终是将先前的怪事给想起了,当下目露寒光,掐指就算,欲寻那捣鬼之人。
  然而,半响之后,堪称仙界第一神算的旭日仙君也只能无奈低头,一脸沮丧道:“真是奇了怪了,这天机居然如此紊乱,连本先君都算不出一丝半点,这什么神马情况?”
  “难道是魔头作乱?!”栖霞仙君皱眉道。
  “不是,那些魔头没有这个本事,想要瞒过老弟的掐算,除非是魔帝复生!不然不可能的,如此看来,这捣鬼之人应该是特殊之人!”旭日仙君皱眉道。
  “哦,如此特殊之人,你准备怎么办?就这样算了吧?”栖霞仙君笑道,毕竟这种特殊之人都是不好招惹的存在,一个个都有莫大的势力,骇人无比。
  “嘿嘿,哪有那么容易,招惹了本君,怎么能让他好过?”旭日仙界皱眉道,不过,转眼之后他又贱笑道:“其实,老弟出来神算无敌外,还有另外一门神通不下于它,既然找不到那捣鬼之人,那老弟只能施展杀手锏了!”
  “哦,老弟居然还有不下于神算之术的杀手锏?那老哥就拭目以待了!”栖霞仙君愕然,要知道这旭日先君除了天赋妖孽,通晓四道神法之外,神算之术更是举世无双,堪称一绝,可从未听说还有什么不下于此的神技,一时间,强大如仙界帝君的栖霞也都忍不住好奇了。
  “那老弟就献丑了,老哥莫要激动才是……”旭日仙君抱拳,一脸贱笑。
  “老弟请发功,请发功……”栖霞仙君摆手,示意旭日先君不必理会他,尽情发功便是。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只听旭日仙君便扯着嗓子,破口大骂道:“哪个该死的混蛋居然咒骂你家爷爷,爷爷在这儿诅咒你全家生女儿没**,生男儿没胸脯,女的漂亮死,男的帅掉渣,你本人更是遭雷劈而不死!”
  “超!”
  闻言,强如栖霞仙君也认不住报粗口了,心中暗道,这货说的神技居然是这个???
  “老弟……你这神技是不是太弱了,这……”栖霞仙君想说的是,你这诅咒有屁用啊,全都没有落到没到点子上!
  然而,生为当事人的旭日仙君却贱笑道:“老哥你这就不懂了,我等的身份,言即法,行即则,我这一通诅咒,他家若真有后,那定会美死帅死,那时候,嘿嘿……”
  说到最后,旭日仙君脸色的贱笑不由得更甚了。
  “啥?”栖霞仙君愕然,一时间居然没想明白,不过,晃眼之间却看到旭日仙君满脸红光,心中顿时明了,点头笑道:“高,是在是高!如此,我们就能免费看风景、免费看笑话了,高,真他妈的高!”
  “轰!”
  与此同时,就在两大仙君贱笑不已的时候,那挂着残月,繁星满天的清平夜空却突然雷声大作,电闪雷鸣,好似末日降临一般。
  而身在博大图书馆,正站在5楼门前,久久不得进的李逸也突然心生感应,心浮气躁起来,一时间居然没来由的对着天外的雷霆破口大骂道:“尼玛啊,哥轰不开这破门,你这该死的雷霆居然都来嘲笑哥了,想作死啊!”
  “轰……”
  雷声依旧大作,银蛇乱舞,丝毫没因李逸的发飙而停息,反而愈发的强盛了。
  “丫的,你居然还翻天了,信不信哥将你灭了?!”李逸挽了挽袖子,一副要打架的痞子样,真准备冲上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束碗口大的银色闪电却突然自窗户闯入,向他轰杀而来。
  “尼玛!真来啊!”李逸骇然,没想到这货居然真的要和自己干架了,心中悲呼自己还没准备好呢,于是闪身就躲,不敢硬拼。
  但是,这轰杀而来的闪电却诡异无比,不但速度奇快,还能自行改变方向,对他紧追不舍,而且,目的还很明确,只对准他的脸面,似要毁他的容!
  眼见银色闪电越靠越近,一番躲避无果的李逸终于崩溃了,带着哭腔道:“亲,我知道你嫉妒我长得帅,但是长得帅不是我的错啊,咱商量一下好不好,……我是靠脸吃饭的……”
  (前面不爱发言的猪脚终于开口了,性格大变,自恋无敌,大家可曾喜欢了?如此轻松的文章比以前有所变化吧?若是有看到这章的亲们,希望来给红尘反映你们的实际情况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