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外流星?神秘炎黄

  第二章清平县,一个人口不过百万的小县城,将其放置在炎黄联邦之中只算得上垫底的存在,如此,自是无人问津,或许一连几年都没有联邦高层下来考察。
  但,今日,这普普通通的清平县却突然出名了,联邦高层纷纷传来问候,只吓得那无法无天的清平县长王金贵都双股打颤,难以起身。
  “喂?李市长啊,对对,我是小王啊,那事儿我也是刚听说,现在正在调查,好好,您放心,这儿一出结果我马上就告诉您……”
  “诶,陈省长,您……您也是为了那事儿?哦,您放心要是真有什么线索我肯定最先告诉您的,您放心好了…….”
  “嗨,刘议员啊,真是幸会幸会,你是?啊,张议长都被惊动了,好好,你放心,就算拼了我的小命也一定会将那事儿给查清滴,要是有什么东西,肯定第一个先给张议长…..”
  …………..
  这一天是王县长最为忙碌的一天,就连自家儿子受伤住院都没来得及看,那不断闹腾的电话硬是将他困在了办公室,而那些打电话的领导更是一个比一个大,所话也一个比一个玄,到了最后都快变成星球机密了,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办好,还说不日便有上级前来视察,让他尽快落实工作。”
  王金贵是个粗人,没啥文化,也没啥背景,当着县长之前就是个跑社会的头目,后来县长选举,花了不少钱才弄到这个位置,也因为清平县县小人少地势差,他当了数年也倒过得滋润,没有受到过多的差遣,如今,这一日接到的电话足可抵过他数年所接电话的总和了,而,那些各种领导所提的各种问题更是让头如斗大,直憋屈得破口大骂:“他妈的,平日里几年都不来的电话,今日却全都来!这不是要老子老命么?你说你找我聊聊天,谈谈感情也就罢了,丫的一个比一个说奇怪,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天外降流星么?这他妈的居然也能变成机密?难不成还让我去讲那消失不见的流星给找出来?”
  没错,今日他之所以这么忙碌,究其原因竟然是王银民的“富师大校门事件”…..
  本来,这“富师大校门事件”只不过是个“笑门”,最多让他王家脸上无光,但对于流氓出身的王金贵来说,这面子能值几个钱?
  “丫的,都给老爷听好了,召集所有兄弟,给我将那犯罪现场统统封锁了,就算是蚂蚁都不能让它跑出来!老爷今儿就要看看,那所谓的天外…..天外陨石倒地长成什么样子!另外,给爷派几个挖掘机去,就算挖地三米也要将他挖出来!”
  “是,老爷!”
  办公室中,王金贵的三名漂亮女秘当场应声,齐刷刷的拿出手机,开始忙上了……..
  ……………….
  富越师大门口……
  此时,原本冷清的学校大门已是人山人海,天上的、地上的,只要能站人的地方都挤满了人,各种小车、飞艇全都靠了过来,场面之永久,早已超过了富越校庆。
  当然,能引发如此大的反应,可不是因为王银民luo奔了,而是因为,王银民的兰博被灭了……
  “那不是兰博圣鹰么?美利坚最豪车之一啊,古来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如今更是加了自能全息系统,拥有超越人类的自动导航,据说就算是用导弹攻击,它也能躲过,而且,它的车身更是超钛合金打造,即便是导弹也难以将他一击击毁,这……这怎么就被灭了呢?”
  兰博圣鹰,乃是联邦共和国工人的最豪名车之一,虽然有些天价,但不论那个方面,它绝对是一流中的一流,这种车不但的所有成功人士炫耀自身的座驾,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坑蒙拐骗的最好选择,即便遇上难抗的敌手,也可以躲进车中,扬长而去……
  可就是这种堪称完美得胜过情人的豪车居然别灭了,成了一团废铁,而在前车顶之上还有一个很是明显的人形印记,这……这难道是被人砸灭的?可那砸车的人呢?!
  “按照这个人形印记来看…..这砸车的人应该是…….”
  突然,看客之中有一人惊呼出声,好似发现的大秘密。
  “应该是啥?!”所有人闻声而呼,很是紧张的看着那人。
  “按我估计,这砸车之人,应该是成年人!”
  “切,谁都知道那是成年人!”人们尽数鄙夷。
  他们来此,除了看热闹,剩下的当然还是看热闹,不过,这热闹貌似没有想象中的好看,至少,那传说中的砸车“流星”没有见到,而“富师大校门事件”的主角也没见到,此时众人还站着,不过是想等到王县长到来之后,看他处理那“天外流星”。
  “嘿嘿,这天外流星只说怕是说笑,这人形印记如此明显,就算眼瞎也是知晓,这王金贵居然称其为天外流星,真是可笑之极,只是能够施展这种手段的又到底是何人?这种形状定是被人强行炸毁至此,而且,来人的速度定然极快,不然以这兰博圣鹰的智能怎可躲之不过?”
  “肉身强悍,超过超钛合金,速度极快,超过导弹奔袭!此人到底是谁!”
  围观众人之中,一名身穿唐装,发须皆白的老者皱眉,虽然看似年过六旬,可那双眼睛却有着精芒闪烁,好似有宇宙星辰在其眼中闪烁。
  “此人不在这里了,我天道子与之无缘啊…..”
  老者目光扫射,好似天神的凝视,不过,当其将此地仔细扫射一遍之后,却只能无奈摇头,而后转身而去,几个眨眼便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有意思,没想到这小小的清平县居然会出现如此恐怖如此手段,至少也是天级高手了吧,嗯,或许,很有可能是卫星级的强者,只是不知这种强者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那事儿而来?嘿嘿,要真是如此,那五年后的比试就有好看的了,不知你天道子是否还能如以往那般自在!“富越师大楼顶,一名穿着紫红格子褂,带着墨镜,一头白发的老者嘴角微翘,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天道子离去之处,而后,当天道子消失之时,此人的身形也随之消散,好似青烟。
  “收破烂了,收破烂了,没人要的我都捡,没人捡的我都要……”
  于此同时,就在两名神秘老者消失不见时,一名穿着破破烂烂,拖着补丁烂鞋,浑身还散发着阵阵恶臭的流Lang汉却突然出现在人们眼里,而后,在众人“夹道欢迎”之下走了进来,出现在了兰博圣鹰的跟前,视众人为无物......
  “哟,这……这真是上天对大爷不薄啊,这……这可是超钛合金啊,这么大一块,怎么也是上万的收入了,哈哈哈,大爷终于要发财了!哈哈哈。”
  流Lang汉仰天大笑,说着还用那漆黑的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兰博圣鹰的残骸,好似对待情人,不过,让人无语的是,但凡被他摸过之处,必然有黑色液体留下,发出阵阵恶臭。
  “草!这是哪里来的要饭的,你这是要恶心死小爷么,还不赶紧给我滚远!”
  场中,一名穿着华丽,一身名牌的年轻公子终于忍不住了,那难闻到死的恶臭终于盖过了他的“彬彬有礼”,让他突然“脏狂”了起来。
  “哪来的小狗,没见大爷正高兴着吗?在敢多嘴,大爷也亲自和你亲近亲近!”
  流Lang汉瞪眼,一只漆黑大手仰微扬,顿时,一股黑气喷涌而出,臭气熏天。
  而,见此一幕的众人顿时傻眼,几乎就在瞬息之间便全都退后了数米,闪得飞快,唯恐被“毒气”污染。
  “嘿嘿,真是一群无知的老家伙呢,这东西上可是有这那人的气息呢,居然清高得不来查探,如此就便宜我毒奎好了。”
  流Lang汉恻恻阴笑,说着还问问了自己的黑色到手,一脸满意,不过,这种满意却未停留多久,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他的脸上。
  “气息愈发的淡了,难道是远离了此处?这刻不好,你可是本尊的猎人,怎可被人猎取了?本尊已经太久没有尝到天外来客的滋味了……”
  话音落下,那自称毒奎的家伙顿时变成了液体,滚滚落下,侵入地表,消失不见,而见次一幕的众人也顿时显现呆滞之状,动作定格,好似被人定住一般。
  最终,当那毒奎之后,众人才惊醒过来,如同见鬼。
  “这……这人竟是魔道大亨,魔道大尊——毒奎?!我……我居然敢得罪毒阎王……我这是找死啊……”
  场中,那先前还骂过毒奎的年轻公子更是脸色惨白,好似走了一遭柜门关,即便毒奎已经离去,他也全身颤抖,难以自制。
  “修士…...这里居然有修士,这…..这个充满怪物的地方到底是何处,我又是谁?来自哪里?”
  与此同时,富越师大的后山深处,一名身穿古袍,留有一头黑发的年轻男子也在喃喃自语,在其身前正有一面以发力凝出的玄光镜,其中之景蓦然就是富越师大门口的画面,同时,就连那神秘莫测的天道子三人都在其中,无一遗漏,这好似一方天宝,可测人间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