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李家、寡妇、天谴

  三千世界第一章魔帝出手,让阿修罗王的一具分身陨落了,但,这场对魔狱来说是飞来横祸的大不幸却让万界巨头皱眉,一时间都开始了动作,派出强者无数,紧盯虚无。唯有少数了解情况的恐怖存在才会深究起意,私下动作。
  谁?到底是何方妖孽竟能让修罗重现?难道当今世界还有自己等人都不知道的妖孽问世么?到底是何等的妖孽才能让那自诩诸天最强的修罗王看重?
  无数恐怖深思,无数巨头盘算,可到头来得到的却只是“天机已乱,毫无痕迹”,就算是万界的主宰也查之不到,如此,更是让这些恐怖存在们上心了…….
  ………
  三千世界,诸神各据一方,文化不一,底蕴不一……
  炎黄星,这是一方充满科技文明的世界,灯红酒绿、高楼林立,路上跑的是悬浮的快速列车,空中飞的豪华的顶级豪车,更高之上则是联邦共和国的往来舰队,络绎不绝。
  清平县,富越师大,门口。
  一辆价值3000万联邦币的兰博圣鹰号悬浮小车停一边,车门旁边,一名身穿Gap牌休闲装的年轻男子倚门斜站。
  他个子瘦高,皮肤雪白,看似身患重病,快要入土,但一头黑发却是黑得发亮,在那夕阳的早射下晃人眼花,也不知打了多少Uk喱膏。
  当然,此人除了他的黑发不让人感到病态外,他的五官也确也不错,鼻如悬胆、唇红齿白,算得上少有的帅哥了,只是,那脸色和传说中的“面如冠玉”稍有差异,因为,他的白是病态的苍白。
  此时,已经是下午5点,还有半小时就是富越师大下课的时段了,此人驾车而来,多半是为了他那“亲爱的妹妹”……
  当然,这也是炎黄星中常见的情况了,哪家大学门前没有几辆豪车驻足呢?哪家少女又不怀春呢?
  “嘿,王少,您又来了啊,今儿怎么这么早?还有半个小时才下课呢,您这大忙人可是来得不是时候呢。”
  校门内,一名身着保安服的中年男子带笑走来,一脸献媚的向着那靠着车门的年轻男子的搭讪。
  “呵呵,今儿本大爷有空,所以就提前来了,这不,人少地方大,怎么停车也没人争,若是晚了,可又要费些功夫,更何况,此时来到这大学之外,也让我有了一种回归母校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起早贪黑,辛苦劳作的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啊。”
  年轻男子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相当帅气的微笑,脸上挂着回味,眼中有着痴迷。
  “噗…..”
  校园之中,两名喝着冷饮的男同胞刚好走过,突然闻听此言,口中顿时喷出冷饮,打湿了一身衣衫,而后狼狈而逃。
  “靠,他妈的,那家伙还起早贪黑、辛苦劳作,老子自以为是人渣,是败类,可到了今日,我才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比我修为更深的存在……”
  “算了吧,我们还是别当混蛋了,你看那王银明,那才是真真的混蛋啊,大学四年,每日一Yin,一yin一日,整整四年啊,整个富大的师姐也不知道有多少败在他手上,混蛋之名如日中天,照耀我校千百年,如今,他去而复返,若是发现我俩是继他之后的混蛋之人,那还得了?”
  “也对,我俩功力低微,也只是旷课、偷窥加调戏,若是被他发现,这也算是混蛋,那恐怖真会对我俩是以酷刑了,到时,难保不会精jin人亡……只是,让我唯一想不通的是,他丫的怎么能一yin四年呢?居然还能活到现在,难道他是羊痿?!”
  二人越走越快,转眼便消失在了校园深处……
  “谁?谁他妈……谁在笑话本少爷?”王银民脸色一变,怒视而去,不过,哪还能看到人影呢?于是只能换上一副自以为潇洒的笑容,对着那保安,道:“本大少是文明人,怎么可能说粗话,怎么可能骂人?这若是被小嫣知道了,本大少的脸要往哪儿搁啊,你说对不对,李队长。”
  “草,你也算文明人?尼玛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败类!就算是在怎么笑也只是个僵尸脸,还他妈的臭美,相当文明人?”
  李队长心中大骂不跌,不过脸上却装出一副的献媚的表情,道:“那是那是,那些败类怎知道大少的英明?这个世上若说谁能配上嫣老师,那必定只有王大少了,只是…..”
  原本,王银民刚听完李队长的前半句时,整个脸都笑成了花儿,很是受用,那知正要达到高chao的时候,李队长却来了个只是,让他怒火中烧,顿时冷下脸来,喊声问道,“只是什么?”
  “呵呵,王大少莫急啊,你听我把话说完……”李队长赔笑道,不过,心中却是高兴得要死,恨不得让对方憋出内伤来。
  “据说那嫣老师已经有了男人,已为人妇,而她的男人,更是在上个月战死殉国,成了寡妇,若是细推起来,她还是个克夫的寡妇,是个不洁之人啊。”
  “已为人妇?你骗谁!凭本大少的眼观,难道还不知道她是不是人妇?丫的,就算她是人妇,那也是本大少的妇,谁人干抢?至于她有没有男人,这关我何事?”
  王银民嗤笑,目光扫了扫教学大楼,脸色有些泛红。
  旁边,走上前去的李队长顿时变了变脸色,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些许过后才沉声道,“王少,据小道消息,这嫣老师确实是不洁之人,但凡和她又关系的男人都会死于非命,哪怕是对他有侵犯之心的人都要遭天谴!”
  “天谴?哈哈哈,这世界还有天谴么?要是这世界有天谴,那本少还能站在这里么,你丫的真会说笑,哈哈哈。”
  王银民大笑,一张苍白的脸,配上一张血盆大口,再配上一副白森森的牙齿,感觉就像传说中的吸血鬼一般。
  “这……”
  李队长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神色不定,有挣扎之色,不过,没过多久,他的脸色就露出了决然之色,目光凛冽的看向王银民,沉声道:“这天谴真的存在,大少若是不信可以看看小人的证据,这便是那天谴所留!”
  李队长突然解开腰带,向着腰间摸去,似要证明什么,而王银明也被他的动作吸引,慢慢的靠了过来。
  “来吧,你这个人渣,原本想找些借口,让你知难而退,没想到你居然不知好歹,如此,今天就算老子是拼着一死也要拉你上路,只要让老子近身,就算是你穿着联邦高层才能穿戴的护身衣也难逃一死!嘿嘿,如此老子也算保住了妹妹的清白,给了那为国尽忠的妹夫一个交代,只是老子看不到你那该死的老子在得知你死后悲愤欲死的表情了,不过,老子的妹妹,还有那些被你蹂躏过的女子将会安心一身!老子死亦无憾了,哈哈哈!”李队长心中怒笑。
  他哪里有什么天谴的证明?就如王银明所言,若这世上真有天谴,他以他遭的孽早该轮回去了,哪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他此解开腰带,要给王银民看的只是他的一柄匕首,一柄足以要人命的杀人刀!
  富越师大的教学楼中,一名留着黑色刘海,身着白色衬衫的年轻女子正站在讲台之上,饱含感情的讲解这考古学,让等满堂学生听得如痴如醉。
  她身材窈窕,面容绝好,齿白唇红,杨柳宫眉,五官之精细,让人无可挑剔,面容之绝佳,更是耐人品味,百看不厌。
  她穿着白色衬衫,配着黑色的短裙,再加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显得无比干练,满堂学生即便不听课,也会看看得如此如醉,更何况,她的声音又是那么的优美动听......
  她,正是富越师大的上届校花,也是富越师大的本届校花,更是富越师大唯一一个没有被王银民推到的终极校花!
  当然,除了校花之名,她还有一个名字叫李嫣,还有一个身份是老师,同时,她更是那个保安队长的妹妹……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是心神不宁的,难道要出什么大事儿?难不成那王银民要耍手段?”李嫣一般讲课,一边寻思,不过,任他如何寻思也想不到因果,只觉眉头直跳。
  ………
  “哦?天谴,你居然被天谴了,快脱啊,快脱了我看看,哈哈哈,我可从不信这些的?”
  校门口,要本靠在车门上的王银民已经走到了李队长的近前,小有兴致的看着,脸色微红。
  “看,我马上就给你看!”李队长咬牙道,右手已经伸进了衣服里,握住了匕首,准备给他雷霆一击了。
  “轰!”
  然而,就李队长即将拔出匕首对王银民展开致命一击的时候,天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不明物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中了王银民的兰博圣鹰,当场将其砸毁,爆发滚滚热Lang,瞬间就将王银民和李队长打飞,就连那校园的铁栏也被当场冲飞,威力惊人。
  “啊…..”
  转眼之间,那被抛飞热Lang打飞的王银明突然尖叫一声,恰是他扭过头来,看清了眼前的状况,明白了自身的情况,惊骇而出,随后便歪了脑袋,晕了过去。
  “噗….”
  一旁,没有高级护身衣服的李队长可没有王银明轻松,虽然他也达到了武者五级,但面对兰博的爆炸,他还是受了重伤,整个保安服都被炸得破破烂烂的,衣不蔽体,浑身是伤,有的伤口更是深可见骨,流血不止,不过,他却没有王银民那般不堪,转眼就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这那熊熊燃烧的兰博圣鹰,好似见鬼。
  “是……是谁!”李队长惨然的问道,声音颤抖不停,毫无往日的威风。
  没错,他看到了,在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竟然躺着一个人,好似在沉睡,有好似侧卧着对他笑,让他浑身发毛。
  然而,对于他的话,那存在于火焰中的那人却未回答,而后,他便看到那侧卧着的人突然站起身来,带着熊熊烈火扑向了王银民,眨眼之后,王银民便赤条条的躺在了地上,那天降而来的怪人也消失不见。
  随后,等他扭头四望,四处搜寻那怪人的踪迹时,却是无意的看到了校园深,看到了那里有着先前那抹骇人的火光闪现…..
  “他……他进了学校……”
  突然之间,李队长的脸上变得惨白无比,就连对那防御为零的王银民都没了杀心。
  “我是谁?这里又是哪里?好多的妖怪……好多的妖怪…..”
  然而,就在李队长满心惊恐,思索后路的时候,那校园深处却传来了阵阵惊言,让他全身直颤,最终,他终于忍受不了精神的摧残,几个摇摆便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