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周天灭魔,传说之殇

  第一百八十五章周天灭魔,传说之殇“杀!”
  眼见大阿修罗疯狂,那冲杀而来的漫天魔头却未畏惧,反而双眼赤红,悍不畏死的冲出,化为一道道绚丽的流光,舍命相搏。
  所有人都知道,罗源等人的周天灭魔大阵终于成型了,修罗之死就在眼前,但,对于这传说中的灭魔大阵他们更是清楚,此时,唯有以血祭之才能生效,他们,不能退!
  他们都是万恶的罪人,杀人如麻,无恶不作,他们疯狂,他们冷血,他们或许有仁义、道德,但却不浓厚,若是平时,他们定不会如此舍生忘死,但,即便再怎么万恶的罪人也有心中所爱,为此,即便舍弃生命有何妨!
  “杀!”
  一道道魔影穿梭,一道道嘶吼惊天,整个狱城的老一辈强者都拼杀起来了,他们身在灭魔大阵之中,退无可退,唯死而已。
  “混蛋,本座要将而得碎尸万段,打入幽冥!”
  大阿修罗疯狂,眼见那血红的巨网越来越密,越来越大,他彻底暴怒了,七只手臂齐出,刀枪、剑、戟、斧、钺不断挥舞,各种神决齐出,神光漫天,而那冲杀过来的魔头多数都难以抵挡一击,纷纷炸裂,成了血雾。
  “嘿嘿,修罗也不过如此!”
  然而,不要命的魔头实在太多,先前还只是魔将后期出手才出手的阵容已经变了,来此之人,只要还有战力的,全都拼命了,前仆后继,死战不退,此声,正是一名魔将中期的魔头嗜血冷笑,他自一团血雾中冲将出来,魔角闪烁,狠狠的撞在了大阿修罗的魔躯之上,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眼露疯狂。
  “去死!”
  大阿修罗疯狂,虽然这等创伤对他毫无影响,但却伤了无敌尊严,七只手臂顿时拍下,瞬间就将那名伤了他的魔头轰杀成渣,血雾漫天。
  “哈哈哈,你慢了!”
  “死吧,魔神击!”
  …….
  刹那间,就在大阿修罗轰杀那名魔头的同时,五道黑光再次袭来,如五把利剑,直取其身,瞬间击中。
  “噗…噗….噗…”
  五朵血花闪现,五名魔头的顶头独角全都建功,让那大阿修罗的身上再添五道新伤,而最严重的一道正是那只刺进了他心脏的银角。
  “嘿嘿,邪神?我们可是无恶不作的魔啊,你能比我们更狠么?”
  五名魔头嗜血的笑了,眼中尽是疯狂,杀到现在他们早就疯了,眼见一击得手,竟然齐齐笑了,而后,魔躯鼓动,闪烁红芒,欲要自爆。
  “给本座死,吼!”
  “嘭….嘭…”
  大阿修罗大吼,血气冲天,不过,这一次却未停手攻击,而是魔躯震动,爆发出一圈血红神光,瞬间就将那欲要自爆的魔头轰杀成渣,虚空为之震动。
  “尔等统统得死!今日,整个魔狱,无人能活!”
  魔头的悍不畏死终于激起了大阿修罗的血性,虽然身上创伤,可气势却不减反增,那七只手臂更是魔魂呼啸,血光漫天,一舞一划,尽是毁灭之光,比之先前还烈,所到之处,竟无一人是其一合之将,魔威滔天。
  “这就是修罗一族的战力么?只是魔将后期的修为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灭杀同阶之人竟如杀鸡屠狗!”
  李逸震撼了,虽然他也能轻松灭杀同阶魔头,但若是面对数百同阶魔头的围攻,他是断不会如此轻松的,更别说面对亡命之徒。
  “嘭….”
  一条巨大的蛇尾巴闪过,三名欺身上前的将级老瞬间成渣,就连他们的杀招,那被灌注了他们全身魔力的魔角都崩碎了,难以抵挡一击。
  “天道崩碎,万物成渣,给我灭!”
  大阿修罗大吼,身下的蛇尾巴再次舞动,犹如一道金枪扫过,虚空随之而灭,片片成渣,而,但凡接触到这中破碎空间的魔头更是无一幸免,肉身崩碎,神魂全灭。
  “嘶…..”李逸倒吸凉气,“这就是运用的天地之力么?借助天地之力,让空间错位,以错位之力直接灭杀敌手,如此手段,比之崩碎虚空放逐敌手更要可怕啊,实乃百死无生!”
  总所周知,崩碎虚空的前提是力量,唯当一击之力突破了空间所能承受的范围之时才能崩碎,产生虚无,而这种虚无只能吞噬,将所在之处的万无物吞噬干净,将其拖往另外空间,或死或伤,结局难定,实为放逐。
  而眼前这大阿修罗所发出的一击,竟不是单纯的崩碎虚空,而是改变天道,叠加空间,让几个位面短暂的重载一起,以空间错位之力灭杀敌人,而面对空间错位之力,诸天万界也唯有仙尊及以上的不世强者才能抵挡,眼前,无人能敌!
  “诛天刀,灭魂网,万物尽灭!”
  大阿修罗大笑,蛇尾如刀劈下,所过之处空间震动,有灰色丝网隐现,而后,一击落下,那攻击而来的十数人当场成灰,就连血雾都未留下,彻底成了劫灰。
  “哈哈哈,尔等不是要以血祭大阵么?欲以周天之力灭杀本神?尔等真是痴心妄想,今日,本神就要大开杀戒,让尔等彻底毁灭,用不超生!”
  “嗡!”
  一道散发冰冷气息的的灰色闪过,天地蓦然寂静,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这一刻停了下来,每人脸色的表情都一清二楚,嗜血、决然、兴奋、恐惧、疯狂,所有的表情都仿佛凝固了,此刻,整个天地唯那一道灰色还在扩散。
  “哧…..”
  破布声响起,凝固的画面被打破了,灰芒所过,周围的魔头尽数成灰,如同先前一般,一点血都没看到,尸骨无存…..不过,这一次比之先前更恐怖了,足足数十名魔头陨落。
  场中,所有人都愣住了,眼中的疯狂蓦然一般,出现了深深的寒,他们悍不畏死,但,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着他们,即便身死也丝毫不能对方威胁,死…也是白死…..
  “这是一种怎样的手段啊,这是崩碎虚空所造成的伤害么,这…..这只存在于传说啊….”
  “崩碎虚空,以空间之力吞噬我们的血肉,欲以此打断灭魔周天大阵的运转么?你休想!”
  “嘭”
  一名老魔露出疯狂,竟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爆,没有攻杀,没有绝望,老眼毒毒的看着大阿修罗,全身爆裂,头颅抛飞,当场成了血雾,而那颗抛飞的头颅之上,却带着死前的疯狂,狰狞的笑……
  “欲诛神,死,不足惜!”
  “嘭……嘭….嘭….”
  一魔自爆,众魔跟随,事到如今,唯有在大阿修罗还未来得及毁灭众人之前自爆,以自身精血,血祭周天,以自身血肉搅动大阵,以此灭神!
  远处,灭魔周天大阵之外,伤得不轻的雷男目露骇然,眼前的所见让她的剑心都有了一丝难见的不稳,心中冰冷。
  在其旁边,数十名达到了魔将中期的年轻魔头挺立,一脸悲愤的望着大阵之中,望着自己的父辈、祖辈轰杀、陨落,目欲喷火。
  他们便是整个狱城最为杰出的一辈了,他们将来的成就必然远超父辈,登临王境也不是问题,不过,此时的他们还太过弱小,弱小得不堪一击,即便送去给大阿修罗,也是连塞牙缝都不够,不过,也正因如此,他们被留下来了,未能卷入战圈。
  老人们让他们站立在此,为的不是让他们记住报仇,而是让他们拥有一颗强者的心,强者,身死而心不灭,唯此而已。
  “天杀的修罗,终有一日,我定要踏足虚无,灭你修罗一族!”
  一名年轻的魔头咆哮,眦目欲裂,在其目光之中,一名老者躲闪不及被一道灰光扫中,当场成灰,而那人正是他心中的无敌强者,魔将巅峰的至尊,更是他的祖父,唯一的亲人。
  “啊!苍天啊,你为何不开眼,为何要将这邪神放出,这是要毁灭我等吗?你不公啊!”
  又一名年轻的魔头悲号,口吐鲜血的倒下,在其目光之中,两道苍老的身影炸裂,成了血雾,至死都未看他一眼,脸色除了决然,还有淡淡的欣慰。而那正是他的两位祖父......
  大战继续,所有人都疯狂的攻杀,自爆或毁灭,不断上演,原本数百人的战场不断减少,几息之间就以失去数十上百人,至此,剩下的不过两百人,看其数量,所剩的已不过先前的三分之一。
  然而,就算如此,自爆,毁灭,依然继续着,死亡并未停止!
  “该死的混蛋,也不知做了何等事情,竟然放出这等祸害,若不是罗伯伯等人还在,恐怕整个魔狱都要毁灭了!”
  雷男骇然,口中喃喃,目光突然锁定了李逸,露出不善,虽然还不清楚李逸同那大阿修罗的关系,但眼前的这一幕定然同他脱不了干系。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也伤不了敌人!
  雷男好强,虽然身为女儿之身,但却有着盖过诸多男子的气概,故改名雷兰为雷男。只是,一身傲气,从不言败的她竟然被大阿修罗吓着了,居然连人家的气息都阻挡不了,有何颜面胜之?
  “哼,若你不死,本小姐定要让你知道天剑的滋味,不为别的,只为本小姐身上之伤!”
  先前,那一道血煞之气不但轰碎了她的衣服,更是让她气血翻腾,内府受创,到了现在,体内都还有血煞之气乱串。
  “看样子,那李逸小子该与这邪神有关啊,到了现在竟然丝毫未损,被那邪神保护的密不透风,真是隐藏得够深啊….”
  “哼,你这岂不是废话,虽然有灭魔周天大阵相阻,让我等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到了现在那小子都丝毫没事儿,这足以说明他和邪神有关。今日,他必死无疑!”
  “呵呵,希望如此吧…..我倒希望统领大人能将其赏赐于我让我亲自灭之,如此也好让愚伯大人刮目相看呢。”
  虚空之中,血腥之都的断云、吴天也来了,此时,正脸色凝重的看着场中,目露不善,与那些悲愤的亲年魔头不同,他们丝毫没有悲意,目光所至,尽是李逸,战意沸腾,愚伯的警告,早已让他们心中不平,对于李逸,是敌非友!
  当然,他们二人的私语也让旁边的魔头听得一清二楚,先前的悲愤竟一扫而尽,双目通红的看着场中的李逸,杀意滔天。
  毫无疑问,在这断云和吴天二人的“无意”谈话中,李逸已然成了此次大战的罪魁祸首,万众公敌,已然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