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传奇

  第一百八十就章近来,血岩城的魔狱是全乱套了,因为东、西、南三狱的混战,魔狱的稳定已是彻底告破,原本还相对平静的矿区也因此**了起来,诸如杀人夺宝,私立山头的事情更是层出不穷,整个魔狱,除了狱城和东狱还依旧太平外,再无安宁之所。
  三狱大战第三天,血腥之都的“角斗”也正式拉开了帷幕,那对闭关十年之久的无上终于路面了,重登雷霆,邀战四方,似要谱写新的。
  不知是因为三狱的**,还是的归来,三日来,狱城的人数已是暴增了数倍,本就热闹的大街也因为人数的暴增变得拥挤起来,想要出行都成问题。
  相比狱城的热闹,血腥之都的人气就更是不凡了,不过短短三日,入驻血腥之都的将级魔头就有上百人,其中,魔将后期的巨头就有八位之多,而达到了魔将中期巅峰的牛人更是达到了五十位之众!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前来参加即将开启的角斗赛的,虽然,血腥之都给出的报名条件是魔将后期以下,但,不少后期巨头也还是来了,毕竟,吴天和断云都是级的人物,同阶之中很难找出可以叫板他们的绝世人物了,或许,到了最后是允许魔将后期巨头参赛的。
  虽然魔狱的将级魔头不少,但这些人的功夫却很低级,所能达到将级也不知是花费了多少功夫,此番比赛,血腥之都以将级**为引,足以让所有的散魔眼红!
  “据传那吴天可是十年前的啊,连战千场无一败绩,横扫整个魔域,魔将中期之中无人是其对手,就连魔将后期的巨头都对他忌惮,如今他闭关十年,那修为已不知达到了什么高度,这番叫战,对半是为了重现当年的辉煌吧……”
  “那可不是,前有猎魔者纵横血都两年,气势冲天,压得诸多老牌魔将都不敢出头,只得纷纷闭关,以求突破,后有魔甲君主显威,一人横扫狂狱众魔,强杀老牌魔将,声势无双,若是他们再不出来显显身手,恐怕之名就只能黯淡了…..”
  人有八卦之心,魔也有,在这三日里,狱城中的不少茶楼酒馆内都有魔头议论,都在揣测吴天和断云的动机,有人更是提议大赌一把,看看先前的能否续写。
  “既然三狱**,想要改变魔狱格局,我等散魔注定性命堪忧,此番有幸见到再现,何不赌上全身家当,做一做最后一搏?若胜,便可变身巨富,成为狱城居民,得狱城庇护,若败,财富尽去,死亦无所谓!”
  “对,舍得一身剐,敢把狱主拉下马!虽然我等没有能力将狱主拉下马,但却有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既然都是无权无势的散魔,倒不如疯狂一把,看看能否逆天!”
  对于豪赌,那些进城的散魔竟无丝毫顾忌,全都赞成,其中,不少心急之人更是匆匆前去血腥之都,大喊开盘,而对于这些散魔的“无理要求”,血腥之都之给出了“时机未到”的答复,看得所有人都傻眼了。
  “时机未到,这赌局倒地开还是不开啊,这公告都贴出三日了,时机还未到,难不成这次比赛只是嘘头?”
  “嘘头?外面都乱成什么样子了,这怎么可能是嘘头?你还真以为血腥之都是吃饱了撑着,拿我们寻开心?”
  “如今,来此参赛的将级高手虽然已有百人之多,但拥有顶级战力的绝代高手却是少有,若是现在开盘,那还用说,吴天、断云必定完胜啊。”
  “魔狱六,东无名,西梦神,南逐月,北云心,吴天、段云居中齐,如今这四方创奇是一个没到场,此战还得等!”
  想到吴天和断云的大名,不少人都想到了与之齐名的另外四个之上,眼前顿时明亮了。
  狱城的六大,那可都是非凡的人物啊,除去血腥之都的吴天和断云二人外,其余四人全是无势力人士,是散魔中的!
  “这血腥之都的高层果然好打算啊,十年前的比试诞生了六大,他们获得两位,如今再开擂台,无非是想弥补先前的遗憾,将六大尽数收拢,如此,他们的势力又将再次扩大,即便四狱联合攻伐,他们也能丝毫不惧!”
  十年之前,血腥之都也开始同样的擂台赛,除去擂主不同外,奖励是丝毫没变,一册将级**,让得整个魔狱的天之俊杰争先相逐,从而一举奠定了吴天等六人的之名,此时,血腥之都再开擂台,众人不得不将其想成是血腥之都又在招人。
  不过,尽管知道血腥之都的谋划,前来观战的众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耐心的坐下了,准备大干一场。
  “嘿嘿,不管那么多啦,血腥之都这次想招人可不容易,那云心已经成了北狱的护殿统领,而其他三人已是行踪飘渺,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来,只说着消息能否传到他们那里都是问题,我等只需静等几日,等到比赛开始,我等的命运之轮就算正是转动了,成败与否,在此一举!”
  看到三狱混战,所有人都害怕了,那些没有势力的散魔更是下定决心,拼死一搏,在他们看来,这次比赛,就算他们能否继续活下去的契机。
  “大事件,大事件,神秘的猎魔者又出现啦,就在今日,她又出现在了血腥之都的擂台之上,连败十名魔将中期高手,战力惊天!”
  一日后,狱城之中在起波澜,那重伤尽愈的猎魔者又出手了,再次登临血腥角斗台,以逆天战力,连挑十名魔将中期的前辈高手,近乎成神!
  “难道她也要参加这次比赛么?虽然她的战力逆天,可她的境界怎么也比不过几大吧…..”
  “她现在上台,是要想两大宣战么?未出之时,她可是血腥之都的第一人啊,难道她要力压,成为无上至尊?”
  猎魔者的突然出手,让所有人都呆住了,原本还未将其划入此次大赛的入围名单,可现在看来却不得不将她列入其中,那一人挑翻十将的战绩就将其直接拉到了一流高手的行列。
  “嘻嘻,难道雷姐姐难道也想参加那个比赛?你今天的表现可是将不少人都给吓到了,那吴天和断云更是脸都青了,若是你真去参赛,恐怕,他们二人会很照顾你哦。”
  血腥高楼第四层,一身粉红束装的统领罗素正娇笑着在花丛中嬉笑,快乐得好似仙子。
  旁边,一名身穿黑色素装,面容还算精致的女子站立,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剑气,冷得渗人,给人一种不是人感觉,仿佛是一柄化作人形的妖剑!
  她就是让人闻名而色变的猎魔者,雷男!
  雷男?这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吧?
  若是告诉外面的魔头,那让人闻风丧胆的猎魔者竟然一样男人名字,恐怕会吓掉一地的下巴吧,如此难听的名字怎么可能是她的名字,怎么看都配不上啊。
  然而,这就是她的名字!人如其名,雷厉风行,远胜男子!
  “呵呵,他们?他们的境界确实比我高,现在的我的确没有战胜他们的可能,不过,我去看不光他们的自大,每天都以自居,都快看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这是给他们压力,教他们成才,若是他们不上进,那等我突破魔将中期,他们就只能成为的我剑下亡魂。”
  雷男说得很轻,声音也很动弹,好似微风的轻语,不过,话中流露出的杀机却让人心胆皆寒,强如到达了魔将中期的罗素都为之心颤,小嘴微翘。
  “哼哼,你这个冷妞,每天都只知道打打杀杀,修炼个破剑诀还真越来越冷了,这样下去,恐怕真要变成杀戮机器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归自然吧。”
  罗素好似怕了这个没有女人味的大姐了,说罢就扭着小腰离开了,几个转身就消失在了林间。
  “那李逸可有出关,我倒是很想见见他,不知道他能接下我几剑呢?”雷男喊道。
  “嘻嘻,你自己去等着吧,血腥府邸那片的深刻就是他弄出来的,现在都闭关五天了,就快突破成将了,你若是被欺负了,可别找我哭鼻子哦,那家伙不比吴天他们差。”
  远处传来罗素的娇笑,只是她的身影已经消失,无法再见他的容貌。
  “是么?不比吴天差么?只是刚刚成仙就有这样的战力?我倒要看看是否属实!”雷男轻笑,化身黑色雷霆,瞬间消失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