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病魔——甄愚

  第一百七十九章远处只是传来一声轻咳,人影都未出现,可却将血腥之都的两名传奇给镇住了,一脸的难看。
  吴天,他是名副其实的传奇,是血腥之都年轻一辈中的最高存在,什么猎魔者,什么断云都不能与之相比,他才是魔狱的骄傲!
  此时,他的境界已是达到的魔将中期巅峰,距离后期不过一步之遥,而体内世界更是达到了许多魔将后期都无法达到的聚核期,战力逆天,然而,强悍如此的他,却被一声轻咳吓着了,当他听到那声轻咳的瞬间,脸色顿时变得比断云还要难看,一脸铁青。
  “哈哈哈,没想到愚伯也来了这里,晚辈不知,失礼失礼。”
  一愣之后,断云顿时大笑了起来,恭敬的向着远处抱拳行礼,“想必这深坑下的那位定是我方修士了,哈哈哈。”
  虽然在大笑,可断云心里却是忌惮无比,谁都知道这老头看似不怎样,但是动起手来却毫不含糊,比说他们是魔将中期,就算魔将后期、魔将巅峰的巨头来了都要老实。
  病魔甄愚,那可是超越了传说的存在!
  据传,五百年前,这位病怏怏的老头可是一力镇杀四方,独占八名魔将巅峰巨头,并完胜离开,而那些战败之魔更是无一幸免,全都成了血泥,就施展体内世界都是不敌。
  吴天皱眉,最终还是放低了身份,躬身抱拳,对着愚伯行礼,“晚辈不知情况,无意冒犯,还请愚伯不要怪罪…..”
  其实,他也知道地下之人是血腥之都的修士,不过,李逸的冲关的动静实在太大,那种波动,足以堪比魔将初期修士冲击中期之境,让他产生了忌惮,因此才产生了将威胁扼杀在摇篮的想法。
  原本,他给李逸十息的时间只是做做面子,让他不用落下口舌,因为不管如何,在冲击境界的李逸是不可能强行打断的,若真在十息的时间内出来,那必被反噬,即便不死,前途也算毁了,对他难成威胁,若是不出来,他再出手灭杀,也算师出有名,仁至义尽,算不得故意扼杀。
  可谁知,正是他的十息之约却让对方逃过一劫,并给自己带来了大难,心中一片冰冷。
  “哦?你不知情?”
  虚空之中,一道金色的门户开启,肉身干枯,气血不足的愚伯现出身来,脸上一片漠然。
  没错,他的脸上是漠然,丝毫没有感情波动,无悲无喜,好似一点也不关心此事,那双老眼依旧浑浊,好似行将就木的老人。
  “呵呵,愚伯,既然您来了,那这里肯定就没什么事儿了,晚辈这就回去了…..”
  断云开口,准备撤退了,他早已看清了这里的情况,知道有事儿发生,故此前来看看,而后,看到吴天来此,他才“舍命陪君子”的站了出来,寻思秒计。
  对于吴天,他很了解,此人虽然不凡,但为人却很桀骜,心胸狭小,但凡对其的地位有所威胁的存在,他都会竭力铲除,所以,他才跟着过来,看看吴天想要如何,同时,更是准备在关键时候,出手帮忙,将吴天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今,愚伯来了,更是出手出手护住了坑中之人,他知道这吴天要倒霉了,而自己若不快走,也会大难临头,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咳咳,既然大家都来了,何不等等一块走呢?据说,你俩都已闭关百年,那修为自当很是不凡了,老朽老了,以前还能为你等把把关,现在都快没有力气了,若是你等再闭关百年,恐怕老朽都要入土了,如此,就让老朽乘着最后的时间为你等把把关吧。”
  愚伯轻咳,看了看吴天二人,微微点头,好似很满意,就想家中长辈对待后背一般,丝毫没有放走二人的意思,顿时就让让二人脸色大变。
  “愚….愚伯,您老记错了,我们才闭关十年,不是百年,这修为就不用检验了吧….”
  断云开口,满脸的苦笑,没想到愚伯会如此“关心”自己,想到对方的手段,他不由得全身冰寒,想哭的心情都有了,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断然不会来此凑此热闹的。
  “愚伯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的修为实在太差,怕愚伯看了生气,还是……”
  吴天开口,抱拳躬身,虽然很是忌惮,但却没有断云“无耻”。
  “对对,吴天说的对,我的修为比他还差,若是让您老出手,那是脏了您的手,您还是放我回去吧,再给我两….不再给我一百年的时间,晚辈一定前来接受前辈的指点……”
  断云接嘴,一脸献媚的看着愚伯,怕得要死,当然,他能如此做作,也不是全是事实使然,而是他的形如。
  如那笑里藏刀,两面三刀,阴险无耻…..说的便是断云这类人!
  “哦?难道老朽真的记错了?你们真的只是修炼了十年?可是我怎么感觉已经过去百年了?”愚伯摇头,有些吃惊的看了看二人,眼露精光,闪耀得好似两盏神灯,而后,等到半响之后他才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你们真是修炼了十年。”
  二人闻言,顿时有了想死的冲动,这人分明是在戏耍他们,谁会相信,一个无敌的强者会看不出他们的修为?
  “愚…..”
  “唉,人老了,这骨头也都快散架了,今天有空,正好活动活动骨头架子,你们就算陪我老人家走上一遭吧。”
  未等断云说完,愚伯就动手了,只见他大手一招,虚空顿时出现一道门户,传出巨力,瞬间就将吴天、段云吸了进去。
  “王……王级…….”
  二人惊恐,彼此对看一眼,全都见到了对方脸上的不信,口中轻呼,不过,还问等他们的声音传出,那道神门便关闭。
  “大哥,我的任务完成了,先走了……”
  愚伯望了望深坑,点了点头,而后,身形隐于虚空,顿时消失不见。
  “王级强者……愚伯也突破了么?”
  深坑底下,李逸虽然全力冲关,但还是分出了部分神识来观察外界,此时见到愚伯的手段,也不由心惊。
  魔狱的天地与人间不同,这里的空间极其稳定,就算达到将级也只能沟通天地,隐于虚空,即便能够打破,也难以构建空间大门,而,若想要打开空间大门,强行拘走两名堪比魔将后期的存在,非王者不可行!
  李逸知道愚伯的肉身是魔王废体,如此体质是难以达到王级之境的,能够达到魔将颠覆的高度都是万难,怎么会如此快速的破将成王?
  “难道是……”
  望了望洞口,心中顿时明亮,既然罗源修成了魔王,那凭着他的修为,想要帮助愚伯也是不难,魔王精血足以改变愚伯的肉身,让他废体重生!
  “小子,麻烦已经为你解决,既然你肉身尽复,那就不用本座出手了,若有机会,日后再见吧。”
  罗源的声音响起,虚空微震,散发出王者的恐怖波动,让人心悸,而后,话音落下,整片天地也再次恢复了平静,大统领罗源离开了。
  这一刻,李逸的心静了,先前的“冒进”让心脉受损,但此时却也好了大半,他相信,在经历了先前一幕后,那些别有用心的强者必会消停,他的冲关再无后顾之忧,突破成仙不再艰难!
  一日后,整个血腥之都沸腾了,三狱大战的事情终于再也掩饰不住,震动了整个魔狱,然而,就在众人为狂尊感到担忧的时候,一只来路不明的却人马突然杀出,成功的挡住的两狱的进攻,让狂尊解开了死局。
  如此一幕自是让骨魔等人惊怒不已,全都认为是流云出手了,当下就准备收手,不打了,可谁知,就在那队神秘人马杀出的半个时辰后,流云的传书却到了,当众宣布,他从未干涉过四狱的格局,如此,自是让骨魔等人暗喜不已,不过,狂尊却更加恼怒了。
  “杀!但凡今日来我狂狱之人都给我统统杀掉!”
  毫无疑问,这支队伍是狂尊秘密培养起来的,是他的杀手锏,本想培养到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将它拉出来,震慑诸敌,可没想到还未彻底养成就不得不暴露了,此事让他震怒无比。
  “流云啊流云,既然你如此对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一日,狂狱暴怒了,爆发出了最为顶级的战力,凭着一己之力硬撼东、西两狱,久战而不败,战力之恐怖,看得骨魔等人都皱眉。
  不过,也只是皱眉罢了,骨魔等人并未退去,反而再次调派人手,全面打击,看样子是不想让狂狱再存留下去了。
  “唉,看来魔域又要**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块安宁地,现在又乱了,这种日子还能过去多久…..”
  “四狱平衡的局面破掉了,也不知狱城还能保存多久,若是狱城也受到攻击,那我等也就只能重回杀戮的日子了……”
  狱城中的不少魔头都在感叹,担心将来,其中最多的是魔兵境的魔头。
  魔兵是魔狱垫底的存在,是诸多强者的猎物,如今靠着背后的势力,靠着狱城,还能稍微保全性命,一旦四狱平衡被打破,他们除了龟缩在狱城不出外,难以存活。
  魔族是嗜血的一族,魔狱是杀戮的地狱,所有的罪恶都在这里上演,也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在这里生存!
  魔狱中的魔头大多是身犯重罪的罪人,到了此处,求生就成了唯一,唯有实力够强,能够成为王级的强者才能离开这里,步上天堂。
  既然所有人都想离开地狱,都想成为强者,那么嗜血的杀怒就存在!
  与此同时,就在三狱激烈大战之时,血腥之都也出现了大动作,那闭关十年之久的传奇双骄出关了,大摆擂台,邀战四方,但凡魔将后期一下的强者均可报名,胜者可获将级**一册,此事震坏了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