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统领——罗源

  第一百七十六章闭关疗伤最忌的就是有人打扰,而为了不被打扰,李逸已在府中布下了九天神阵,若无他的同意即便是魔将中期的强者都难以进来,除非魔将后期的强者亲自出手破阵,否则无人能够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闯入。
  然而,眼前这中年男子却进来了,以虚空为门户,无声无息的闯入,距离李逸不过数米之遥,如此都未惊醒李逸,这手段着实逆天,至少,不是一般的巅峰魔将能够施展的。
  “体质非凡,根骨奇佳,体内拥有五大主婴,金丹…..三百五十五颗金丹?这是人还是怪物?”
  那中年男子眉心之中有只竖眼,紫芒闪烁不定,不过几息时间他就看出了李逸的深浅,就连体内的经脉都被看穿了,在他面前,李逸的秘密已然不是秘密….
  不过,他也被李逸体内的特殊景象给吓住了,愣愣的站在虚空,半响都未动弹,本想出手帮忙的念头都打消了,一脸的不信。
  “据说…..六婴真人在六婴大成之时就曾纵横人间,难逢敌手,魔界诸魔都不是他的对手,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可眼前这人又算什么?身具五婴,还有数百没有结婴的金丹,这还是人么?这还能被称为奇才么?这是怪物吧!”
  罗源愕然,任他修道千年也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修士,别人一颗金丹都要苦修半生,生一元婴就要消磨百载,若想结双婴更是九死一生,可眼前这人居然全身都是金丹,其中的五颗金丹更是化生成了元婴,这…..这实在太过逆天了。
  罗源,血岩魔狱的大统领,罗素的父亲,神秘莫测的“至尊魔将”,血岩六大家族的拉拢对象,拥有魔王之体的人族修士…..
  他本是天赋不凡之人,见识之渊博胜过不少魔王,眼光之高绝非一般人可敌,他才是血岩魔狱的掌舵人,众魔生死的掌控者!
  然而,强悍如斯的他也被惊到了,久久未动。
  “呼……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人是…..是妖!”
  许久之后,罗源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全身都被黑炎与金雷所包裹的李逸,眉头微皱,“这家伙的体质太过特殊了,这手段也是离奇,这神秘的黑炎竟能让我肌体生寒,想必不是什么好于之物,而那金色的雷霆却更加恐怖,凭我魔王初期的境界竟也有些胆寒,这…..这也太过特别了吧。”
  世人都以为罗源是巅峰魔将,可实际上他却是突破了魔王境的大高手,若是放在仙界,那就是大罗金仙级别的无上存在,是超脱三界,不在五行,不死不灭的无上存在!
  但是,为了保全信命,为了不受魔族的控制,他忍了,不但自封修为,更是闭门不出,想要瞒天过海,躲过外界的耳目,若不是罗素相求,他是断不会来此,为李逸疗伤的。
  魔王,那是不死的存在,放到任何地方都是一方巨头,即便进入至尊王室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而拥有魔王之体的王级强者,那更是连皇室都要眼热的人才,若是他的修为被外界知晓,那血岩城的六大家族岂会将他放过?恐怕,罗素的命运又会难以预料吧。
  “唉,这小子的情况实在特殊,本座想要冒险相助都无能为力啊,这…..”
  看着李逸的状态,罗源纠结了,他偷偷来此乃是想为李逸疗伤的,可到头来,对方变成了刺猬,让他无从下手……
  幽冥黑炎本是神物,少有人知,而那金色雷霆更是神秘,没有人知,二者如护体罡气一般将李逸包裹,让得落源都无法,因为,他也看不穿那两种神秘的存在,不敢出手…..
  既然无法出手,罗源也只能苦笑了,不过,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立身虚空,隐入神门,慢慢等侯,想要看看这神秘的小子还能带给他什么惊喜。
  房中,李逸依旧全力疗伤,身上的金色雷霆已经形成了无数雷霆小蛇,不停的在他身上盘旋穿梭,雷蛇所过,他的经络骨骼都能清晰可见,看上去格外妖异,而他的断臂更是有血肉在蠕动,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生,每一滴血肉都闪亮晶莹,有着强大的生机。
  其外,三尺黑炎燃烧,将李逸团团包裹,自内而外的焚烧着,每一寸皮肤都有着黑炎在跳动,每一丝头发都带着寒光,不过,他却不为所动,豪不变色,那张不算英俊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痛苦,唯有他坐下的血精寒玉床结起了寒冰,并不断融化,即便它是魔狱少有极品练功床都挡不住幽冥黑焰,正被无情的摧毁。
  “这……这黑炎好生厉害,这可是极品的血晶寒玉啊,即便是三味真火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它融化…..难道这黑焰比仙人的三位真火还厉害?!”
  罗源愕然,他注意到了血晶寒玉床的变化,惊骇异常,若说别人不知血晶寒玉床如何了得,但他却是知道的,因为整个血腥之都的血晶寒玉床都是他下令布置的,而将寒玉练成玉床更是他亲自出手,以三味真火锻炼七天七夜所成,如此寒床不但更有利修炼,更是成了法宝,可敌中品仙器!
  中品仙器都被融了,而且还是在几息的时间内……这着实让罗源震惊了。
  “这小子的护体神焰都这么厉害,那他的实力又是何等的恐怖?即便魔将中期的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吧?这神焰一出,谁能是他对手?可为何会双臂尽毁呢?难道是阴谋?”
  注意到幽冥黑炎的厉害,罗源又不解了,在他看来,李逸只凭这种黑焰就可跨级挑战,是无敌的人物,根本不会受伤。
  然而,他却不知,李逸的幽冥黑炎都是来自神龙鼎,根本不多,想要借它灭敌实在差得太多,若不如此,着幽冥黑焰一出,谁可与之争锋?
  “哧…..”
  突然,李逸身上的一块皮肤被焚灭了,发出轻响,成了飞灰,露出了血淋漓的血肉,而那血肉更是发出阵阵清香,鲜红无比,好似被烤熟了,看得罗源心惊。
  “这是引火**么?若是血肉都被靠熟了,他还能活?”
  看到李逸的皮肤一块块的剥落,遍体生香,生为金仙的罗源都在皱眉,如此情况即便是他的大罗魔王体(不死不灭的肉身)都要枯竭,这是自杀之举!
  不过,生为当事人的李逸却没半点反应,脸色如常,不悲不喜,好似根本没有感受到痛苦一般。
  然而,李逸真的没有感觉么?
  答案是否定的…
  就在皮肤剥落的瞬间,他便感到了深入骨髓的刺痛,他能清楚的感受到的幽冥黑炎所带来恐怖侵略,但他却不能反抗,他必须借着体内的强大生机再炼肉身,别说皮肤剥落,就算是骨骼尽毁他都在所不惜。
  “以幽冥黑炎为熔炉,以无尽精血为燃料,以无尽生机的养料,炼我无上神躯!”
  李逸发狠,不但没有熄灭幽冥黑炎,反倒更加玩命了,原本被神龙鼎封印在他体内的黑炎又再次解开部分,狠狠的加入到了炼化大军之中,刹那,原本三尺黑焰也变成了五尺,寒气惊天,而他的血肉也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开始不断湮灭,成了飞灰。
  “这小子是找死!怎能调用这么强大的神焰,就算是上品仙器都要成为飞灰!”罗源大惊,身下的神门大张,准备出手,不过,当他看到李逸的模样时,他又放弃了。
  血肉成灰,飞灰尽毁,可李逸依然咬牙坚持,那一脸的坚定,很是疯狂,没有怒吼,没有惨叫,一切都在无声的进行,看得罗源失神。
  这是何种的毅力啊,纵然身陷炼狱也能毫不畏惧,此乃无敌之姿!
  罗源感叹,曾几何时,他也有过无尽疯狂,不断修炼,不断自残,不惜夜屠万魔,以求突破境界,可相比李逸的咬牙坚持,他的疯狂只能算作发泄,比不过李逸的十分之一。
  “嗤…..”
  又是一声轻响,李逸全身血肉都彻底烤熟了,冒着浓浓黑焰,一身皮肤尽数全灭,好似一具干尸,若不是他的体内还有着强大的生机在释放,恐怕罗源都会将他当做死人。
  “还差一点!只要将血肉焚尽,我的肉身就能大成!若不乘着体内拥有无尽生机,以后想要炼化,那就再无机会了!”
  李逸咬牙,那幽冥黑炎太过厉害,让他的神魂都开始震荡有了溃散的趋势,无尽痛苦袭身,让他生不如死,不过,他却知道,这不是极限,若是放弃,他的肉身也就只比先前强上少许,算不得大成!
  李逸是修道的天才,若不如此也不可能在两百年的时间内得道飞升,不过,他更是疯子,是一个最求完美狂人,一旦发狠,性命都能舍去。
  “焚!”
  李逸大吼,干尸一般的身体内再次放出黑炎,全身血肉飞快湮灭,只有点滴紫金液体滑落,不断的渗入他的骨中。
  “这……这么疯狂….”
  李逸的一声大喝将罗源吓得不轻,原本就看呆的他,身子当场趔趄,差点跌落下来。不过,就在他话音出口刹那,李逸的血肉已经全毁了,成了骷髅,若说与白骨骷髅有何不同,那只有他的体内还有五个元婴盘做,数百颗金丹闪耀,其外,一条条经络如光线穿梭,遍布骨上,晶莹非常。
  “神迹…..”
  见此一幕,罗源彻底楞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