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动作

  第一百七十五章猎魔者的强大让四狱皆惊,更是吓得狂狱众魔惶惶不可终日,怕那杀神一般的疯子杀了进来,相比别的狱,他们更知道猎魔者的强大,因为这次死的不是十二人,而是二十人!
  二十名魔将啊,虽然是初期,但也是狂狱三分之一的力量了,这是足以灭掉魔将中期的力量啊,可…..如此恐怖的力量居然这样被灭了……
  “那托帕三将军亲自带队啊,整整二十三名魔将啊…..那猎魔者到底强大到了何种程度啊。”
  “打蛇不死反被咬,我狂狱又添了一名大敌啊,难道又要血流成河么…..”
  众人都知狂尊拉拢猎魔者的事情,更知托帕兄弟出手截杀猎魔者,本以为猎魔者已经丧命,那想那猎魔者不但没死反而强势归来了,只是一次大杀就让众人心寒。
  “新出了个魔甲君主,现在又多了个猎魔者……这让我们这些小角色怎么活啊。”
  狂尊要杀李逸那是所有人都知晓的,不但出动了托帕四兄弟,更有数十名魔兵魔将压阵,可结果呢,托帕虎死了,随其同去的魔兵全灭,是与李逸结了死仇,如今,那与狂尊结仇在先的猎魔者又出现了,全灭狂狱众魔,杀得狂狱四金刚都没脾气了。
  众魔感叹,这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得塞牙缝,这仇人不出还好,一出就变态,还是一个比一个狠的变态!
  狂尊怒了,仰天长啸,整座魔殿都在颤抖,两批人马的接连覆灭,不但让他势力大损,更是**裸的打脸,想他纵横狂狱数百年,何曾遇到过这种局面。
  “李逸、猎魔者!本尊若不灭杀你等,本尊必将**于天地!”
  狂尊血发倒竖,煞气冲霄,好似一尊杀神,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化为了怒吼,震得殿外的魔云都在溃散,如波荡漾。
  狂狱大地,无数魔头都在颤抖,被那狂尊的怒吼所慑,胆战不安,而大地上的万千魔兽更是卷缩于地,不敢出门。
  魔将,那是超越了魔兵的存在,或许在外界他们算不得什么,但在狂狱,若能达到魔将后期境那就是登上了神坛,成了万人敬仰的无上存在。
  而狂尊,更是四大狱主中的强者,魔将后期的帝王,一声魔啸足以让万魔臣服。
  “哼哼,狂尊,足智多谋的谋将军?不过是只阴险的老狗,这次损失二十多名魔将,我看你还能猖狂几时!”
  一座血红的大殿之中,一名头戴金冠,身穿金甲,拥有三丈的魔头冷笑,他手持三叉戟,背生白骨翼,头长一对银角,全身都是白骨倒刺,端坐于骷髅王座之上,好似不死骨魔。
  没错,此人正是魔狱的第四魔头,东狱之主——骨魔向天,相比狂尊,他也拥有魔将后期修为,只不过,他有勇无谋,没有狂尊势大,孤儿排名靠后。
  据说,骨魔向天的母亲是血岩向家的公主,而他父亲乃却是亡灵一族的族长,血晶骷髅的王,虽然不属魔族,但也属魔族阵营,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二人结合,生下向天,使其拥有了亡灵与魔的特征,是不死与不羁的结合,天赋强绝,不过,千年前的血岩**,使得向家灭亡,他的双亲都战死于此,而他也成了俘虏,被困于此,那时他才年仅十岁……
  “狂尊啊狂尊,别以为你抱上了李家的大腿,我就不敢对你动手。”向天冷笑,“那李家虽然势大,但我向天却是不怕,别以为你登上了狂狱的第二宝座,本尊就奈何不了你,今**元气大伤,老友我自当送礼上厚礼,日后吞了你的魔功,我再找那李家算账!”
  虽然魔狱也有一李家,但它却只算得上一流家族,不可与四狱相比,此时,向天所言之李家乃是血岩六大豪门,是为至尊王室的李家,他的生死大敌!
  向天起身,大手一挥,喝道:“来人,备齐五十名魔将好手,随本尊同去狂狱!现在是展现我们东狱实力的时候了。”
  “是,属下遵令!”数声魔啸响起,那隐藏在大殿四周的护卫全都领命退下,无声无息。
  “四狱?我看三狱也不错!哈哈哈。”向天大笑,身形慢慢消失,无影无中。
  或许,在世人眼中,东狱的实力并不强大,年年垫底,实力最弱,不过,知晓自身实力的东狱众人却是冷笑,对那排名毫不关心,常年无名,而无异议。
  他们不需要排名,他们只需要实力!等到时机到来,他们将展示雷霆手段,让那些羞辱他们,鄙视他们的众人彻底闭嘴,此时,他们久等的时机已经到来!
  “出发!”
  点兵场上,向天手持神戟,斜指南狱,吹起了最后的号角。
  与此同时,就在骨魔向天杀南狱的这一刻,西狱的点兵场上也同样响起号角,整整八十名魔将强者整装待发。
  “本座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我想诸位兄弟也是一样吧,这偌大的魔土之上哪需要四狱并存?霸道的狂狱注定灭亡,我等将长存不灭!”
  点将台上,钢牙的全身都笼罩在红色魔铠中,唯有一对血红的眼见放着寒光,话语激昂。
  “那自大的狂尊注定不能成功,此时,他已战败!他的实力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他,不在是第二霸主!而我们西狱的崛起,也就在今日!西狱扬名,就在今日!”
  钢牙旁边,一名身高十丈,皮肤白嫩,长得人模人样的“美女”振臂,激情如火。
  她是钢牙的妻子,魔将后期的红云魔将,虽然身为魔族之人,可却拥有人族的脸蛋与身材,除了身形巨大,无人可以看她的魔族之人。
  “踏平狂狱!”
  “踏平狂狱!”
  点兵场上,八十名魔将振臂高呼,震的天上的魔云都在溃散,煞气冲霄。
  “出发!踏平魔域!”
  钢牙振臂一挥,八十名魔将尽数腾起,化作流光飞射,而他也搂着红云的小腰乘风而去。
  此时,东、西两狱终于对狂狱发起了进攻!
  狂狱势大,非北狱不可压,狂尊猖狂非流云不可挡,数百年来,若非流云出面调解,这东、西两狱怕是早已落到了狂尊手中。
  如今,狂狱的顶尖战力被灭,实力大减,东、西两狱自会落井下石,若是能一举端了狂狱,那是再好不过。
  表面上,两狱的实力不及狂狱,但实际上却是不惧,三方迟迟未动,不过是流云操纵罢了。
  “狱主大人,东、西两狱的大批人马已经向狂狱进发,我方是否出面?”
  北狱的狱主大殿中,身为护殿统领的云心正跪伏在地,其上,流云端坐,迟迟未语。
  良久之后,流云才摆手,道:“任他们去吧,那狂尊所谋甚大,如今也是时候让他吃点小亏了。”
  “可…..此次东、西两狱一共出动了一百三十名魔将,更有骨魔、钢牙压阵,若是我方不动,那狂尊多半会饮恨,到了那时,魔狱的平衡将会打破,恐我北狱…..”
  云心没有说完,事已至此,不用猜都知道结局,此事不用他多说。
  “打破格局?若真打破格局那就让他打破格局吧,这四狱并存的日子太长了,狱中之人仿佛已经习惯这种安宁,可这里不是世外桃源,这里是魔狱,是厮杀的地方,若不一直拼斗,恐怕,全灭的日子也要来临了,因为,他们不喜欢这个样子….”
  流云摆手,没有出手的意思,反而说了一些让云心听不懂的话,让人糊涂。
  “他们?难道是操纵魔域的几大势力?难道他们就不希望魔狱安宁么?”
  云心退出了魔殿,但心中却是不解,想不明白流云所言的意思,毕竟,他不是一方巨头,没有资格了解上层机密。
  流云不出手,东、西两狱夹击狂狱,其结果可想而知,狂狱被灭已成定局,除非奇迹出现,不然,狂尊必死!
  血腥之都,李逸依旧打坐,不过,在他身上的生气却更加浓了,金色雷霆遍布其身,好似天地雷灵。
  五大家族送来的“神品”已经尽数被他吸纳,此时,他的生机之强已经超越了以往,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极致,全身上下都被一层ru白的神光包裹,每个毛孔都舒服得大张,有着精气在吞吐,而他体内更似蛰伏着一条巨龙,血气旺盛得好似烧红的铜炉,生命旺盛得吓人。
  “这些神材果真不凡,不过吸纳少许,体内的创伤便痊愈了,即便那大统领不来相助,我也能在数日之内痊愈!”
  原本李逸认为只有全会了九龙飞天心法才能让断臂重生,可自从了解了金色雷霆的强大,这断臂已经不再是问题,只要拥有足够的生机,断臂亦能在短时间重生!
  李逸没有Lang费,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炼化神材上,黑炎如墨,尽情的焚烧着,本难炼化的四大神材当场妥协,一经碰触就成了生命之源,源源不断的涌入李逸的体内。
  幽冥黑炎,本为幽冥神火,可焚世间万物,暴烈无比,不过,却因神农大神的缘故,它成了炼制先天灵丹的神焰,李逸用它炼化魔界神材可谓大材小用,轻松无比。
  然而,幽冥黑焰却太过霸道,任那神材如何难练都难以对抗,不过数息就成了精气,然而,如此却是难为了李逸,凭他此时的修为,想要同时吸收死块神材的精气那是绝无可能。
  “决不能让精气溢散,此时只能……黑焰焚身!”
  金色雷霆确实厉害,就连神农鼎都不愿提起它的来历,只说对李逸有益,可是它也太过神秘了,神秘得李逸都无法操控,此时,它对生机的消耗速度完全比不上李逸体内的精气产出,大部分的精气都未能用到疗伤之上,对此,李逸只能放手一搏,他以神炎锻炼己身,以精气强化神躯,以求将肉身提升到极致!
  “不错,这小子果然和二弟说的一样,体质非凡,潜力无限,若是助他成长,那事儿怕是真的能成!如此还是让我来助你一把吧”
  就在李逸全力吸收精气,炼化己身的时候,在其身后却出现了一道门户,一名年约五旬的中年人正站在其中,一脸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