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地震

  第一百七十四章碎魂印,托帕兄弟的最强组合绝学,四人各施一式,为震魂、夺魂、斩魂、碎魂四式,联合施展,可生碎魔魂而不伤魔躯,厉害非常。
  此时,猎魔者看似并无外伤,可依旧吐血,那是因为她确实中了碎魂印,不过,缺少托帕虎斩魂式,她还不至于当场惨死。
  此时,托帕三兄弟虽然冷笑,可自身也不好受,那胜过钢铁的魔躯都快被斩碎了,魔血狂涌,欲止而不能,因为伤口之上有着淡淡的神圣气息,专刻他们的魔功,非灵丹圣药不能治愈,反观猎魔者,虽然大口吐血,但气色还行,不像要死之人。
  “托帕勇、托帕战、托帕金,你们就在这儿安心的养伤吧,你们狂狱的众人就由我去照料了,咱们狱城见,哈哈哈。”
  猎魔者大笑,吐出一口鲜血,身形再闪,好似闪电一般向着狱城飞去,磨刀霍霍杀人去。
  “噗!”
  托帕勇一口逆血突出,想要再追却被托帕金挡住,不让上前。
  “大哥,这猎魔者的手段着实厉害,虽然未到魔将中期,可战力却不逊于魔将中期强者,而她的**又那么奇特,专克魔功,即便她受了重伤,可依旧不是我们能够留下的,说不定还会因此陨落,此时只能任她离去,我等快速疗伤,而后,速速赶去,看看能否救援。”
  托帕金摇头,全身是血,那猎魔者实在太过厉害,即便是达到了魔将中期的他都无法胜之,就算三兄弟联手也只能和对方战平,而这种战平还是对方没有施展杀手锏,自家兄弟以命相搏换来的。
  他虽然年纪最小,可天赋却是托帕四兄弟中最高的,也是唯一达到了魔将中期的强者,眼光很是毒辣,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不敢让自家兄弟冒险。
  “老四说的没错,那妖女实在厉害,非我三人之力能够除掉,可惜老三不在了,若是老三还在,今日哪里轮到她来猖狂,可恶啊!噗…..”
  托帕战也大嚎,血发倒竖,额冒青筋,魔血吐个不停,他修为是三人中最低的,受伤最重,此番怒火攻心,更是伤上加伤。
  “这该死的妖女,年前让他逃掉,未能斩草除根,她却在四个月斩我狂狱数名魔将,而后,狂尊出面,雇血腥之都的将级强者杀她,却被她反杀而逃,这次她功力大增,定不会同我狂狱善罢甘休,真是气煞我也!”托帕勇紧握拳头,狠狠的轰击着血岩,直砸得大地开裂,乱石抛飞,很是悔不当初。
  一年前,猎魔者还是魔兵巅峰,名声却响彻四狱,为四大狱主都欲招揽的人才,其中,狂尊是第一个出手的,想要将其招为手下,共谋大事,可猎魔者却不识时务,竟当场拒绝了。
  而狂尊是什么人?他是一名野心极大的军阀,任何被他认为是人才,可以招揽的魔头要为他所用,若是不从,杀无赦!
  在他眼里,只要是人才,那就是对他有用之人,若是归附,他必壮大,若是不从,必会挡道,而挡道者,必须斩杀!
  所以,猎魔者成了他欲除掉的绊脚石。
  为了除掉猎魔者,托帕四兄弟曾在一年前合力截杀过她,但那一次也只是将她重创,未能建功,而后,三个多月前,狂尊亲自出面,收买了血腥之都的两名老牌魔将,欲杀她于角斗台,可却被她反杀,此事震惊四狱。
  魔将身死,这是十年难出的大事,当场就震惊了血腥高层,而后,他们着手调查,弄清了其中的内幕,愤怒之极,不过,因为血腥之都的某些高层从中作梗,此事儿被压了下来,并未外传,一般的知情人都以为是猎魔者背叛了血腥之都,故大开杀戒。
  如今,猎魔者境界突破,实力大增,自是少不了报仇,今日猎杀狂狱众人,除了为李逸减压外,更重要的是以雪前耻!
  “此事必须禀明狂尊,这魔女一日不除,我狂狱就难有安宁之日,若是让这魔女和那魔甲君主联手,我狂狱怕是有灭顶之灾!”
  最终,托帕勇三兄弟也不继续前行了,在草草疗伤之后便原路返回,欲将此时报与狂尊。
  他们知道,即便自己等人再次赶去,那些逃亡的狂狱众人也难逃猎魔者的毒手,同时,更有可能让自己陷入险地。
  猎魔者想杀人,非魔将中期的强者不可存活!
  他们唯一后悔的就是先前下错了命令,不该让众人千万血腥之都的,若是让其原路返回或许还能存活,可现在,众人的生死极其难料。
  确实,在失去托帕三兄弟的牵制之后,猎魔者的实力已是全面施展,其速之快好似流光,比之魔将中期的强者都之强不弱,与那逃跑的众人相比,更是龟兔相较,不在一个层次。
  半柱香后,在距离狱城还有数千里的广大荒原之上,猎魔者终于追上了众人,而结果自是血腥无比。
  魔狱本就是一个犯罪集中地,来此的魔头要么罪大恶极,为祸乱一方的该死魔头,要么冤情滔天,因得罪大势力而被迫入狱,但后者是不可能在魔狱久活的,来此也别那些实力灭杀,所以,剩下的魔头多是无恶不作的该杀之魔。
  斩杀他们,猎魔者从不手软!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又一名魔头变成了死尸,魔躯化为血雾,魔魂成为劫灰,只是一剑就被猎魔者斩杀了,至死也就只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一名魔将初期的魔头惊叫,化身流光逃窜,眼中布满惊骇,想要逃得一死,可回答他的却是一道剑芒,一道散发淡淡红芒又夹带着丝丝金光的剑芒出现,自其头顶落下,将他斩成血雾,什么也没剩下。
  “嗡!”
  剑鸣声又起,自天幕降下,而后大片的金色剑光滑落,势如剑雨,横扫八方,那些逃窜的魔头彻底被剑雨包裹,护体罡气崩碎,魔躯渐散,成了血泥,在这无垠大荒之上,大地在沦陷,荒木在崩碎,不过转眼就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其上没有一个活物,这里彻底成了狂狱众魔的葬身地。
  “噗….”
  荒原虚空,一片血花洒落,隐于虚空的猎魔者踉跄出现,原本环绕其身,始终不散的黑气消散了,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齐肩的黑发,越显苍白的精致小脸,以及一身凹凸适中的身材。
  她不漂亮,算得不绝美女子,她不丰满,算不得风姿卓越,她不高大,算不得窈窕婀娜,但她却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英气,眉宇之间有着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冷冽,一种霸气,不似女子,更像一名霸天绝地的伟男子。
  “咳…”
  又是一声轻咳,猎魔者的嘴中再次吐出了一口热血,原本苍白的俏脸更加苍白了,毫无血色。
  “托帕兄弟碎魂印果然厉害,上次没能见识,这次是真的了解了,即便只有三人,也依然震伤了我的神魂,让我身受重伤,看样子没有数月的时间是不可能痊愈了。”
  修道之人,最怕的不是身死,而是神灭,肉身不在,还能夺舍重生,可若是神魂被灭,那一切都将成为虚无。
  她很厉害,身法诡异,可融虚空,**神妙,可伤魔魂,但她也只是人,不是无敌的大神,虽可斩杀魔将中期强者,但也挡不住众魔围攻,那托帕三兄弟的联手围攻依然将她重创,此番她再次出手,斩杀狂狱众魔,神魂之伤更加严重了,修为大损,不过,她却没有懊悔,反而笑了。
  “重伤托帕三兄弟,斩杀狂狱二十将,我的战绩比之那李逸也不差吧,同为人族,我也依然无上!而且,这一次不但报了当日之仇,更是为那李逸减了不少麻烦,让他欠我一个人情,如此,可谓一举两得,虽然身受重伤,但或许还能得到不错的回报。”
  猎魔者轻笑,望了一眼狱城的方向,又看了看手中的血剑,突然,脸色一变,再次隐如黑雾之中,化作一朵黑云,向着狱城飞去。
  与此同时,大荒之上的另一处,一名魔兵巅峰的魔头正在发抖,因为,他有幸见证了猎魔者大杀四方的全过程,看到了十多名魔将的陨落,更见到了猎魔者的真面目。
  本来,猎魔者是他的偶像,他非常崇拜她,想要见一见她的真容,可现在他却在颤抖,被那先前的一幕给震住了,怕得要命。
  “十…..十二名魔将就这样死了,被猎魔者大人如杀鸡一般的杀掉了……”
  魔将是什么?狱城中的顶级强者!即便再弱,也能一手捏死一把巅峰魔兵,拥有着最为顶级的战力,可就是这样的厉害的魔兵,竟然几个呼吸间就死了一片,全都死在了猎魔者的手上,全是秒杀……
  “狂狱的顶级战力死啦,十二魔将全部阵亡,全都死在了猎魔者的手里!”
  这是一则爆炸性的新闻,就在事件发生了一炷香后,它就彻底轰动了狱城,让那拥有数百魔将高手的狱城都地震了,人人变色,而后,在一个时辰过去后,整个血岩魔狱都地震了,四狱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