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猎魔者出手

  第一百七十三章“此子野心极大,非池中之物,若是实力达到恐怕会比狂尊还要厉害。”
  大宅之中,李逸眉头微皱,他将冷雨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心道厉害,一个能屈能伸的天才就足以让人忌惮,而若是在这天才身上再加上野心,那么他的成长只能称为恐怖。
  对于狂尊,李逸没有亲眼见过,但从罗素统领那里听来的消息,他知道,此人是个很有心计,很有手腕的大魔头,虽雄霸一方,但却能在四狱之中混得风生水起,让所有势力即爱又恨又忌惮,他的强大毋庸置疑。
  但是,李逸可以肯定,若同狂尊相比,这冷家的冷雨却更家不凡,他更为果断,更有城府,是真正将颜面放到最低的恐怖存在!
  “好,好一个冷家冷雨,本座到很期待你能当上冷家家主,只是不知,你成功上位之后,又会对本座怎样?”
  李逸冷笑,心中已有打算,并未太过忌惮,当下站起身来,闪身而出,如一道旋风,瞬间就将五大家族送礼来的礼物收拢,出现于大厅之中。
  “魔龙血叶茶,五彩生魂草,血岩精命石,九转魔灵丹,魔晶源髓!好,很好,果然具有大家风范,这礼物确实够分,虽然来人不怎样,但这些东西却对我极有用处,看来是都对本座的伤势很是了解啊。”
  李逸冷笑,这些东西都是难得寻到的宝物,非大家之主难以拿出,除了魔龙血叶茶是提升道境的宝贝外,其他的都是疗伤圣品,是大补生机的神物,对他大有裨益。
  无用多说,这些东西必然是五家族老特意为之,是专程送来与他示好的,不过,他们却不知李逸的脾气,派来族中少主反到坏了好事。
  “这冷雨果然有心机,别人都是奉了族老之命前来,他却自决前来,人家送来疗伤圣品,他却送来道境神品,难道真是算准了本座即将突破,知道本座更却提升道境的宝物?”
  看过礼物,李逸已然大致弄清了所有人的来意,不过,却对冷雨更加谨慎了,此**不寻常,非一般人杰,不能小看,今日所作,好似摸清了自己的底细一般,让他难安。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魔狱也能出现这种人物,不过,最好不要算计我。”李逸双眸发寒,眸光似点,似要洞穿虚空。
  他不喜欢算计,但他并不是不会算计,他不是用计的高手,但却不少一般高手能对付庸人,若是有人算计他,他的做法将变得简单——统统灭杀。
  李逸记得,他在玄黄世界的时候,他的师兄,昆仑派的掌教曾言,万物皆有定数,若你的生命途中出现什么诡异的变化,不用担心是定数使然,而是诡计所害,对于诡计,不用忌惮,只要拥有绝对的实力,再强的诡计也算无用,以力破之,天地皆不可挡!
  魔狱南部,狂狱边境,一座万丈魔山脚下,托帕勇等人正在急行,一脸的悲戚,因为,就在半柱香前,他们的识海传来了噩耗,他们的兄弟,托帕虎战死了!
  他们是亲兄弟,识海之中都有彼此留有神识,若是对方出事,他们可在第一时间知晓,援救,只是,这一次的事情太过紧急了,根本就未得到托帕虎的求解,等到传来讯息,已是死讯。
  “那天杀的小子,他何德何能,凭什么斩杀三弟!他是找死,是在挑战我们的极限,今日我不会斩他,我要让他永手魔火炼魂之苦,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托帕勇怒急,双眼血红。
  虽然托帕虎是他们四人中修为最弱的,但却是同他感情最好的,本以为此次出行只会立功,不会有事,可谁知会却变成了这副模样,这份打击,让他彻底怒了。
  旁边,托帕金与托帕战两人也都红了双眼,亲兄弟被斩,任谁都不好过,只不过他们没有说出来,只是暗中捏紧了拳头,杀气冲霄。
  “虎爷战死,那李逸必会以命来偿,还请诸位大人节哀。”
  与托帕勇等人同行的还有一批为数二十人的狂狱高手,他们也都知晓了托帕虎的死讯,心情沉重,一路都在安慰托帕兄弟。
  他们也都是魔将,但只是魔将初期,没有练出世界之力,不是与托帕兄弟一个境界的,此番听到托帕虎身死,心中也是没底,虽在安慰别人,但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毕竟,他们是去挑战李逸的,是一对一的单挑,生死极难预料,若无意外,怕是会成炮灰…..
  “诸位说得极是,那李逸必然会死,不过,却不能让他好死,必须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既然他敢犯我狂狱,杀我三弟,那就注定了结局,无人可以救他,他将成为犯我狂狱者的榜样!”
  托帕冷笑,言语之中尽是杀机,而那杀机更是浓得近乎实质,让得空气都快凝固了,让得在场的所有人都背脊发凉。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真以为整个魔狱就只有你狂狱一家?今日,暂且不说你们能否杀进狱城,你等还是想想能否在我手中活命吧!”
  突然,一声冷雨凭空传出,是一名女子所发,响在众人的心间,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而后,还不等众人反应,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个门户,一道黑色身影从中杀出,好似幽灵一般。
  “噗!”
  一颗头颅抛飞,先前那安慰托帕兄弟的魔将转眼身死,就连他的魔魂都未逃脱,瞬间成了飞灰,十丈魔躯轰然落下,溅起漫天尘埃。
  “小心!”
  托帕勇大惊,心知来了高手,当即大呼,提醒众人小心,同时,身形陡然一变,化作三丈魔躯,瞬间消失空中。
  “大哥,我们来助你!”
  旁边的托帕战和托帕金也是大惊,知道来人强悍,不敢让托帕勇独上,当即缩小了魔躯,加入到围杀之中。
  “乌合之众,也想围杀我?”
  空中传出冷笑,自四面八方响起,话音飘渺,让人无法辨清,那话中的强大自信让在场的所有魔头胆寒。
  “死吧!”
  轻音再响,一道散发着血色的幽光随之出现,划破长空,瞬间将一名魔头斩成两半,血水洒落一地,至死都未发出一声。
  “隐虚空,剑如血,弑神杀魔无人敌……”
  突然,空中响起了歌声,轻扬而又悦耳,只是其中的杀伐之气却极浓,透过虚空,映在所有人心中,让人入坠血狱,看到了神、魔被屠的一幕。
  “不好,这……这是猎魔者的葬神送魔歌,这是猎魔者!大家快快结阵防御!”
  众魔大叫,原本就被吓的手忙脚乱,难以抵抗,现在闻听歌声更是不知所措了,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树的影人的名,猎魔者三个字足以压倒无数魔头,是众所周知的恐怖存在,无人不惧,这番杀出,确实让这些魔头陷入了恐惧的深渊,难以自拔。
  “废物,一群废物!”托帕金大骂,一脸铁青倒飞出来,身上有这几道剑痕,魔血潺潺。
  显然,在虚空追逐之中他未能占到便宜,被猎魔者伤到了,但也只是受了轻伤,没有大碍。
  “你等先离开这里,这个魔头留给我们对付,你等先去狱城等候!”托帕金怒吼,魔躯一震,再次杀进了虚空。
  “快……快走,猎魔者在次,我们留下也无用,快走!”
  众魔慌忙逃窜,就连留下来结阵对抗的胆量都没了,因为,结阵需要时间,而猎魔者杀他们则是一瞬,谁敢以生命的代价去尝试结阵?
  众魔如鸟兽状飞逃,不敢久呆,什么阵形,什么纪律都成了空话,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就凭你们三人也想挡住我?今日,本座就要一雪前耻!”
  猎魔者冷笑,话音刚落,一道血芒就自天边出现,一名亡命逃窜的魔头当场身死,被震成了血雾,而在他身边的一些魔头也受到波及,喷血倒飞。
  杀魔如杀鸡!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不过几息的功夫就死去了近十人,死伤近半,而众魔却难以发现猎魔者的踪影,欲战而无力。
  “她……她已经到了魔将中期,她肯定到了魔将中期,我们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一名魔头大嚎,抱头鼠窜,状若癫狂,眼见同伴一个个死去,他被吓得近乎疯掉,双眼都失去了焦距。
  “嘭!”
  突然,虚空传出一道炸响,四道人影飞出,合力围杀猎魔者的托帕虎三兄弟终于建功,终于逼出猎魔者,不过,他们付出的代价却也巨大,全身都是深可见骨的剑痕,已然成了血人。
  “好,很好,托帕兄弟果然威力不减,年前之仇,看来今日是不能报了,不过,杀些你们的属下也算还了利息!”
  猎魔者吐血,身上的紧身束装都被震碎了大片,露出了白玉一般的玉臂,以及诱人的小蛮腰,此外,她的身上再没有明显的皮外伤,没有托帕三兄弟狼狈。
  “哼,中了我们的碎魂印,你以为你还能不死?今日,我等就要斩你于此!”托帕虎斩冷笑,话刚落下,便一口魔血吐出,魔躯摇晃,显然受伤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