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冷家冷雨

  第一百七十二章狱城的五大家族突然到访,让不少魔头都惊疑不定,暗中盘算起了局势,准备见风使舵,不过,就在众人即将下定主意的时候,四大家族的少主却出来了,一脸冷漠。
  “嘿,快看,程家、李家、张家、刘家的少主都出来了,只是这脸色都不对啊,难道没有谈好?”
  “嘿嘿,这可不好说呢,那魔甲君主可是疯子一般的存在,连狂狱都感惹,又岂会忌惮狱城五家,而且,即便有事儿要谈,他要见的也不可能是这种小辈。”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城中的五大家族倒地想要作甚,此时怕是无人知晓,说不定有大动作!”
  不少魔兵巅峰竟的魔头都在议论,这狱城五大家族的势力可不小,虽然一家的力量没有狂狱来得厉害,但五家联合却能稳胜狂狱,他们有着绝对的至强战力!
  不说其他,只谈狱城中的冷家就很是不凡,那冷家老祖冷莫言可是魔将巅峰的至尊,身居血腥之都高位,为一方巨头,手中掌握的力量也不知多少,即便不说他借用血腥之都的力量,只凭冷家的一门十三将就可足以横行一方。
  “冷家的少主冷雨也到了,怎么没见他出来?难道他见到了李逸,已经开始协商了?”
  “极有可能,其他四大家族虽然厉害,但比之冷家却差了很多,而年轻一辈中也只有冷家的少主更为老成,有大将之风,若说魔甲君主要见,也唯有他有资格!”
  冷家势大,众所周知,而冷雨的杰出更是名传四狱,虽然不为将级强者,但却是年轻一辈中的楷模,五大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地位极高,可比将级巨头。
  然而,就是如此有身份有地位的青年才俊,此时却站在李逸的门前,不得入内…..
  确实,冷雨是魔狱中少见的人杰,不论是修为,还是品行,他的表现都不是同辈之人能够比拟的,此时,他站于李逸门外,真如同老松一般,丝毫不动,脸色有着诚恳,有着坚毅,丝毫没有不满与退却的表情。
  大宅之中,李逸闭目打坐,好似老僧入定,在其头上又一片金色雷云沉浮,劈啪作响,而他的身躯也被幽冥黑炎包裹,黑焰熊熊,好似火人。
  没有魔族的顶级**,没有人族的天地灵气,没有神族的神灵之气,李逸只能以最原始的办法疗伤,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幽冥黑焰和那神秘的金色雷霆身上,因为,神农鼎曾言,那金色的雷霆很有来历,对他极有作用,或许能帮他摆脱困境,让他好生利用。
  本来,李逸并不认为这雷霆有什么好处,但此时施展出来还真有效果,这才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他体内的经脉竟恢复了大半,而他的两只断臂也有了响动,断面有血肉在凝聚,肉眼可见。
  “这…..这金色雷霆到底是什么存在?我的断臂连幽冥黑炎都无法令其重生,这至刚至强的金色雷霆却能让它快速愈合?”
  李逸大惊,他深知幽冥黑炎的神妙,那是出自神农鼎之手,被赋予了拥有造化之力的神火,是疗伤的圣品,但,凭着它的造化之力却无法让自己的断臂重生,没想到这金色雷霆竟有如此能力,比之幽冥黑炎还要厉害。
  “这恢复速度真是太恐怖了,即便那大统领不出手,我也能在数日的时间内痊愈吧?”
  李逸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那些受损的经脉,五脏正急速恢复,而他的双臂更是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新生,酥痒而又爽快。
  然而,这种爽快的事情并未持续多久,当十数息过去后,李逸头上的雷霆便弱了,随之而来的是,双臂的修复速度也越来越慢,似要停下,同时,更让李逸痛苦的是,他体内的精心血也在流逝,短短十数息竟消耗了十分之一。
  “这金色雷霆是在以我的精血来疗伤?此时发现精血不足,自主停下了?”
  李逸头晕,这突来的一幕彻底将他震晕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他都“受伤”不起。
  精血,修士的生命源泉,精血尽则生命亡,谁愿以生命为代价却疗伤?
  “还好它自主停下了,若是不然,恐怕我真会自己将自己耗死…..”
  李逸叹气,身子有些发软,额上冒着冷汗,突然失去十分之一的精血也让他极不好受,要知道,双臂毁去的时候,他已耗去了大量的精血,此番再失精血,更是让他雪上加霜。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金色雷霆的疗伤速度确实很快,短短十数息,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若是能坚持半柱香,恐怕手臂都能长出一截了。
  “精血失去还可再生,既然知道了疗伤之法,那就大补精血!”
  知晓金色雷霆的神秘,李逸也不再担心了,当下就静心下来,心中盘算如何得到补血之物,毕竟,他的所有资本都给黑头兑换魔典去了,此时已是一穷二白…..
  突然,李逸想起了统领罗素说的话,说她根本不知道先前的角斗状况,从未下令,那一切都该是冷莫言所为,此番想起,不由得冷笑起来,“既然是冷莫言设计让我重伤,那么,这笔费用就由他冷家来出吧,我到要看看他想做些什么,这先大棒后萝卜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冷雨已经在大宅外面等候大半柱香了,一脸真诚的站在原地,丝毫未动,好似李逸若不召唤,他就耐着不走了。
  终于,当时间过去一炷香后,李逸才开口问道,“冷家大少?冷雨是吧?”
  “正是,不知前辈能否让晚辈见上一面?晚辈有些问题想要请教前辈,不知前辈能否赐教?”
  冷雨精神一振,对着大宅抱拳,态度十分恭敬,丝毫没有大少的样子,跟没有天才的傲慢。
  房中,李逸见此也不由点头,此人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杰,这番心性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要知道他不过是魔兵后期的人族修士,而那冷雨也是魔兵后期魔头,双方境界一样,但冷雨却自居晚辈,这种态度,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当然,冷雨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李逸的实力让他折服,一名能够战胜将级老魔的强者,足有资格让他称为前辈。
  “哦?你真是为了请教问题而来?如此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你要知道本座可是处在Lang尖上的非常人物,你这明目张胆的送礼,是想惹火烧身?”李逸轻笑,没有答应让他进来,更未起身。
  “是!或许前辈认为晚辈是有备而来,但晚辈却真是率性而来,丝毫不为族中之事。”冷雨抱拳,“晚辈亲眼目睹了前辈的无上风姿,由衷敬佩,这些礼物正式晚辈下注前辈所得,并非族中长辈所赐。”
  “哦?这么说来,你真是单纯的想要见见本座,想要请教问题?”
  房中,李逸皱眉,冷雨的来意让他弄不明白了,好似真是自己粉丝,与之前去的四人真不相同。
  “是的,晚辈亲眼见到了前辈的大战,知道真实的战况,也知道前辈多半将冷家划入了黑名单,不愿结交,但晚辈想说,晚辈是真心的敬佩前辈,没有其他任何想法,还望前辈能够相见。”
  冷雨苦笑,自从看到自家老祖出现的瞬间他就想到了后果,此番,他不得不来此善后。
  或许他的见识比不过冷莫言,但他却破具识人之能,当他见到李逸不息双臂也要灭杀对方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了李逸的恐怖,不能招惹,若是招惹这种杀星,恐怕冷家也要大换血。
  “呵呵,你果真是人杰,眼光确实独到,不过,你既然知道本座已经将冷家划入了黑名单,那为何还要前来?是想与本座重修于好?”李逸轻笑,无悲无喜,让人看不穿他的想法。
  “不,晚辈只求前辈能够给冷家一个机会,不要彻底对立。”冷雨苦笑,“我知道前辈的潜力,若是修成魔将,恐怕整个魔狱也无人能够奈何,就连狂狱都会因为得罪了前辈而倒霉,我冷家势弱,比不得狂狱,希望前辈你能手下留情…..”
  到这一刻,冷雨也不隐藏了,说什么请教问题都是假的,虽然他确实不是族老授意前来,但却也是在为家族出力,他不知族老所想如何,但他却知道李逸不好惹,也更是不能惹,此时是来当和事佬的。
  “哈哈,不错,你说的不错,全都说到了本座的心里,只是,你认为本座会因为听你一席话就改变主意?若不是冷莫言总管出面,本座的一双手臂也不会因此废掉,你觉得你的话能值本座的一双手臂么?”
  李逸冷笑,这冷雨不说还好,一说就让他想起了冷莫言,肝火顿时大冒。
  毫无疑问,冷莫言算计他的事情是不可能这么了的,待他实力达到,必然会将其灭杀,因为,对方所为之事也是在谋杀他,只是未能成功罢了,而对于欲杀他的人,他是重不留情。
  大宅之外,冷雨皱眉,没想到李逸会如此愤怒,一时难以开口,心中琢磨着如何答复。
  “不知前辈想要什么,不妨开出条件,若是我冷家能够办到,定不推脱!”
  最终,思索半响的冷雨也没辙了,好似真没什么都比上李逸的双臂,只能请李逸自己标价。
  “呵呵,你还不是冷家的家主吧,现在同我说这些只是空话,今日,本座也不多说了,既然你说让本座不将冷家划入对立一边,那本座就考虑考虑,不过,冷莫言总管给我的礼物,本座迟早会还,你且回去吧!”李逸冷笑,下了逐客令。
  “前辈放心,晚辈说道之事定会做到,虽然晚辈还不是家主,但这一天已经快了,到时还望前辈能够遵守今日之言。”
  冷雨抱拳,放下礼物便转身离开了,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目光深邃,闪着淡淡的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