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五族来贺

  第一百七十一章面对狂狱,强如李逸也感无力,没有丝毫的轻松,亦或者,整个魔狱,都没人能再狂狱的逼迫下感到轻松……因为,他们才是整个血岩魔狱的一方主人,有着压倒性的实力!
  灭了红头,斩了托帕虎,轰杀众多强者,李逸的威望已经暴涨到了堪比将级尊者的地方,但,也将狂狱惹到极处,不论出自哪一方面,狂狱都不能放过李逸,决战已是必然!
  “大人……属下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红头进言,在看了一眼那如小山一般的魔晶存条后,无奈摇头,最终鼓起了勇气,想要提提意见,因为他知道,若是再不说恐怕就没机会,或许,等到那个时候,将会人、财两空。
  “什么话?有事儿就直说吧,若是有什么好的意见,我自当允许。”李逸皱眉道。
  在李逸看来,黑头就是一个典型的胆小、贪财、狐假虎威的小魔,若说意见,怕是同钱分不开,并不认为他有什么好建议。
  “大人……您还是走吧……”
  然而,等了半天,黑头却说了这样一句话来,让李逸走,不要再呆在魔狱了,那脸上的真诚,清晰可见,并没有故意所为。
  “走?为何要走?我看这魔狱也不错啊,是个磨练的好地方,何必离开?”
  李逸愕然,没想到那既贪财又怕死的黑头竟让他离开,心中有些感动,不过,他既然被撼天魔王丢在这里,想要出去又谈何容易呢?
  且不说他不知道如何离开魔域,就算真的知道出路,那暗中之人也必会显身出来,将他挡住,他可不信那撼天老魔真的放心将他一个人丢在此处,暗中必然还有其他高手监视。
  面对黑头的建议,他只能轻笑,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是心中却是无比的郁闷。
  “大人,你若真想离开,大可去寻大统领,依小人看来,凭你与大统领的身份,他定不会为难与你,如此便可躲过这生死大劫啊….”黑头摇头,对于李逸的话早已心知肚明,没有在意李逸的言语,依旧劝道,“如今,大人凭已凭一己之力搅动满城风云,各大势力都已觉察到了大人的存在,若不拉拢,必然铲除,大人的处境已是不妙,若不离开,必有大麻烦…..”
  确实,李逸的表现太过扎眼了,只是魔兵后期就能斩杀至尊初期魔将,战力逆天,若让他成长为魔将那还了得?如此人物注定是所有势力抢夺、拉拢的对象,不过,若是拉拢不成,斩杀就将成为必然,没人愿意看到一个逆天的对手在自己眼皮底下成长!
  “不必多说,我意已决,你先去换取将级**吧,任那狂狱再猖狂,近日也不可能找上我的麻烦。”
  李逸摇头,让黑头放心去做,只是未说明其中的原因,让黑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当看到李逸一脸轻松后,黑头也不再多说了,在对李逸行过礼后,他便卷走那座魔晶存条,消失在了房中。
  其实,对于狂狱李逸同样忌惮,但是,他却并不担,至少,在他双臂没好之前,他是不用担心的,因为,那神秘的统领已经许诺,在他养伤期间,她会为他挡住一切!
  黑头走后,李逸也不再耽搁,几个闪烁便回到了自己的修炼室,开始修炼,这次大战已是让他重伤,不但双臂没了,就连体内经脉都受了震荡,难以运转灵力。
  然而,不待李逸修炼,那大宅之外却响起了脚步声,正慢慢靠近,似有数人之多。
  “晚辈,冷雨、张铁、李亮、刘明、程男,参见李逸前辈…..”
  突然,大宅外的脚步声停止了,换之而来的是无一阵齐声问好,为五名年轻人所发,其中正有买来魔龙血叶茶的冷家少主冷雨!
  “冷雨?难道是冷莫言的子孙,他来这里为何?”
  房中李逸皱眉,仔细寻思着对方来意,没有起身,在他看来,敢在这个时候找自己的,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想交朋友的“有心人”,而对应这群不认识的魔头,他可没有认识的,如此,这些人只能是后者,全是颇有心计的“有心人”。
  “你等回去吧,本座受了重创,不便相迎,若有机会,日和便可相见。”
  李逸的声音传出,有些冷漠,有些傲然,很是不给面子,直听得场外的五人脸色变幻。
  “这李逸还真将自己当盘菜了,我等称起一声前辈,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前辈了?一个小小的魔兵后期,还真以为无敌天地?”刘明冷笑,私下传音众人,发泄心中不满。
  “哼,若不是我家老祖让我前来,我又岂会来此?现在可好,带着大礼而来,却被人拒之门外,这让我的脸面放在何处!”
  李亮也是冷哼,对于李逸的态度很是厌恶,此时闻言,心中的不满顿时就爆棚了,怒火中烧。
  旁边,冷雨、张铁、程男三人站立,一脸的严肃,没有发出半丝儿神念,没有加入刘明二人私议,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好似人型石雕。
  “嘿,没想到狱中三杰竟这番懂礼数啊,即便对方不来相见也能如此恭敬,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只是不知,你们的这番谦恭能换些什么,可千万别给冷、张、程三家丢脸啊,你们可都是未来的掌门人呢。”
  刘明冷笑,看不过冷雨等人的正气样,暗中讥讽,没留情面。当然,他与冷雨等人本就不合,对方是狱中三杰,他和李亮却是狱中双少,行事风格颇不一样,彼此都看不对眼。
  “无知的孩童,你等还是回去再养两年再出来吧,这外界的形式又岂是你们这些少爷能看懂的?既然想要结交,就要拿出诚意,如你们这办,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奉劝你们,早走为秒!”
  冷雨没有开口,此话是他旁边的张铁说的,同样不留情面,一语点中要害,让其巨痛难忍。
  本来,他们都是狱城的大家公子,是血腥之都的**子弟,家族长辈都是血腥之都的高层,权势滔天,只是,他们的脾气却向来不合,虽然没有大打出手,但在嘴上逞英雄还是有必要的。
  “同他们将这些大道理干嘛,人家可是什么少啊,用得着知道这些?人家家大业大,自身也算天才,何必求人?唉,真是苦了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呢…..”
  程男轻笑,传音众人,说得委屈,好似真的一般,不过,此言一出,却是将李亮二人气得咬牙,老脸涨红。
  确实,他们是家大业大,是血岩魔狱的“贵族”,同时也是难得的天才,但是,若比家业,谁能胜过程家,若比天资,谁能强过李逸?程男如此说话,实则是在打脸,让他们难看。
  “哼,好狗不叫,没想到程大少爷如此多话啊。”李亮冷笑道。
  “雨老大不开口,程老二自当说话啦,我等还是闭嘴吧,你看人家三杰多虔诚,哎,都快比得上参加统领了,真是好样儿啊。”刘明帮腔。
  冷雨是狱城第一大家的少爷,不论是势力,天资都不是他们能被够比的,他是魔狱众杰的代表,地位尊崇,能够让他如此对待的还真的是有狱城的统领。
  不过,他很少出现在世人眼中,更多的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所以也就出现了购买魔龙血叶茶的那一幕。
  “既然你们二人自觉身份高贵那就离开吧,别让李前辈将我等也看低了。”
  半响之后,冷雨才沉声说了这样一句话,而后,便再不说话了,而满心不爽的李亮等人也只能闭嘴,安心等待。
  他们的身份确实尊贵,五人带着厚礼齐至,确实是给了李逸很大的面子,但李逸却不肯相见,让他们备受打击,觉得是扫了面子,但因为族长元老下令,他们却不好离去,至少,没有见到李逸是不会回去的,不然,没法交代。
  “还请李前辈能出来一见,晚辈只是慕名而来,绝无其他意思。”
  半柱香后,冷雨再次开口,想要见李逸一面,态度很是诚恳,只是,即便如此也未能得到李逸的半分答复。
  慕名而来?没有其他意思?李逸冷笑,他可不相信这些人真是如此,这番前来,不过是想看看他的实力,探探他的底,亦或者,还有其他意思,而,不论那一种都不是他能接受的。
  最后,当时间再此过去半柱香后,外面的众人也都站不住了,出来冷雨之外,其他之人都打起了退堂鼓,准备离开。
  李逸虽居于房内,神识却早将外面的众人锁定,知晓他们的一举一动,此番见到五人的表现,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心中暗道,就派这种浮夸的公子哥来见自己,还真是无趣。
  “本座今日急需疗伤,不便出来相见,你等还是离去吧,有机会必然会见到的。”
  李逸再次开口,让宅外的众人彻底死心了,只能摇头苦笑,而李亮等人则是冷笑,大手一松,那带来的礼物就掉了一地,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冷哥,走吧,这李逸是不会出来见我们了,在等也是无用….”程男开口道。
  “你们先走,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或许,李逸前辈能够出来一见。”冷雨摇头。
  “那怎么行,既然冷哥要留下来,我们又岂会离去,我就陪你一起等,我就不信,他不出来!”张铁反对,不肯离开。
  “你们先走,留我一人就好,人多并不一定好办事。”
  然而,冷雨却执意让他们离开,并交代,将礼物留下,他若见到李逸,会一并送上,如此也算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既然冷哥有把握,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程男二人无奈,只好放下礼物转身离去,唯留冷雨一人。
  这一刻,呆在房中的李逸也露出了沉思,有些摸不清冷雨的来路了,最后只能暗道再给其半柱香的考验时间,若对方真有诚意,那他就出去一见,看看对方想要做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