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来历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怎么来了?你的双臂是怎么回事儿?”
  血腥高楼,至尊第四楼上,那神秘的统领大人终于再次现身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李逸,目光发寒,同时,更有一种狂霸的气势在外发,将她存托得好似神灵。
  “想你了,所以我就来了,至于我的双臂,那是见你的代价。”李逸轻笑,说得暧昧,可脸上却没有暧昧的表情,反而有些冷笑,毫不相让的看着对方,气势不弱。
  突然,那神秘的统领笑,美眸放光的看着李逸,口中传出轻笑:“呵呵,看样子,你是想将你的双臂算到我的头上啊,那我不是很亏?”
  “亏么?最亏的还是我吧?无意被卷进漩涡,都惹上杀身之祸了,而好处却一点都没有见到。”李逸冷笑。
  神秘统领皱眉,似乎并不满意李逸的表现,不过,并未发怒,反而若有所思,道:“哦,好处?你要什么好处?说说看吧,或许,是应该给你些好处。”
  “呵呵,没想到统领大人也能如此好说话,那么,那些好处就暂且不提吧。”李逸轻笑,双眼有神的看着神秘统领,道:“我现在只想弄清统领的身份,以及那更为神秘大大统领,我可不想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在为何人效力。“血腥之都的统领到底是谁?她的修为到底如何?是个无人知晓的问题,整个魔狱都无人敢去弄清,因为,血腥之都统领和大统领都太过特殊,他们那无意露出的战力已经让所有人恐惧,哪敢前去弄清,李逸同样不知,到了现在都不明白那与自己做交易的是何人,心中没底,此时正好问个清楚,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当然,对方也可能骗他,胡乱编个身份也能将他蒙混过去,不过,他相信对方不会如此,凭着对方的身份,若是答应要说,那必然为他讲个明白,不可能欺他。
  “你真想知道我们的身份?不怕惹祸上身么?”
  许久之后,那神秘的统领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眸光连闪的看着李逸,神色难定。
  他们属于禁忌,除了血腥之都一些高层知道他们的外,再也无人知晓了,而且,那些即便知道他们的高层也只是知道他们是人族罢了,根本不知其他。
  若是李逸真的知晓了他们的身份,那对他自身却没有多大好处,因为,魔狱中的不少老怪物都在时刻关注着他们父女,虽然不敢对方出手,但出手欺负李逸还是能够办到的,因为,关于他们父女的信息实在太过稀少了,值得那些别有用心的老怪出手。
  “若是统领大人愿说,李某自当愿听,只是不知统领大人肯不肯如实相告?”
  李逸轻笑,心中暗道,自己不但双臂毁了,外面更有一大群人要来拼命,自身都快踏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还怕什么祸事儿?
  “既然你执意要听,那我就讲给你听吧,事后如何,那就由不得我了…..”神秘统领摇头,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我名罗素,是这血腥之都的统领,主修人族**,兼修魔族法决,身上流淌着人、魔两种血液,我父亲名罗源,是人族修士,于千年前被魔族王室杨家所擒,被迫加入魔域,而后,于五百年前修到魔将后期,被杨家招作女婿,赢取杨家公主杨仙,也就我的母亲。”
  听到此处,李逸不由背脊发凉,暗道还好自己没有乱来,原来这眼前的女子竟是魔族王室的掌上公主所生,由此可见其背后势力的庞大,不是随便可以招惹的人物。
  然而,就在李逸吃惊对方的背后势力时,罗素却再次开口了,神色黯然,“三百年前,王室杨家与王室梵家争夺魔皇源髓,被梵家联合血岩城梁、宋、程、黄、李五大家族合力镇压,彻底败亡,而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生的,我的母亲也正是那个时候离世的….”
  罗素感伤,说到这里,美眸之中已起了雾气,似要变成珍珠滑落,一脸的惹人怜。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修道漫漫,该经历的迟早要经历,伤感亦是无用…..”
  李逸叹气,没想到事实却是如此,原本的猜想全都被推翻了,没有一个成立,眼前之人,不过是个落难的公主罢了。只是李逸还不清楚的是,为何梵家没有斩尽杀绝,为何要留下他们父女呢?难道有什么隐情?
  虽然心中有疑问,但李逸却不愿多问了,他要知道也都知道了,其他的已经与他无关,何必再问呢?
  然而,罗素却没有停下,当她稍稍平复了心情之后,她又再次开口了,“王室杨家本为血岩城六大家族之一,族中有两名至尊强者坐镇,实力极强,可面对六大家族的围攻,即便是两名至尊王者也难保全,最终不敌对方,被对方的六名至尊联手斩杀,而其中的一人正是我的外祖父….”
  “呵呵,是不是有些震惊,与你所想的不一样吧?或许,你心中还在想,为何杨家的人都被灭杀了,我们怎能活命?”罗素惨然一笑,“我的父亲是一名天之骄子,拥有极其强大的潜力,身具魔王之体,是所有势力都看好的人才,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是一颗毒瘤,但他们却舍不得割掉,他们想要彻底控制我们,让我们为他们效力,所以我们活下来了,而我就他们用以控制我父亲的后手。
  李逸点头,但凡强者,不论在哪里都会受人尊敬,即便双方有着莫大的仇怨,也依然挡不住强者所发出的诱惑,即便不能同一阵营,也会想方设法将其拉拢。
  罗源,人族中的难处骄子,拥有魔王之体的绝世天才,百年就达到了人族中的渡劫之境,天赋极高,也正是因为天赋异禀,他最终被王室杨家给看上了,带回了魔域,而后,在其成长为魔将强者的时候,竟将掌上明珠都下嫁给了他,想要将其彻底拉拢,让他为杨家出力,其天赋之非凡,可见一般。
  如今,杨家被灭,他们父女还得以保全,不得不说,魔族之人对人才的渴望,若是换做人族修士,斩草必除根!
  “既然血岩城的几大家族想要控制你们,你们又为何会出现在魔狱之中,并成了里面的掌舵人?我想,没有人会愿意让一个心怀异心的慢慢做大吧。”
  李逸皱眉,有些看不清魔族的举动了,好似事情有些诡异,无法说清。
  “呵呵,做大?难道你真以为在这魔狱之中混得个一狱之主很是威风,能有实力同外面的那些世家争雄?”罗素苦笑,“你可知道这魔狱之中为何魔将成群,可却没有王级强者存在?那是因为,王级强者都被血岩城的世家带走了,成了他们的奴隶,而剩下的就是这些没有为王的将级魔头,那些势力不来过问他们,任由他们折腾,不是他们人多,而是要让他们厮杀,在血水中成为强者,而后他们才来将其带走,简单的来说,这魔狱就是他们的强者养成所,垃圾回收站,我们都是他们的玩物……”
  李逸苦笑,这事实还真是如此,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不就是因为撼天老魔的故意安排么,而,惹上狂狱一干人,不正是魔狱对他的操练么?只是,这种选拔人才的放松太过恶劣,让他不爽。
  “好了,最后告诉你吧,正如传闻说的那样,我的大婚将在百年之后,不过,前来参加的人物却不只是魔狱中的这些庸才,还有血岩城中的骄子!”罗素轻笑,俏脸如花,貌胜仙子,“虽然身在魔狱中的你们也有权参赛,只是难以获胜罢了,我爹让我找上你,并没加害之意,只是想借你之手,保全我的性命罢了,我们都很看好你的天赋,一致认为你能超于那些魔族的天才,让将我们救出火海。”
  说到最后,罗素笑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李逸,俏脸发红,耳朵晶莹,可爱得好似一个瓷娃娃。
  “是啊,没有算计我啊,只是让我救你脱离苦海罢了,然后将苦海留给我自己…...”
  李逸苦笑,没想到对方竟然怎么洒脱,什么都说了,只是这知道得越多却越是后悔,这才开始,自己的双臂就废了,若到后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这一刻李逸后悔了,貌似自己真的走错,是真不该卷入别人的战争中去,只是,他却不能反悔,修道乃修身,修身先修心,若是连承诺的都做不到那又怎么登上绝巅?
  “嘻嘻,怎么能够这么说话呢,我可是很真心的求你帮忙呢。”罗素叫嚣好似一名天真的少女,很是可爱,不过,李逸却是明白,眼前这女子实是强大得过分,不是她的外表能掩饰的。
  李逸沉着脸,彻底无视了落素的“装纯”,开门见山的说道:“好了,李某也不多说了,我这双臂已经废了,若无意外,几十年都无法痊愈,恐怕没法儿完成先前的许诺了,真是万分难过,不知统领大人能否帮忙?”
  他的意思很明了,这手臂是因为你的事情断的,若是你不帮忙解决的话,那先前的约定就作废吧,如此一来,他自己也落得清静。
  果然,此言一出,原本娇笑的罗素便换了脸色,一脸凝重的开口道:“此事好说,既然你自己无法解决,那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明日我便请阿爹出手,你请放心。”
  “那就多谢统领大人体谅了,如此,李某就先行修炼了,坐等大统领的到来。”
  李逸点头,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消失,没有继续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