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阴谋

  第一百六十七章“死了!三十九名魔兵巅峰的强者就这样死了,即便施展了将级的大阵也无法胜出,被魔甲君主一击灭杀了…..”
  李逸发狠,不惜以自毁双臂为代价,终是一击灭杀了狂狱众人,战力逆天,看得众人都全身发冷,神魂打颤,自此没有一人敢再对他揣度了,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太过妖孽,不可按常理度之。
  “托帕虎死了,托帕虎带来的亲信也死了,这……这都是狂狱的精英啊,被这魔甲君主连斩四十一人,强如狂狱也是受伤不轻…..这魔狱的天怕是真要变了…..”
  “堂堂的第二狱,此番竟被魔甲君主连战两名魔将,真可谓丢人丢到了修魔海了,这大仇,是血海深仇,是不死不休的死结啊……”
  狂狱谁敢惹?没人敢惹!
  强如第一狱的风狱都不愿招惹,对那狂尊很是忌惮,可如今,这新出道的魔甲君主出手了,不但惹了狂狱,更是下了死手,将狂狱的得力干将都斩杀了,可谓胆大包天,即便狂尊是泥捏的也会发怒吧,更何况那狂尊不是泥捏的,而是杀人不见血的“谋将军”,后面必是少不了生死战…..
  “惹了狂狱,这魔甲君主再怎么强悍也是难活了,即便他战力逆天又如何?今日斩杀四十名魔兵强者已经废了他的双臂,若是狂狱再派四十人,难道要他自废双腿么?那若是再来四十人呢?”
  一些魔头感叹,都为李逸的处境担忧,毕竟,他的势力太薄弱了,除了拥有一个黑头外,什么战力都没有,那里比得上狂狱。
  “这种逆天的人物本来就不该存活于世,若是再活下去,早晚会成祸害,到了那时,恐怕整个魔狱都要翻天!”
  “他今日敢杀狂狱大将,那明日便可杀风狱大将,等他修成魔将,怕是连狱主都敢斩了,这种张狂得不可一世的家伙,哪家敢用?怕是连血腥之都都在忌惮吧。”
  “哼哼,这血腥之都竟为他开了以一战多的先例,那定是忌惮他,想要他死!虽然,这次未能成功,怕是还有下次,任他魔帝转生也是难逃一死!”
  一些输了大钱的魔头都在私语,心中恨得要命,恨不得狂狱的高手现在就来将其斩杀,如此也可让他们找点快感,毕竟,那输钱的滋味实在难受。
  而且,他们说的也是实话,李逸的表现太过扎眼了,凭着魔兵后期的境界就能斩杀魔兵,灭杀大群魔兵,如此战力任谁都要忌惮,谁敢任他成长?
  此外,血腥之都的做法也让人遐想,千年未变的角斗规矩竟突然变了,不但没有惩戒狂狱的众人,反而开放了以一对多的不公平角斗,让人不得不猜测血腥之都也有暗害李逸的意思。
  “此人锋芒太露,难以久活,有命赢钱没命花!我等还是走吧,或许狂狱的后续人马就要来了,到时,惹火烧身就不值了。”
  “不错,这趟浑水沾不得,我等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眼见李逸取胜,所有魔头都心有所思,不过片刻就看出了其中的因果,开始陆续撤退。
  “一群鼠目寸光的废物,我黑头的主人岂会一般?到了现在都看不清局势,早晚我会收拾你们!”
  黑头皱眉,心中鄙夷,对于那些离开的魔头很是不屑,不过,在他内心深处却也有些不安,似乎即将有大事发生。
  角斗台上,李逸傲然而立,好似不败战神,虽然他的十丈魔躯已经消失,但气势仍在,那股浓郁的杀气,似要凝成实质,使得整个角斗台都布满了寒冰,久久不化。
  “谁说魔族不修道法?谁说魔族之人都是莽夫!”
  李逸双臂尽毁,红袍褴褛,全身都是神血,好似被魔咬过的尸体,狼狈不堪,战力更是降到谷底,不敌魔兵中期,而他心中更是咆哮,怒气冲天,这一战已是让他受了重伤。
  双臂被毁,这是他最大的损失,若无意外,至少要十数年之功才能恢复,而这还是他理解通透了九龙飞天心法后最好的结果,此时,他却难以办到。
  九龙飞天心法是昆仑派创派老祖鸿钧大神所创,玄妙无双,是神级的**,博大精深,强悍如他也只是学了皮毛,勉强领悟了最普通的九龙飞天,未能修行更加高声的肉身重铸之法,想要断肢重生都很困难,至于后面的那些更玄妙的,可以逆转阴阳,重定轮回的大术更是完全不解。
  “血腥之都!那些高层想要干嘛?今日之事本不该发生,可为何如此?难道真是忌惮我?”
  李逸皱眉,孤身站于台上,并未下来,脑中思绪急转,难以平静,好似看到了,只是,让他想之不通的是,他只是一介“散魔”,从未损害各方利益,为何会招来如此对待?
  突然,就在李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却出现了那名神秘统领的身影,心神顿时为之一震。
  “女婿!这一切都是为她!所以的一切都是为了血腥之都的女婿之名,而我却被他们看做了挡路的绊脚石,欲要铲除!”
  李逸明白了,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被卷进了浑水,不过,让他不解的是,是谁将他拉下水的?为何要将他拉下水?他既不是顶级强者,又不是大势力的弟子,拉他下水也无任何好处啊。
  “那神秘的统领曾说,若我在百年的时间成为至尊魔将,便给我血腥之都的至宝,她的目的是什么?难熬真想让我再百年后的比武招亲上夺魁,然后做我道侣?”
  李逸冷笑,那神秘的统领可是万年难处的天之娇女,是逆天的存在,眼光之高,非神皇魔帝不能入其眼,怎看上他?对方如此说话,必然另有原因。
  “不管如何,既然那神秘的统领拉我下水,今日之事就不能如此了解,这两条断臂可不能如此算了,我倒要看看她能给些什么!”
  事到如今,李逸想退也没有退路了,既然被拉下水,那就得更加光棍,务必将利益最大化!
  李逸迈步,身形一闪,瞬间就现在了看台之上,站于黑头一旁,道:“表现不错,今日的赌注就分你十分之一,记得将所有的财富算清,事后道客房找我。”
  说吧,李逸的身形瞬间就消失了,好似从未出现。
  “十分之一……想我黑头如此拼命,你….你居然只给十分之一……真是大方啊…..”
  黑头愕然,嘴角抽搐,心中大哭,暗骂李逸抠门,要知道,他预计是可是二分之一啊,现在却变成了十分之一,这怎能不让他重伤。
  与此同时,就在黑头满心抱怨的时候,血腥高塔的第三层中却开起了大会,那些神秘难见的血腥之都管事都到场了,只是气氛有些凝重,久久无人开口,其中,那正坐高位的老魔,正是最为神秘的大总管冷莫言!
  “本座唤诸位来此,诸位都该知晓原因吧?”冷莫言看了看在场的是十数人,冷声道:“百年之后就是统领选夫之日,那时便是我血腥之都挣脱枷锁的时候,什么梵族、夏族都再也无法操控我等!为此,我等必须将整个魔狱的实力全部整合起来,四大狱主必须归一!”
  “可是…..大统领不愿如此,统领大人更是有了打算…..你私下谋划是为不轨,若是此事被统领知道,我等都将惹来大祸。”
  “没错,你私自改变规矩,欲将李逸灭杀于此,这是犯血腥之都大忌,更是违背了统领的意思,必将给我等引来大祸!”
  场中两名血腥之都管事开口,脸色难看,话中有着愤懑。
  “那小子就是个不定因素,不知将来能否为我所用,倒不如现在将其斩杀,以除后患,至于统领如何想的,本座自是不知,不过,他既然没死,那统领就不会找我!你等放心便是。”冷莫言冷声回道。
  “哼,放心?你让我等如何放心,因为你的擅作主张,那小子的双臂已经毁了!这笔账必然算到我等的头上,统领追究,谁去抗?!”一名管事黑着脸道,丝毫不给冷莫言面子。
  “云坤!你可是在同本座说话?”冷莫言皱眉,“别以为你最近和大统领走得较近,你就可以改变你的身份,你要记住,你是魔族,终身都是魔族,而他,那个伟大的大统领,他是人族,他的女儿也是人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请你摆好你自身的位置吧!”
  “你!”
  云坤皱眉,欲要发怒,不过,看到众人都齐刷刷的看着他,他却说不出话了,因为,冷莫言说的没错,即便他和大统领再亲近,对方终究是人族,不可能真心对待魔族。
  一时间,气氛再次冷了下来,全都沉默,开始思索,直到半响后,冷莫言才再次开口道:“今日之事,大家都已看到,那来自人族的小子确实厉害,若是让其成长,他必会成为绝顶强者,到时,他定会倒向大统领,虽对我等冲出魔狱的计划无碍,但是也无好处,反而是个隐患,若是他知晓我等的全部计划,恐怕还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我等不得不防!”
  “那奴役人族之事还是先且不谈吧,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将四大狱主收服!本想借统领选夫之名让他们内斗,消弱他们的实力,可现在却杀出了一名妖孽,吸引了所有火力,想要再让四大狱内战,实在不易。”
  “不易?我看很是容易!那小子不是双臂尽废么?狂狱之人怎会放过他?我等完全可以将他送出,让狂尊灭杀,到了那是,所有的一切又将回到正轨。”
  几名管事开口,动了杀心,似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只不过,他们的想法却没能得到冷莫言的同意。
  “先前的出手已经失败了,他必定找上统领,后面再想出手,已是不可能了,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血腥之都,统领和大统领都是禁忌,但凡与他们直接相关的事物都不可触碰,一次触碰已是极限,再敢乱动,必会惹出大麻烦,即便是同为魔将巅峰的冷莫言也不敢如此。
  最后,当众人再次讨论了许久之后,他们得出了一个既可让统领满意,又能达成目的绝佳办法,满意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