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战全灭!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
  李逸冷喝,就在大阵关闭的瞬间他动了,身如魅影,瞬间出现在一名魔头的身旁,掌刀横劈,直取对方的头颅。
  “噗!”头颅抛飞,鲜红的魔血洒落大片。
  李逸的速度太快了,仿佛瞬移一般,那名魔头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斩了,尸首分离,死不瞑目,在其脸上还挂着冷笑,是先前保留下来的,没有散去……
  “结阵!魔乱乾坤!”
  一名头领怒喝,双眼泛红,就在李逸斩杀那名魔头的瞬间他就倒飞了出去,大喝布阵。
  “封!”
  余下的三十八名魔头怒喝,全身魔力提升到了极限,手捏玄奥法印,合力出手,刹那就结成一个圆形的大阵,封锁天地,困住李逸,其中魔气汹涌,魔魂咆哮,好似炼狱。
  “破!”
  李逸变色,瞬间闪身,如同闪电划过长空,眨眼就冲到了大阵边缘,而后并指如剑,狠狠斩下。
  “锵!”
  火花四溅,虚空颤抖,李逸的一击指剑竟未能奏效,丝毫未能撼动大阵,只是将一头刚刚凝实的魔魂给斩灭了。
  “不愧是来自狂狱的嗜血魔头,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能结出阵法,这种战力果然可怕!”
  李逸心中一沉,知晓事情大条了,这些魔头的真实战力并不像表面那么弱,这应变能力实在是强得离谱,想来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若想将其全灭,极其不易!
  “爆!”
  李逸冷喝,右手紧握,金、白、红三色神芒出现,如同三条小蛇一般,游离在其拳头之上,轻爆不断,而后,他抬手出拳,狠狠的攻向了大阵幕壁。
  那融合了魔气、神气、灵气的一拳是何等的狂暴,始一出现就发出了爆响,不可控制,而后又被李逸催动,可瞬爆万钧神力,威力无匹。
  “嘭!”
  巨响震天,赛场巨颤,那魔气冲霄,魔魂无尽的魔阵当场炸裂,成了碎片,未能挡住李逸的一拳,而那布阵的三十九命魔头也都受到影响,齐齐爆退,脸色发白。
  “不好,结宝塔阵!”
  众魔变色,就在李逸破阵而出的瞬间他们便再度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个整体,组成一座高达三十三丈的宝塔,而后,轰然落下,狠狠的砸向李逸,欲要一击镇压。
  “嗡!”
  魔塔之上魔光耀天,煞气冲霄,有着将级气息,让人神魂发寒,此番落下,真如天上的星辰降落,似可压塌诸天。
  “神魔大破灭,破空神拳!”
  李逸怒吼,实力全开,化作十丈魔神,身披黑炎,拳握金芒,仿若开天巨人一般,双拳击天,放出无尽拳影,直轰宝塔,欲要破天。
  “小心!他的魔力已经超越了兵级,达到了将级中期的强度,比之先前还要厉害!”
  众人神颤,没想到李逸竟会如此疯狂,竟敢力拼宝塔大阵,顿生警惕,不过,到了此时,他们却更加清楚了李逸的危害,无论如何都不肯放过,还要强攻。
  “毁灭吧!”
  李逸怒喝,双拳轮转,如神棍劈天,发出爆响不断,力阻魔塔,将其轰得乱颤,似要崩塌,不能降落半分,而他身上更是红、金、白三神光漫布,神音大爆,气息狂暴,混乱至极,好似一颗随时都要爆炸的神阳,透露着一股超越了将级中期的危险气息,让所有人都不安。
  “这……这魔甲君主倒地是什么来头,他真的只有魔兵后期的境界么,他真的不是将级老怪转身?”
  “这是何等的战力啊,整个魔狱谁能如此?即便是整个血岩城也找不出这样的存在啊,难道他是来自圣地的存在?可是…..若他是圣地的存在怎么进入这里啊…..”
  “这……这……太虚幻,太妖孽了,这种战力,这种诡异的魔力,全都超乎了我的想象…..谁能告诉我,这一切真的存在么……”
  所有的看看客都变了脸色,嘴巴大张,难以合上,而那些曾说李逸必死的魔头更是全身打颤,脸色发白,似要死去。
  这是什么概念啊,一名魔兵后期的修士竟然挡住数十名巅峰魔兵的合力攻杀,那可是合力攻杀啊,是连魔将都要退避三舍的恐怖战力啊!
  “疯了,所有的人都疯了……这不是比赛,这是妖魔乱战,这不是我要看的比赛…..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以后都不来了,都不来了…..”
  一名胆小的看客被吓着了,他正是先前预言李逸比死的那一批人,此时见到李逸发狂,他的神智都快混乱了,内心恐惧得都快裂开了,什么赌注,什么比赛都成了浮云,他不想再看,只想要逃离这里,想要保住小命。
  “我们已经得罪了魔甲君主,他若是胜出,我等将会如何……快….快逃吧…..”
  不少胆小的魔头都大嚎而逃,不敢再呆下去。
  “快,快看!魔甲君主的气息暴涨,还在暴涨啊!而且….越来……越来越快了,我感到了一种毁灭一起的气机,一种毁天灭地的气机!今日不会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吧…..”
  一名看客骇然,满脸惊愕的大吼,那只指着李逸的手已是颤个不停。
  片刻之后,又一名看客惊呼,口齿不清,道:“他……他的魔甲在崩碎,在自行崩碎!他所放出的气机已经完全达到将级后期,可为何还不能取胜,难道是这一切是幻像,是虚幻的存在么….”
  战台之上,狂霸出手的李逸也变了脸色,他的气息增长得实在太快,即将失控,那三种灵气已然不如前面听话,开始暴乱,虽然还能控制,但也不能不长久,那魔甲崩碎就是它们散的杰作,若是再不想办法,那崩溃多就不只是魔甲,而是他的肉身!
  “该死!体内的神灵之气和天气元气已快枯竭,而魔煞之气却太多,三气已然无法完美融合,真是该死啊!”李逸暗骂,“若是我能用这种特殊灵气施展九龙飞天,我会怎步入如此险境啊!”
  面对三十九名魔头的合力出手,强如李逸也是难敌,此番出手已是用出了绝招,将那神秘的三色灵气都用了出来,战力飙升了数个境界,但即便如此也只能和对方战平,至于施展更强的手段,他却没了,到了现在,他都还未将这种特殊灵气彻底融合九龙飞天心法,先前施展已经伤了他的命脉,此时已经不能再施展了,若不如此,他早就胜出了。
  不过,化身魔塔的众魔也不好受,战到现在,全身都快被李逸打散了,虽然化身魔塔,但魔塔却是他们肉身幻化的,李逸的每一击都是打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浑身欲裂,只不过,这份力道是在经历了阵法的减弱后,平摊于每一个人身上,力道已然不强。
  大半柱香后,李逸的魔甲已然崩碎大半,露出了血淋漓的魔躯体,皮肤不存,那跳动着的经脉都清晰可见,血腥非常,而他身上发出的气势也达到了极致,有了将级至尊之威,好似一尊无敌魔将亲至,威震诸雄,只是那种魔威都让人众人全身颤抖似要跪俯,即便施展了将级大阵的狂狱众魔都在咬牙,竭尽全力的抵抗那股威势。
  “此人太过邪乎,不过魔兵后期的境界竟能放出魔将至尊的威势,实是匪夷所思,虽然他的战力并没因此增强,但他却可借势压人,再战下去,我等怕是真会被他全灭于此啊!”
  虽然李逸的魔甲崩碎了,全身溢血,很是狼狈,但是,同他交战的众魔却不敢多想,只能全力防守,并将其划为了绝对恐怖的妖孽行列,万事不可按常理度。
  众魔沉寂,片刻之后,一名魔兵头领才沉声开口,道:“拼命吧!魔血燃烧,灵魂献祭,以我等残躯的消亡为代价,以我等的毁灭为祭品,为我狂狱扫清阻碍,灭杀这万恶的贼人,为我狂狱永出后患!”
  “为狂狱的将来而战,我等虽死犹生!”
  “魔血燃烧,灵魂献祭,聚无上魔王身!”
  三十九名魔头大吼,视死如归,竟于同一刻施展禁术,不断燃烧魔血与灵魂,真要凝出一尊魔王身来。
  这一刻,所有的魔头都似成了一体,魔塔璀璨如神阳,气势惊天,力压李逸,让得李逸的魔甲都再次崩碎,肌体欲裂。
  “想要施展禁术?哪有那么容易!看我如何将你等生生打爆!”
  李逸怒吼,黑发狂舞,好似一尊魔神在发怒,两只魔臂同时劈斩,化作神刀立斩魔塔,爆发出无量神光,铺天盖地。
  “嘭!”
  神光炸裂,李逸的双臂溢出神血,魔甲全碎,而那受此一击的魔塔也如一轮血阳,当场倒飞,狠狠的撞在了守护大阵上,巨响惊天,只是并未解体,而越发强盛了。
  “视死如归?好一个视死如归!既然你等想死,那本座就奉陪到底!”
  李逸怒了,魔音冲霄,两只魔臂更是变大数倍,黑炎涌动,焚融虚空,同时,连他自己的手臂都在分解,恐怖无边。
  他知道眼前这群人在干什么,这是在不顾一切的施展禁术,欲与他同归于尽,整座魔塔都快成了钢锭,让他难以打破,为此他不得不施展禁术,以自身精血与肉身为代价,强行将其毁灭。
  “炎阳耀世,毁灭之炎!焚灭!”
  李逸怒吼,两只魔臂当场炸开,化作两轮黑色的神阳飞出,带着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意席卷,崩碎天宇,震灭虚空,直取魔塔,威势惊天。
  “嗡!”
  魔塔巨颤,光华流转,发出惊天魔音,狠狠的撞上了两轮黑阳,震得角斗台的守护大阵都在颤抖,光幕连闪,只是,它却未能挡住两轮黑阳的脚步,刚一接触黑阳就被冰封了,化作了冰塔,并随着黑阳进入而崩碎,成为飞灰。
  “咔嚓……”
  当魔塔毁灭过半,这座阵法也彻底毁了,那还施展禁术的众魔全都显现了出来,被那黑阳冰封,毁灭,成渣,至死都未能说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