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群殴

  第一百六十五章“托帕虎大人死了…….托帕虎大人战死了!无敌的托帕虎大人怎会战死?!怎会战死!”
  角斗场中,四十名狂狱魔头悲嚎,他们都是托帕虎的亲信,是来见证自家大人的无上威严的,可到头来,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敌人未死,自家大人却战死了。
  “不!托帕虎大人不会死的,大人开启了体内世界,他是无敌的魔将强者,他不可能就这样死去的,他是不可能如此死去的,这都是幻象,这都是幻象!”
  狂狱的魔头们大嚎,眼睛血红,全都跃身而起,向着角斗台涌去,即便知道攻破不了角斗台的守护大阵,也依旧冲击,状若疯狂。
  “不…..不是吧,无敌的托…..托帕虎死了?开启了体内世界的托帕虎都战死了?而且还是被一击秒杀!这…..这是幻象吧……”
  场中的众魔也是愕然,全都愣愣的看着角斗台,不敢相信,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没了,全场寂静,唯有狂狱魔头的嘶吼还在继续,震耳欲聋。
  开启了体内世界的魔将是什么?那是魔将中的魁首,同阶中的至尊!若是全力调动体内世界,自身的元气将永不枯竭,同时,还能以体内世界之力布成领域,让战力极限加成!
  此外,体内世界更是魔将的生命,世界不灭,魔魂不死,生命力强悍至极,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斩杀的,即便对手的实力比自身高出一个境界也难一击轰杀!
  “难道…..托帕虎的体内世界被轰碎了?只是一击就轰碎了将级尊者的体内世界,这魔甲君主实力还可按常理推测么?”
  众魔都在猜测,都想知道李逸的实力倒地达到了何种地步,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根本就不是想象中能够出现的,任谁都无法想象一名魔兵后期的蝼蚁竟能一击斩杀魔将初期的大象…..这一切都太过虚幻,好似天方夜谭。
  不过,眼前这一幕却又那么真实,那无敌的魔将战死,魔血洒落一地,尸首分离,死不瞑目。
  “难道说…..魔甲君主的实力比得上中期魔将了?可…..可他只是魔兵后期的境界啊!”
  众魔骇然,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是害怕,就连那望向李逸的目光都尽是忌惮,他们无法想象当李逸的境界提升到魔将境界时,他将变得如何,也不敢想象那时的魔狱将会变得如何…..
  “我仿佛看到了一场灾难…..一场足以颠覆魔狱的灾难正在酝酿,或许…..魔狱的天地就要变了,只是不知当这场灾难来临的时候,我等又将变成什么模样…..”一名兵级老魔感叹。
  他在魔狱已经呆了上千年了,是实打实的老资格,虽然修为不强,但见识却不少,千年以来,整个魔狱未出现过李逸这等狂人,即便是那无敌的猎魔者的都不敢轰杀一狱大将。
  这是一场灾难!
  那身为魔狱第二狱的狂狱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今日,若是李逸还能活下去,将来定会受到狂狱的无尽报复,不死不休!
  托帕虎是谁?狂狱的四大金刚之一,托帕四兄弟的老三!李逸将其斩杀,那是彻底的惹上了狂狱,与托帕一族结了死仇,即便呆在血腥之都不一定能活!
  “遇上这么一个狠人,我算是彻底的败了,输掉的就让它去吧,只希望托帕兄弟不要找我……我只是看客啊……”
  有人感叹,这托帕虎一死,狂狱必然大怒,而托帕兄弟必然发狂,到了那时,也不知事情会变得怎么样,据说,曾经就有看客被托帕兄弟无辜宰杀了,只因为没有下他们的注….而现在,注是下了,可托帕虎却死了,这会不会让托帕兄弟认为是自己等人“逼死”的托帕虎呢?
  众人不敢相信将来会发生什么,虽然输了,可内心却没有沮丧,唯有不安和恐惧,生怕卷进漩涡。
  “怕死的都走吧,这托帕虎已死,这局角斗也算完了,你等若是再不走,下一届比赛就要始了,到时,死的人将会更多,场面必将更血腥!我怕你等承受不起呢,哈哈哈。”
  黑头大笑,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感觉,反而出口讥讽,狠抽众人颜面。
  “黑头!你…...你休要猖狂!我等承认有眼无珠,不视金身,但你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这托帕虎一死,他所带来的亲信必然发狂,到了那时,就算魔甲君主再怎么厉害也难逃一死!”
  “若是魔甲君主战死,你将面临什么境地?想象一下吧,想象你能在狂狱的追杀下存活多久吧!”
  “四十名巅峰魔兵的愤然出手,除非拥有领域的中期魔将出手,不然无人能挡!今日,魔甲君主,必死无疑!”
  不少魔头都冷笑,都想看这红头如何去死,原本输钱就让他们不爽了,没想到红头还来讥讽,这真让他恨不得直接将他灭杀。
  然而,那身处漩涡,即将“灭亡”的黑头却不在乎,反而一脸鄙夷,道:“一群无知的废物,连时局都看不清,还妄想赢钱!连那托帕虎的领域都关不住我家大人,反被我家大人一击灭杀,你们认为这些废物能是我家大人的对手?”
  红头斜指那群不停轰击阵法的狂狱魔头,脸露不屑,道:“先别说他们能不能轰开大阵,即便轰开又如何?这是血腥之都!他们此举实是找死,阵破必定人亡!”
  众人愕然,先前都只顾着忌惮狂狱去了,却是忘记了血腥之都的强大,任那狂狱再强,敢在这里动手,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血腥之都倒地有多么强大,恐怕就连四大狱主都不知道,不过,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即便是四大地狱的高手齐出都不一定能将其拿下!
  据说,在千年前,血腥之都就曾出手过,一夜荡平魔狱,连杀四大将级巅峰狱主以及数十名将级魔头,威震四方,让所有魔头都俯首,八方来朝。
  自此之后,血腥之都便成了魔狱的至高掌舵人,就连四大魔狱都要俯首称臣,无人敢冒圣威。
  “如此看来,魔甲君主是有惊无险了?可……这些发疯的狂狱魔头能就此善罢甘休么?若是他们身死,那狂尊也不会就此了账吧?这……”
  众魔心惊,不敢再想下去了,全都望向了黑头。
  “狂尊?”黑头皱眉,“他确实是个人物,但是,若想和血腥之都较劲,那也是找死!事已至此,不管他甘不甘心,结果都不会变!我家大人不会有丝毫损失,哈哈哈。”
  “是么?”
  然而,就在黑头大笑的时候,角斗场的虚空之中却传出了冷声,毫无感情,道:“高层下令,因为本次的情况特殊,涉及到魔狱的局势,所以,比赛的方式将不受限制,允许狂狱多人参赛,同时,也允许魔甲君主寻找助力,角斗限时一炷香!”
  众人愕然,不过却不敢说话,反而魔魂颤抖。因为,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血腥之都的大总管冷莫言!
  冷莫言,人物其名,是一个冷酷又话少的神秘老头,虽然管理着血腥之都的大小事务,但却很少露面,即便是那些混迹血腥之都数十年的老主顾都不曾见过他的真面目,每次听他说话都是只能闻其声,不可见其人,神秘非常,而这一次也不意外,即便要出大事儿都未现身,说罢便走,好似幽魂。
  “嗡!”
  与此同时,就在冷莫言话语落下的刹那,那光华流转的角斗台守护大阵竟突然消失了,那联手攻击的四十名魔头顿时进入,出现在了角斗台上。
  “魔甲君主,你的死期到了!既然你杀了托帕虎大人,那就用你的命来填吧!”
  一名魔头大吼,双眼发红,挥手成刀,状若疯狂的向着李逸攻去,煞气冲天。
  “住手!”
  然而,另一名狂狱来的魔头却将他挡住,对着李逸冷声道:“你于角斗台上斩杀我家大人,我等必然在此将你斩杀,不过,按照规矩,我等可让你在十息的时间里传呼帮手,十息过后,大阵关闭,不管你有无助手,我等都不会留情!”
  “你….”那名被阻的魔头发怒,想要大吼,不过,在看到身后的众人都没有动弹他也知道情况,不敢乱来,只能双眼喷火的对着李逸冷笑道:“传唤吧,我倒要看看在着十息的时间里,你能唤来多收助力!”
  十息,每场角斗都有十息的准备时间,可供选手准备,这是血腥之都的规矩,他们不敢破例,不过,李逸想要在十息的时间找了帮手,也是妄想,除非是那些人都在场中,不然谁能赶到?
  李逸冷笑,目光冰寒的看着台上的众人,没有言语,只是魔躯之上的黑炎更浓了,似要变成液体,而他身上发出的杀气也更甚了,让得整个角斗台都结上了寸厚的寒冰,寒气四溢。
  “欺人太甚!没想到,连这强势无匹的血腥之都都会忌惮狂狱,给出这种的战斗,我黑头算是见识了!如此也好,既然血腥之都不出手,那我黑头就舍命陪君子吧,今日就要放手杀个痛快!我倒要看看那欺我散魔如欺狗的狂狱能耐我何!”
  黑头嘴角抽搐,眉头直跳,口中发出狼嚎,挽着袖子要拼命,不过,他在愤然开口的同时,他却在观望,不停的打量着身边的众魔,寻找志同道合者之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众人都知晓狂狱的厉害,不敢上前,任他说遍万言也是不动,反而露出冷笑,幸灾乐祸。
  黑头愤然,在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后,闪身上前,冷声道:“你们果然是无胆之人!我黑头若是战死,你等也活不长久,你等逼死托帕虎的事情早晚会传开的,托帕兄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住口!你这是血口喷人,难道你自己死还不够,还要拉着大家一起死?你这用心也太过险恶了,我等绝不会中技帮你!”众魔咆哮,眼见泛红,恨不得当场就将黑头吞了。
  没办法,这小子的用心是在太过歹毒,自己不随他上前,他就将托帕虎的死向自己身上扣,想要逼死自己啊。
  “哼,你等早晚要死,我黑头在这就到下面等着你们!”
  黑头冷笑,这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凭他魔兵后期的境界,此番前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主人啊主人,虽然我不是情愿陪你送死,但若是你死,我也难活啊,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拼死一搏了,希望你还另有手段吧,我黑头是真心不想死啊…..”
  黑头悲呼,心中怕得要死,但身子却没后退,极快的向着李逸飞去。
  “哼,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要我死?一群土鸡瓦狗也敢叫嚣,真是不知好歹!”
  然而,就在黑头的即将到达角斗台的时候,那一直未语的李逸却开口了,大袖一挥,黑头当场倒飞,未能进入,而后,大阵光华流转,战台封闭,大战正是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