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豪赌

  第一百六十二章血腥之都沸腾了,所有的看客都在听到魔甲君主的名号后下注了,疯狂下注!
  原本,那些因为托帕虎前来而输得精光的魔头也都出血了,疯狂得将自身的魔角都赌上了,更有甚者将整个身体都赌上了,只要值钱,什么都不顾了,惊得赌场的管事都不敢接,还要请示高层,直到最后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那些“非法”赌注。
  当然,如此火爆的赌博自然少不了血腥之都的操作,竟给李逸出了一赔十的天价,若他胜出,那下注押他的看客便能得到十倍的奖励!
  如此夸张的比例着实让所有人都眼红,要知道,平日的比例最高不过两倍,就算猎魔者在对战一名普通的魔将强者时,也只是给出了五倍赔偿,根本比不过现在的天价赔偿!
  “妈的,死就死吧!老子全身都压上了,给我算五万魔晶!我赌魔甲君主!”
  一名没钱的看客怒了,自从看到那份天价赔率他就疯狂了,双眼发红的走到了赌场,很是彻底的全押了,完完全全的赌命!
  当然,这类赌命的看客不只是他一人,不少没钱的看客都这么干了,想要疯狂一把,都觉得活着没味了,想要咸鱼翻身。不过,稍有理智的看客还是不会如此,绝大多数都押了托帕虎,不敢冒险。
  “哼,一群无知的废物,难道你们还真的以为那个小子能打赢我家将军?你们以为我狂狱的四大金刚都是泥做的?真是一群白痴!”
  吵闹间,那随同托帕虎一起前来斩杀李逸的狂狱众魔也出现在了赌场,无尽煞气顿时席卷,竟生生逼退众人,在人山中开辟出了一条大道,一个个昂首而来,高傲无比。
  这四十人都是托帕虎的亲信,全是魔兵巅峰的修为,战力滔天,是嗜血的大魔,比之寻常的巅峰魔兵要强悍很多,此番出口,瞬间就压住了场面,将所有的吵杂之声压住,使得赌场彻底安静了,静得落针可闻。
  场中,那些押了李逸胜出的看客更是脸色大变,不敢言语,就连不要命的“疯魔”们都安静了,不敢叫嚣。
  “我押十万魔晶,赌托帕虎将军胜!”
  那率先进来的魔头下注了,给出十万的巨款,毫不犹豫的就赌了托帕虎。
  “我押八万魔晶,赌托帕虎将军胜!”
  随后,第二名魔头也开口了,丢出八万魔晶存款,再次压上在了托帕虎的身上,一脸傲然。
  “我押八万魔晶,赌托帕虎将军胜!”
  “我押十万魔晶,赌托帕虎将军胜!”
  ………
  托帕虎的亲信全都下注了,最低都是五万,而最高更是押下来了二十万,财大无比,这才不过四十人,就押下三百六十万魔晶,是为先前所有看客的下注总和的两倍还多,看得众魔都愣神了,一脸的木讷。
  “哼哼,一群无业游民,要赌就要赌大!要赌就要赌赢!畏畏缩缩,终生难成大事!给你们一句忠告,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要赌就要有把握!”
  “土鳖们,你们继续疯狂吧,我等要去看虎爷活动筋骨了,片刻之后,再来领钱。”
  “时间有限啊,你等再作迟疑,恐怕比赛结果都出来了,哈哈哈哈。”
  狂狱的众魔转身离去,一个个兴高采烈,好似赢了大钱,并在其临走时,还不忘鄙视众魔,挑灯拨火,让众人心神大乱。
  “不…..我要改注!我押托帕虎,赌注不变,我将全身都押上!”
  片刻之后,一名没钱的“疯魔”率先承受不住诱惑了,当场变卦,大叫着要转押托帕虎。
  “我也要压托帕虎,下注五万魔晶!”
  随着第一个人的倒戈,大部分魔头都动摇了,在想清托帕虎的强悍实力后,全都改押托帕虎,不敢再押李逸了,毕竟,李逸只是传说,比之猎魔者还要神秘的传说,手段如何,无人知晓,而托帕虎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的老牌将级尊者。
  “诸位看官,比试就要开始了,还要下注的请赶快,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天价,若是赌对,不但能咸鱼翻身,更能荣耀一生!你们能错过这个绝好的机会么?你们想要上位么?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一次,足以改变诸位的一生!诸位可要看好咯,买定离手,不可再变了,速买速决,准备关场!”
  赌场的管事微笑,好似知道众人要反悔似的,根本没有生气,反而再次催促众人,想要最后添把火,而后结束这场赌局。
  毫无疑问,关于这场比试的结果,血腥高层已经知晓了,并透露给了这些管事,让他们大肆蛊惑,欲将利益最大化。要知道,赌场都是销金窟,而血腥之都更是散财坊,真想让它出血,那是极难极难。
  “我再下注十…..十万魔晶,赌托帕虎胜!”
  最终,一名承受不住诱惑的魔头开口了,颤巍巍的拿出了老本,准备拼死一搏了,眼睛血红,而他旁边,那些还有余钱的魔头也受到了影响,竟再次出手,献出了最后的宝贝。
  然而,让诸位管事不爽的是,诸多看客之中,竟有狡猾之人,竟同时押了两人,而这种状况竟在不停的增多!
  “既然诸位都做好了决断,那本座就宣布,这场的下注到此结束!”
  最后,他们不得不开口束这场下注,以求保住本局的最大利益。
  “我!下!注!”
  然而,就在管事“束”字出口的同时,那赌场的大门之外却传来了一声大叫,将其生生盖住了。
  “我下注两百百万魔晶!赌魔甲君主赢!”
  刹那间,先前出声的那人已经出现在了赌台之前,拿出两百万的魔晶存款,押在了李逸的身上,震撼了在场的所有魔头。
  “这….这黑头也太疯狂了吧,两百万,那可是两百万啊!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就送出两百万啊,就算给魔甲君主撑面子也不用如此吧…这都是钱啊….噗….”
  一名魔头看清了来人的身份,当场大惊,而后,在看到黑头拿出那笔巨大的存款下注时,他彻底受不住了,当场吐血,倒地不起。
  魔晶,指的并不是魔头身体内的晶核,而是魔狱特有的一种矿物,是魔煞之气的结晶,是魔族之人修行的辅助品,就像修真界的天地灵石,平日里,这些魔头都会在魔狱挖矿,而他们挖的便是这种魔晶。
  虽说这种魔晶是魔煞之气凝聚而成的,数量极多,而在魔狱这种煞气极重的地方更是无尽,但想要大批量开采业也不容易,即便是初期魔将也不可在极煞之地久呆,不然会被割裂元神,直接神死道消,所以,整个魔狱也没有谁会拿出两百万魔晶做赌,除非是血岩城的大家族到了。
  “这黑头不是消失了,据说去给魔甲君主找礼物去了,难道这就是他要献上的礼物?”
  “两百万魔晶啊,这…..这是一笔天文数字啊,这足够买上一本魔将中期的**了!”
  “真是败家啊!若是让魔甲君主只知道,不知会是感动还是愤怒……”
  众魔愕然,全都看着了眼,议论不绝,既有惊叹,又有佩服,心绪颇杂,有些嫉妒羡慕恨。
  然而,血腥之都的管事们的表情却很平淡,老脸发黑,眉头紧皱,双眼无神的看着那张存条,好似石化。
  “咳咳…..老兄,你们倒是说话啊,我为我家大人下注了,这算不算啊,我可是按时赶到了,这可是我孝敬我家大人的,你们一定能够要想好啊!”
  黑头开口,有些尴尬的发表了意见,有些气弱,因为他这次确实来晚了,人家不让他下,他还真没办法。不过,他也很聪明,将下注说成了献礼,直接打出了李逸的名号。
  李逸是谁?血腥之都的高层都很关注的重点对象,整个血腥之都的人员,谁能不知?黑头将其推到身前,确实是高明。
  “这…..这….按理说,阁下确实来晚了,但是考虑到你是李逸大人的亲信,又是为李逸大人送礼,这次就算你没有超时吧…..”
  赌场之中,那名最老的管事开口了,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这一句,而后,全身颤抖了走进了内殿,不再出来。如此,这场惊天才终于落下了帷幕。
  而到了此时,黑头也终于露出了奸笑,心道计划成了。
  “一赔十啊…..因为大人必定会赢,所以我就有了两千万!然后,孝敬大人一千万,我自己还能剩下一千万,哈哈哈,我真是天才,我的顶级**终于要到手啦,哈哈哈。”
  黑头心中狂笑,看着那不断走出去的魔头,他竟然生起好感,感觉对方都是好人,没有这些人他是不会赚得如此多的。
  不过,让黑头最为满意的还是血腥之都的高层,竟然真的答应了,竟然让他下注,这是摆明了送他钱啊……他能想象,那名老管事在做出这个决断的时候是何等的心痛,原本龙精虎猛的老人,竟在瞬间就全身颤抖了,想来是“受伤”不轻。
  这一刻,黑头乐了,同时他也懂的了一个道理,人啊就得有势力!那“打狗看出主人”的名言真是不错…...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黑头能够如此逍遥也只是凭着身后有个厉害的主人….”
  黑头感叹,看着众人那既羡慕又嫉妒的眼神,他得意的笑了,而后,也不管众人的指指点点,当下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赶着去为李逸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