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魔将金尊

  第一百六十一章血腥之都的角斗场上,两名魔兵后期的魔头正在苦战,各种魔光、杀气乱射,鲜红魔血飞溅,激,战况激烈,但双方实力太过相当了,打得很是艰难,开战至今已是一炷香有余,胜负依旧不明显,已然进入了拉锯战,看得众魔都快瞌睡了,不过,因为这二人的打斗实在凶险,挖眼、摘心、偷桃…..诸多手段尽出,众人也还坚持着,并不时发出喝彩,气氛还算不错。
  然而,这种氛围却被一人的到来给打破了,就连激情大战的角斗双方都停下来了,沉默一片。
  率众而来的托帕虎出场了,一脸不屑的走上了角斗场,目光斜视,傲然无比,而后,一脸冷漠的对着众人宣布,道:“本将宣布,此次比赛,双方平局!”
  他很是霸道,当众就宣布了比赛的结果,根本不管场中的两人,更是不管场中的众人,一脸的不屑,看着众人就像看着蝼蚁。不过,闻听此言的众人,却选着了沉默,不敢出口。
  “什么,平局?怎么可能是平局?这比赛都未结束,为什么是平局啊,那我的押金怎么办,这平局怎么算啊!你赔我?”
  但是,看客当中也有不是怕死的存在,其中,一名达到了魔将初期的魔头就不依了,当场就冷笑,丝毫不惧的看着托帕虎,目光冰寒。
  托帕虎愕然,满目杀机的望向台下,而后终于找到了那说话之人,脸上顿时露出冷笑,“怎么?你金尊不服么?本座就宣布结果了,你想怎样?难道以为本座没有这个权力?”
  “哈哈,你?你已早已加入了狂狱,你有何资格在此说话?你当我血腥之都是什么地方?你你以为你这过气的血腥尊者还有这个权力?”金尊冷笑。
  按照血腥之都的规矩,但凡角斗时间超过一炷香,上级血腥尊者便可对下级比赛评判,让比赛终止,而托帕虎也确实是得过血腥杀戮令的高手,可以评判此局,但是,他已经退出血腥之都十多年了,少人知晓他在血腥之都的身份,更多是将他称为狂狱虎金刚。
  金尊,血腥之都的魔将初期高手,虽然未能得到血腥杀戮令,但一身修为也是了得,参战八十场,胜出七十八场,比之那些成名的血腥尊者也是不差,眼见自己血本无归,他自是不爽,此外,让他如此说话的另一个原因乃是,托帕虎曾经找过他的麻烦,将他打得半死,而那时他才是魔兵后期,此番见到,自是仇人见面,脸红非常。
  “哼,一个没有得到血腥杀戮令的废物也敢开口?难道忘记了十年前的教训?是想挑战本尊的威严?只是你的修为太差,没有资格得到本尊的教训!”托帕虎冷笑,满眼不屑的看了金尊一眼,而后彻底无视了,不再看他,目空一切。
  “你!找!死!”
  金尊大怒,双臂一挥,瞬间就向着角斗台冲去,准备拼命了,不过,还未等他冲倒台上,那托帕虎却说话了。
  “小子,你要找死,本尊随时奉陪,但却不是今日!本尊今日没空,要死也得等来日!”
  “废话少说,既然你敢站上角斗台,那名我敢挑战你!你别忘了血腥之都的规矩,今**是躲不掉的!”
  血腥之都的规矩,但凡获得了血腥杀戮令的高手,只要站在角斗台上,场下之人便可随意出手挑战,胜者便为新的血腥尊者!
  金尊冷笑,魔躯跃起,自台下攻上,魔功运转至极,煞气涌动,将双掌为魔刀,凌空劈落,狠狠的斩向托帕虎的脑袋,似要将其斩成两办,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顿,华丽又不失杀机,真是准备拼命了。
  “滚!再敢捣乱,本尊就先斩了你!”
  托帕虎大怒,没想到对方真敢不自量力,双眼喷火,抬手就是一掌,化为一道金色神令,自金尊的头上压下,煞气纵横。
  “力劈神魔!”
  金怒怒吼,攻势不减,双掌放出血红神光,化为一柄闪着暗黑血芒的妖刀,狠狠的斩向了那道袭来的金色神令,想要将其劈成两半,而后再劈杀托帕哈。因为,那道金色神令实在太快了,是托帕的魔掌幻化的,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头上,阻断了他的前路,让他不得不硬抗,为此他也没有藏拙,出手就施展最强杀招。
  “死吧!”
  托帕虎冷笑,一脸的不屑,口中只突出了两个字,金色神令顿时变大,威是更戚,好似镇压诸天的无上天碑。
  “嘭!”
  地动山摇,煞气冲天!托帕虎的巨掌终于落了下去,与那金尊的妖刀彻底撞在了一起,发出惊天巨响,魔气浩荡,震得看台上的众魔都忍不住倒退,威势无边。
  “哧….”
  金尊那霸绝天地的一招被挡住了,那道金色的神令竟然稳稳的压住了金尊的妖刀,让他不能再进分毫,而后,更是将他魔躯上的战凯都震碎了一块,将他震得倒飞而回,连退十步。
  反观托帕虎,受此一击的他竟然毫发无伤,脸不变色心不跳,没有移动分毫。
  高下立判!
  “托帕虎!今日之仇,本座记下了,终有一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最后,金尊在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离开了,愤然而去,只留下了一句狠话,走得匆忙而又无光。
  “哼,想要报仇,下辈子吧!今日算你命大,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托帕虎冷笑,一脸的不屑,说罢也不下场,孤单的站着,冷冷的看着场下,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很是耐心的等着李逸上场!
  “这托帕虎果然厉害,这份手段比之十年前更加犀利了,若是再次出战,恐怕没有几个血腥尊者是他对手吧…..”
  “金尊的实力也是非凡啊,魔将初期这个阶段已是少有敌手了,即便对上血腥尊者也能力敌数十招啊,没想到竟一招败给了托帕虎,难道…..难道这托帕虎真是无敌尊者?”
  “这托帕虎只是狂狱的四大金刚之一啊,战力也只是第四啊,怎会如此厉害?难道狂狱的战力已经逆天了?看来以后还是少去狂狱为妙…..”
  看台上的不少魔头都在议论,眼中尽是忌惮,他们都是常年出没在血腥之都的看客,自然了解血腥之都的情况,知道将级血腥尊者的厉害,但能够亲眼见到将级血腥尊者出手的机会实在太少了,有钱都不一定能看到,此番见识,自是激动不已,此外,更是对狂狱忌惮无比,竟不敢再去狂狱采矿了,害怕出了意外。
  “这托帕虎乃是老尊者了,十多年前就是少有敌手的将级尊者,如今的实力自是更加强大了,金尊虽强,但也是新晋升的,即便境界相同,可双方的积蓄却相差太大,战败是必然….”
  “血腥之都的将级老尊者差不多都闭关去了,修为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如今出场战斗的都是近年来突破的尊者,实力再强也难以比上老将…..”
  有些老魔道出了实情,不是金尊太差,也不是血腥之都不行,而是托帕虎的修行时间太长了,乃是将级老尊者,镇压当今的将级尊者确实不难。
  “原来如此…..还好还好….”
  此言一出,倒是让众人松了口气,不再像刚才那样忌惮狂狱了。
  “也不能说现在的将级尊者都不行,那传奇级的猎魔者就是个例外,若是她出战多半能战胜托帕虎,更有可能当场将其斩杀!”
  有人开口,说出这样一句话,直听得众人齐点头,他们都是魔兵境的魔头,很是清楚魔兵与魔将的差距,想要逆伐魔将实是逆天,但猎魔者却在魔兵后期就斩杀魔将初期强者,天赋逆天,如今,她已达到将级,战力必然更加逆天,欲屠将级老尊者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猎魔者消失了,几个月都未出现了,听说是出了意外….”
  “唉,一代妖孽就这样消失了,今后怕是再没机会看到逆伐尊者的战斗了,真是可惜啊….”
  众人叹气,全都想起了猎魔者的无上风姿,脸上尽是追忆,对她的突然消失很是惋惜。
  “你们错了!逆天的猎魔者虽然没有出现,但更加逆天的魔甲君主却出现了,这人比之猎魔者也不差啊,只凭魔兵后期的修为就生生震退两名城管,更是徒手捏爆下品魔兵,那种实力已是达到了将级的水准!他必会带给我们更加激烈的战斗!”
  有人开口,提起了李逸的名号,听得众人侧目,惊愕不已,不过,未过片刻,他们也都笑开了,期待不已。
  “唉,也不知那魔甲君主何时出手,这都三个多月了,据说是闭关去了,也不知真假,若是真的,怕是难以等到了……”
  “闭关这事儿…..若等他突破魔将,恐怕真要等些年头,说不定我都出去了…..唉….”
  众人叹气,李逸的强悍让他们敬佩,对他的闭关也是极为敢兴趣,但却不知他何时出关,因为,知晓李逸消息的血腥高层并未将其公布。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该被知道的,总是逃不了。
  这不,就在众人谈论到李逸的时候,那看台之上却突然跑进出一个魔兵初期的魔头,满脸通红,满头大汗的对着众魔道:“大消息,惊天大消息,神秘的魔甲君主马上就要大战托帕虎了,千真万确,千真万确啊,大家赶快下注吧!”
  说罢,这报信的魔头也跑了,急冲冲跑向了赌场,而听到这个消息的众魔也先是一愣,而后也一哄而散,全都涌向了赌场,一时间,使得整个赌场都混乱了。
  然而,就在众人胡乱下注的时候,角斗场的大门打开了,那让托帕虎等待多时的李逸终于出场了,黑发轻舞,红袍轻扬的出现在了角斗台上。